第八四二章 寻仇上门! - 神医圣手

第八四二章 寻仇上门!

张阳的话,顿时引起那些刚从别墅走出来的人一阵狂笑。 在他们看来,张阳实在太搞笑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哦,再加上一个同样岁数的年轻人,两个人,就冲到人家的大门前,对着一大家子人喊着我要灭你满门,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看,那不是严家那个逃到长京去的小子嘛,叫什么来着?严梁飞?”这时候,在那个浑身被黑色斗篷遮住的神秘人旁边,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猛然一拍脑门,尖声道:“对了,就是叫严梁飞,喂,你这么怒气冲冲的,难不成是来上门寻仇的?” “不错,就是你严家爷爷我,畜生,你们给我爸爸爷爷偿命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刻见到自己真正的敌人就在对面,严梁飞双眼再度血丝密布,浑身肌肉高高鼓起,裸露在外的胳膊上,全是根根暴起的青筋! 只见严梁飞大喝一声,直接从马背上跳了下去,抓住挡在前面的实木栏杆,一下就翻了过去,紧跟着就是举着拳头俯冲过去! 张阳没想到,在见到姜家的人之后,严梁飞竟然会爆发出如此的实力来,居然比他还要先一步冲过去,五大修炼体质之一的一线金瞳体果然神奇! 可严梁飞就这么鲁莽的冲过去,根本无济于事,他虽然已经有内劲二层的实力,但在对面那群人眼中,根本算不上厉害,张阳在之前就粗略的看了一遍,除了那个黑衣斗篷的神秘人他看不出实力深浅之外,其余的十几个姜家的人中,有两个人都已经达到内劲三层的人,而其余的人,大多实力都徘徊在内劲二层的中期作用。 严梁飞这么鲁莽的冲过去,必然会吃大亏! “不知死活,让老夫来会会你!” 见严梁飞冲过来,一个姜家人站了出来,这个人大约四十多岁,红光满面,内劲已经达到二层的初期,显然突破三层,指日可待。 他往前站了一步,摆好了姿势,等于就是守株待兔,一旦严梁飞冲过来,他有绝对的信心,一下就致严梁飞于死地。 “闪电、无影!”张阳一眼就看出严梁飞与那人之间的差距,知道严梁飞这么过去,必然讨不到任何好处,当即大喝一声! 咻咻! 两道残影,一下从张阳的身旁冲了过去,速度更是快若闪电,比起严梁飞来,不知快乐多少倍,眨眼直接,就冲到了严梁飞的两侧! 待看清严梁飞身边的两个残影,还在嚣张的等着严梁飞自投罗网的姜家人当场脸色一变,再也没有了之前一点的高手风采,转身就要逃走! 姜家几代都是用毒的高手,对于狐尾貂这样的天下至毒之物绝不陌生,而能够跟狐尾貂并肩前行的那只小山鼠,又岂会是一般的俗物? 姜家那人想逃,闪电又怎么会给他机会,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闪电就喷出一股毒雾来,这黑雾化为利箭,直射向那人! 无影不甘落后,一口强大的内劲突然喷出,笔直打在姜家那人的身上,当场就让那人失去了行动力! 闪电的毒雾也被他吸入鼻中,只是一瞬间,他的脸一下就黑了下来! 而这时,严梁飞也已经跃了过来,一拳打在了这个人的脸上! “姜家,给我纳命来!” 砰! 姜家那个站出来阻挡严梁飞人如果一支脱线的风筝,后仰着飞了出去,砸在别墅门前的台阶上,那一大群人的脚下! “姜生!” 姜家又冲出来一个老头,悲愤的叫了一声,赶紧蹲过去察看姜生的情况。 中了狐尾貂的毒,又被无影的内劲所伤,最后还被严梁飞用十层力道狠狠的打了一拳,倒地之后,已经气绝身亡,死得不能在死了。 这时候,张阳也骑着追风进入到别墅的庭院内,那实木栅栏大门,根本挡不住追风。 这个老人跟已经死了的姜生看起来有不小的关系,发现姜生已经死亡之后,眼中顿时涌出泪水来,他仰起头,对严梁飞怒目而视,凄惨的叫道:“严家小子,你下得好狠的手!” “姜安国,当初你对我爸爸还有我爷爷奶奶下手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严梁飞红着眼,喘着粗气,激动万分,对这个名叫姜安国的老头所说的话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愤怒。 张阳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站到严梁飞身旁,时刻防止他再次不管不顾鲁莽得冲了上去,万一有个闪失,等下张阳还要分心照顾他,这可不是张阳要带他亲自上门寻仇的主要目的。 “嚯嚯……原来严家那个老不死的把一切都告诉你了,”这时候,姜家那一群人里,走出来一个更有气势的中年男人,国字脸,五十来岁的样子,比起姜家其余的人都显得要高上那么一截来。 他看了看闪电追风无影还有张阳,眯起眼睛,丝毫不遮掩眼中路透出来的那贪婪的目光,徐徐念叨:“天马、寻宝鼠、无影……三大灵兽,严梁飞,你奶奶把你送到长京,还真的没有白送你去啊!竟然能让你请来这样的帮手,还能带出这样的灵兽来给你助威,看来,这个年轻人也是一定是某个大世家的嫡系弟子吧!” 这个人最后的目光停留在张阳身上,这才收敛了一点眼中流露出来的贪婪之色,先是对张阳拱了拱手,接着又说道:“年轻人,无论你来自哪个大世家,何苦要来我们北郊这样一个小县城里,参与到两个不入流的小世家之间的抽恩中来呢?” “这原本就是我们姜家,跟他们严家之间的一点点小恩怨,”那人看着张阳,气定神闲,一点都没有被之前姜家刚死的那个人所影响,对张阳循循诱导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姜家在北郊,还算有点实力,至少也比他们严家强大得多,无论他们严家许诺给你什么好处,我都给你双倍!” 此言一出,严梁飞当即大怒,若非被张阳拦着,他一定早就冲上去给他两拳了,现在被张阳拦着,他也只能对那人吼道:“姜天下,你不但害死我父亲跟爷爷,连我奶奶都不肯放过,今天,无论你说什么,我都要用你血肉,去祭奠我死去双亲的在天之灵!” 原来这人就是之前遇到那姜家兄弟俩的亲生父亲,姜天下,也是姜家这一代的家主,张阳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姜家这一群人中,只有姜天下与刚才那个姜安国两个人是内劲三层的高手,其余人,都是内劲二层,他们,原本就不被张阳放在眼里,就算没有张阳,姜家的这些人,还不够追风无影闪电三个小家伙玩呢,要知道,就算是它们三个,实力也都已经达到了四层,是四层的灵兽。 唯一让张阳有所忌惮的,是那个一直没有说话,却被姜家人众星捧月围在中间的那个身穿黑色斗篷神秘人。 张阳看不透他的实力,这只能说明,这个神秘人,至少也是一个内劲已经大致大圆满境界的高手。 修炼界但凡达致大圆满境界的高手一双手就能数的过来,而那些大圆满高手都在守护着他们自己的世家,根本不可能有功夫来跟姜家这样一个完全不入流的小世家混在一起。 可这个神秘人身上的黑色斗篷完全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容,而且连张阳都无法看透,更被说看清他长什么样了。 这让张阳十分费解,而这也是张阳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 “我来,就是要灭你姜家满门,这句话,我在刚才就说过。”张阳往前站了一步,站在严梁飞的面前,面向别墅门前的那一大家子姜家人。 张阳看似在对姜家的人说话,实际上,则只是针对那个神秘人一个人。 “年轻人,不要太嚣张,以免给自己的家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见之前利诱无效,姜天下沉下脸来,对张阳吃喝道。 张阳不屑的瞥了眼姜天下,随手一抬,内劲便由指尖射出,化为一道白色利刃,刺向姜天下! 姜天下当即脸色大变,狼狈一闪,那白色利刃打在了他身后的别墅大门上。 砰! 这经过了多少年都没有丝毫损伤的别墅大门,在一瞬间被完全打碎! “能、能量实体化?”姜天下狼狈的躲开后,再也遮掩不住惊讶,直接失声叫道:“你,你,你,你——内劲五层——!” 姜天下说道最后,已经连舌头都管不住了,说了半天,就只有这么两个词。 哗!!! 姜家的人,在听到家主姜天下脱口而出的话后,齐刷刷的后退了数步,一个个同时变了脸色,再也没有一个人还敢想之前那样嘲笑这个人是疯子傻子了。 能量实体化,这可是只有传说中的神仙高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姜天下修炼了一辈子内劲,若非最近几年时来运转,抓住了这几次的机遇,才突破达到了内劲三层的实力,眼下,突然见到张阳使出这一招来,顿时下跪求饶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