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三章 阴花之毒的消息 - 神医圣手

第八三三章 阴花之毒的消息

“是北郊姜家!”号子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是他们请我,来长京收拾掉严梁飞这个严家的唯一弟子!” “北郊姜家?”张阳疑惑的重复了一边,北郊是接临东南省的一个小县城,也就是严梁飞的故乡,严家所在的那个小城市,至于这个姜家,就更是没听说过了。 “啊,姜家在北郊有点势力,不过也只是一个没落不入流的小世家,他们家里,没什么有本事的人,”号子见张阳面露疑惑,赶紧替其解释道;“据我所知,姜家跟严家,是世仇。” “严家的世仇?”张阳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看来要对付严家的,就是这个姜家,只要解决了这个姜家,那么拯救严家的这个任务,自然就完成了。 “是的,北郊的姜家,”号子一股脑的向张阳说道:“姜家是北郊的用毒世家,不过,那些曾经姜家的敌人被姜家的人施毒只好,都被严家的人治好了,所以,姜家一直欲铲除严家而后快。” “原来如此,”张阳这下彻底明白了,真正要对付严家的人是谁,于是张阳接着问道:“那么姜家现在都有什么人,还有,为什么会派你来长京对付严梁飞?” “是这样,姜家虽然自称是用毒世家,可是他们的本事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除了阴花之毒有些小名气之外,其余的用毒之术也都十分不入流。”号子吐沫飞溅,面对张阳的问题,一点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自己知道多少,就向张阳说多少。 “阴花之毒?”张阳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关于阴花之毒的消息! 张阳没忘记,当初米雪所中的毒,就是阴花之毒,而关于这件事情,他一直都没有任何头绪,更不知道阴花之毒到底是从何而来。 “是的,其实阴花之毒,整个华夏也只有姜家的人,使用的出神入化,他们姜家有专门的提炼制毒方法,配置出来的阴花之毒,不但让中毒者根本察觉不到任何异常,而且就算在事后中毒之人发现自己中毒后,也根本查不出是谁做的。”号子见张阳这幅表情,顿时知道自己说对了地方,兴趣一下提高了起来,至于之前自己的其余小想法,早就烟消云散。 遇到张阳这样传说级别的人,号子完全没有反抗的念头,他所想的,只是自己能够说出一点让对方感兴趣的话来,从而放过自己。 “你是说,施展阴花之毒,中毒者发现自己中毒之后,也查不出施毒者是谁的,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北郊姜家的人?”张阳阴沉下脸,问话之中,也用上了一丝内劲,他要确保这个人。 号子猛点头,他没意识到,张阳的内劲,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侵入到他的身体内,控制了他的大脑,他点头,并非出自自己的意愿,而是本能的回答。 张阳看到号子点头,知道他没有欺骗自己,关于阴花之毒这种阴损肮脏的毒物,魔门的人自然要比其余修炼者更加清楚,这么说的话,米雪当初所中的毒,肯定也跟这个北郊的姜家脱离不料关系。 张阳不由的冷笑起来,心中的怒气也渐渐的积攒的越来越多,他万分没想到,会在这里得到米雪当初中毒的一点线索。 张阳原本看中严梁飞万里无一的修炼体质,动了收其加入医生武宗的心思,所以想要帮他度过家族难关,这下,这个北郊,他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去一趟了。 他到要看看,一个小地方的不入流的门派,到底是谁借给了他们天大的胆子,敢伤害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 米雪,毫无疑问就是张阳的逆鳞,触之者死! 只要查出米雪中毒的事姜家根本脱离不了关系,那么无论姜家有多少人,张阳也都不会放过一个! 那么接下来,也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张阳已经决定,要带着严梁飞亲自回北郊去,会一会那个姜家。 张阳的脸色阴沉的厉害,号子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惹怒了身旁这位高人,随便一挥手就结果了自己,所以就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安静候着,等着看张阳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他。 可张阳越不吭声,他的心中就越是忐忑,渐渐的,他把这股怒气转移到那个委托他来长京收拾严梁飞的姜家人。 怪不得姜家那些人敢在北郊对严梁飞的父亲爷爷动手,也不敢来长京收拾严梁飞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们这是在害自己啊! 