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五章 中毒 - 神医圣手

第八三五章 中毒

“先别急,你号子叔也没有说清楚!”张阳知道严梁飞的母亲肯定什么都没有跟他说,才会让严梁飞什么都不知道。 听号子之前所说,姜家跟严家一个用毒,一个用药,原先就是世仇,两家之间可不仅仅是一点点小摩擦就能解释的清楚的。 “走,你先带我去你家。”张阳想了一下后,让严梁飞带路,先去严家。 严梁飞也十分担心家里母亲跟奶奶的情况,所以当张阳说完之后,就走到了前面,为张阳还有追风带路。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严梁飞在担心家里的情况,而张阳则陷入了沉思。 原本他是计划着,在姜家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也根本来不及做出准备的情况下,用最快的时间直接找上姜家,这样,就算姜家的人耍赖不承认,以自己的本事加上追风无影两大神兽,也绝对可以查出姜家使用阴花之毒的蛛丝马迹,到时候,只要找到姜家暗中加工制作阴花之毒的证据,就不怕姜家不承认。 但在听完严梁飞的话之后,张阳就改变了立刻找上姜家的打算,这个姜家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跟严家一样也只是一个偏居一偶的小世家,这个姜家竟然会跟呼延家搅和在一起,这么说的话,姜家对米雪下手,很可能并非如自己先前猜测的那样。 在这之前,张阳肯定自己之前绝对没有跟这样一个偏居一偶的小世家有任何的接触,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对米雪下毒,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其中的关系很可能就像是姜家、号子与严梁飞三者之间的关系一样,是张阳的仇人找到了姜家,请姜家的人出手对付自己身边的人。 可如果姜家跟呼延家的人勾搭到已启动话,这一切也就完全可以解释的通了,而且,姜家很有可能还窝藏着呼延家的漏网之鱼,如果是这样的话,张阳就更加不能打草惊蛇了。 严家与姜家既然是世仇,那么严家对于姜家的了解,肯定比其他人都多,眼下先找到严梁飞的母亲,了解一下姜家的情况,再做打算才不会让呼延家的人逃走。 张阳现在要确保的就是,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人! 严家的小院本身就很接近北郊县的边缘地区,严梁飞对这里的羊肠小路十分熟悉,七绕八绕的情况下,走了十几分钟,几个人就来到了一处二层小院的大门前,张阳一个纵跃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比严梁飞还先一步站到严家的大门前。 严家的宅院十分朴素,根本不像张阳之前见到过的那些大世家大门派的宗门,这里活脱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宅院,倒是那大开的大门内,晒晾着不少草药,透过门缝,张阳就分辨出好几种来。 就在严梁飞准备带着张阳踏进严家大门内的时候,突然蹿出来一条大黄狗,直接冲准备踏进大门的张阳就是一顿乱吠。 追风打了个鼻鼾,哼了一声,闪电跟无影也从张阳帆布包里露出小脑袋来,三大灵兽同一时间盯住这条乱叫唤的大黄狗,大黄狗顿时瞪圆了眼睛,楞了几秒钟,一下就蔫了,两条前腿当场就一软,差点一头砸到地上,接着,大黄狗撒开四条腿,不要命的跑回院子里,这下,院子里顿时鸡飞狗跳起来。 严梁飞苦笑着看着自家的大黄狗在三大灵兽面前丢人的表现,不由的在心中又暗暗的羡慕了一下拥有三大灵兽的张阳,接着带张阳走进了院子里,而追风又嫌弃严家的院子太小,所以不愿进去,就留在了外面。 “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个柔柔糯糯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接着,一个单薄的身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穿着一身十分素朴的衣服,双手还捧着一盆刚刚处理完准备拿出来晾晒的草药,站到小院的门口,向大门处望来:“是谁来……飞儿!” 那女子一下就捂住了长大的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门口,那双清澈的眼中,满是惊讶,双手更是一抖,那一盘的草药到场打翻在地。 “妈!” 