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九章 残缺的旷世毒经 - 神医圣手

第八三九章 残缺的旷世毒经

严家老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不出话来,倒是唐小兰,在一旁眼睛一红,一下就哭了出来,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看得出来,唐小兰隐瞒严梁飞这么久,她自己的压力也十分大,而此刻听到老人说出来,再也把持不住,放声痛哭。 “妈,妈!”严梁飞跟着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溜了下来,又急忙过去搂住自己的妈妈。 “好儿子,好儿子!”唐小兰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头伏在严梁飞的肩膀上,泪水都浸湿了严梁飞的衣领,断断续续的说道:“不单单是你奶奶的毒,你父亲,跟你爷爷的死,也跟姜家脱离不了关系啊!” “什么!”严梁飞再度大吃一惊,失声道:“爸爸,跟爷爷?他们,他们两个人不是去年上山采药的时候,失足掉落悬崖而死吗?” “呜呜……你爷爷,还有你父亲,在上山之前,就已经中了姜家所下的阴花之毒,上山采药之所以会失足裸崖,也是因为身中阴花之毒,在山上一时神志不清,这才会失足掉落悬崖啊!”唐小兰哭着,见眼前再也隐瞒不住,干脆一股脑的把隐藏在心中一年多的秘密,全部都告诉了自己的儿子,“也正是因为你奶奶察觉到父亲跟你爷爷意外身死绝非偶然,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身体,才察觉到自己也中了那阴花之毒,好在中毒尚浅,这才配用其他毒药,压制住阴花之毒。” 阴花之毒,作用于人的神经之上,会放大人的欲望以及迷惑人的心神,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越来越大,在整个北郊甚至整个华夏,也只有姜家的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切。 唐小兰摸着严梁飞的头发,继续哽咽道:“好在你奶奶跟我,身上都没有中这阴花之毒,我严家日薄西山,如今更是只剩下你这一根独苗,可姜家才霸占了雁鸣山王家的地盘,正值势大,我们根本斗不过姜家,所以你奶奶为了保住你,才决定什么都不告诉你,让你离开北郊去投奔你舅爷爷郭勇。” “姜家!!!”严梁飞听完,顿时怒火攻心,胳膊上、太阳穴上,青筋暴起,他豁然起身,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都掐进了肉中却全然没有丝毫感觉,竭力哭嚎道:“姜家,你我之仇,不共戴天,我严梁飞此生,必要让你姜家,血债血偿!!!” 严梁飞此刻,面部狰狞,彷佛地狱之中的恶魔,异常恐怖,隐约之中,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飞儿!!”杨小兰发现儿子的异常,立刻担忧得尖叫了一声。 “飞儿!!”严家老人看到严梁飞这个样子,更是担忧,当初她不愿把这些事情告诉严梁飞甚至还要把严梁飞送到长京去,就是害怕着孩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时候她也顾不上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也不管自己能不能抓住严梁飞,抬起手就伸了过去。 咔! 还是张阳,一个跨步,瞬间闪至严梁飞的身边,抬起一只手,手掌横砍向严梁飞的脖颈,在严梁飞还未发疯作出点什么事来之前,先打晕了他。 严梁飞惨叫一声,然后直挺挺的倒向地上。 “飞儿!” 虽然明知道张阳没有恶意,但唐小兰还是心底猛然紧揪了一下,连忙过去抱起严梁飞,上下检查,生怕这一打一摔把自己的宝贝儿子再弄出点什么毛病来! 而张阳收掌之后,直接取出一根银针,拉起严梁飞的一只手,以内劲气运银针,毫不犹豫的刺向严梁飞手上的劳宫穴,接着食指闪电般在严梁飞眉毛内侧的眉头攒竹穴连点两下! 劳宫穴与攒竹穴都有安神稳定情绪的作用,配合上张阳的内劲,强行平复下严梁飞因激动而暴走的情绪与心神。 这也幸亏张阳就在旁边,出手够快,这不但稳定了严梁飞此时此刻的心神,还保护住了他不会因此而走火入魔,而导致对今后的修炼产生极为严重的后遗症。 