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七八章 帕克张综合症 - 神医圣手

第零七八章 帕克张综合症

/*728*15,创建于2012-8-16*/varcpro_id='u1025861';</script><script ></script> “小张,很不好意思,他明天就要飞美国,所以只能急着让你走这一趟了!” </p> 车上,吴有道有些歉意的对张阳说了一句。*非常文学* </p> 他本想找个晚上或者下午的时间再去,可今天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他那老朋友临时要去美国,还要去一个月之久,他只能带着张阳早点过去。 </p> 他那位老朋友,去美国也是因为这个病,美国有位医生正在研究他这个病,这次据说是有了不错的进展,让他过去复诊一下,顺便做一次整体的疗养。 </p> “您老太客气了,我今天正好没什么事!” </p> 张阳轻声说了一句,他今天确实没什么事,米雪还在病房内审批顾成带来的资料,有些部门纯粹就是为了钱而申请,也有一些是真正的活动,不过真正有意义的活动并不多,她和顾成就是要找出这些真正有意义的活动,给予真正的扶持。 </p> 扶持好这些活动,才能真正体现出学生会的作用,也算让这笔钱真正物有所用。 </p> “这是他的病历,你先看看吧!” </p> 吴有道从车后面拿出一份病历,这是一辆奔驰轿车,吴有道特意让他那朋友派来接张阳的,怎么也得显示的重视一些。 </p> 可惜这辆老式奔驰根本吸引不了张阳的注意,他都没怎么在意这辆车。 </p> 上辈子,他有的好车可比这车强多了,上辈子的张阳可是个非常享受生活的人,所以才会经常出诊,给一些富豪们治病。 </p> 谁都知道,他的诊费非常的高。 </p> “好!” </p> 病历很薄,这是吴有道整理过之后才拿给张阳看的,那些没用的东西没必要拿出来,只会浪费时间。 </p> 内容不多,不过写的却很详细,张阳刚看的时候还带着笑容,可看了一会,眉头就凝结在了一起,脸上还带着点惊讶。 </p> “小张,你怎么了?” </p> 张阳的样子,让吴有道起了丝紧张,他这朋友的病确实很麻烦,病历上最大的特征就是多变,而且对很多药物都有敏感反应,增加了治疗的难度。/非常文学/ </p> “没,没什么,我在想,这么复杂的哮喘病症不多见啊!” </p> 张阳急忙摇了下头,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吴有道立刻点头,他没有怀疑张阳的话,他这朋友的病确实很复杂,连他都感觉无比的头疼。 </p> 可惜他并不知道,此时张阳的心里正有着无比的惊讶。 </p> 帕克张综合症,吴有道的这个朋友的病历,完全符合帕克张综合症所有的特点,而帕克张综合症,是他上辈子在2010年的时候,和德国著名医生帕克一起合作攻克的难题。 </p> 因为他们两个的功劳,这类很罕见的哮喘类疾病,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了帕克张综合症,以纪念两人做出的贡献。 </p> 也因为这次的成果,他们两个还被提名了诺贝尔医学奖,虽然最终没有得奖,可也能看得出他们这项成果的重要性。 </p> 当然,现在还没有这个名字,现在这个疾病的名字,还叫做‘多发性敏感型哮喘’,是世界上让很多医院都头疼的一类疾病。 </p> 吴有道轻叹了口气,又说道:“小张,我也不瞒你,他得这个病已经很多年,全世界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也看了不少名医,一直没有治好,所以他才对我这次的推荐不那么的重视!” </p> 看着张阳,他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但我知道,你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神奇方法,如果你有办法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帮他!” </p> 吴有道这话说的很诚恳,不过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他之所以坚持推荐张阳,是因为他的心里总有一种预感,他这老朋友的病,张阳一定会有办法。 </p> “吴老,您放心,我会尽力的!” </p> 张阳微微一笑,心里也在感叹着,吴有道的这个朋友运气还真不错,换成别的病张阳不好说,就这个病,他敢说全世界目前只有他一个人有办法。 </p> 帕克张综合症,本就是他和帕克共同努力的结果,他最为熟悉,这样的病,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 </p> “吴老,你说他看了不少世界名医,有没有去过德国?” </p> 张阳笑了笑,又轻声问了一句,看到这个病历,也让他想起了上辈子的老朋友德国著名呼吸内科医生帕克,不知道帕克在这个时空怎么样了。 </p> “去过,德国几位著名的医生他都看过,比尔医生,沙利克医生,还有帕森教授都给他会过诊,最终都没有办法!” </p> 吴有道马上回了一句,他对这个老朋友的病很上心,老朋友去看过哪些著名的医生他都知道,刚才他说的那几位,都是德国治疗哮喘方便最权威的专家。 </p> “德国,有没有一位叫帕克的医生,我好像听过他的名字,是德国哮喘方面专家第一人!” </p> 张阳眉头微微一跳,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不动声色的又问了一句。 </p> “帕克,没有,德国治疗哮喘最有名的就是帕森医生了,他今年六十五岁,没有叫帕克的人!” </p> 吴有道摇着头说道,德国的著名医生他不会全都知道,但哮喘方面绝对很清楚,他那老朋友去德国的时候,可他亲自陪着去的。 </p> “没有?” </p> 张阳轻轻的愣了下,上辈子,帕克在德国,乃至在全世界都有着极高的名气,在哮喘方面,他几乎就是权威。 </p> 张阳还记得,帕克早在九十年代中就打出了自己名气,98年的时候已经享誉全球,他们是2005年认识,2008年底开始共同破解帕克张综合症,经过一年的合作和努力,最终攻克了这个难题。 </p> 当时他们的合作,还被很多人称赞过,而他们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破解这样的世界难题,更被很多人称之为是奇迹。 </p> 这样的人,不可能不被知道。 </p> “真的没有,你是不是记错了,或者你那朋友所说的就是帕森医生?” </p> 吴有道再次摇头,德国有多少哮喘专家他很清楚,他可以肯定,没有张阳所说的这个人。 </p> “可能是我记错了!” </p>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脸上还带着点笑容,不过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 </p> 他可以肯定,帕森绝对不是帕克,因为上辈子他们共同获得这项荣誉的时候,帕克不过是五十二岁,他们两个因为年轻,还被世界同行多次称赞过。 </p> 不过他也明白,吴有道不会骗自己,这样的话就只有一种解释,一个答案。 </p> 这个世界上,帕克不在存在,或者说,这个世界就没有帕克这个人。 </p> 这也让张阳想起了系统所说过的一句话,因为他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和他上辈子有直系关系的人都将不在存在,那时候的张阳,本以为只是自己爷爷和自己不在这个世界上,没想到,和自己关系密切的帕克也不存在了。 </p> 这也就是说,有可能很多与他合作过,或者关系好的朋友,都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现在的张阳,根本吧知道这个时空,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和上辈子有关系的人在。 </p> “外国名字有时候是不好记,我有时候也记错,这没什么,他家快到了,病历你看完了吗?” </p> 吴有道点了下头,他根本不知道张阳的想法,还真以为张阳是以前听错了帕森的名字。 </p> 从发音上来说,帕克和帕森确实很容易弄错,只有一个音不同而已。 </p> “看完了,你这朋友运气不错!” </p> 张阳微笑点点头,这个病历他只看了一遍,但很多没写在病历上的东西他也都已经能猜到了,这个病症所有的一切反应,都记在他的脑海中。 </p> 上辈子,对这个病他可是花了不少的功夫,那些努力他也没有白费,要知道,他们所攻克的可不是一般的难题。有很多专家都断定,这个病症二十年内无人能解,他们两个,着实给这些自以为是的专家们一个狠狠的巴掌。 </p> “运气,是啊,他的运气一直都很不错!” </p> 吴有道愣了下,他对张阳这突然的一句话很是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跟着赞同了一句。 </p> 张阳笑了笑,没在说话,他没必要解释,也不会去解释。 </p> 解释的话他也解释不清楚,他总不能告诉吴有道,自己在上辈子的时候,是第一个解决这个病历的人,还被提名了诺贝尔医学奖。 </p> 真这么说,吴有道不相信的话,他就变成了神经病,这样还算好,要真相信了,他就可能进实验室,成为某些神秘机构的小白鼠,天天接受研究,那样会更惨。 </p> 车子开到一片别墅区,最后停在了一栋三层大别墅前。 </p> 这栋别墅位于别墅区的后方,这个地方张阳在之前的记忆中好像有过,是长京的富豪的集中地,也是长京最有钱人住的地方。 </p> 原来的记忆中,还有周逸尘曾经对他们的吹嘘。 </p> 周逸尘说过,这片别墅区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他的叔叔周明就通过关系,花高价买了一栋,不过只是两层的小别墅,位于边区,最后区的那几栋大型别墅,才是真正大人物住的地方。 </p> 车子停下来之后,张阳四处打量了几眼,如果记忆中周逸尘不是故意吹牛的话,那眼前这栋别墅,就是周逸尘嘴中那‘大人物’的别墅了。 </p> “吴兄,不好意思,今天没能亲自去接你们,还请见谅啊!” </p> 进了门,里面很快走过来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张阳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名中年男子,这个人就是吴有道的老朋友,也是他今天的病人。 </p> 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