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零章 回家 - 神医圣手

第七七零章 回家

来之前,张阳已经和张克勤通过电话,知道张克勤会派人来路口接他。 毕竟他十几年都没有回过这里,别说是京城,就算是其他的小城市也有着巨大的变化,张阳是有着不错的记忆,但以前的记忆都属于继承,现在全都有些模糊,这会就算是他也不可能靠着这些模糊的记忆找到家门。 “公子,您到了!” 赵民对张阳很是尊敬,他早就明白,自家领导的这个儿子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对张阳也一直有着足够的尊敬。 张阳具体的身份他不知道,张克勤倒是知道一些,但不可能对外去说这些“辛苦你了!” 张阳点着头,不过却看向了旁边的那年轻人,这年轻人他有些熟悉,只是一会没想起来是谁。 “表哥,你终于到了,你不知道,我妈这几天就在家里一直念叨着你,知道你有事路上耽误了,还担心了很久!” 年轻人看着张阳,则显得有些兴奋,大声的说着。 听他这么一叫,张阳脑袋里马上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很小的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流鼻涕的小家伙。 张阳的姑姑有一子一女,儿子杨光比张阳小两岁,女儿杨婉莹今年应该只有十四五岁,对杨光张阳还有点印象,对杨婉莹的印象就很少了。 毕竟相差不大,小的时候在一起经常在一起玩。 “小光,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 张阳微微一笑,上前拍了拍杨光的肩膀,这是他的亲表弟,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 “表哥,你只比我大两岁,你都这么大了,还说我呢!” 杨光脸色微微有些发红,看起来是个很腼腆的小伙子,在和张阳说几句话之后,也稍稍有些放松。 听他们说了会,张阳才明白,因为今天自己到来,姑姑一家都到了自己家里,专门等着他。 杨光是听到张克勤要派赵民来接自己,特意主动请缨,和赵民一起过来,还跑过去把自己家的车开了过来。 这辆标志就是他们家的车,杨光的父亲,也就是张阳的亲姑父在经商,因为有张克勤这层关系,在京城多少有点照顾,家底比起一般家庭来说还算不错,也算是有车的小康一族。 说起车,杨光很是羡慕的看着龙风所开的那辆布加迪和张阳开着的悍马。 他两眼放光的样子,就差没上前去拥抱这两辆车,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这小子是个喜欢车的人。 见他这个样子,张阳只是笑笑,然后告诉他,等回家这两辆车,他想开的话随时都可以开走,但不是现在。 追风还在悍马车上,这会交给他,那纯粹是害人。 至于布加迪,张阳还真担心这小子坐上去就飙车,那车提速可是很快,别说喜欢车的人了,就是对车一般感觉的人,开上去都会不自然的加快。 尽管现在摸不到,可得到张阳的承诺后这小子还是兴奋的跳了起来,像个孩子。 简单的叙了点旧,杨光便开着车在前面带路,一起回家。 京城的变化确实不小,看着窗外,张阳突然间有点恍惚。 属于之前‘张阳’记忆的京城,已经很模糊很模糊,取而代之的则是张阳自己上一世的记忆。 上一世的这个时间,他也在京城,刚刚展开拳脚,打出自己的局面。 就好像一恍惚,他又回到了自己的过去。 看了一会后,张阳又轻轻摇了下头,过去的事他已经不去多想,想也没用,这一世他已经取得了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成绩,之前的一切和他已经没有了关系,他要为自己现在身边的人去负责,去拼搏。 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还有了父亲,亲人,另外张家的辉煌也需要他去延续。 这一世,他的责任远远高过于上一世。 车子开的很快,九十年代末的京城还不像后世那么堵,至少路上极少遇到堵车。 很快,车子开进了一片老城区,这里张扬已经依稀有了点印象。 记忆中,张阳记得自己家住的是以前的四合院,不是太大的四合院,但比一般家庭的院子要大的多,也要好的多。 院子里还有棵老枣树以及一口古井,童年记忆中,这棵枣树的印象最深,小孩子都很调皮,那时候最大的乐趣便是爬上枣树打枣子下来吃。 至于那井,很长时间都是封闭着的,担心他们这些孩子掉进井里,不过越是封闭他们就越是好奇,井边也没少留下一些恐吓他们的小故事。 按照时间来算,这些事也过去了十几年。 窗外的景色大部分都已经变了样子,依稀有一点老建筑还带着原来的样子,可惜张阳的记忆已经模糊。 