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五章 他真的很可怕 - 神医圣手

第八零五章 他真的很可怕

这一瞬间,时间似乎过的很慢。 张阳跃起,寒泉剑被纯度极高的能量包裹着,这一切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但对帝万方来说,这就像一个世纪的时间那么长。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炙热的光芒。 “不好,再退!” 已经退到后院更远地方的龙浩天脸色猛的又一变,他身边的人毫不犹豫,全都撒开脚丫子就往后跑。 不用龙浩天提醒,他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 跑的最快的则是追风,一道白影闪过,追风带着无影和闪电已经跑出了龙家宫殿,到了后方的平原。 对追风的速度,龙家众人现在也只有佩服,这样的速度连大圆满都没有。 龙家的人再跑,五大势力的人也没例外,全都一起向后跑去,很快,五大势力出现了几个明显不同的梯队。 第一梯队的自然是那些四层强者,这里面李家大长老跑的最快,别看他受了伤,这会的速度却没多大的影响,不过估计他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 在李家大长老的身后,则是其余四层强者,他们的速度最快,和第二梯队拉开了明显的距离。 第二梯队的,则是那些内劲三层的弟子,他们跑的很快,虽然追不上第一梯队,可也比后面内劲两层的弟子跑的快。 只有少数三层和四层的修炼者,跑的时候带着一些修为不高的二层弟子,他们所带的要不是自己重要的亲人,要么就是家族内的重要成员。 天空中那道耀眼的光芒,再次发出道闪光。 整个龙家平原仿佛瞬间被照亮了一般,整个世界都是白色,所有内劲二三层的修炼者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即使四层强者,也被这片白光给闪的眯着眼睛,什么都看不清。 “轰!” 奔跑的众人,只感觉天地猛一震动,一声巨响之后,很多修为不高的弟子都站不住身子,倒在了那里。 即使站在那的,这会也不好受,巨响的同时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反震气息,把他们震的都无比难受。 所有的二层弟子,这会全都七窍出血,痛苦的捂着脸。 大部分三层强者嘴角也都带着血迹,只有少数三层后期以及四层强者,现在的表现还算正常,不过他们内心的难受只有自己最清楚。 五座木质的高台,这会已经消失不见。 高台上剩余的四个人也都没了踪影,很快在很远的地方他们现出了身子来,最后的时刻,连他们都没敢继续留了原地,躲避了出去。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股恐惧。 这股力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根本就不是四层大圆满能够释放的力量,也只有传说中的五层才能拥有这股力量。 整个昆仑山,这一刻显得无比的寂静。 特别是龙家平原周围,所有的飞鸟走兽全都匍匐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至于那些灵兽,这会更是全身发抖,它们的智慧更高,感应更深,更清楚刚才这股能量的可怕。 龙家平原外不远的地方,正有两个身影快速走动着,突然间两人都停了下来。 “这是,五层的力量?” 其中一人不确定的说道,他的脸上也充满了震撼。 “这么强大的力量,也只有五层强者才能拥有,难道有人进阶了五层?”另一人也满是震惊,两人一起看向龙家平原的方向。 后来说话的那人脸色微微一变,脱口叫道:“力量来自龙家平原,不好!” 说着,他便迈开了步子,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昆仑山的原始森林中只能看见一个淡淡的影子。 先前说话那人脸上还带着吃惊,不过也大步跟上,他的速度丝毫不比之前的那人慢。 遥远的野人山,正在树上聊天调情的两只鹦鹉直接竖直了身子,一起朝昆仑山看去。 “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有人突破了五层?” “不是,突破五层的动静不是这样,或许是有五层的人从那里出来了?不过就算出来,他也不可能这么高调?” 两只鹦鹉慢慢的说着,它们还都带着一股疑惑。 很快,两只小鹦鹉又在那自己戏耍了起来,不在去想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怎么回事,对他们来说,外界只有一个人需要它们关注。 