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七章 严家老人的毒 - 神医圣手

第八三七章 严家老人的毒

“奶奶!”严梁飞见到老人的脸色变得更差,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连忙伸手擦去老人额头上的汗珠,带着哭腔说道:“快让我带您去医院吧!” “飞儿!”老人使劲的抓住严梁飞的手臂,强忍着疼痛,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家,世代行医,奶奶的身体奶奶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奶奶没事,飞儿你不要担心了。” 说完,老人又望向张阳,一字一句道:“年轻人,我不知道号子给你说过什么,也不想知道号子给你说过什么,现在,请你立刻带我孙儿返回长京,只要你能把飞儿送回到他舅爷爷郭勇那里去,我严家,就对你感激不尽了。” 张阳皱起眉头,他没想到,来到严家之后,严家的老人竟然会是这种态度。 “奶奶!”听到老人这么说,严梁飞更加着急了。 “飞儿,听奶奶的话!”这时候,唐小兰瞪了眼严梁飞,十分严厉,可严梁飞固执的站在那,紧咬着嘴唇,就是不肯动一下身子。 唐小兰见状,态度一下又软了下来,近似乎哀求道:“飞儿乖,听妈妈的话,快回长京去吧,等你实习结束,想回来也不迟啊!” “妈——奶奶的身体……”严梁飞流着泪,奶奶现在苦痛的表情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可他就弄不明白,为什么奶奶跟妈妈这时候突然变得这么固执。 “飞儿,你不听奶奶的话了是不是!”这时候,老人气得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她抓住严梁飞的胳膊狠狠的抖了一下,叱喝道:“你赶紧回长京去,你要是再不走,奶奶我就是没事也要被你气出事了!” 奶奶跟妈妈的态度都是这么坚决,严梁飞这下完全束手无策了,他无助的四下望了望,看到了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张阳,眼前忽然一亮! “张阳,张哥!”严梁飞急的都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泪痕,对着张阳喊道:“张哥,我知道您医术高超,您能不能帮我劝劝我奶奶,让我奶奶去医院治病,您肯定也看出来了,我奶奶肯定是患了急性阑尾炎,这绝对不是在家吃药休息就能治愈的小问题,我奶奶年龄大了,根本拖延不起啊!” 张阳现在也看明白了,严家老人肯定知道自己是中毒而非其他疾病,这一点包括唐小兰也是十分清楚,所以她们两人才会这样拒绝严梁飞去医院的请求,而这下毒之人,自然除了姜家没有别人,老人跟唐小兰这么急着催严梁飞回长京去,当然也是害怕姜家知道严梁飞回到北郊之后,对严梁飞下手。 如今,严家的男儿也就剩下严梁飞这一根独苗了,老人跟唐小兰绝对不会愿意严梁飞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飞儿!” 可不等张阳说话,严家老人急的又喊了一声! 唐小兰这时候迟疑了一下,重重的叹了口气,接着扶住老人,对老人说道:“妈,飞儿这孩子从小就是您带大的,他的性子您了解,不然您就陪着他去一下医院吧。” 说话的同时,唐小兰不停的在给老人使眼色,接着补充道:“我这就去出去,找咱们邻居借一下车。” 老人微微一愣,跟着就明白过来,然后对严梁飞说道:“好吧,飞儿,奶奶答应你,去医院看病,但是你必须也要答应奶奶,给奶奶送到医院之后,就立刻跟这个年轻人回长京去,接下来让你妈妈照顾我就行了。” “好,好!”严梁飞见奶奶终于改变了想法,顿时喜出望外,只要奶奶肯去医院治病,让他答应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唐小兰暗中摸了下眼泪,接着,就向小院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候,张阳伸手拦下唐小兰。 “张阳,你干什么?”严梁飞愣了一下,接着不由的愤怒起来。 “你奶奶这个情况,并不是急性阑尾炎。”张阳拦着杨小兰,淡淡的说道:“她只是中了毒而已,不需要去医院。” 张阳的话一出口,顿时如石破天惊! 严梁飞当场长大了嘴巴,两只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不可置信。 而唐小兰脸色更是唰的一下变得惨白,身子更是虚晃了一下,险些摔倒,唯有老人,听到张阳的话之后,只是眯起了眼睛,并无太大改变。 “这怎么可能!”