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二章 严家的世仇(下) - 神医圣手

第八三二章 严家的世仇(下)

“我的伪装,一般的医生就是医术再高超,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来,”那人坐在病床上,翘起一只腿,斜着眼看着张阳,眼中精光闪烁,“你能一眼看出来我的伪装,那么你必然也是一个修炼了内劲的人,小伙子,你眼力不错,支走其他人,是害怕揭穿了我的身份后,我恼羞成怒,误伤了别人吧?” 那人看出了张阳的不屑,但并不以为然,他知道自己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很弱,只有内劲二层初期的实力,加上五十多岁的高龄,在很多修行者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嚣张的资本。 不过最终的结果是,曾经有很多修行者都看不起他,却都死在了他的手上,被轻视不被看重,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伪装。 解析这一次他并不知道,自己碰上了一块大大的铁板。 在张阳面前,无论他再怎么伪装再怎么示,都没有用,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小伎俩都是徒劳无功的,最终也只会遭人笑话。 从第一眼见到这个人,张阳就已经看出了他所有的底细,这个人,并非如看上去那么简单,他的脸也是经过了易容处理,他不但已经达到了内劲三层的后期,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三层达到四期初期的实力,而且,他根本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老男人。 这个人的真实面目只有三十多岁,还有一点,他浑身上下的血腥味十分浓重,显然是个经常双手沾血的人,这一点更加逃不出张阳的眼睛。 这个人的伪装十分的高明,加上他身上的煞气,这家伙的身份他已经猜了出来,只有魔道中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煞气,再加上后来严梁飞所说关于这个人的情况,张阳基本已经肯定,严家的事,跟这个人绝对逃不了关系。 他在哪里晕倒装病不好,偏偏要在京和医院的门口昏倒,显然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这一次目的,就是严梁飞。 张阳支走郭勇、严梁飞他们,当然不是害怕他误伤别人,他也只是不想在郭勇、严梁飞还有那些医生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而已。 张阳想收拾这个家伙,那是轻轻松松根本不费任何力气,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势必会引起郭勇严梁飞的注意,这会平添很多麻烦,也会影响到张阳接下来平静的生活,得不偿失。 不过令张阳没想到的是,严家这次得罪的人,竟然还会跟魔门有关系。 “你放心,我的目标不是你,也不会伤害多余的人,你不用担心。”那人见张阳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他的双眼一直看着张阳,很快,他眼中的精光越来越多,接着他猛地一拍大腿,说道:“好,真好,又是一个非常适合采补的人!” “你的目标是严梁飞?”张阳眯起眼睛直接问道,对于他其他的话,张阳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的意外出现,对张阳来说实在太合适不过了,原本张阳还在发愁,不知道怎么去了解严梁飞的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现在这个人突然出现,正好省去了张阳找严梁飞父母询问情况的麻烦。 “不错,我的目标原本是他,”那人看着张阳,一只手搭在翘起的膝盖上,另一只手则背到了身后,手指轻轻的互相摩挲,显然在准备着什么小动作,可在嘴上,一句也没停,还在说话吸引着张阳的注意力:“但是现在,我的目标又多了一个——” “那就是,你!” 最后这个你字一说完,这个被严梁飞叫号子叔的男人猛然从床上跃起,背后的一拳猛然挥出,以上勾拳的方式,直接砸向张阳的下巴! 拳风带动了整个急救室的内空气,形成一股巨大的旋流,这一拳,彻底承受了他全部的内劲,这一拳,也绝非是一个二层初期的内劲修炼者所能打出的一拳! 若是这一次,他面对的对象不是张阳而是其他一个修炼者的话,只要实力没有达到内劲四层,面对这种偷袭,必然躲不过去,最终的结果,就是不死也要重伤! 毕竟一开始,号子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就只有内劲二层初期,突然之间,他整个人气势猛涨,更是打出一个内劲三层后期的高手聚集全力所挥出的一拳,就算是实力同样为内劲三层的人,也会因为不小心而上当! 号子也是靠着这一招,杀害了许多与他实力旗鼓相当的修炼者,所以对这一招,他轻车熟路。 