等到了自己家的胡同口,站在这个熟悉路口的时候,张阳才发现,那些儿时的记忆瞬间变的清晰了起来,一切一切,又好像昨日才发生一般。 “表哥,走吧,我想家里已经做好饭了!” 杨光停好车,一路小跑的走到张阳的身边,眼睛又不自然的盯着张阳身后的两辆车。 这的确是个喜欢车的小伙子,他今天闹着要跑出来,也是想开着车好好兜一圈,他的驾驶证刚拿下来不久,现在正是对车兴趣最浓厚的时候,不管是什么车,都想去开一开。 不过很快他又瞪大了眼睛,追风它们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没想到自己的表哥不仅开着悍马,还真带了一匹马回来。 “好,走,回家!” 张阳默默点了下头,回家两个字说的很重,这会他的心情也有些澎湃。 这一刻,他不知道这股感情是属于自己,还是属于之前的‘张阳’。 但不管属于谁,对这种感情张阳很是喜欢,他喜欢这种回家般的感觉,或许是上一世孤独太久,他到处买房,却根本没有一丝家的感受。 这一世,对家这个概念,他更为珍惜,更为留恋。 张阳大步走在前面,直接走在了杨光之前,让杨光和赵民都不得不加快步子,才勉强跟上张阳。 来到自家四合院的大门前,张阳只在门口停了下,便直接推门而入。 进了院子,张阳再次愣了下,老枣树,古井还都在,一切的一切,还都和以前一样,只不过这老枣树看起来更加的老了,古井的盖子依然封闭在上面。 院子正面是堂屋和卧室,东面则是杂物间和厨房,因为是小四合院,正面只有一排房屋,不像大四合院都有好几排的房子。 “爸,妈,舅舅,我们回来了!” 杨光这会从后面跑了过来,一进院子就大声的喊着,客厅里面很快走出了两个男人,厨房那也走出了两个女人。 “阳阳,你终于回来了!” 厨房走出来的两人之中,年轻点的一个很激动的跑了出来,这便是张阳的姑姑张爱英。 姑姑还和记忆中差不多,只不过比以前看起来更瘦一些,而且又苍老了一些。 这些年姑姑身体不是太好,变化稍微大了一些。 “姑姑,是我不好,这些年让您担心了!” 看着正浓厚关切自己,不断上下打量自己的张爱英,张阳轻声的说了句,他能感受到,眼前这女子对自己是真的很关心。 “傻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张爱英看着张阳,忍不住抹了抹眼圈,她的眼圈有些发红了。 张阳和父亲十几年的矛盾,作为姑姑的她最为清楚,她也劝导过张阳,可惜以前的‘张阳’根本听不进去,一说这件事便走开。 而且她对张阳母亲的死,也不是特别的清楚怎么回事。 当初的事牵扯到了毒兽,又牵扯到一些内劲修炼秘闻,张克勤也就没对外多说什么。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张阳和父亲的矛盾终于化解,这对父子也终于和好,也算是了却了她一大心事。 “妈,我哥都回来了,这是好事,你看你这是在干什么!” 见自己母亲偷偷抹眼泪,杨光立刻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胳膊,小声的劝着。 和姑姑简单说了几句,张阳又和另外那女子打了招呼,这才向里面走去。 那女子张阳见过,是张克勤现在的妻子,虽然说感情一般,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张阳和她也没有任何的矛盾。 追风它们也进了院子,不过除了惹来几道惊诧的目光之外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些人都不懂马,只是对张阳带匹马回来很好奇。 “阳阳,这么大了,听大哥说,你现在很出息,不仅自己开公司,还有很厉害的医术!” 张阳的姑父是个四十多岁,名叫杨青,这会也正打量着张阳,脸上还带着点好奇。 杨青看起来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做的是外贸生意,一年也有几十万的净利润,以目前来说,这种收入能让他们的生活很是舒适。 “是和朋友一起开的公司,我还在上学,学的就是临床医学!” 张阳笑着摇了下头,显得很是谦虚,对杨青他也有一些印象,姑姑去看过他好多次,有几次就是杨青一起跟着,以前对他也很不错。 “那也厉害,比小光强多了,他也学医,可不像你这样已经能与人合伙开公司了!” 杨青笑了起来,嘴上说着杨光不如张阳,不过脸上却有着一丝自豪。 聊了会张阳才知道,杨光去年复读一年,结果考上了首都医科大学,这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医学类院校,就算不分配工作,这个学校走出的学生也不愁找不到工作。 杨光考上了这么好的学校,做父亲的,自然很骄傲,至少比张阳所在的长京大学医学系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