严梁飞狰狞的面前渐渐平静下来,虽然还紧闭双眼,但已经没有先前那么恐怖。 唐小兰跟严家老人见严梁飞平复下来,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如今严家,只有严梁飞这一根独苗,严家所有的希望,等于说都寄托在严梁飞的身上,若是严梁飞再出什么问题,那他们严家,就算等到了医圣张家的人来解救他们,也完全没有用了。 “严梁飞受了刺激,这时候让他睡一觉会更好。”张阳做完这一切,对唐小兰跟老人说道。 唐小兰把严梁飞抱在怀中,只顾抹泪,没有说话,而严家老人,再度感激得要向张阳跪下,幸亏张阳连忙搀扶住,才没让老人又一次跪下。 “老人家,你放心吧,现在我来了,你们就不用再害怕姜家了!”张阳扶着老人,极其自信的说道。 虽然张阳十分肯定,但老人还是有些许的犹豫,她看了看躺在唐小兰怀中的严梁飞,转过头来,擦了擦眼泪,稳了一下情绪后,对张阳说道:“恩公,请等一等。” 说完,老人扶着门框,走进屋里,没一会,老人就捧着一个四四方方由粗麻布包裹着的盒子来。 “这是什么?”张阳反倒愣住了,疑惑问道。 “这是当年张家的那位前辈高人,留给我们严家的一本秘籍,”老人抚摸着由粗麻布包裹好的盒子,对张阳说道。 “只是在很多年前,北郊这里发生了一起瘟疫,十分厉害,死了很多人,我们严家无能,无法阻止这场瘟疫,于是当年严家的长辈就带着这本秘籍,离开了北郊,希望能找到医生张家的后人,帮助我们治疗瘟疫……”说道这里,老人突然面露一丝惭愧,继续道:“只是可惜,我们严家的那位前辈不但没能找到张家的后人,甚至连那本秘籍,都被一个神秘人抢去了大半本,直到后来瘟疫过后,我严家的前辈带着残缺的秘籍才回到了北郊,如今……我严家,也只剩下这小半本秘籍了。” 张阳闻言不由一愣,没想到,当年自己的祖先,不但救了严家的人,还留给了严家一本秘籍? 接过老人手中的盒子,张阳揭开粗麻布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秘籍,随手翻了几页,不由的再吃了一惊。 这盒子里的这本残缺秘籍,并非是什么稀世的药房秘籍,竟然是一本旷世毒经! 仅仅是粗略浏览的这几页,张阳就已经完完全全被上面的内容震惊到了,在这残缺的毒经上,不但记载了许许多多都已经在华夏销声匿迹的毒药配方,还记载了其解毒的方法,在这残本之中,更不乏有一些自古就十分出名的剧毒药物。 而这还只是小半本残缺的毒经,若是整整一本,那岂不是说这一本毒经,就囊括了华夏几千年前来所有的毒药配方以及其解毒方式? 怪不得,严家的老人不但能检查出自己所中阴花之毒,还能够找到其他的毒药来克制自己体内所中阴花之毒,若是有完整的毒经在手,只怕严家老人自己就可以从前半本毒经上面找到阴花之毒的解毒配方。 张阳才想到,这很可能是当年自己的那位祖先,游遍全国,效仿神农尝百草,才呕心沥血的写出了这么一本毒经,这样一本毒经,若落入邪门歪道或是用心不良的人手中,那必然是整个华夏的一场灾难。 那个抢走大半本毒经的神秘人,也不知道会是谁! “恩公……”看到张阳的表情,老人就猜出张阳心中在想什么,开口道:“其实,这本毒经被抢走的那上半本,就在姜家的人手中。” “在姜家的人手中!”张阳愣了一下,这前半本毒经,若是落入姜家的人手中,那无疑于为虎作伥。 “这是我家那已经去世的老头子告诉我的,”老人继续道:“当年的北郊王家,是我们这里的第一世家,他们隐居在雁鸣山,专心修炼,一般不与外人接触,可是,当时连我严家都斗不过的姜家,突然之间实力大涨,一举灭了王家满门,霸占了雁鸣山王家流传了一两百年的的基业。” 这件事,张阳听严梁飞说起过,姜家勾结了呼延家的人,从而在北郊实力大涨,跋扈嚣张。 “我家老头子不相信像呼延家那样一个千年世家,会理睬像姜家这样一个在他们眼中如同蝼蚁的小世家,所以曾偷偷的去雁鸣山,挖出了一具王家人残留的尸首,经过检查,我家那位老头子发现了王家的人,所中的毒,都是曾经失传多年的毒药,我们这才肯定,当年那半本毒经,一定是落入姜家的人手中,姜家这才有了底气,勾结了呼延家的人。”老人接连哀声叹气,对张阳说道:“尤其是这几年,姜家的人,还勾结上了魔门的人。恩公,不是我们不想报仇,是姜家如今的势力,实在太大了,如今,只要我孙子能够平平安安,不受姜家人的迫害,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听到严家的老人这么说,张阳就知道,关于呼延家与魔门的消息根本还都没有传到北郊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