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零章 姜家,我灭定了!(上) - 神医圣手

第八四零章 姜家,我灭定了!(上)

老人这么说的意思,无非就在告诉张阳,如今姜家勾结了呼延家,又与魔门串通在一起,若是要对付姜家,就等于医圣张家要同时得罪呼延家与魔门这两大势力。 在老人的心中,即使张阳是医圣张家的人,实力深不可测,但想要帮严家报仇,还是十分困难的。 所以老人并不指望张阳会为了他们严家同时得罪呼延家与魔门两大势力,反而是准备拿出这半本毒经来,第一则是物归原主,第二嘛,也就是希望张阳能够看在严家与张家曾经的这一点点情分上,能够保护严梁飞不受姜家的人迫害,若再肯收严梁飞为徒,那就更好不过了。 张阳听完老人的话,没什么表情,但在心中,已经是冷笑不已。 呼延家?魔门? 他们怎么会被张阳看在眼里?且不说已经被彻底灭门的呼延家,就算是魔门,也已经被张阳在龙家平原的时候,就彻底打残,魔门的守护者还有包括魔门门主在内的三位内劲四层强者,都已经被废,这样的魔门,自顾不暇,哪里会有空理睬北郊这样一个小县城里的小世家。 姜家的两大靠山,对张阳来说,都还不如那半本的毒经来的重要。 张阳握紧了拳头,站直了身子。 严家的家仇,米雪的施毒之仇,再加上这残本旷世毒经之仇,三者合一,姜家,你还有什么理由存在与这世上? 北郊姜家,我灭定了! 好像感受到张阳心中的滔天怒火,严家的院子外,追风响亮的长嘶了一声,踱步至小院的门口。 “叽叽叽!” “吱吱吱!” 追风与无影两个小家伙,更是不甘示弱的叫了起来,它们也已经再也忍不下去了,恨不得立刻就杀上姜家,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小世家! “这……”老人愣住了,看张阳这架势,一副要去跟姜家拼命的样子,显然是没把自己所说的话放在心上,“恩公,姜家的身后,可是有呼延家跟魔门两……” 老人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张阳直接打断。 “老人家,魔门早就被我废了,至于呼延家……呵呵,他们更是已经不存在与这个世界上了!” 张阳眼下之意,就是在告诉老人,魔门与呼延家,早在之前,就已经被张阳废掉了,完全不需要担心。 听完张阳的话,老人顿时瞪得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弹出来了,她的双手都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不敢置信道:“魔门与呼延家,都、都完了?” 张阳也不去看老人,径直走向唐小兰,从唐小兰的怀中将严梁飞拦腰抱起,走向小院门口,将严梁飞放在追风的背上,接着一个纵夸跃上马背。 “飞儿!”唐小兰对张阳没有任何防备,直到张阳把严梁飞抱上马背,这才慌张起来:“这,这是要带我家飞儿去哪里?” 张阳拍了拍追风,然后扭过头对院子里的老人与唐小兰说道:“你们严家与姜家的仇,就算不能让严梁飞亲自报仇,也要让他亲眼得见大仇已报,否则的话,这件事将成为他的心魔,对他的今后的修炼极为不利。” 听到张阳的解释,唐小兰还想说话,可被老人拦了下来,老人深深的看了眼张阳,随即闭上眼睛,喃喃道:“我家飞儿,就交到恩公手里了!” 听到老人的话,唐小兰不由急了:“妈!” 老人狠狠的瞪了眼唐小兰,唐小兰眼睛一红,这才抿住嘴,不再说话,转而向院门口望去! 可这一望,小院门口,哪还有张阳跟自己儿子的身影? “飞儿!” 唐小兰大叫一声,冲出小院,四下望去,可小院外,一片平坦,外面根本没有一个人! “飞儿,飞儿……” 眼泪再一次模糊了唐小兰的双眼,这时候,老人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伸出一只手,扶住唐小兰的肩膀上,叹了口气。 唐小兰转身扑向老人怀中,哽咽起来。 老人摸唐小兰的头发,目光,投向了远方……*********张阳简单的向严家老人跟唐小兰解释了一下之后,追风就已经迈开四肢,急速狂奔起来。 只是一眨眼,追风就带着张阳和严梁飞奔出了严家所在的村落,而直奔先前严梁飞所指得最大的宅院。 从北郊这头,到北郊的那一头,追风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嗡~~嗡~~~就在那全北郊最大的宅院门口,一辆高档的suv在门外的那大块的空地上,急速行驶,紧跟着转弯飘逸,玩得不亦乐乎! 闪电直奔向这里,这辆suv恰好挡在了姜家的大门前,十分碍事! 