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一章 姜家,我灭定了!(下) - 神医圣手

第八四一章 姜家,我灭定了!(下)

直到这时候,姜家的兄弟俩人都没认出张阳来,也难怪,他们兄弟两人还不够资格接待魔门来者,所以根本没见过那位叫号子的前辈长什么样。 而张阳带着昏迷之中的严梁飞到来后,这对兄弟俩就先入为主的把张阳当成了父亲姜天下请去对付严梁飞的魔门高手号子。 张阳根本没有理睬这兄弟两人,还是先拉住了严梁飞,在声音之中灌上内劲,对严梁飞说道:“不要急,等下才是报仇的时候!” 严梁飞双眼通红,死死的咬着嘴唇,虽然在之前被张阳稳定下心神,但还是隐隐约约有走火入魔的迹象,所以张阳只有用上内劲,这才压下严梁飞心中的暴戾情绪,让他更为理智一点。 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在被张阳携带了内劲的声音喝住,严梁飞多多少少恢复了一点理智,知道眼前的姜家兄弟俩根本不足为惧,这才强忍了下来,没有再冲上去去给这对兄弟俩一人再补上一脚。 “我问你,姜家现在是不是所有人,都在雁鸣山内。”张阳走到姜安守面前蹲下身子,沉声问道。 “我不知道!”姜安守这次就算是再傻,也看出来了,张阳绝非是父亲请去长京的那位魔门高手,他很可能就是严梁飞请来的帮手,一上来就问姜家的人是否全在雁鸣山内,目的明显就是要对付他们姜家。 “那么你呢!”张阳望向姜安护。 “我也不知道!”姜安护满脸恐惧,浑身颤抖,几乎是尖叫着把这句话叫了出来。 “严梁飞,这个姜安守就交给你了,带到车那边去,好好拷问一下姜家在雁鸣山的情况,一定要问出所有紧急逃生的出口,等我们寻上雁鸣山,绝不能让他们跑掉一个人!”张阳指了指那边还冒着青烟的suv,对严梁飞说道。 严梁飞狞笑着,一声不吭,走过去抓住姜安守的衣领,就这么一路拖着向那辆报废的suv走了过去。 途中姜安守还想反抗,挣扎起身逃走,可被严梁飞又是狠狠的一脚踹到在地,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张阳已经看出这兄弟俩人不过刚刚开始修炼内劲,实力弱的可怜,以严梁飞内劲二层初期的实力,无论姜安守怎么耍花招也不可能逃出严梁飞的手掌心。 接下来,张阳看着坐在地上还捂着眼睛,恐惧得都忘记逃跑的姜安护,冷冷一笑。 本来张阳完全可以用迷魂术从这兄弟两个的嘴中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来,但严梁飞对姜家的恨,实在太大了,就算之前有自己为他扎针安神,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这还需要严梁飞发泄出来,才是最好的办法。 正好,把姜安守留给严梁飞,好好发泄一下,反正有张阳在,严梁飞再怎么打,也打不死姜安守。 张阳站起身,同时激发内劲,顿时,有一层淡淡的白雾,笼罩在姜家大门的门前,正好将严梁飞、姜安守、姜安护三个人都围在了里面。 张阳以内劲四层中期的实力,加上大圆满,全力施展,这白雾的范围不但更大了,而且隔音效果,更更胜以前。 被白雾笼罩在内,无论发生什么,也不会引起外面任何人的注意。 “啊!” “咚!” “救命!” “我让你叫!” “啊~~啊!~!啊!!” ……车那边,姜安守的惨叫之声接二连三的传出,可有白雾的阻碍,除了在张阳面前的姜安护听得一清二楚,再也穿不到其余的人耳中。 姜安守一开始还指望自己的惨叫声会引起姜家内仆人的注意,从而通知自己的父亲前来救他,可他根本想不到,张阳已经隔开了声音,就算是一墙之隔,只要姜家的仆人没有从宅院里走出来,都不可能发现在姜家大门口发生的一切! 渐渐的,姜安守的惨叫声也开始渐渐示弱,到最后,更剩下哽咽的呜呜声,但那拳拳入肉的啪啪声,还清晰可闻。 “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打我!!!”没等张阳询问,姜安护就抗不下去了,哥哥姜安守的惨叫声,让他更加的恐惧,直接双手抱头,哭喊着道:“此刻在姜家宅院里的,都是一些仆人,真正姜家的人,都在雁鸣山后的别墅里修炼!” 张阳厌恶的捏起了鼻子,原来姜安护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裤子突然湿透了,一股淡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出,还带着一股尿骚味。 姜安守,已经直接吓得失禁了。 