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四章 赶到北郊 - 神医圣手

第八三四章 赶到北郊

“叽叽叽!” “吱吱吱!” 无影跟闪电见张阳的奔驰开进别墅,迫不及待的冲到了车前,冲张阳大声叫嚷,而追风则闲庭信步的靠近奔驰,骄傲的养着头,不屑的看着那辆大奔,鼻息喘着重气,似乎对张阳要选择骑这个铁家伙却不和自己在一起而不满,在追风看来,自己可要比这个铁家伙速度快多了。 张阳推开车门,才从车里出来,无影跟闪电两个小家伙立刻就跑到了他的肩膀上,叽叽吱吱的又叫起来。 原来是因为张阳没有带两个小家伙,早上闲来无事,追风跟无影就比划了一番,可最终两人谁也没有制服谁,这不,见到张阳来了,就要张阳为它们当一下裁判,然后它们再比一次看看谁更厉害。 “别闹了,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张阳的脸色到现在还阴沉着,并没有像往日那样露出开朗的笑容。 这时候,闪电跟无影才注意到张阳的不对劲,于是两个小家伙谁也不再折腾了,蹲在张阳的肩头。 “叽叽叽!” 闪电看了看张阳,开始摩拳擦掌,是在问是谁欺负张阳了,他闪电大爷这就去帮张阳教训他! “吱吱吱!” 无影跟着不甘示弱的叫了起来,双手连带着比划,意思是告诉张阳,遇到什么敌人都不要害怕,有它无影大爷在,任何敌人都是纸老虎! 若是平时,张阳一定会跟这两个小家伙配合一下,可是现在,张阳实在没这个心情,他直接走向追风,摸着追风的鬓毛说道:“追风,我需要你帮我,我要速度前往东南省边缘的一个叫北郊的小城市。” 追风长嘶了一声,马蹄狠狠的抛了几下地,意思则是在告诉张阳,既然着急,就赶紧上来。 张阳感激的拍了拍追风,然后说道:“还要在带上那个人。” 追风一向骄傲,除了张阳之外的其他人甚至连亲近它都很可能会被误伤,所以张阳还是要先跟追风说一下。 追风看了眼坐在奔驰内,像个傻子一样直愣愣看着它们的严梁飞,此时严梁飞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追风无奈的摇了几下脑袋,打了个响鼻。 它这是很委屈的接受了张阳的建议,等待张阳和那个大奔里傻坐着的土包子骑到马背上来。 追风看得出来张阳现在很着急,否则的话,它肯定不愿意载严梁飞这个土包子。 张阳毫不犹豫的跨上马背,接着冲车里的严梁飞喊道:“你还楞什么,还不赶快过来!” 严梁飞大梦初醒一般,接连哦了几声,然后爬出大奔,一路小跑到追风的旁边,他伸出手,想要去摸追风可又畏畏缩缩的,不敢太过靠近追风。 这可是都是灵兽啊,严梁飞在心底呻吟了一声,接着,他又瞥了眼张阳双肩上的闪电跟无影。 张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有三大灵兽追随?严梁飞可是看出来了,这三只灵兽,完全为张阳马首是瞻,等于说就是张阳收服了这三只灵兽。 能收复这样三只灵兽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比自己强一点点的内劲高手?严梁飞这次算是承认张阳比自己强大太多了。 当然,这还是严梁飞不知道三大灵兽与张阳之间的关系,若是严梁飞知道三大灵兽对张阳的忠诚度已经达到了誓死追随的程度,只怕他会更加的吃惊。 严梁飞也不是傻子,看到这三只灵兽,他就隐约猜到,张阳肯定也是某个大世家的子弟,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张阳家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三只灵兽,而且,这也说明了张阳之前在医院为什么会那么的不在乎那些名贵的药丸。 “赶紧上来!” 张阳瞪了一眼严梁飞,严梁飞这个时候还在出神发愣,张阳只好一把将严梁飞拉上马背。 “追风,走了,去北郊县!” 接着,张阳说了一句。 “去北郊县?那我们为什么不开车去?”听到北郊县,严梁飞总算在之前的一系列打击之中有些清醒,于是他疑惑的问了句。 刚问完,严梁飞就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多么愚蠢的问题,他胯下的神驹可是灵兽啊,又岂会是一般的马匹,张阳放弃开车,而是专门回来,自然是想到了这一点。 “抓紧!”张阳大喝一声,严梁飞老老实实的死死抱住张阳的腰。 接着,只见追风猛然起身,长嘶一声,四蹄立刻跨开一大步,一跃而起,从别墅大门的铁栅栏大门上一跃而过。 接着,闪电连同骑在他身上的张阳严梁飞两个人,顿时化为一道残影,闪电般一窜而出! 眨眼睛,就只有一道劲风留下,再无任何痕迹。 