早在长京,闪电就对那辆名为奔驰的铁疙瘩十分不满意了,因为那时候张阳总是开着那铁疙瘩而把它留在别墅内,眼下,他们本来就是来寻仇的,加上张阳并没有反对,于是追风扬起马蹄,狠狠的踩住那辆正在做一个华丽飘逸动作的suv前车盖上! 轰! 只听一声巨响! suv当场失控,炸起一团火花来,直到滑行了老远一段距离,堵在了姜家的大门前,这才停了下来! 当suv停下之后,车门立刻被打开,从里面跑出两个小年轻来。 幸好没出什么事,两个人都安然无恙,只是这车,只怕就彻底报废了! 闪电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它一马蹄踩报废了这辆车,而车内的两个人都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人走出车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这辆suv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会突然报废。 张阳骑着追风,这才停了下来,带着严梁飞,就在报废的suv前面,可这两个人,好像根本都没看见张阳,倒是互相争执了起来。 “这?这就坏了?” “妈的,就这也好意思说是几十万的好车?” “哥,都是你,技术不好还非要开,要是让我开,肯定就不会这样了!” “胡说,这怎么可能是我技术问题?我就没听说过,还有开车飘逸能把车开报废的呢!” “哥,哥,你快看!” “看什么,再看这车也不是我开坏的!” “不是车,是马!” “马,马什么——马?马!!” 兄弟俩人,这才发现张阳的到来,尤其是那个看上去年龄大一点明显是哥哥的人,看见张阳胯下的追风后,眼睛都看直了! 张阳翻身下马,接着,把还在昏迷之中的严梁飞拎下马来。 那个年纪较小的人看见张阳拎着严梁飞,眼前一亮,拍着旁边的哥哥就说道:“哥,你快看,是严家的那个小子!” “什么?严家的那个小子?”那个被叫做哥哥的人连忙探起头,发现被张阳拎在手中的,正是严家那个送到外地去的小子,严梁飞! “你是……魔门的号子叔吧?我是姜安护,我爸爸就是姜天下!”看见严梁飞,那个年纪小的人直接抱上了自己的名号,还把张阳误认成了姜家请去长京对付严梁飞的号子。 “原来是号子叔,我爸爸以前跟我们兄弟两人提起过你,我是姜安守,姜安护的哥哥!”哥哥姜安守看见弟弟先自己一步向张阳打招呼,生怕落后,连忙凑过去,也打了个招呼。 这兄弟俩人,正是之前在严梁飞去长京之前,与严梁飞发生冲突还被严梁飞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姜家兄弟。 张阳眯起眼睛,看着这俩年轻人,问道:“你们是姜家的人?” 姜安守跟姜安护两人连忙点头,张阳心中一阵冷笑,好了,找的就是你们! “我父亲跟爷爷他们这段时间都在雁鸣山山修炼啊,如今姜家大宅里,就我们兄弟两人啊!”姜安护赶紧回答道,回答完,还不忘得意洋洋的看一眼哥哥,意思无非是在炫耀,这一次自己又抢先了。 姜安守不甘示弱,生怕风头都被弟弟抢去,连忙说道:“号子叔,要不先进去坐一坐吧,我这就去打电话,告诉我父亲你把严梁飞带回来的消息!” 都在雁鸣山,那到省了自己的力气,不用担心他们再有漏网之鱼了,张阳听完后如是想道。 接着,他蹲下身子,在严梁飞的身上,连点了好几处穴位。 之后,严梁飞突然睁开眼睛,双目之上,血丝密布! “啊,号子叔你在干嘛?”姜安守跟姜安护都没弄懂他们的“号子叔”为什么要弄醒严梁飞,在他们兄弟俩看来,这会还远不到弄醒严梁飞的时候。 应该等下把严梁飞捆好了吊起来,再弄醒他好好的羞辱一下他才对! “是你们!” 严梁飞听到姜安守、姜安护兄弟俩的话,顿时大喝一声,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翻起身俩,冲着姜安守跟姜安护两人一人就是一拳! 咚咚两拳! 严梁飞这两下,可是卯足了劲,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 “啊!!” 姜安守、姜安护两兄弟顿时被打躺在地,两人捂住被打的眼睛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号子叔,快,快阻止他!”姜安守当然知道自己兄弟俩不是严梁飞的对手,所以他捂着眼睛,顾不上疼痛,当即对张阳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