这时候,严梁飞也拖着如同死狗一样的姜安守走了过来,把被打得鼻青脸肿、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的姜安守扔到姜安护的旁边。 姜安守就像是一滩烂泥,软在地上,早已经神志不清,而姜安护一看见哥哥那张根本都认不出来的脸之后,脸色一下刷白,接着惨嚎了一声,双眼向上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严梁飞经过这次发泄之后,那狰狞的脸色也好了许多,至少看上去不再是那么的吓人。 “呸!”冲姜家兄弟吐了口痰之后,严梁飞对张阳说道:“问出来了,今天姜家来了一位大人物,至于是谁姜安守也不知道,此刻姜家人全都在雁鸣山的别墅里。而他们兄弟两人则是看见那辆价值不菲的suv,一时手痒,偷偷溜出来的。至于雁鸣山的那幢别墅,在姜家灭了王家后,就没有进行任何修改,进入雁鸣山之后只有一条能够进入别墅的道路,并没有其他任何的逃生通道。” 张阳听完,把昏迷的姜安护拽了起来,接连点了他两三个穴位,同时渡入一丝自己的内劲去进,硬生生的将吓昏过去的姜安护刺激清醒过来! 等姜安护睁开眼睛,张阳立刻盯住姜安护的眼睛,同时施展出迷魂大法,姜安护先前极度紧张、恐惧的眼神一下涣散开来,变得双目无光。 张阳生怕姜安守还有姜安护两兄弟有所保留,保险起见,所以还是要在最后确认一下,另外,他还要从姜安护口中,得知姜家到底在雁鸣山哪个方向。 姜安护在迷魂大法的作用下,把直达姜家所在别墅的路清清楚楚的告诉了张阳,甚至连原来王家设立在雁鸣山内的幻象保护阵的破法都告诉了张阳。 之前姜家兄弟俩没有欺骗张阳跟严梁飞,但也没有告诉严梁飞在雁鸣山内,还有一个幻象阵法保护着那栋别墅,怪不得,那别墅也只有一个初入口。 确定从这兄弟两人口中什么也消息得不到之后,张阳往后站了一步,对严梁飞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随便处置他们了,要杀要剐,都随便你。” 姜家的人,死不足惜,先前不让严梁飞痛下杀手,就是为了从他们兄弟二人口中得知姜家的真正情况,现在所有消息都得到后,这两个人,就没有用了。 严梁飞听完张阳的话后,十分感激的看了眼张阳,先前他就害怕张阳阻止他杀人报仇,不过现在,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了! “去给我爸爸还有爷爷,陪葬吧!”严梁飞红着眼,一手一个掐住了这兄弟俩人,卡擦一声,扭断了他们的脖子! 处理完这一切,张阳叫上严梁飞,骑上追风,目标,就是雁鸣山,曾经北郊王家的别墅,而如今则是姜家的别墅! 至于姜家大宅里的那些仆人,都是无辜的人,张阳决定放过他们,他们主要对付的,还是在雁鸣山王家别墅中姜家的主要成员。 那别墅在深山之中,隐世不出,姜家的人全在哪里,这下既不会有漏网之鱼,也不会让张阳畏手畏脚。 在哪里,怎么处置姜家的人,都没有关系。 还有在这个时候来姜家的大人物,张阳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位大人物。 雁鸣山距离北郊只有几公里远,不过因为山势陡峭,加上森林茂盛,车辆不能前行,所以这里还保持这大自然的特色。 追风带着张阳、严梁飞飞奔到这里,顿时如鱼得水,轻松在树林之间来回穿梭,雁鸣山内陡峭险峻的地形,也抗不住追风的马蹄。 按照之前姜安护所说的路线,追风一路狂奔,冲到了雁鸣山后山,原先王家别墅的所在地。 在接近王家的途中,张阳发现了那个起保护作用的幻象阵,这个幻象阵十分平常,没有一点攻击力,唯一的作用也只是保护阵内的别墅不会被人轻易发现而已。 看来当初王家设置这个阵法,也只是为了防止误入深山的路人发现他们的别墅,并没有任何歹意,也正因为防护措施的薄弱,这才会让有心取代他们的姜家最终轻轻松松的灭了他们王家,鸠占鹊巢。 待过了幻象阵之后,那藏在深山之中的别墅,才露出本来的模样来。 当追风停在别墅的红木栅栏门前的时候,别墅内正好走出一群人来,大约有十几个,这一群人围在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四周,低头哈腰,不知在说些什么。 追风长啸了一声,这才引起那群人的注意,那群人看到了张阳,其中不由的大喝一声:“什么人,竟然敢擅闯我严家的地盘!” 张阳哈哈一笑,对着实木栅栏门口的那群人喊道:“我来,就是要灭你姜家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