严梁飞见到那个女子,顿时裂开嘴,欢快的叫了一声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抱住那个女人,原地转了一圈,才舍得放下自己的妈妈。 原来这个女人就是严梁飞的母亲,唐小兰。 “飞儿,你不是去你舅爷爷哪里去了,什么实话又回来了!”唐小兰不敢相信的捧起严梁飞的脸,一脸的亲昵,接着拉开严梁飞,上上下下的把严梁飞看了一个遍,确定严梁飞什么事都没有后,这才放心道:“飞儿,你胖了。” “妈……”听到唐小兰最后一句话,严梁飞鼻子一酸,眼中更是情不自禁的湿润起来。 “咳咳,咳咳,小兰啊,是谁来了?是不是姜家的人?让他们滚,不要让他们姜家的人踏进咱们家院门一步,咳咳咳!” 就在这时,从屋内,又传来一个十分虚弱的苍老声音,杂夹着咳嗽声,声音颤颤巍巍,显然这个声音的主人此刻十分痛苦。 张阳不既然的皱起了眉头,望闻问切本身就是中医的四大基础诊断方式,这其中,闻也分听音与嗅气味两只,单听这个声音,忽急忽缓,高低强弱皆不受控制,张阳就隐约可以判断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有中毒的迹象。 “是我啊,奶奶,我回来了!”严梁飞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开心大声喊道,接着,严梁飞楞了一下,连忙向屋子里走去,“奶奶,你怎么了,我走的时候你不还好好的,身体十分硬朗吗?” 这声音的主人,就是严梁飞的奶奶,可严梁飞只是从其声音的虚弱听出他奶奶的身体不太好,其余到是什么都没听出来。 “啊!”唐小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改之前对严梁飞的溺爱,急着要去拉住严梁飞,可严梁飞步子太快,所以她一把没抓住,严梁飞已经钻进了屋子里。 唐小兰急得跺了下脚,这时候,她才发现,跟着严梁飞进来的,还有一个陌生年轻人。 “你是谁?”唐小兰看到张阳,十分警惕的问道。 “阿姨你好,我叫张阳,跟严梁飞一样,也是京和医院的实习生,我跟严梁飞可以说是同事。”张阳微笑着礼貌的回答道。 听到张阳的回答,唐小兰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这才露出一副笑脸来,对张阳窘迫道:“原来是小张,快进来吧。飞儿这孩子,可能就是想家了,还连累得要你陪着他回来,真是不好意思。” 唐小兰明显是把张阳当成了郭勇不放心严梁飞而派来跟在严梁飞身边的人了,对此,张阳虽然看出来了,可也没有点破。 “妈!妈!”这时候,严梁飞从屋里冲了出来,对唐小兰急切道:“奶奶病的那么严重,应该快点送进医院啊,为什么还要在家呆着?” “这……”唐小兰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不带老人去医院,自然是有着她的理由,可这个理由,根本不能告诉严梁飞。 严梁飞因为着急根本没察觉到自己母亲的异常,见唐小兰不说话,严梁飞直接转过来对张阳说道:“张阳,你帮帮我,我们带我奶奶去附近的北邙市医院好不好?” 说完,严梁飞猛地一拍额头说道:“算了,还是我去找一辆车来吧!” 严梁飞当然想到了,以奶奶的身体,根本经不住追风那么快的速度,所以,还是要找一辆车来。 “别,飞儿,你奶奶她没事!”听到严梁飞要去叫车,唐小兰脸色大变,一下就扑过去抓住严梁飞的手,不让严梁飞离开。 “妈,你不可能看不出来啊,奶奶这是急性阑尾炎,光吃中药是治不好的,必须尽快去医院住院治疗,否则一旦耽误了,会有生命危险的!”严梁飞被母亲拉住,不由的急促道。 “飞儿,飞儿你回来!” 屋子门口,一个老人捂着肚子,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一脸痛苦的扶着门框,走了出来。 看到老人出现,张阳一下心里就有了底,老人的确是中了毒,而非是得了其他的疾病。 “奶奶,你怎么还能乱动。”严梁飞看是奶奶出来了,连忙过去搀扶住奶奶。 老人虽然表情十分苦痛,但声音还是在极力的保持自己的威严,她看着严梁飞,严厉道:“小飞,说过了让你去大城市的医院实习,不到实习结束不许你回来,你为什么会现在回来,是不是又不认真学习了!” “奶奶!”严梁飞急着都快哭出来了,但他深知自己奶奶的脾气,于是不得不解释道:“是号子叔突然昏倒在我们京和医院的门口,也多亏了张阳才治好了号子叔,后来不知道号子叔跟张阳说了什么,接下来我就被张阳直接带了回来。” “号子?前年你父亲带回家治病的那个号子?”听到严梁飞的话,唐小兰跟老人俩,几乎同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