张阳打定了注意要带着严梁飞去北郊一趟之后,也不想再耽误时间,他立刻掏出电话,给米雪打了个电话,米雪这个时候,正在外面逛街。 张阳告诉米雪,自己接下来几天可能有些事要带着闪电无影追风三大神兽外出一趟,周末就不回家了。 米雪开始还有些不乐意,但张阳微微一哄,她也不在坚持,米雪知道张阳不会突然离开,既然张阳现在没有告诉她,等张阳办完事回来之后也肯定会告诉她,为了不让张阳担心,米雪最终也只是善解人意向张阳道了声路上小心,就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张阳才想起来,急救室内,还有一个人。 “张,张高人……”号子见张阳终于有功夫搭理自己,小心翼翼的问候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张阳点点头,号子见张阳点头,立刻喜形于色,接连弯腰作揖,然后向急救室的大门退去。 张阳肯放过他,他已经觉得万幸了,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退出来急救室的大门,号子立刻就被外面的一票医生围住了。 郭勇显然对张阳的医术十分放心,见之前那个让大家束手无策的病人安然无恙的从急救室里自己走了出来,大为开心。 “号子叔?”严梁飞见号子叔没事,十分开心,走上去想打个招呼。 可号子现在哪里有心情应付严梁飞,他现在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万一还在急救室里的张阳改变了注意,他到时候岂不是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没有理睬严梁飞,号子直接挤出了人群,撒开双腿就向医院大楼外面奔去,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直到跑出了京和医院,号子才松了一大口气,紧绷的身体总算松懈下来,张阳带给他的巨大压力,直到这会,才减轻了许多! “姜家……你们竟然敢害我,还说什么严梁飞只是投奔了长京的一个远方亲戚,身边都是普通人,我今后,与你们姜家,势不两立!” 号子气恼的嘀咕了一句,然后飞速的离开了京和医院的门口,他要赶紧离开长京,现在哪怕在长京多待一秒,他都觉得自己会再遇到张阳一眼。 号子不敢对张阳有任何报复的念头,于是把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北郊姜家的头上。 *********急救室外,一干医生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想到,张阳之前所说的话,竟然真的兑现了,前一刻那个眼看不行的人,竟然真的自己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而且健步如飞,整个人红光满面,一点都不像是个刚刚才昏厥过去的病人。 这下,这些医生对张阳的医术,更加佩服了。 “号子叔,你跑那么快做什么,连停下叙旧的时间都没有吗?我还想跟你打听打听,我妈妈跟我奶奶如今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严梁飞大为不解,不由的嘀咕了一句,他好不容易才在长京见到了一个熟人却根本没理他,直接就跑了。 而就在这时候,张阳从急救室内走了出来,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严梁飞,你去收拾一下,我陪你回一趟你老家。”张阳说完,又看着郭勇说道:“接下来,我要带严梁飞去一下他的老家北郊,郭院长,可能这其中要让严梁飞请几天假。” “这样啊?事情很严重吗?”郭勇敏锐的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很可能出什么事情了,于是关切的问了一句。 “去北郊?我家?我家出什么事情了吗?”严梁飞先是一愣,接着激动的抓住张阳的手问道:“号子叔刚才说什么了,我家里出什么事了?” “边走边告诉你!”张阳不由分说的拉起严梁飞,直接向医院外自己的奔驰车走去。 “喂,喂!” 严梁飞还想反抗,可在张阳的手中,他就像是一个布偶一样,被张阳从楼上拉到楼下,塞进奔驰车里,连挣扎一下的能力都没有。 这个时候,严梁飞才发现,张阳的实力,要超过他太多太多。 现在事情已经不仅仅是他们严家的事情了,还牵扯到米雪的事情,所以张阳才会这么着急。 张阳开着奔驰,一路狂飙,开回到自己的别墅。 当闪电无影追风见到奔驰开进别墅之后,也围了过来。 严梁飞坐在奔驰车的副驾驶座上,看见这三只灵兽围了过来,眼睛都看直了,嘴巴张得极大,再也合不上了,现在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被张阳塞进车里的。 这些三只浑身灵气逼人的灵兽,都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存在啊,可现在,他竟然一下看见了三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