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八章 我们严家,有救了 - 神医圣手

第八三八章 我们严家,有救了

此时此刻,老人体内毒素大部分都被张阳用银针封死在肠胃部分,只要彻底解决了这里聚集的毒素,那残余的毒素,就完全可以依靠药物才治愈。 “闪电!” 接下来,张阳就不用再施针了,针对老人体内的毒素,他清楚闪电的作用可要比针灸药汤大得多。 听到张阳的叫喊,闪电一眨眼从张阳的帆布包里窜了出来,跳到老人的躺椅旁边。 “叽叽叽!” 闪电知道张阳叫他出来干什么,刚才在帆布包里,它就已经知道了一切,张开嘴,它就对着老人一口咬了下去,控制着自己的毒素,注入到老人的体内。 老人体内的毒素,无论是前一种阴花之毒,还是后来为了克制阴花之毒又服下的另外一种毒素,都无法跟闪电的毒相提并论,在闪电刻意控制下,它的毒素,正好可以消灭掉老人体内残留混合到一起的两种毒素。 “啊,这是,这是——!!” 闪电的速度太快,出来的时候唐小兰没有看清楚,可当闪电站在了老人的旁边,她才看清楚闪电的模样,眼看着闪电一口咬了下去,她直接尖叫了起来,急得连闪电的名字都没说完整! “飞儿,快阻止她!” 唐小兰一眼就认出闪电是天下十大毒物之中最富盛名的狐尾貂,别说普通人了,就是内劲高手也不可能承受得住这种毒物的一咬。 但没等唐小兰跑过去制止闪电,一只小山鼠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吱吱吱!” 原来是无影挡在了唐小兰的面前,阻止唐小兰过去妨碍闪电给老人治病,虽然它跟闪电总是喜欢争斗,但两个小家伙私下的友谊非常要好,眼看唐小兰把自己的好朋友当成了毒物,要过去对闪电不利,它肯定不愿意了。 唐小兰瞪大了眼睛,她发现当这只小山鼠挡在自己前面后,自己根本过去了,这只小山鼠显然也是一种灵兽,带给唐小兰的压力十分大,唐小兰甚至有一种错觉,若是自己再敢前进一步,眼前这只小山鼠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咬死自己。 严梁飞楞在一旁,不知道妈妈看见闪电跟无影后会突然这么激动,也难怪,严梁飞第一眼看见闪电跟无影的时候,只知道它们是灵兽,与张阳相处得十分亲密,而且异常可爱。 至于闪电,严梁飞根本就没把这闪电往十分出名的狐尾貂身上去想。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老人根本没发现当前的微妙情况,当闪电咬了一口之后,老人的脸色几乎在同一时间就飞速的好转起来,枯黄的脸上也多少有了一丝血色。 张阳拔出刺入老人肚脐附近的三根银针,然后对严梁飞还有唐小兰说道:“好了,老人体内的毒素基本已经控制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只要按时服一下中医,就可以完全排除体内残余的毒素。” “好了!”严梁飞急忙向老人望去,却发现老人现在的脸色果然比之前好了许多。 “好了?”唐小兰浑身一僵,不敢相信的看着闪电,心中疑惑不已。 张阳当然知道唐小兰在疑惑什么,毕竟,知道狐尾貂凶名的人,谁也不敢相信,像狐尾貂这样的毒兽,也可以治病救人。 “无影,过来。”张阳叫了声唐小兰身前的无影,无影听到张阳的叫喊后,立刻跑了回来,跟闪电凑到了一起。 “吱吱吱。” 无影看着闪电,得意洋洋的,它是在告诉闪电,刚才它替闪电裆下了那个准备去阻止它的女人。 “叽叽叽!” 闪电冲无影叫了几声,则是在专门向无影道谢,它也知道无影刚才是为他好。 看到两只灵兽这样交流,唐小兰的目光直接呆滞了。 那只小山鼠唐小兰一时没认出是什么来,可闪电她可是认得清清楚楚,这下,她的脑子完全不够数了,因为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动物能跟狐尾貂这样相敬如宾,难不成,这只小山鼠,也是什么出名的毒物? “妈,这两只灵兽,都是张哥的宠物,一个叫闪电,一个叫无影。”严梁飞知道自己母亲为什么会如此失态,要知道,当初他第一次看见闪电无影的时候,可要比妈妈还要失态。 说着,严梁飞还补充道:“对了,还有一只灵兽,在院子的外面,它叫追风,我跟张哥,能在半个多小时内赶回家,就是靠那只灵兽呢。” 确定奶奶没事之后,严梁飞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把张阳当成了自己的大哥,不但连称呼都改变了,甚至在心中,再也没有一点要跟张阳比较的心思了。 “半个小时从长京赶到北郊?”