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二章 这是咱们的家 - 神医圣手

第七七二章 这是咱们的家

张爱英走出来的时候,嘴角还带着浓浓的笑意。 “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这样,阳阳你是当哥的,以后多教教他,让他稳重点!” 张爱英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宠溺,她虽在批评杨光,但能看出她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满意。 其实杨光去年就已经考上了大学,学校还不错,他之所以复读没去,是因为看到母亲连夜的咳嗽,突然转变了想法,并且马上做出了决定。 他不去学之前有兴趣的生物工程,改变了报考的专业,他要学医,未来治好母亲身体的病,不让她在遭受病痛的折磨。 “您多虑了,小光性子很不错,也很懂事,不用人操心!” 张阳微微一笑,说话的时候又想起了杨婉莹,这个表妹才是家里最头疼的人。 看了眼姑姑,张阳站起来,伸出手,握住了姑姑的手。 “您这些年也劳累了不少,小光和婉莹现在都长大了,也可以好好的享享清福!” 张阳摸的是她手上的皱纹,不过却趁机感受着她的脉象。 通过脉象来看,张爱英的身体确实很不好,不仅现在有着毛病,还有不少的隐疾,这些隐疾现在还没发作,一旦发作到时候会更加的严重。 早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她的身体很虚,而且是气神两虚,精气神是人体三宝,看不见摸不着,但却非常的重要。 张爱英气神都不旺,身体自然不会太好,而且她的病根确实是十几年前留下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越来越严重。 算算时间,也就是生小表妹的时候。 “姑姑,我这次带来了不少好东西,还在西疆买了一批不错的养生药材,回头拿给你吃点,这些东西很补,对你的身体肯定会有帮助!” 了解了情况,张阳笑着说了句。 张爱英的病确实麻烦,其实她也看过很多医生,中医西医都看过,无论是杨青还是张克勤,都帮他联系过。 可惜气神两虚并不好补,精气神之中神最难补,神补不上,精气也跟不上,以至于她药吃了不少,身体还是一天一天的不好下去。 不过这些医生给她的治疗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至少延缓了她病情的发作,不然她现在的身体会更糟。 “你买的东西还多留你爸吧,别看他官当的大,可是很辛苦!” 张爱英笑着摇了下头,张阳能心里惦记着她她就已经很开心,没去想那么多。 “我爸那有,您不用担心,回头我就让小光都带家里去,我带来的拿药您一定要按时吃!” 张阳再次一笑,这次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夹杂了一点内劲。 张阳用了一点迷魂术,可并不是要迷惑张爱英,而是在潜意识里给她种下一个信号,张阳带给她的补品很重要,要坚持吃下去。 至于补品,不过是张阳的借口。 气神两虚别的医生没办法,但难不住张阳,他手上可是有专门补神所用的还魂草,还是上次救乔老时候所剩下的。 这是对精气神中,神伤修补最佳的药物。 连齐老病的那么重,张阳都能救回来,更不用说行动自如的张爱英。 这些药,自然是张阳亲自配出来,到时候联合着礼物一起送回去,张爱英最多只要吃上十天,便可以痊愈。 到时候那些隐疾也不可能再复发,对她的身体也就不用在担心了。 解决了张爱英的问题,张阳心里也轻松了不少,还好他来的早一些,姑姑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问题,这也算是一个幸运。 和姑姑聊了会,张阳也回了房间。 米雪正在房间休息,她刚才喝了不少的酒,她的酒量一般,头晕晕的,这会已经睡着了,见她睡的很香,张阳也没打扰她。 龙风,曲美兰也都在,不过他们在另外的房间,龙成到了地方把车停在了这里,就去办别的事去了,并没有留下。 这两人是吃了饭之后,才在一旁休息,说是休息,其实他们都在打坐修炼。 内劲修炼者不怕枯燥,一有空下来便可以去修炼,增强自己的实力。 好在四合院里房间不少,虽然不大,但住个人休息没事,就是追风稍微有些麻烦,没有合适的房间装的下它,这会只能委屈的先在院子里,回头整个大房间出来再带它进去。 下午的时候,张阳一个人坐在老枣树下的石凳上,一动也不动,就这样一直坐着,坐了很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多注意他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那被盖住的井盖。 “家里一切都没变,还记不记得这些?” 