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一章 奇迹出现了 - 神医圣手

第八二一章 奇迹出现了

在张阳施针之前,那个孩子双眼的血泪已经流干了,除了血迹还呈现在脸上之外,并没有其他异状,而当张阳八针施完之后,这孩子的双眼再度涌出血泪,并且,原本血丝密布的眼球上更是隆起呈现紫色,这一刻,让在场的所有人均是心神一惊! 那些围观的医院代表们倒吸一口气,有些人直接表露出对这个孩子的同情,也有一部分人则在心中暗暗唏嘘,看来张阳实在是名不副实,更有甚者,比如之前被张阳当众拒绝丢了面子的京仁医院代表周国丰则直接冷哼了好几声,一脸的幸灾乐祸,就差没指着张阳鼻子说他欺世盗名。 而郭勇看到这一幕,双腿更是直接一软,险些跌倒,幸好身旁被人搀扶住,才没有当众出丑,扶住郭勇的,正是他的老同学,长京医学院的副院长朱道奇。 “老郭,别急……”朱道奇声音微微颤抖,这一幕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张阳的医术他是深有体会的,所以在之前张阳施针刺下太阳穴这等重要的位置他都没有任何怀疑,尽管眼下病人出现了这种异状,但朱道奇打内心还是相信张阳,他搀扶住自己的老同学郭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先暂时安慰一下郭勇,期待奇迹的发生。 这一边,京和医院的王主任最先沉不住气,在看到那孩子突发的病症之后,最先得意忘形起来,更是直接指着郭勇嚷嚷着要让郭勇为此负责。 被朱道奇搀扶着,郭勇缓了缓神,嘴唇干涩,面对王主任的指责,一点都没觉得被自己的属下如此指责有任何不满,他目光呆滞,看着那个孩子眼中流露出的,全是懊悔与悔恨,似乎在指责自己不该过分相信一个年轻人,因此而害了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 但是郭勇没有记恨张阳,这一切原本就是他自己的选择,是他选择了相信张阳并且给与张阳施针的机会,这一切的责任的确要他全部负责。 朱道奇紧紧攥了下搀扶住郭勇的手,身为郭勇的老同学,他很了解郭勇现在想说什么,所以他突然用力,就是为了让郭勇再等一等,毕竟,张阳现在还站在病床前面,没有收针,也许,还有什么奇迹发生也说不定。 张阳这个学生,以前就制造了太多的奇迹,所以朱道奇心中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仍然还愿意相信张阳。 只是眼下这孩子又突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这一声,彻底打破了郭勇强撑着的底线,他双眼一下湿润,老泪纵横,强忍着,不顾朱道奇的暗示,直接开口说道:“这个医疗事故的主要责任,我负责!” “你负责,你负责得起吗?”听到郭勇这么说,王主任直接一蹦三尺高,那手指都快戳到郭勇的鼻子上去了,“这还是个孩子,祖国的花朵,就因为你过分信任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实习生,让他的双眼瞎了!郭勇,你的行为不但违反了医院的规章制度,更是触犯了法律,你说说,你怎么负责!” “我说了,我会负责我就会负责到底!”郭勇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个王主任的咄咄逼人,顺手擦了下眼泪,略微佝偻的腰身突然直挺起来,怒斥道:“我会引咎辞职,会接受法律对我的制裁!” “郭勇……”朱道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竟施针的也是他长京医学院的学生,他这个副院长,也脱不了关系。 谁也想不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个场面。 “都别急着下定论嘛……” 就在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说话的正是协和医院的李主任,这位老主任一直盯着张阳,从张阳下针开始就一直紧锁眉头,太过专注所以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因为那孩子突发的症状而导致急救室内一片混乱,才打断了他的思考,见郭勇这么着急揽责任,他反而不急不忙的说了一句。 “等着年轻人施针完了,再下定论也不迟嘛。” 到底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医院的院系主任,他一开口,乱糟糟的急救室内反而安静了下来。 而这时候,施针的张阳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慌张,相反,张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好像突然松懈下来一样,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笑容来,只可惜,他面对着大家,没人看到他的表情。 