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五章 这两个人,都完了 - 神医圣手

第八二五章 这两个人,都完了

在张阳重生之前,他不是没见过因为支付治疗费用而起争执的病者家属,但眼下的这一幕幕如同儿戏般的闹剧,实在太让人窝火。 这两对男女,看打扮就知道,他们谁也不缺这几万块钱的住院费,而且,他们竟然如此对待这位老人,真是道德良心全都让狗吃了! 而这两对男女显然还没意识到大祸临头,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嚷嚷着,谁也不怕叫警察来! “郭院长,你打电话叫警察来,我到很像看看,警察来了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朱道奇也忍不住了,冷笑着看着那四个人,对郭勇直接说道。 “叫警察?”郭勇愣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拉了下朱道奇,低声道:“老朱,这种事情在医院经常会发生,就算叫警察来了,也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我之前也只是随口说说……” “那也要叫警察来了之后才知道有用没用!”朱道奇气的牙痒痒,当然他知道就算警察来了,也不一定能拿眼前这两对男女怎么样,这两对男女一看就是很有关系的那种人,所以谁也不会害怕警察。 但朱道奇就是气不过,干脆叫警察来,恶心恶心这几个人也好! “你又是哪根葱,在这多管闲事!”朱道奇说话可一点都没压低声音,他的话,那对男女自然也听见了,那个暴发户先一步嗤鼻问道。 那个成功男人则看了眼张阳,眼中满是不屑。 张阳忍不下去了,直接往前踏了一步,站在最前面,直接面对这两对令人作呕的男女,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眼看着这两对男女,正准备开口说话,突然一声喊叫声从医院大楼外传来。 “张,张先生?” 张阳疑惑了一下,扭头望了过去,这时候,从医院大楼外正巧走进来一个人来,正隔着人群冲张阳挥手,他的声音很低,也就张阳的听力能够听到。 这个人看上去快五十岁,只是张阳看着倒是挺眼熟,不过一时半会没想起来他是谁。 “哈,还真是你!”等这个人挤进人群,立刻对张阳露出一个笑脸,接着略带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啊,郑副厅长!”见到来者,那个成功人士最先兴奋起来,不等张阳说话,就先一步走过去,握住来者的手,姿态十分谄媚,热忱道:“你怎么来了!” 姓郑?张阳一下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谁! 他就是长京警察厅的副厅长郑齐墨,上一次因为苏展涛的事情,张阳大闹警察局,也就是那时候,他与这位郑副厅长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事隔这么久,他还是能一下认出自己来。 张阳记不得郑齐墨,可郑齐墨怎么会不记得张阳,身为警察厅的副厅长,他可是相当清楚张阳这位大公子。 “咦,原来是陈克啊,你怎么也在这?” 郑齐墨一看拉住自己手套近乎的原来是政府机关的一个小秘书,以前曾见过一面,郑齐墨还记得他叫做陈克。 “哎呀,这不是郑厅长,郑厅长怎么会亲自来呢!” 就在这时候,那位暴发户不甘示弱的冲过来,凑到郑齐墨的面前堆起了一脸的媚笑,双手不停的搓着,说道:“郑厅长来这里是看病么?” 当暴发户也凑过来之后,郑齐墨才想起来,他就是那个在长京物流公司体系内的一个老板,以前曾有事求过他,叫魏治国。 说着,这个暴发户就转头看着郭勇说道:“等下郑厅长在这里的一切开销,全部算在我头上!” “魏治国,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暴发户的话,差点没把郑齐墨气的直接跳起来,眼下那位张阳大公子还在这里,这个魏治国,果然是个没脑子的家伙! “哈哈,你们不是要找警察么,来来来,这位就是警察厅的副厅长,郑齐墨厅长。”陈克一点都不给暴发户魏治国谄媚的机会,拉着郑齐墨就嚷嚷起来。 郑齐墨左右看了看,顿时心中一惊,一下就猜测到只怕是有事要发生了,他不禁觉得十分郁闷,自己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呵呵,原来你们都认识,这下更好了。”张阳看着这一切,拍了拍手。 “张先生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郑齐墨苦着脸,对着张阳苦笑一下后摊手问道。 “啊,郑副厅长,你认识他?”陈克楞了一下,他根本没想到郑副厅长竟然会认识这个年轻人,竟然会以先生来称呼对方! 那个暴发户魏治国更是瞪大了眼睛,心中暗想,怪不得这小子刚才要叫警察来,原来他认识警察局的郑副厅长。 郭勇见是郑副厅长来了,不由的松了口气,因为郑齐墨的腰有些问题,所以他最近来过京和医院几次,所以郭勇与其还算熟络,于是他也正准备上去搭话。 