张阳正坐着,他身后慢慢走过来一个人,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 枣树下有一张石桌,还有几张石凳子,都有一定的念头,这是以前夏天在树下纳凉所建,小的时候很喜欢爬桌子上然后再跳到树上去。 “记得,你在这里喝茶的时候,有一次鸟屎掉在了你茶碗里,你不知道,喝的时候还说味道很怪!” 张阳笑着对面前的说道,前面的人也大声的笑了起来。 “对,那次的事恶心的我两天没吃下去饭,你还做了弹弓,说要打下树上拉屎的那只鸟,为我报仇!” 对面的人边笑边说,笑的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是啊,弹弓做了出来,但鸟却找不到了!” 张阳也笑了,他这么是一说,对面那人笑的更为厉害:“你只站一个位置,当然找不到鸟了,你以为那只傻鸟还会在原来的位置上拉屎,等着你去打啊,而且就算真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也有树叶挡着呢,你根本看不到!” “后来我知道了这点,就开始不断的拔树叶,为此还挨了一顿骂!” 两人越说,笑的越厉害,外面的门口正站着一个人,一脸微笑的看着树下。 门口的人是赵民,午饭他没在这里吃,自己去外面解决,该留的时候他会留,不该留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在。 秘书都是为领导服务的,眼力劲都很高。 赵民跟张克勤的时间也不短了,他还从没有见过,张克勤笑的这么开心,这么舒畅过。 至少在他跟着的这么多年里面,从来没有过。 枣树下的笑声,过了很久才停,两人又在那小声的聊了起来,走过来坐在张阳对面的,自然是张克勤。 他服用过灵药,身体要比一般人结实,又没有真正的喝醉,睡了一会酒劲便醒了。 其实不仅他醒了,米雪也醒了过来,米雪和赵民一样都没有出来,没有打扰这对父子在那开心的聊天叙旧。 说了一会,张克勤突然变沉默了,过了会他才继续说道:“这个房子,其实当年我是为你妈买下的!” “她喜欢这种四合院,我记得那时候我没多少钱,为了买这套房子,我找了很多的人去借钱,还找你爷爷去要钱,还好那时候房价都不高,我又找了点关系,最终把这个房子买了下来!” 说完这些,张克勤又抬头看了眼张阳,道:“可惜的是,买下房子后我工作便忙碌了起来,你和你妈,也没能在这里住多久!” 回忆起和张阳母亲有关的事,张克勤显得有些沉闷。 张阳也没有说话,同样有些沉闷。 这套房子是母亲喜欢才买下,这点他还真不知道,但他小的时候在这住的时间确实不长。 以至于这里的记忆,也就那么一点,在张阳的记忆中,这里甚至比不过后来张克勤工作过的地方记忆更深。 “不管住多久,这都是咱们的家!” 张阳突然说了一句,张克勤惊愕的抬起头,看着张阳,过了会他又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管住多久,这都是咱们的家,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这是咱们永永远远的家!” 说着话,张克勤还在笑,他笑的更为开心。 这么多年来,张克勤子啊外面工作的时间比在京城长多了,他在外面住的时间,也比这个家时间要长很多。 时间长了,他对家的感觉也淡了许多。 这个淡,并非仅仅因为经常不回来,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在这个家里,找不到家的感觉了。 妻子去世,儿子怨恨自己,一个人在这,家还是家吗? 虽说再婚之后家庭也不错,但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感觉,张克勤再婚,一是因为张阳母亲的吩咐,二也是一些老领导的劝说。 他年轻,有能力,上升的很快,家庭若一直空着的话,对他以后的晋升没有什么好处。 国内体系中,对家还是很看中的,连小家都治不好,何谈来治理大家呢?修身,齐家,治国,这齐家还在治国之前,便是这个道理。 不过现在他再没有这种感觉,妻子走了,但儿子还在,有着十多年误会的儿子,终于和他一起,认可了这个家。 张克勤相信,他和儿子,一定能将这个家给撑起来。 在门外站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赵民才走进来,来到张克勤的身边,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老板,您的同学聚会都安排好了,晚上七点,京城酒店,那边订下了一个大房间,一共有四桌人!” 张克勤回京,也有着很多的应酬,这同学聚会便是之前便安排好的一件。 他这同学是大学同学聚会,当年他们那批大学生,现在混的不错的有很多,一些人也都在要害部门上。 不过级别最高的还是张克勤,这些人像张克勤这样已经当上省委一把手,还没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