内劲随着银针已经在这孩子的天应穴、睛明穴、四白穴、太阳穴走了一个循环,直到听见这孩子痛苦的一声呻吟,张阳马上就意识到到了收针的时候! 急救室内的混乱根本影响不到张阳,他站在病床前,就好像整个急救室内只有他与这孩子两人,身处漩涡而心无旁骛。 收针! 张阳霎时切断自银针传递而去的内劲,八跟银针竟然同时弹出这孩子的四个穴位。 张阳大手一挥,所有银针重新收回手心。 急救室内的众人再度被这一手收针的手法震撼住了,若不是先前这孩子突然出现异常的症状,只怕这里不少人都会忍不住叫声好出来! “张,张阳,这孩子怎么样了?”朱道奇最先忍不住,出声问道。 张阳微微一笑,从一旁几乎傻了一样的护士手中接过消毒毛巾,亲自替这孩子擦去眼角刚刚溢出的血泪。 而当张阳擦去血泪的痕迹之后,奇迹出现了! 那原本隆起的眼球渐渐平缓,而随着张阳拨开这孩子的眼皮,双眸之中完全没有了定点异色,连原先密布的血丝都消失得一干二净,翻起的白眼再正常不过了。 “好了。”张阳笑着冲朱道奇点点头,转而,看着先前那个叫嚷的最凶的王主任。 先前在给那孩子治病的时候,就属这个王主任最聒噪最烦人,之前专心治病,张阳没功夫理睬这个跳梁小丑,现在这孩子已经没事了,也就腾出空来收拾这个家伙了。 郭勇忘记不代表张阳也会忘记,一开始,就是这个家伙误诊了这孩子的眼疾。 听到张阳说好了之后,协和医院的李主任最先按耐不住,踱步过去,翻起那孩子的眼皮,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 “这孩子的双眼,一切正常?!”已经快六十岁的李主任突然拔高了声调,最后“常”字的尾音拖得极长,先是质疑,紧跟着就是彻彻底底的惊讶! “什么!” “什么!” “什么!” 几乎一口同声质问什么的,是王主任,郭勇,以及周国丰,不过,最后周国丰的那声惊讶,声调更高,几乎压住了王主任与郭勇。 王主任与郭勇两人脱口而出,情有可原,他们两人都是事先就接触过病人的,知道这孩子的眼睛情况十分危险,就算只是球结膜下出血,也不是一般的小问题,可眼下,那位来自京城的李主任怎么会说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岂不是说这孩子的眼睛原本就没有任何事情? 那之前的血泪以及他们先前检查出的问题应该怎么解释? 李主任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也十分苦恼,余光,他就看见周国丰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信,顿时一怒。 周国丰的那声质疑,是因为他根本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只是觉得刚才张阳还是治瞎了那个孩子的眼睛,怎么转眼间,协和医院的李主任就说那孩子的眼睛一切正常呢? 所以他并没有多想,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个表情,落入李主任的眼中,代表可就不一样了!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李主任强压下怒气,语气异常冰冷,盯着周国丰问道:“我当眼科医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虽然这些年因为年纪大了,但是我的眼睛还没花!” “京仁私立医院是吧?”李主任瞪了眼周国丰,接着说道:“我记住了。” “不,不是……”周国丰欲哭无泪,对方可是协和医院的主任啊,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医院,他只是长京一个小小的副院长,虽然职位比对方高,可官衔那可就差远了。 先前还一副小人得志要看张阳笑话的周国丰,眼下自身难保,心中更是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蚱,被李主任这样的人惦记上,他怎么能吃得好睡的香?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郭勇也受不了这一惊一乍,非要亲自过去再三的检查,确定了这孩子的双眼安然无限,然后大松了一口气,放下了那一颗紧绷高悬的小心脏。 “好了,这孩子的眼疾,我治好了。”这时候,张阳看这王主任淡淡的说道:“王主任,你之前好像说,出了事情,要负全责是吧?” 王主任也不相信这孩子的眼睛一点事没有,等郭勇检查完自己也亲自过去检查了一遍,发现这孩子的双眼的确一切正常之后,早就愣住了。 眼下,突然被张阳发问,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是、是啊!” 跟着,王主任又回过神来,连忙补救说道:“好在这孩子没事,负责任的话,就算了……” “误诊的事情,你说算了难道就算了!”张阳突然拔高了声调,不怒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