而这时候,一直沉默在一旁的朱道奇则拉了拉郭勇,郭勇奇怪的看了看朱道奇,不明白朱道奇这时候拉他干嘛。 朱道奇还是知道张阳一些事情的,眼下,一切都交给张阳解决就行了,所以他才会拉了拉郭勇,示意他不要多说话。 很快,郑齐墨就把前因后果了解了一清二楚。 原来是陈克的那个儿子陈小蛮在后爸也就是魏治国的仓库里玩耍时候,因为仓库火灾而导致陈小蛮烧伤,眼下两家人在因为医疗费用的问题在这里僵持不下。 “好了,情况我也了解了,那就由我建议这件事情这么处理,陈克,魏治国,再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孩子,这治疗费用,你们一人一半!”郑齐墨当机立断,直截了当的对两人说道。 “啊?”陈克与魏治国俩人都傻眼了,陈克更是不甘心,又递过去几个眼神,然后讪讪道:“郑副厅长……” “怎么,你们俩对我的处理方式不满意?”郑齐墨瞪了眼陈克,接着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张阳,心中忐忑,希望自己这么处理,不会得罪张阳这位大公子。 “啊,满意满意,我这就去缴费!”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魏治国,虽然是个暴发户,但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眼下这个事情显然惊动了郑副厅长这种大人物,他一个生意人,当然不会愿意得罪郑齐墨,郑齐墨既然说一人一半,那当然不算什么。 “好吧,既然郑副厅长这么说,那我这就去缴费,走。”陈然见郑齐墨态度坚决,也不好多说什么,直接带着偎依在自己身旁的那个年轻女人,与魏治国一同缴费去了。 见事情这样解决,围观的人也就没什么看头了,于是纷纷散去,而朱道奇与郭勇也带着老人上去看她的孙子去了。 不过临走之前朱道奇还是看了眼张阳,眼神之中满是不可置信,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郑副厅长会这样解决,其中跟张阳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这时候,只剩下郑齐墨与张阳两个人还留在一楼大厅。 “你看看,我来的还真是时候。”郑齐墨见张阳没有离开的意思,也没立刻离开,倒是跟张阳有一句没一句的客套起来。 “这两个人都是干什么的?”张阳还在想刚才那两对男女的事情,这两对人渣,这样放过他们就太便宜他们了。 “哦,陈克就是政府部门一个小秘书,无关轻重。”郑齐墨微微皱眉,张阳这么问,代表的意义可就不那么简单了,这两个人,只怕是都要倒霉了。 “哦,只是一个无关轻重的小秘书啊,”张阳呵呵一笑,声音说不出的诡异,“这么一个小秘书,搂着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真不简单啊……” 郑齐墨一下就听明白了,若有所思,顿了一下之后眯起眼睛回答道:“嗯,生活作风这方面,的确有些不检点,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反应一下的。” 张阳点点头,郑齐墨这句话,就等于彻底断送了陈克的前途,如果郑齐墨今后再透露出这是张阳的意思,只怕政府部门内,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踩一下这个陈克,那时候,他就彻底完了。 “那个魏治国又是干什么的?怎么好像也跟你很熟?”张阳当然还没忘记那个暴发户,还有他那个不孝顺的老婆! “他啊,你不知道吗?”郑齐墨楞了一下,他的表情就好像张阳必须知道魏治国是谁一样。 “不知道啊,”张阳看到郑齐墨的表情也有些不解。 “他也是做物流的,就挂在你的同学也就是顾成与胡鑫的那家物流公司名下,可以说,他的生意,全靠你那两位同学照顾着呢。” 郑齐墨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张阳的表情,说完之后,他发现张阳好像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 张阳整治物流公司,强行买下最大物流公司一半股份的事在长京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是个上亿资产的大公司,警察厅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郑齐墨才对这件事知道的那么清楚。 当然,知道这事的也只局限于那些领导们,普通人自然不会知晓。 不过张阳从不插手物流公司的事情,全权交给了顾成和胡鑫,所以对此他自然是不知道。 听完郑齐墨的话,张阳没有丝毫犹豫的拿出电话,直接拨通了顾成的电话:“喂,顾成?” “老大,你可好久没和我联系过了!”电话那头,传来顾成略带兴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