唐小兰不敢相信的重复了一遍,追风跟无影两只灵兽就已经够吓人的了,张阳竟然还有一只灵兽跟随,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啊。 “我相信。” 出乎意料的是,躺在躺椅上的老人睁开了眼睛,斩钉截铁的说道。 “妈!” “奶奶!” 听叫老人说话,严梁飞跟唐小兰全扑了过来。 “好孩子,好媳妇,我没事了……”老人一手一个抓着严梁飞跟唐小兰的手,激动不已的说道,接着,她挣扎着就要起来。 见状,唐小兰跟严梁飞赶紧扶着老人从躺椅上起来,只是谁也没想到,老人站起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唐小兰跟严梁飞,要冲张阳跪下! “妈,您这是做什么!” “奶奶,这是要做什么!” 唐小兰跟严梁飞两人人连忙搀扶住老人,老人被他们俩搀扶住之后,再也跪不下去了,不由一怒,对唐小兰跟严梁飞两人叱道:“松手!” 老人虽然大病初愈,但仍有一股威严,唐小兰跟严梁飞两人同时一软,就让老人直接跪了下去。 “老人家,这可万万不可!”张阳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搀扶住老人,他也没想到,老人竟然会对他跪下。 张阳替老人解毒只是举手之劳,更为重要的是,接下来他还准备向老人询问关于姜家,关于阴花之毒的事情,可万万当不起老人这一跪。 “恩公,严家后人,再次感谢您救命之恩啊!”老人接下来一句话,直接让唐小兰严梁飞还有张阳三个人都愣住了! “恩公!”唐小兰跟严梁飞两人,异口同声的震惊道,就连张阳,也完全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张阳还是先过去搀扶起老人来,疑惑道:“老人家,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不会,我怎么可能认错人,这么熟悉的内劲,这么神奇的施针方法,也只有医圣张家的人,有这样高超的医术,与如此强大的实力!”老人看了眼闪电跟无影两只灵兽,然后肯定的说道。 “妈,这个年轻人,就是传闻之后,医圣张家的后人?”唐小兰听到老人这么一说,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老人点点头,十分肯定。 “医圣张家!”倒是严梁飞,先是一愣,接着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然后过去一把拉住张阳,问道:“张大哥,你真是医圣张家的后人?” 张阳点点头,却不知道自己是医圣张家的后人,严梁飞有什么好高兴的。 其实严梁飞想法很简单,医圣张家,在整个中医世家内都是鼎鼎大名,自己比不过医圣张家的后人,这是很正常的,这么一想,严梁飞当然十分高兴了。 从小到大,奶奶跟爷爷两人就经常会给严梁飞讲当年医圣张家的故事,在当年,张家的那位前辈不但救下了严家的祖先,还教会严家遗传下来的内劲修炼功法,并还传承下来了一手的医术,可以说,严梁飞所学的内劲跟他们严家一直以来所用的医术,都跟医圣张家脱离不了关系,甚至还可以说,是医圣张家的一个外门。 张阳还在疑惑为什么严家老人能够一眼认出自己来的时候,严梁飞把严家跟张家从前的恩怨告诉了张阳,张阳这才明白两家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医圣张家的人来了,终于来了,我们严家,有救了啊!” 老人仰头起头,再难掩饰心中的激动,两行老泪,顿时就流了下来,当年张家的那位前辈留下一部分医术心得跟内劲修炼心法之后,就再也没回到过北郊这个小地方,反而是严家的人,世世代代的把这个牢记在心,不敢忘记。 再联想到严家如今的状况,老人忍不住又对张阳跪了下去,张阳连忙过去搀扶住老人,老人老泪纵横的对张阳说道:“张先生,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严家啊!” “老人家,您先起来,起来说话。”张阳把老人搀扶起来,向老人询问道:“你们严家如今的困难,是因为姜家吧?” 老人连忙点头说道:“就是姜家,如今姜家,是要将我严家,满门尽灭啊!” “什么!” 严梁飞在一旁,听到奶奶的话之后,大吃一惊! 奶奶所说的这些事,他之前一概不知,这么说的话……严梁飞心中一急,拽住老人急切问道:“奶奶,难道说你体内的毒,就是姜家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