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八章 姓严的年轻人 - 神医圣手

第八二八章 姓严的年轻人

第二天一大早,张阳就起了个大早,虽然被郭勇最后白了一道,但是张阳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说好了一周最少去上半天班,张阳就肯定不会不去。 追风在城市里太过耀眼,所以张阳还是低调的选择开着自己的大奔前往京和医院。 但就是这辆大奔,依然在京和医院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当张阳的大奔开进医院,不少医生护士都专门跑出来偷偷的往张阳的大奔这边看,张阳的名声昨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医院,而今天早上,郭勇就在医院内贴出了公告,说明了京和医院又添加了一位实习生,就是这个张阳。 最为神奇的是,郭勇并没有为张阳安排在哪一科实习,而是由张阳自己选择,或者哪一科的病人出现棘手的问题,再由张阳过去解决。 “看,这就是昨儿让郭院长直接把王主任辞退的那个实习生。” “啊,就是他啊,居然开大奔,还是个有钱人啊……” “是啊,我还听说,昨儿警察厅的郑厅长也跟他认识呢,好像关系还不一般。” “对了,你们说这个实习生跟小严比,到底谁厉害?” “我觉得应该是这个实习生吧,小严跟他比起来,待遇差好多呢……” ……张阳从车上下来,医院内护士门的嘀咕他全部都听见了,尤其是他们说的那个小严,应该就是另外那位姓严的实习生了。 看来,这个医院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位优秀的实习生呢? 张阳自嘲的笑了一下,接着往医院内走去,他还要去问问郭勇,到底怎么安排他,关于郭勇的安排,张阳并不知道。 刚走进医院大楼,张阳就发现一个年轻人直接向他撞了过来。 张阳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轻轻的侧了下脚,身子眨眼间侧移了一步,正好与那个年轻人擦肩而过,两人没有撞在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差点撞在张阳身上的年轻人刹住身子,立刻转过身来,不停的拱手作揖对张阳道歉。 张阳看了眼这个年轻人,顿时觉得很有意思。 这个年轻人,刚才那一撞绝非是无意的,他根本就是专门撞过来的,并且,张阳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年轻人,也是一位内劲高手,内劲已经达到了二层的初期。 最关键的是,这个年轻人,还穿着白大褂,显然也是一名医生。 “看,小严这就上去要给这个新来的实习生一个下马威了!” “昨儿要不是小严请假了,那个风头就轮不到这个实习生啦!” “谁说的,小严跟王主任斗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没见王主任被辞退啊,所以要我说啊,还是这个张阳比小严厉害!” ……周围的议论之声再次想起,虽然这些声音都隔得很远,而且声音也不大,但以张阳如今的实力,想不听到这些都难。 张阳的嘴角微微上扬,看来这个年轻人,就是之前郑齐墨副厅长与郭勇所说的那一位姓严的实习生了。 这个姓严的年轻人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脸上还有定点的童稚气,可他体内有内劲存在,这点根本瞒不过张阳的眼睛,怪不得他为郑齐墨推拿按摩会有那么好的效果,以内劲舒缓腰部的酸痛,当然效果奇佳。 不到二十岁,如此年轻就已经达到了内劲二层,而且他并非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张阳在心中还是暗暗的称赞了一下这个年轻人,要知道,当初张阳进入内劲二层的时候,也都二十多岁了。 怪不得,京和医院的那些医生护士,会拿他来跟自己做比较,一个内劲二层的年轻人,放在京和医院这种地方,的确想不出名都难。 “你好,我叫严梁飞,是最近新来的实习生。”年轻人挠了挠头,似乎在费解自己怎么会没有撞到张阳,不过表面上,他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果然是那个姓严的实习生,这么年轻,而且还有这样的内劲修为,。 张阳摆摆手,示意没事,他倒要看看这个年轻人接下来准备玩什么花样。 “唔,你是来看病呢还是来看望病人的?”严梁飞装傻充愣道,那样子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张阳是谁,倒是像极了一个热情的医生。 “我不是来看病的,也不是来看望病人的,我是来这里实习的,我叫张阳。”张阳看着严梁飞,眼中笑意更浓。 “什么!你也是来这里实习的?”严梁飞很是夸张的惊讶了一声,然后明知故问道:“你就是郭院长说的那个张阳?” 