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一章 严家的世仇(上) - 神医圣手

第八三一章 严家的世仇(上)

张阳也是才发现,自己可能忽略了一些事情,才突发这一问。 像严梁飞这样一个天才的弟子,他的家人没有理由不把他留在身边让其专心修炼,根本不可能会把他送到郭勇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手里,而偏偏他的家人这么做了,就足以说明他的家里肯定出了事情,才迫不得已的把严梁飞送到郭勇这里来,远离家里遇到的是非。 张阳忽然想起之前在察看任务的时候,任务栏后面,那一连串标注着已经死亡的暗灰色名字。 就算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医学世家,也不至于所有男人都死完了啊? 这一点,让张阳疑云重重,而看严梁飞如今的样子,他显然对此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见张阳问起,严梁飞顿时来了兴趣,他抬起头回答道:“我不知道啊,我妈妈让我来我舅爷爷这,我就来了,我们家可是很出名的医学世家呢,我爸爸,我爷爷都是我们那当地很有名的中医。” 说到这,严梁飞那消失很久的骄傲又一次浮现在脸上,继续道:“我来这里,按照我们那的说法,叫入世!” 入世……张阳被严梁飞一下逗乐了,不过严梁飞说的也不错,他们那个小世家如果一直待在自己的那个小城镇内专心发展的话,严梁飞被送到这里来,的确可以说是入世修行。 幸亏严梁飞不知道张阳的真正身份是医圣张家的传人,更不知道张阳如今创立了医生武宗,否则的话,严梁飞肯定不会再在张阳面前这么说了。 张阳没有打击严梁飞的想法,只是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线金瞳体?” “一线金瞳体?”严梁飞楞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说过啊,这是什么东西?” “没听说过?”张阳反而楞了一下,严梁飞竟然还不知道这个一线金瞳体,这岂不就等于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就是五大特殊体质的其中之一? “你知道你父亲是怎么去世的吗?”张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当然他知道这么问十分不礼貌,所以在用词上很是斟酌。 好在严梁飞没有不在意这些,如实回答道:“哦,就是在去年,我爸跟我爷爷两个人外出上山采药,结果不小心失足掉下悬崖了……” 说完,严梁飞的眼睛突然一红,似乎是触及到了伤心事。 张阳的眼皮不自觉的跳了一下,两人同时失足掉下悬崖,这种可能性也太低了……加上他们好歹也是懂得内劲的世家弟子,这样的失误,几壶是不可能存在的。 这样说来的话,严梁飞父亲跟爷爷的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张阳几乎可以肯定,圣手系统所说的那个拯救严家的任务,并非是帮助严梁飞安全度过身体的寿命大限,真正的任务,则应该是保护严梁飞不会像他的父亲跟爷爷那样意外身亡。 具体的情况,看样子郭勇也不知道,所以想要知道的更多一些,还是要跟严梁飞的母亲见上一面才行,当然,这得以后有机会的情况下。 转眼就,就到了中午饭点,严梁飞从座位上起来,伸了个懒腰,问张阳道:“你在医院吃饭吗?” 张阳摇了摇头,他只上半天班,中午回去吃饭就好了,正好,下午他还可以陪米雪去逛街。 然而就在张阳跟严梁飞都准备离开门诊室的时候,门诊室内的电话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严梁飞跑着过去抢先接电话,兴高采烈的喂了一声,一点都看不出先前的失落了。 张阳笑了笑,到底是年轻人啊。 只是,严梁飞紧跟着脸色一变,一下子忧郁起来,把话筒向张阳一递,失落的说道:“郭院长找你。”。 张阳疑惑的走过去,接过话筒。 “张阳是吧?快来二楼的急诊室,这里突然送来了一个病人,病情十分古怪,我跟几个医生研究了好久,都没弄明白,这个人到底是犯了什么病。”郭勇的声音十分急切。 张阳放下电话,同时也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眼下有需要急救的病人,什么事都要先放一放,张阳换上白大褂,就准备往急救室赶去。 而严梁飞则在一旁,耷拉着脸,无精打采,看着张阳向门外走去,一动也不动。 张阳走到门口,才发现严梁飞一动都不动,皱眉道:“你还愣着干什么,不跟我一起去吗?” “郭院长让你去,根本就没说让我去啊……”严梁飞嘀咕了一句道:“可能是我医术不精,所以不叫我吧。” 