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三章 留在京和 - 神医圣手

第八二三章 留在京和

众人一片哗然! 谁也没想到,这位老李主任竟然会这么说。 直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去?且不说这件事有多少玩笑的意思,单是看李老对张阳那种热忱的眼神就能看出来,李老这话绝非说说而已。 这些医院代表们,没有真正认真的上去检查病人,他们关心的只是最终结果,病人只要最终无恙便可以,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张阳在这其中起到的具体作用,而亲自检查过病人情况的老李主任才知道,针对眼睛这样特殊的脆弱部位,完全消除眼疾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张阳没有用药,没有动刀,仅仅只是扎了八针而已! 协和医院的主任,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医院的主任,这样的履历就是放在任何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都足以引起京城的一场轰动。 可以说只要张阳点头,他就基本会出现在明日京城各大报纸的头条,当然,也要是张阳愿意曝光自己的情况下才行,否则的话,若是单单把他中科院院士的身份公之于众,早也就可以霸占新闻的头条了。 不少医院的代表们都忍不住要对张阳眼红起来了,在协和医院这样的大医院工作,其意义根本不是什么薪酬或者是地方医院的主任能比的,更何况,若真是在协和医院上班,薪酬方面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老李主任十分认真,说完之后,更是热忱的看着张阳,期待张阳的回到。 张阳微微一笑,眼前这位老李主任,的确是个很可爱的老人,开出的条件,也可以说是十分厚重,只是可惜,在刚才,张阳已经做出了决定,否则的话,张阳一定会答应这位老李主任的。 张阳真诚的对李老主任拱了拱手后说道:“感谢老李主任抬爱了,不过我已经决定好了,我实习的医院,就是京和医院。” “啊!”被各家医院代表们围着的郭勇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一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张阳是傻子吗?他竟然会拒绝老李主任的邀请,甚至,没有选择愿意支付一百万薪酬的京仁医院,也没有选择其他任何一家开出优越条件的医院。 “啊?你要在我们医院实习?” 就连郭勇,一下也是晕乎乎的,有一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晕了的感觉,连幸福都谈不上,只是目瞪口呆的,也完全不能理解张阳最终竟然会选择自己的医院。 他也亲自确诊过那孩子的眼睛,清楚老李主任为什么会给张阳开出那样的条件,仅用中医的针灸就可以彻底治愈眼疾,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再者,郭勇自己也知道,他可没有任何条件,能够比得上其余的医院代表们所开出的条件,更不要说老李主任开出的那个条件了,说实话,就是他,对老李主任的条件都有些心动,若他再年轻几十年,他宁可选择去协和这样的大医院当一个主任,也不会留在京和医院当一院之长。 以张阳的医术,若是能留在协和医院,今后的前途,必然无量。 “我会留在京和医院实习,郭院长,不欢迎我吗?”张阳眨巴了眼睛,一脸诙谐笑容,打趣问道。 “怎么不欢迎?怎么会不欢迎!”郭勇一下反应过来,兴奋的狠狠的拍了下大腿,腿上传来的酥麻感觉无疑说明他并非是在做梦,张阳真的选择了留在京和! 对其余医院代表们的不理解,张阳一点都不在意,前途履历,以张阳的实力根本不看中这些,他选择京和医院,纯粹是因为郭勇这个人。 这位院长,绝对是一个好院长,张阳十分欣赏他的医德。 京和医院虽然无法跟协和医院对比,但也是一家正规的大医院,协和医院内人才济济,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他就算去了也只是锦上添花,而留在京和医院,才更能让他发挥自己的实力,为更多的病人看病治人。 雪中送炭自然要比锦上添花更好一些。 算上重生,张阳两世为人,清楚再过几年之后,物欲横流,太多的人只看重眼前利益而不顾他人死活,像郭勇这样的人,有多么的难能可贵。 有郭勇这样的人在,京和医院,绝不会变得像前世那样,慢慢没落,甚至最终沦为一家只向钱看的私立医院。 更何况,郭勇足够信任张阳,并且愿意给与张阳最大程度上的权限,这点,原本就是是张阳最为看重的。 