张阳点点头。 “你真的什么都精通?是个全能医生?”严梁飞接着惊讶的问道,而且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声音偏偏还提的很高,“果然是你,真是幸会幸会!” 说着,严梁飞就伸出手去,与张阳的手握在一起,他看着张阳,很是谦虚的说道:“我没上过大学,医术跟着父亲学得,可以说也都是祖传的医术,我今年十九岁,比你小,我就称呼你张哥了,以后张哥可要好好教教我医术啊!” 严梁飞的姿态放得极低,在外人看来,怎么看都像是这位小严医生在很谦虚的向张阳请教,可只有张阳才知道,从严梁飞握住自己的手中,顿时传来一股内劲! 只可惜,这股内劲顿时化为无形,要知道,严梁飞也不过只是个二层初期的内劲高手,也许对别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十分厉害,但对于张阳这个已经四层大圆满距离五层也只有一步之遥的人来说,就太小儿科了。 严梁飞这么做,无异是在用鸡蛋碰石头。 这时候,严梁飞也是无比奇怪,他使出内劲,作用于手上,因为只是想给张阳一个教训,所以使用的内劲极有分寸,可这内劲传到张阳的手上,就好像石沉大海,连点浪花都激不起来。 就像是自己之前要撞张阳一眼,莫名其妙就被张阳躲开了,严梁飞顿时心生不满,说这话,更是加大了几分内劲。 只是,传到张阳手上的内劲依然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这下,彻底惹怒了严梁飞,严梁飞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他立刻调动全身内劲,全部集中于手上,存心要与张阳比个高下! 而那边,张阳也是礼貌的与严梁飞握手,脸上笑意盎然,对严梁飞很亲切的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当说到“照顾”两个字张阳微微的加重了一下语气,同时,张阳与严梁飞握在一起的手突然加力,也不多,就是恰好比严梁飞的内劲多那么一丁点儿,既可以让严梁飞感觉到疼,也伤不到他。 “啊!!!”严梁飞猛然吃痛,立刻叫了出来,然后马上甩开与张阳握在一起的手,背在背后。 “你怎么了?”张阳当然知道严梁飞怎么了,但是当着那么多偷偷看着他们的医院医生护士门面前,张阳还是很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没事!”严梁飞十分勉强的挤出一个笑脸,背在身后的那只手,还在微微的颤抖,一时半会儿只怕是很难恢复正常。 严梁飞这才知道,自己恐怕是完全看走了眼,从之前张阳手上传来的内劲他就可以判断出,张阳起码也有这二层中期的内劲实力。 之前在张阳从大奔里走出来,严梁飞就观察过张阳,他根本没有从张阳身上看出一点有内劲的样子,所以他原本只是想小小的教训一下这个抢了自己风头的新来实习生,可谁想到,事情会发生成现在这样。 “嗯,如果小严医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找郭勇院长报到了,”张阳看了看严梁飞,笑呵呵的说道。 “嗯,嗯,好……”严梁飞大部分心神还用在克制颤抖的手上,对于张阳的话,他现在根本无暇顾及。 张阳呵呵一笑,然后向楼上走去。 看这张阳的背影,严梁飞欲哭无泪,没有给张阳一个下马威反倒让对方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就够丢人了,若是再让大家看见他的手到现在还颤,那可就彻底把之前自己在京和医院经营起来的名气全丢了。 对此,张阳则一无所知。 来到郭勇的院长办公室门前,张阳敲了敲门,然后推开了虚掩着的木门。 郭勇这时候正在带着老花镜、认认真真的观看手中的一份资料,眉头紧皱,一只手指还在不停的敲击着桌子,根本没注意到张阳的到来。 张阳咳嗽了一下,这引起郭勇的注意,郭勇抬起头,见识张阳来了,尽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原来是张阳你来啦。”郭勇连忙站起来,顺便给张阳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张阳没有接郭勇递过来的水杯,而是苦笑着问道:“郭院长,关于我的安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路上,通过旁人的议论,张阳也知道了郭勇对他的安排,不由得觉得有些儿戏,难道妇科出了事情,也要找来找自己吗? 郭勇笑呵呵的看着张阳,倒是没说关于张阳实习的安排,而是一脸好奇的问道:“对了,张阳,你有没有见到昨天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实习生,就是那个姓严的年轻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