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五章 血洗也在所不惜 - 神医圣手

第七八五章 血洗也在所不惜

“在,在,正在楼上!” 白展明慌忙点了点头,又主动上前和欧阳明打了个招呼。 欧阳浩和欧阳建康他都不认识,不过和欧阳明倒是有点熟悉,以前也打过交道。欧阳明修炼了内劲,可惜资质一般,没有可能有太大的成就,便对世俗界的事多上了些心。 欧阳家很多生意欧阳明都有过问,管辖的生意比白展明要多的多。 “在就好!” 欧阳明轻轻说了句,随后又恭敬的站在了欧阳浩和欧阳建康的身边。 “走,我们上去!” 欧阳建康简单的说道,说完直接先向里面走去。 这家娱乐中心一楼是迪厅,五楼才是ktv,不过从一楼上五楼的时候会穿过一片走廊,能够看到迪厅的疯狂。 这也是他们有意设计,在ktv消费玩的人,同样可以到一楼来耍一耍。 在走廊走着的时候,欧阳建康的眉头忍不住皱动了下,他的年纪最大,一辈子又钻研修炼,对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很不感冒。 更不用说,他那一代,又或者年长一代还都是革命者。 他只是眉头跳了跳,脚下并没停,比任何人都快到了电梯那边,他很清楚,现在根本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找到张阳,解释清楚此次的事情和他们无关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白展明跟在后面,那个王总则在最后。 见到欧阳浩和欧阳建康之后,他就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别看这两人年纪都不小,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可站在他们的面前却感觉自己像个小娃娃,真正弱不劲风的是自己。 在他们面前,白展明感觉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 一行人,很快到了张阳所在的包厢外,欧阳建康站在门口,整理了下衣衫,这才朗声说道:“张先生,我们来了,可以进来吗?” 说话的时候,欧阳建康还微微低头。 虽说他是欧阳家的大长老,又是四层中期的强者,可面对大圆满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态度,这已经和年龄无关。 内劲修炼界,强者为尊,不管张阳多大年纪,他只要是大圆满,就会得到所有人的尊重。 “进来吧!” 里面传来了张阳的声音,听到张阳的话欧阳建康才轻轻吐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后面的欧阳浩,欧阳轩还有欧阳明都跟了进去,白展明想进的时候,却被欧阳明挡在了外面,他知道张阳的身份,这也是他们欧阳家和张阳之间的事,白展明不能参与,也参与不了。 被拦在外面的白展明,整个人也呆在了那里。 他的儿子还在里面,在自己的地盘上却被人挡在了外面,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猛然有一种悲戚感,这里可是他的产业。 不仅如此,他还不知道今天自己的命运,还有儿子的命运究竟会如何。 这种事情完全不在自己掌控之内,只能等待命运的感觉,让他很是难受。 看着沮丧的老板,王总的心里又是一惊。 里面那年轻人的来头也太大了点,在京城都能呼风唤雨的老板,竟然和自己一样,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里面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已经不敢在去想。 包厢内,张阳他们还坐在沙发那,地上那几个人依然躺着,这会杨婉莹已经醒了过来,正躲在米雪的怀里。 今天的事真把她给吓住了,她一直以为和这些朋友这样在一起玩,很燃很爽,却没想到里面还有这样的危险。 刚才她已经听米雪说了她的遭遇,若不是有哥哥和表哥在,今天她就完了,这辈子的清白也彻底的毁掉。 “张先生,很抱歉,欧阳家管教无方,让您受惊了!” 包厢里面,几个人走过去,欧阳浩首先一辑到底,对着张阳就是道歉。 他是抢着道歉,他若不这么做,大长老欧阳建康必须有所表示,大长老毕竟代表着整个家族,就算势不如人,也不能轻易的去低头。 “我没事,只是我弟弟妹妹遭受了惊吓,我只现在想知道,这件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张阳坐在那里,也没请他们坐,轻声的说着。 “轩儿,跪下!” 欧阳浩突然厉喝一声,欧阳轩猛的一愣,不过腿却不自然的跪在了迪士尼更,欧阳浩是直系前辈,就算是欧阳明对他的话也不敢有任何的不从。 “我们已经查清楚,他们几个都是欧阳轩的朋友,但我可以拿整个家族来担保,欧阳轩并不知道这件事,他和这件事无关,错就错在他交友不慎!” 