若是在协和医院,张阳肯定,老李主任也不可能给与张阳那么大程度的权限,就比如这次,就算是一个小小的眼疾,协和医院方面肯定不会愿意让张阳用这么凶险的方式来治疗,尽管只有这样治疗才是最根本解决病因的方法。 “张阳,你真的决定了吗?”老李主任见张阳已经做出了决定,十分惋惜,他同样也认为张阳这样选择太委屈了,张阳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医院的。 “真的很感谢李老的厚爱了,但是我注意已定。”张阳肯定的回答道。 “那好吧,反正以你的医术,在哪里都不会埋没自己的才华,”见张阳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老李主任也没有强求,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这也很好,反正今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谢谢李老,”张阳微微一笑,这位李老主任,跟郭勇一样,也是一位可爱的人,对于他,张阳还是从心底表示尊敬的。 “谢什么,是我们协和医院无缘拥有你这样医术高超的医生罢了,”老李主任摆了摆手,顿了一下后,似乎有些忍不住,于是还是出言问道:“对了,张阳,你能给我讲讲,为什么你施针的过程中,那孩子会突然再留血泪,表露出症状更严重的异常来吗?” “这个啊,只是因为那孩子的眼疾十分严重,他的眼疾并非是一朝半夕形成的,而是长久的用眼过度,压力过大所导致,加上遭遇火宅造成导火索,一下爆发,说实话,就算没有火宅,只怕用不了多久,他也会直接失明。”张阳说到这,也觉得奇怪,那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居然也会出现用眼过度压力过大的情况,而且直到现在,他也没看见这孩子的双亲,甚至连一个家属都没有看见,这点也是十分奇怪。 “所以重病重医?”老李主任不愧是行医几十年的人,一下就明白了张阳想说什么。 张阳点点头,继续道:“是的,所以我以银针刺太阳穴,先是镇住他双眼的血脉,不至于让后面施针对其双目造成任何影响,接着刺天应、睛明、四白三个穴位,舒缓压力并且引导出他双眼球下积累已久的淤血,并刺激眼部穴位,让其球结膜下血管加速愈合,以此治愈他的眼疾。” 还有一点,张阳并没有说明出来,他有着内劲四层中期的大圆满实力,银针刺穴完全只是在他与那孩子之间构成一个桥梁,银针其实并未出多大的力,主要还是他内劲的功劳。 这样的治疗方式,也只有张阳能做得到,换做是另外一个医生,敢这样下针,就算没有丁点儿的失误,也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可一旦有所疏忽,必然只会导致病人的情况更加危急! 老李主任不知道张阳内劲的事情,但清楚这样施针治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以及信心,对张阳不由的竖起大拇指来。 其余的那些医院代表们,不约而同的妒忌起郭勇来,在他们看来,郭勇真的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能得到张阳这样的宝贝。 而郭勇,早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连老同学朱道奇接连叫他两三声,都没有听见。 “这个郭勇啊……”朱道奇不由得叹了口气,脸上笑容满面,心里当然也是替郭勇高兴,等张阳办理完实习手续,少不得还要再请他喝上一顿! “好了,耽误大家那么多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眼下,见没别的什么事,张阳还准备跟郭勇商量一下实习的安排,那么多医院代表都留在这里也不是事儿。 大家也都还有自己的事情,留在这当然是为了争取张阳,可眼下张阳已经决定了自己的实习,也不便留下,见张阳那么说,于是大家纷纷客套了一番,离开了京和医院。 京和医院内,很快也就剩下郭勇、朱道奇还有张阳三人。 “走吧,去我的办公室谈。”忙了一下午了,郭勇当然不会在急救室门前与张阳谈论实习的问题。 张阳刚点点头,医院的走廊内,就传来一声哭天喊地的声音跟吵闹声。 “你去缴费!” “凭什么我去,要去也是你去!” “我的孙子啊……医生,护士,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孙子啊……” 张阳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 郭勇则楞了一下,连忙叫喊住从那边过来的一名女护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郭院长,是先前在急救室那个孩子的家属,”这位被叫住的女护士马上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