严梁飞反应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张阳,“我奶奶怎么可能是中毒!” 张阳叹了口气,严梁飞还是太年轻,行医时间太短,再加上这次的对象是他的至亲之人,慌张之下,难免会出错误。 要知道,身为一个医生,行医治病的时候一定要保持绝对的冷静,这样才不会忽略或者是遗忘病人的一些小细节,从而误判一些病情类似的病症。 急性阑尾炎最显著的特性就是上腹部或者肚脐眼周围开始疼痛,接着几小时后转移到右下部,严家老人的情况虽然跟急性阑尾炎的症状一模一样,而如今老人体内的毒素已经影响到肠胃,这才让老人此刻的病症如同急性阑尾炎一样,让严梁飞产生了误判,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老人直到现在,也只是不舒服,疼痛的感觉也能忍住,若真的是急性阑尾炎,必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疼,更不要说还像老人这样还有力气说话了。 而且,老人面色枯黄,印堂还隐隐发黑,加上之前听声的诊断,张阳就肯定,老人此刻的情况全是中毒所致,至于所中的是什么毒,那则需要张阳号过脉之后,才能肯定。 “交给我吧,我保证你奶奶一定没事。”张阳走了过去,从严梁飞的手中搀扶过老人,接着,吩咐道严梁飞去搬一张椅子过来。 “年轻人,不要自找麻烦了,带我孙儿走吧,“就在严梁飞过去搬椅子的时候,老人依靠在张阳身边,小声的对张阳喃道:“你既然看出来我体内所中的毒了,也就应该知道,这种毒有多么的麻烦,年轻人,我们严家,不想连累你。” 张阳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而严梁飞在半信半疑之下,过去把院子里的那张竹制的躺椅搬了过来,让张阳扶着老人坐下。 接着张阳把手搭在了老人的脉搏之上,为了更加清楚的知道老人现在的身体情况,张阳还渡入一丝内劲,在老人的体内走了一个来回。 严梁飞趴在椅子旁边,双手握着老人另外一只手,满脸都是担忧。 而当张阳的内劲在老人的体内游走的时候,老人的眼中突然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浑身一下放轻松了下来。 号过脉之后,张阳脸上,浮起一丝笑容,他对老人的身体情况,已经了如指掌。 严家老人的情况其实十分简单,她是先中了一种毒,接着,又服下了另外一种毒,两种毒素在她的体内反而产生了综合反应,两种毒互相压制,结果都失去了它们本来的毒性,可两种毒只是互相压制,并不能完全排除,于是时间一长,加上老人原本抵抗力就地下,两种毒素就影响到了老人五脏六腑的正常运行,这才会导致老人现在的情况。 “我奶奶怎么样,没事吧?”严梁飞见张阳脸上露出笑容,心中大为安定,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放心吧,没有任何问题。”张阳递给严梁飞一个宽心的眼神,松开老人的手说道:“只是因为中毒时间过长,所以毒素在体内过于分散,不容易一下子清除干净而已” 唐小兰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阳,她完全没想到张阳不但能看出老人中毒的情况,好像还真的能彻底治愈,老人的情况她是最清楚不过的,若是有办法治愈,也不至于让老人这段时间吃这么大的苦了。 “阿姨,麻烦你帮我一下,解开老人的衣服,只要露出腹部即可,我需要施针。”张阳接着望向唐小兰,示意唐小兰帮助他解开老人的衣服。 眼下见张阳如此有把握治愈困扰了老人很长时间的毒素,唐小兰心中当然是无比高兴,她接连点头。 老人十分配合唐小兰,解开衣服,露出肚脐来,以方便张阳施针。 张阳直接从帆布包里取出自己的银针包来,然后抽出三根银针,唐小兰看到张阳的银针,不由的愣了一下。 严家好歹也是世代行医的中医世家,对银针一点都不陌生,可看张阳手中的银针,锋芒毕露,且寒气夺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的银针。 将三根银针夹在手指之间,张阳的目光集中在老人胸骨下端和肚脐连接线中点处的中脘穴处,第一针便是捻动银针刺入这里。 中脘穴针对的就是老人的消化系统,张阳就是要以针刺入这里,用内劲封住老人的消化系统,控制毒素的继续扩散。 接着,又是两针,针入老人肚脐左右两侧的左右天枢穴内,这两针,就是为了毒素带给老人的不适与疼痛。 果然,当三针下去之后,老人脸上的痛苦表情马上舒展开来,加上张阳的内劲随着银针进入老人的体内,为老人适当的舒缓因疼痛而收紧的肌肉,老人舒服得微微迷上了眼睛,看上去去就像是昏昏欲睡一样。

上一篇   第八三五章 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