之前的一切,都是在迷惑张阳,他也看出来了,张阳绝不简单,不然的话,他不会一点都看不出这个年轻人的实力深浅,在外行走,他一向秉持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所以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强的一招、张阳心中又是冷笑了一下,那个人以为自己的小动作可以瞒过他,殊不知,张阳把他整个人都看透了,他想要聚全内劲于手上,然后给与张阳致命一击的偷袭计划,完全暴露在张阳的面前。 张阳又岂会让他得逞? 唰! 这一拳带动这拳风在耳边唰唰作响,那拳头直接砸向号子看着自己的拳头越来越接近张阳,心中得意之意已久表现在脸上,在他看来,只要张阳中了这一拳,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不再是问题了! 见张阳还呆滞在那里,一动也不懂,号子的心里不免有些摇头,之前他高估了这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分明被自己吓傻了。 号子对自己的实力十分的自信,他这一拳,就算是四层强者毫无防备的中招,也会受不轻的内伤,更不用说眼前这个年轻人。 也许这个年轻人不过就是哪个世家的外围弟子罢了,号子整个身体已经悬空在病床与张阳之间,拳头也距离张阳的下巴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而自己的脸,已经快贴上了张阳的脸颊。 张阳嘴角轻轻上扬,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毫无举动,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个中年男人。 刹那之间,,号子得意洋洋的脸瞬间凝固,接着,他瞪大了眼睛,像是见鬼了一般,整个人向后翻仰过去! 咚! 他的头,直接磕到了病床的边缘,然后整个人就趴到了地上! 那一拳,根本就没有打在张阳的下巴上! 一团白色的浓雾突然出现在张阳的下巴前,正好挡住了号子挥出的那一拳。 能量实体化! 这也是让号子突然脸色大变的原因,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完全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带着巨大的疑惑与震惊失声道:“能量实体化,你,你,你已经达到了内劲五层?” “不——绝不是五层,那就是——大圆满,你已经达到了内劲四层,大圆满的境界?”没等张阳说话,这个号子就否定了自己之前所说的话,如果是内劲五层的话,那绝不会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人,更不可能会在留在一个医院当一名普通医生,到达这个层次的人,都已经是修行界不可仰视的人物,他们对世俗的一切,不可能再有一点的留恋,更何况,张阳看上去,是那么的年轻。 号子越想心中越是震惊,眼前这个人,年纪轻轻就有着内劲四层大圆满的境界,整个修行界,这样的人能有几个? 猛然间,一道灵光闪过号子的脑海,他突然想到了,眼前这个人会是谁! 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实力的,也只有那个害的他们魔门一下损落众多强者的医圣一脉,张家的传人张阳! “你是张阳?”号子一张老脸几乎都快哭了,他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私人医院里遇到大名鼎鼎的张阳。 面对张阳,号子生不出一点反抗的念头来,他早就听同门的长辈们说过,之前在龙家平原,魔门高手辈出,结果大败而归,门内的那位老祖宗,更是直接被废了。 他那次正好有事,没有随同门的师兄弟们前往龙家平原,才躲开了那一劫,但事后听到同门的人描述张阳,无一不是谈虎色变,恐惧至极。 “张前辈,张高人……”号子完全语无伦次了起来,双腿更是一软,直接跪在了张阳的面前,苦苦哀求道:“小的不知道您在这里,要是小的知道您在这里,借我三个胆子,我也不敢来啊!求求您了,放过小的吧!” 他很清楚,自己在张阳面前,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本门之中最顶级的强者,包括魔门的守护者,都不是张阳的对手,所以他的态度,猛然之间失败八十度大转变,只求这样苦苦哀求,能让张阳放过自己。 “看来你已经认出我来了,那正好,我也有事要问你,你若如实回答,我就放过你,可你要是有一点在敢欺骗我,我就直接杀了你!” 张阳正好也有事要询问他,见他这个态度,也就不需要再多费功夫,听到张阳的话,号子跪在地上,接连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头说道:“我真该死,我不该动了邪心,看到您根基奇佳,就动了采补的邪心……” 张阳早就看出来了,他没有直接对严梁飞动手,就是看中了严梁飞一线金瞳的体质,想要用严梁飞修炼魔门的一门采补之术,只是后来看到了自己,心思又动刀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张阳对这些根本没有任何兴趣,直接避轻就重问道:“到底是谁要对严家不利,还动用了你这样的魔门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