一路上,追风的速度犹如闪电,在大马路上,在山林田野之间,都如一道劲风,一闪而过,甚至擦肩而过的路人,也只觉得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就是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 这速度到底有多快,只有骑在追风身上的张阳与严梁飞才能感受得到,张阳已经内劲四层大圆满,这种速度对他的影响可以说微乎甚微,张阳完全可以忍受,但是严梁飞就惨了。 只有内劲二层初期的严梁飞根本无法承受这种速度,那急速的奔驰让他严重感觉到头晕目眩,身为中医世家的严梁飞当然清楚,自己这是因为长时间缺氧导致的头晕眼花。 从长京到北郊,火车直通的地方就是距离北郊最近的北邙市,而要进入北郊,唯一的交通靠长途汽车,这其中,少说也要浪费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这也是张阳专门回到自己的别墅骑上追风的根本原因。 骑着追风,从长京内的别墅出发,到达北郊,也只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这还是追风要照顾严梁飞,在速度上面微微有一些放水的缘故,否则的话,追风有把握再早几分钟到达北郊。 到达北郊边缘的一处山田小路上,追风终于停了下来,在这里,正好可以瞭望到大半个北郊的风景。 北郊只是临近北邙市的一个小县城,说是小县城,其实更不如说是由几个相邻着的乡镇构建而出。 在这个年代,像北郊的小县城还不像后来那样全是砖瓦楼房,大多都还是自家盖的小平房,随便用土砖垒一个小围墙,圈一个小院子出来,当然,也有一些家境富裕的,则直接给自己家盖成了三层四层的小洋楼,在村子里,独树一帜,十分显眼。 当追风停了下来后,严梁飞二话不说,一咕溜从马背上滚了下来,半蹲在路边的田地旁边,双手撑着膝盖,拼命的呕吐起来。 反观张阳,则一点事没有,至于追风跟无影,早早就藏进了张阳随身背着的大帆布包里。 追风鼻息重重的喘了几下,似乎对严梁飞这样的表现十分不满,不过严梁飞现在根本顾不上它的嘲讽,过了好一会,严梁飞才停止了呕吐,脸上才多出了点血色来。 “爽!”好不容易缓过点劲来,严梁飞脸上还露出一丝病态的兴奋来,浑身微颤。 严梁飞到底也是一个热血年轻的小伙子,对速度的追求与刺激,根本不弱于其余同龄人。 他怎么也没想到,骑着追风奔驰,竟然会如此畅快! “怎么样,你好点了吧?”张阳清楚自己等人来这里可不是来享受旅游的,见严梁飞缓过劲来,张阳紧跟着问道:“快带我去你家。” “对了,我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急着去我家!”严梁飞这时候才想起来,从当初被张阳拉出医院,再到被张阳不由非说的带回北郊,他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号子叔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啊?”严梁飞挠挠头,继续问道。 “姜家,你对他们了解多少?”张阳站在追风旁边,远远的瞭望着远方,他们离开京和医院的时候大概是中午12点多,而现在到达北郊,也不过只有一点左右,这个时间,还是能看几处炊烟徐徐上升。 “姜家,我知道的不多!”严梁飞听到张阳问起姜家,不由的皱起眉头,脸上更是浮现一丝厌恶的表情来,对张阳说道:“我听我妈妈说过这个姜家,他们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而这几年,这个姜家不知道怎么做的勾搭上了千年世家呼延家的人,仗着有呼延家撑腰,对我们四周一些隐居的小世家极力打压!” “姜家的大本营现在就在雁鸣山内,那里本是北郊王家的地盘,不过现在王家已经不复存在,就因为他们所选取的修炼之地比姜家好,最终被姜家人所灭亡!” 严梁飞说道这里,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恍悟道:“跟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妈妈当初非要送我去我舅爷爷郭勇那里,之前姜家有兄弟俩人找我麻烦,被我好好教训了一顿,我妈妈肯定是怕他们报复我!” “啊!”严梁飞一下脸色变得极差,眼睛更是一红,急迫的追问张阳道:“号子叔是不是告诉你,姜家的人找不到我,就对我妈妈奶奶动手报复了?”

下一篇   第八三五章 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