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零八章 刘大爷的病 - 神医圣手

第零零八章 刘大爷的病

感谢老朋友烟灰满再次1888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小羽好友疯狂和方向的打赏,也感谢佐佐西沐朋友5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大家的支持! </p> …………………… </p> “行了,我下车,不给你们当电灯泡!” </p> 胡鑫抱了抱脑袋,快速从副驾驶座上跳下来,临走之前,没忘记把出租车的车费给结了。 </p> 米雪也急忙下了车,直接追了过去:“胡鑫,你不要误会,你看他的伤都多严重了,我只是照顾他几天,等伤好了就回去!” </p> 说话的时候,米雪脸色还有些发红。 </p> 她刚才之所以答应张阳,原因和她说的一样,只是为了方便照顾下张阳,张阳的外伤很多,而且看起来很严重。 </p> 张阳的这些伤,毕竟是为了救她而留下的,米雪感觉自己应该这么做,也就答应了下来。 </p> 答应的时候,她可没想那么多,现在却有点后悔,一男一女生活在一起,哪怕是分房所住,也会被人所误会。 </p> 不过她的心里隐隐又有一丝期待,这种矛盾的心理,让米雪的脸色变的更红了。 </p> “我知道,我没有误会,嘿嘿,你们先忙,我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 </p> 胡鑫嘿嘿的笑着,又招呼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顾成他们一起快速离开,现场只留下了米雪和张阳两个人。 </p> 张阳走到米雪的身边,米雪则低着头,脸上还有些发烧。 </p> “你不愿意的话,其实不用过来,我只是想近点好照顾你!” </p> 张阳慢慢的说着,他说的都是实话,因为那该死的任务,他必须跟紧点米雪,这样才能有最大的可能完成任务,避免米雪出现意外。 </p> 可惜的是,米雪却没这么想,张阳这么一说,她反而摇了下头,回过头来轻轻看了张阳一眼,小声道:“不用,我不怕别人说什么,你的样子才是我最担心的!” </p> 张阳的身上,胳膊上,头上,这会还都打着绑带,只看他的样子,确实比较恐怖。 </p> “那好,我先去找房子,你回去休息会,房子找好了,我会让人去叫你!” </p> 米雪坚持,张阳不在反对,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在意那么多。 </p> 放在上辈子,别说合租,即使睡在一张床上那也很正常,张阳作为最有才华的年轻副院长,钻石王老五,医院可有不少美女护士**。 </p> 只是现在受到原本张阳记忆的影响,让他没有对米雪没有那种肉欲思想,想的更多的,是如何保护好这个女孩。 </p> 米雪看了张阳一眼,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道:“还是我去吧,你这样子不方便去!” </p> 说完,她的脸又红了,一个女孩主动去找房子合租,这要是传到她们宿舍,肯定要被那些姐妹们笑话了。 </p> “不用,我本来就住在外面,房东还有房子,我问问他就行!” </p> 张阳摇了下头,笑呵呵的说道,这次米雪没在坚持。 </p> 张阳的确是住在校外,长京大学没有限制所有的学生必须住在校内,就有不少学生是在校外租房子住,这其中,有很多都是情侣。 </p> 98年这会,其实已经很开放了。 </p> 张阳自己住的是一个单间,之所以住在校外,还是因为原本那个‘张阳’的洁癖,他实在受不了男生宿舍里的味道。 </p> 张阳住的地方,是靠近学校南门的一栋大套楼,其实就是一栋二层小楼,带一个小院子,围城一个四合院。 </p> 一楼和二楼分了很多小单间,还有个公共厕所。 </p> 二十多个单间中,有四间是豪华单间,其实就是带了卫生间和厨房的一室户罢了,这其中有一间就是张阳租下的,之前的那个‘张阳’,也不大习惯这院子里的公共厕所。 </p> 通过获得的记忆,张阳很快直接找到了这里,直接用钥匙开了门,进了自己所住的地方。 </p> 这个单间很小,只有十几个平方,不过收拾的却很干净,看着面前这熟悉,但又陌生的一切,张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p> 这里属于以前的‘张阳’,不属于他,对这里他并没有归属感。 </p> “要搬家了!” </p> 看着面前的一切,张阳嘴角又露出一丝的笑意。 </p> 这栋大套楼其实还有空余的单间,不过张阳不会让米雪搬到这样的单间里来,一是单身女孩在这里住着并不方便,二是住在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合租。 </p> 这么多房间都在,和一个寝室都查不多,只不过是每个人一个单独的房间而已,张阳的私心中,还是希望能和米雪单独的住在一起。 </p> 扫了几眼,张阳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套衣服来。 </p> 衣柜里的衣服,说实话张阳并不能看上眼,上辈子的张阳虽说不是奢华浪费的主,但也是个极其享受生活的钻石王老五。 </p> 他所有的衣服,都是名牌,一件就比眼前所有的衣服价值都要高。 </p> 可惜他现在不在是以前的名医副院长张阳,而是学生张阳,也不在有那八位数的现金存款,只能先凑合着。 </p> “还不错!” </p> 换好衣服,张阳对着镜子看了看,稍稍满意的点了下头。 </p> 他换上的,是之前‘张阳’最好的一套衣服,只有重大活动才会穿的衣服,这身衣服,只以前的‘张阳’咬着牙买下的,足足花了他一千多块钱。 </p> 现在可是98年,一千多块钱的衣服对学生来说很是奢侈了,不过这样的衣服在现在张阳的眼里,只能算是可以。 </p> 换好衣服,张阳直接下了楼,进到一楼正堂屋内大声的叫着:“刘大爷,刘大爷!” </p> 这里的房东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老伴早就去世了,也一直没有再婚,就在这里守着这些房产,租出去赚钱。 </p> 房东姓刘,张阳平时都叫他刘大爷,在记忆中了解到,这位刘大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公安局上班,具体干什么不知道,小儿子出国留学,好像在国外定居了。 </p> 张阳来找刘大爷,并非为了退房,而是想着租下刘大爷手上的另外一套房子。 </p> 小儿子出国之前,刘大爷特意给他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套房,装修的还不错,是给小儿子准备的婚房。 </p>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小儿子在国外混的很好,自己能买房,并且能在国外成了家,这套房子自然也就空了下来。 </p> 以前的‘张阳’帮着刘大爷去新房搬过东西,所以记得这些,今天一说换房子,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处。 </p> 而且,对目前的张阳来说,这套两室一厅最为合适,第一这是新房,现在的张阳虽没有洁癖,可也不喜欢脏乱。 </p> 第二就是房子精装修,带有很多的家具,什么都不用再买了,原本就是当做婚房做的准备。第三则是这套房子的房东张阳认识,关系还不错,租下这间空着的房子并不难。 </p> “张阳回来了,你这是怎么了!” </p> 堂屋旁边有个卧室,一位稍微有些驼背,白了一半头发,还拿着个发黄的大玻璃水杯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p> 这位老人就是刘大爷,见到张阳先是一愣,随即关切的问了一句。 </p> 刘老爷平时为人很好,这里每个房客和他的关系都不错,张阳为人热心,没少给刘大爷帮忙,两人的关系算是最好。 </p> 见到刘大爷,张阳稍稍愣了下。 </p> 之前,这位老人他只在留存的记忆中看到过,并没有见过真正的人,今天算是第一次见面。 </p> 可惜第一次见面,就让张阳发现了一些不好的地方。 </p> 刘大爷面颊发赤,眼睛无神,明显有疾病缠身,张阳上辈子是著名的中医,中医讲究的就是望闻问切,第一个望,指的就是用眼睛看。 </p> 只用眼睛,张阳就看出刘大爷身有疾病,而且挺严重。 </p> “我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刘大爷您来坐!” </p> 张阳走上前去,拉着刘大爷到旁边的椅子那坐下,在这个过程中,顺势在他的手腕上按了按。 </p> 这一切刘大爷都没有发现,笑着坐下来,还直接喝了一大口茶,喝完才接着说话:“张阳你不要骗我了,你这一身伤不是摔来的,是不是和人打架了?” </p> 刘大爷边说边摇头,他的语气不重,关爱之意很明显。 </p> “您真厉害啊,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不过我可不是和人打架,是别人打了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p> 张阳嘿嘿一笑,不在辩解,心里却开始嘀咕起刘大爷的病情来。 </p> 通过脉象,张阳已经发现,刘大爷是脾瘅出了问题,脾瘅有气不出,其气上溢,造成了消渴,多汗等症状。 </p> 说话的时候,张阳又偷偷观察了下刘大爷的舌苔,舌头略带红光,而且有裂,又结合之前‘张阳’记忆中刘大爷有糖尿病这一点,张阳已经差不多找到了刘大爷的病因。 </p> “有没有报警?” </p> 刘大爷又关切的问了一句,这话他问的有底气,因为他大儿子就是个警察。 </p> “报了,我没事,刘大爷,您这几天水喝的不少啊,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p> 说起这个,刘大爷仿佛一下子找到了诉苦的人,立刻说道:“可不是吗,上次到外面干了点活,回来之后就感觉很累,时冷时热的,后来去了医院,打了好多针,又看了好几个中医,药没少吃,可一直都不见好转,现在都瘦了好几斤,哎!” </p> 刘大爷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种凄苦状。 </p> 对一个老人来说,病痛就是最大的折磨,他已经被现在这种状况折磨了好几个月,每天都要喝上很多很多的水,光是上厕所的问题,就让他快烦透了。 </p> 张阳笑呵呵的摇了下头,轻声道:“刘大爷,您这病其实不麻烦,就是糖尿病引发的消渴,我家里以前也有个亲人有过这样的病,我们那有个道观,有位老道士很厉害,给他开了个方子,没吃多久就治好了,那个方子我正好抄了下来,我都带着呢,我现在就去拿给您!” </p> 说完,张阳也不等刘大爷反应,径自出了堂屋,回了自己的房间。 </p> …………………… </p> 感谢朋友们的支持,让小羽第一周就冲上了新人榜第三名,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p> 人心都是向上的,小羽也要继续努力,希望朋友们能在给小羽几票的支持,此时咱们距离第二已经不在遥远,朋友们加把劲,咱们很快就能上去了。 </p> 新书的荣耀,拜托给大家了! </p> 另外,还没有收藏本书的朋友还希望能收藏下,这本书小羽肯定会付出全部的努力,不让朋友们失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