张阳听到这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怪不得刚才严梁飞的脸色一下变得那么差,原来就因为这个。 张阳板起脸来,对严梁飞训斥道:“说什么傻话,郭院长让我带着你,叫我去不就等于是也叫你去,再说了,那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病情,让郭院长他们都束手无策?”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尽管张阳这么一说之后,严梁飞也蠢蠢欲动,可还是很不乐意。 病人还在急救当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关键,张阳这会没心情教育严梁飞,不容反驳道:“跟我一起去!” 说完,张阳直接走出门去。 严梁飞愣了一下之后,踌躇了一下,但还是跟上了张阳,向急救室走去。 急救室内,郭勇旁边围绕着三四名中年医生,这些医生都是在京和医院内待了几十年的老医生,可以说每一位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医生,但是现在,他们每一个脸上都布满了疑惑。 张阳与严梁飞进来之后,郭勇看到张阳,立刻让开一条路,对张阳说道:“张阳,你可来了,你快来看看,这个病人到底犯了什么病。” 张阳大步走过去,向病床上望去。 病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脸色煞白,一只眼紧闭,可另一只眼却向上翻着白眼,嘴角,还时不时的有白沫冒出,于此同时,他的手脚还在微微的抽搐。 张阳皱起了眉头,伸出一只手,搭在病人的手腕处,替其号起脉来。 郭勇在一旁解释道:“这是刚才突然晕倒在咱们医院门口的一个路人,下班的护士发现了他,就把他送进了咱们医院,先前李医生赵医生都帮其诊断了一下,可他们竟然诊断不出,这个病人到底是犯了什么病状,就连我,都没看出这个病人到底怎么了。” “咦,这不是号子叔么!”倒是严梁飞,凑过来看了一眼后,立刻惊讶的叫了起来。 “小严你认识他?”郭勇楞了一下,他没想到严梁飞竟然会认识这个意外晕倒在医院门口的路人。 “是啊,号子叔是我父亲几年前带回家的一个病人,不过他就在我家住了半个月,然后不辞而别了,他离开之后,我父亲还为此发了好大一通火呢。”严梁飞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回想起从前的事来,“号子叔在我家住的那段时间,还送过我很多礼物呢!” 当严梁飞说完之后,张阳也替这个号子叔号完了脉。 “怎么样?”郭勇见张阳号完脉,连忙问道。 张阳冷冷的瞥了眼在床上躺着的病人,看着严梁飞问道:“这个人真的是你认识的那个号子叔?” 严梁飞十分肯定点点头。 见到严梁飞肯定下来,张阳心中也有了数,接着对郭勇说道:“放心吧,这个人没有事,你们都先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了,我保证,再等一会,他就可以自己活蹦乱跳的走出这间医院。” “没事?”郭勇跟其余的那几名医生顿时愣住了,这个让他们都束手无策的病人,没想到在张阳看过之后,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张阳点了点头,对郭勇说道:“嗯,所以你们都先出去一下。” “张阳,这可是我号子叔,你确定他没事?”严梁飞不禁的挑了挑眉头,说道:“你要是想用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办法治病,直接说就是了,我们自然会离开,不用这样骗我们。” “走,我们都出去!”郭勇没等张阳说话,就拉着严梁飞带头走出了急救室,跟着,其余的那几名医生,也都走了出去。 张阳看着郭勇等人离开急救室,目光还在严梁飞的身子上停留了片刻,若有所思。 等大家都离开之后,急救室里就只剩下张阳与这个病人。 张阳冷笑了一声,突然对着病床上的人厉声道:“你还想装病到什么时候?” 病床上,那个被称为号子的人还是保持原样,没有变化。 张阳皱了下眉头,有些不耐烦道:“你要是再装下去,信不信,我让你真的以后都变成这个样子!” 话音刚落,病床上,那位病人抽搐的双手一下停了,两只眼睛也恢复了正常,他一咕溜的坐了起来,阴冷的看着张阳,嘿嘿一下,问道:“阁下是谁,真是好眼光,竟然一眼都能看出我这是装的。” 张阳不屑的哼了一声,这点小伎俩,也敢在医圣张家的人面前伪装,也不怕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