欧阳浩急忙解释着,他的解释并没有说自己没错,但却说自己一方毫不知情,这样一来即使有错,错误也很轻,很容易得到谅解。 这个欧阳浩,也是个聪明人。 “起来吧,都什么年代了,不要动不动就跪!” 张阳站了起来,先是走到了欧阳轩的身边,伸手直接把欧阳轩从地上拉了起来。 被拉起来的欧阳轩还脸色通红,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张先生这是原谅我们了?” 欧阳浩脸色微微一喜,这些顶尖高手,大圆满级别的强者脾气都很怪,他们要认为你有错,你解释都解释不清,这也是他们目前最大的担心。 现在来看,张阳并不是那么难说话,他能把欧阳轩亲手拉起来,也能不在追究这件事。 张阳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先说一点!” 说着,张阳伸出了一根手指:“我相信你们欧阳家族和这件事没有直接的关系,欧阳轩也确实不知道这件事,他对我的身份应该有一点的了解,他不敢这么去做!” 张阳这话说的很霸气,他一个人站在那里,欧阳轩还有欧阳浩个子都不低,可在他面前却让人感觉很渺小,渺小到不存在。 至少杨光和杨婉莹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两人正崇拜的看着自己的表哥。 “您说的对,感谢您能这么理解我们!”欧阳浩急忙点头。 张阳突然又摇了下头,继续说道:“但不可否认的事,这件事欧阳轩有着间接的责任,欧阳轩我问你,他们是不是跟着你的人,是不是唯你马首是瞻?你老实说,他们今天做坏事之前,是不是和你打过招呼?” 张阳这几个问题,都是看着欧阳轩问的。 被张阳盯着,欧阳轩有种窒息感,他的心脏跳动开始加快,张阳的问题刚问完,他就急忙摇起了头,还不断的摆着手。 “他们是打过招呼,可我根本不知道女孩就是您的妹妹!” 欧阳浩猛的一愣,脱口叫道:“什么?轩儿,这几个人,之前对你说过?” 不止是他,欧阳建康以及欧阳明这会也都呆在了那里。 知情和不知情,完全是两种概念,不知情,最多他们是交友不慎,还是一个年轻人交友不慎,就算张阳是大圆满,也不能利用这样的理由太过于为难他们。 这样道义上说不过去。 可要是知情,那结果则完全不同,知情不阻止,还不报信,这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上午还找着人家要结盟,下午身边的人欺负到人家的头上,一声不吭,这性质就十分恶劣,张阳完全可以用这个理由打击欧阳世家,到时候其他内劲世家和门派,根本不会替他们说话。 这样一来,错的一方就便成了他们。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这么吃惊的原因,至于最后一句,。 被几个人这么一瞪,欧阳轩吓的又跪在了那里,带着哭腔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我正想着怎么服用大长老赐下的药丸,没在意他们说的话,再说这样的事他们以前不是没有过,他们也没细说,只告诉我见到了前几天遇到的一个小姑娘,挺水灵的,他们说的是前几天,我不知道就是昨天,我要是知道是张先生的妹妹,说什么也会阻止他们!” 欧阳轩在那着急的解释,一旁的米雪眼中则露出一丝鄙夷。 这几个人果然不是什么好鸟,这样的事做了还不是一次,不知道之前有多少无辜女孩子遭受了欺负。 杨婉莹若不是有张阳这个表哥,这次也会遭殃。 “张先生,这次真的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疏于家教,以至于出现了这样的恶果,不管张先生您怎么惩罚,我们都接受!” 欧阳浩低下了头,欧阳轩确实是不知情,但这几个人既然给他打过招呼,那性质就不一样。 说严重点,这里面都有他的授意,只是他不自己都不知道这一点罢了。 再说了,这几个人都是跟着欧阳轩一起的人,说简单点欧阳轩就是大哥,他们就是小弟。 小弟们犯错,大哥想推卸责任也不可能。 现在欧阳浩算是彻底明白,张阳为什么对他们这么生气,这件事他们确实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 “惩罚?” 张阳眼睛突然爆出一阵寒光,连欧阳建康的身上都忍不住有些寒意,惊骇的看着张阳。 “我妹妹这次真要有事,就算血洗京城我也在所不惜,不过好在没有酿成什么大错,惩罚也就算了,但这几个人我交给你们处理,我只说一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至于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完全看你们!” 说完这些,张阳才回过身,对着婉莹轻声笑道:“婉莹,你就放心吧,这些欺负你的人,绝对会有应有的惩罚,他们谁也逃不掉,我们先回去!” 杨婉莹默默的点着头,她还有些迷糊,不过好像又有了一些明白,表哥已经救了她,还为了她出了气。 这会她的心也彻底安静了下来,有张阳在,她什么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