那个要它们关注的人便是张阳,等张阳突破了五层,便可以带它们离开了。 引龙山,长白山也都有着相同的反应,不过很快都归于平静。 长京郊区,那个漆黑的山洞内,一直沉睡的那人再次坐直了身子,这次他脸上的惊色更盛。 “破天老儿的破天剑法,怎么可能在外面出现,而且这明显是五层才能练出的第二式?” 坐直着身子,这人的眼睛注视着远方,坐在那久久没有动弹。 伸了伸懒腰,他才慢慢自言自语道:“没到五层,便能释放出真正破天剑法第二式,这小子越来越厉害了,外界最近真的很热闹,有趣,有趣!” “也好,很久没有出去,去外面看看,这花花世界到底变的如何了!” 伸完懒腰,他的身子突然直直躺在了那里,同时,山洞内又出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脸上带着股诡异的笑容。 这个一模一样的人身子慢慢变淡,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山洞外面。 龙家平原,张阳的身子突然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成了。 就是张阳也没想到,强行运转的第二式竟然成了,不过可惜的是,他这一式虽然成功,但却抽空了他所有的力量。 现在的张阳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急忙拿出枚四层后期金冠蟒精血丹塞进了嘴里。 这里可就他一个人,对方还有好几个大圆满,万一被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虚弱可就麻烦了。 “帝兄!” 周家大圆满突然惊叫了一声,快速跑来。 在张阳前方不远的地方,有着一个巨大的深坑,这个深坑丝毫不比上次在野人山内使用能量爆造成的结果差。 破天剑法第二式的威力,要比能量爆还要更强大一些。 至少能量爆你还可以躲,破天剑法让你躲都躲不了。 深坑的底处,正有一小团肉呼呼的东西,看到周家大圆满把这肉呼呼的东西抱出来,张阳也瞪大了眼睛。 那团肉乎乎的东西竟然自己动了,很快恢复成了一个人形的样子。 不过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凄惨,胳膊完全扭曲变形,耳朵也没了,身上更是沾满了鲜血。 仔细看看的话,还能分辨出这人便是刚才张阳的对手帝万方。 被这样的攻击直接击中,帝万方竟然没死,张阳心里也很是吃惊,刚才那一击的威力有多大他很清楚,就算换成是他,遇到这样的攻击也是必死无疑,他刚才真以为自己又杀了一个大圆满。 “周,周兄,多谢!” 被周家大圆满抱回去,又恢复了正常的帝万方,喘着气在那说道。 “魔门龟缩大法,果然是防御最强大的神功!” 看着帝万方,周家大圆满又感叹了一句,张阳眉头微微一跳,马上想起了龟缩大法的来历。 这是魔门的不传之密,龟缩大法是一种发挥潜力,保护自己的绝招,其他家族或者门派,很多绝招都是激发潜力,随后伤人伤己的招式,只有魔门是防御式。 激发潜力后,增强的是自己的防御,保住性命再说。 龟缩大法便是如此,据说是用了龟缩大法之后,防御力比神兵利器还要强大,真正做到了敌人伤不到自己。 “他,太可怕了!” 帝万方苦涩的摇了下头,心有余悸的看着张阳,很小声的说了句。 看张阳的时候,他的眼中还有一种隐藏不住的恐惧,龟缩大法是他们魔门的神功,只有他最清楚,刚才他把龟缩大法发挥到了极致。 即使这样,他还是受了不轻的伤,这些伤以后再也无法恢复,他现在的实力也只有全盛时期的六成。 魔门一共也只有五位四层以上的强者,这次直接死了三个,加上自身受伤,他已经预见到了魔门的衰败,这会脸上更显得凄凉。 “是,他真的很可怕!” 周家大圆满并不知道他此时的想法,很认同的点着头,他说的自然也是张阳。 这样的招式,换成他十死无生,这等于说张阳有了击杀其他大圆满的实力,还能让大圆满无法逃避。 刚才张阳这一击,已经彻底乱了他的心,这会他都没去观察张阳的样子,更不知道,刚才的张阳也是侥幸发出的这一击。 不过张阳能侥幸一次,就有可能侥幸两次,毕竟破天剑法第二式他算是正式的练成了。 华飞天,李剑一也都走了过来,两人同样带着恐惧,心情混乱。 特别是华飞天,他心里不断的想着,上次在长京的时候,张阳如果用出这样的招式,他会不会已经粉身碎骨,埋骨他乡? 刚才那么巨大的威力,让他很清楚,这样的攻击他根本抵挡不住。 华家可没有魔门的龟缩大法,帝万方之所以还活着,便是依靠这门绝世神功,可惜这样的功夫只有一套,还在魔门的手里。 不过就算有,挡的住一次,挡得住两次吗?这会华飞天的心里也变的迷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