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八章 没有医德 - 神医圣手

第七六八章 没有医德

张阳已经走了回去,坐在了对面。 刚刚自我陈述完的那医生还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在张阳没有解出他的迷魂术之前,他会一直这个样子。 以现在张阳的实力,迷魂术撑个一两个小时绝对没有问题。 “这怎么可能,这不会是真的!” 对面的医生中,终于有人大叫了出来,声音中充满了惊诧。 张阳给他们看的,是自己的院士证,中科院颁发的医学院士证,这个证件到张阳手上有一段时间,但他从来没有拿出来过。 今天是他第一次公开这份证件,就连张阳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场合拿出来。 “这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中科院哪有这么年轻的医学院士,伪造,这一定是伪造的证件!” 又一个人站了出来,在那大叫着,很多人都跟着在那点头。 张阳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任凭这些人在那激动的质疑和猜测。 很多人都在那说张阳的证件为假,甚至还有人说要报警,伪造证件,又伪造重要证件,这可是违法行为。 还有几个人显得特别的兴奋,在那激动的大叫着,似乎认为抓住了张阳的一个把柄。 之前那医生的自述让他们医院处于了绝对的劣势,现在一些人都以为,张阳犯下了这个低级错误,是他们挽回颜面和影响的一个机会。 对面医院的人之中,只有周副院长一个人没有发言。 他的眉角偶尔会不自然的跳动下,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和一位真正的中科院院士认识,见过院士证,只不过那位院士并不是医学院士。 张阳这份证件,和他见过的那个基本完全相同,除了分类不同,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这份证件,很像是真的。 还有一点,这个年轻人的确治好了之前差点没有因为医疗事故死亡的病人,他的医术是毋庸置疑,这样的医疗事故,换成是他压不一定有办法,这说明,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有着真材实料的人。 这样的人,若说有着不同的身份,也有可能。 只是不同的身份,但要说他是中科院院士,这个可能性也太小了点,全国的医学院士那就那么几十人,大都在各大医院或者研究所,而且都有着重要的位置,几乎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 张阳这么年轻的院士,基本没有可能,周副院长也在那很是犹豫。 “周院长,报警吧,他伪造中科院院士证,又抢占我们的手术室,无论如何都是大罪,他触犯了法律!” 周副院长身边一个人又大声的对他说着,这已经是第三人对他这么说,他身边的人都显得有些激动。 周副院长终于抬起头,看着张阳,轻声的说道:“年轻人,你可知道,伪造证件的罪很重,足以让你判刑,你现在说实话,我可以不追究你伪造证件的罪名!” 思索再三,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和身边同事一样的看法,张阳的院士证,不可能为真。 原因很简单,张阳实在太年轻了,成为院士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很多人一辈子有可能都成不了,他不相信张阳这么年轻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这不仅仅是他,也是众人一致的看法。 “院长,不追究他的责任,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张阳还没说话,周副院长身边一个人又嘟噜了一句,周副院长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在说话。 他说的不追究责任,其实是有条件的,潜意识的话就是,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你也别抓住之前的医疗事故不放。 虽然之前是医疗事故,但毕竟人已经救了回来,这事只要他们互相隐瞒,对双方都有好处。 关键时刻,这位院长选择的还是自己的医院,而不是医生的职业道德。 看着他,张阳微微叹了口气,又站了起来,慢慢的摇了下头。 事实上张阳也一直在观察着他,这是唯一和其他医生所不同的一个人,还是一个领导。 现在来看,他高估了这个人,也高估了整个医院的人,他们骨子里只有着自私,而没有了那种救死扶伤的医德。 “今天的事,我会如实上报卫生部,关于我有没有伪造证件,上面有我的院士编码,你们随即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来查询!” 张阳轻声的说着,他现在对整个医院完全失望,已经不想再和他们去多费什么口舌。 至于上报卫生部,张阳确实有这个权利,每一名医学院士卫生部那里都有挂名,张阳也不例外,他有直接和卫生部对话的资格。 对张阳来说,这家医院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出了事,不想着去弥补,不想着去如何改正,只想着捂盖子,这样的医院也可以说烂到了骨子里。 听了张阳的话,周副院长心里猛的一咯噔。 中科院的院士,确实有很多渠道可以去查,张阳说的没错,证件可以伪造,但他的院士编码却无法伪造,随时可以查出来。 见张阳说的这么有自信,他不禁又有一点动摇。 张阳站了起来,曲美兰则走过去把张阳的院士证收了回来。 相信不相信由他们,张阳只要亮出自己的身份便可以,在没有全国通用的医师资格证的时候,这个证件是最好的通行证。 “你把王医生带哪去?” 对面一个医生又大喊了一声,张阳要走,这些人没拦着他,不管院士证是真是假,他们都需要一个验证的时间。 不过张阳走的时候,又把之前手术的医生给带走了,其他人倒是留了下来。 这次米蓝手术所有的错误,都在他一个人身上,带走他一个人就足够。 “他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自然是带他去他应该去的地方!” 张阳留下这句话,直接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一屋子医院的人在那大眼瞪小眼,这些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压根就没人敢去留下张阳。 “应该去的地方,是哪?” 有个人低下,小声的说了句,很快,他便得到了身边同事们的白眼。 王医生出了医疗事故,差点没害死人,他自己又交代了全部,那能去的地方还有哪里,很简单都猜不到,真不知道怎么混进医院的。 估计这会张阳,要把王医生送往警察局了。 他们的猜测没错,张阳的确将这人交给了警察,还让警察在医院直接对他录了一份口供。 警察是维持秩序没错,但出了案子,还是事关人命的案子,想不问也不行,王医生的所作所为不在是职业素质的问题,他的行为确实涉嫌了谋杀。 是他手术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出现问题之后却放任病人自生自灭,导致病人差点死亡,他这次责任还不小。 况且他自己也交代,在以前,他曾经因为失误而让两人意外死亡,只不过他是医生,家属都有签字,就算闹也没用,最终都是不了了之。 这两件事一旦确定的话,这王医生估计就要倒大霉了,想从里面出来可不容易。 忙完这些,张阳才去病房。 米蓝已经被转入了高级病房,这倒不是张阳特意安排,是那些护士真被张阳的神奇医术所折服,自己做的这样的安排。 高级病房也好,至少是单人单间,不用担心别人吵到。 张静和张成功都在米蓝的病床前,两人现在都不哭了,不过他们的眼圈还红红的,两人还都有着担心。 本来一场好好的家宴,谁也没想到最终会变成这个样子。 “姐夫,您回来了!” 注意到张阳进来,张静急忙站了起来,她这会完全没有了之前顽皮的性格,变的沉稳了很多。 这一会,她也想明白了很多问题。 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最终能得救,全是这个第一次见面姐夫的功劳,对张阳她是完全充满了感激。 之前医生可是说了,他们已经尽力,但手术失败,连她的母亲都被白布给盖上了头。 是张阳不顾一切,把医生赶走,自己留下来救了母亲。 这一点她从护士那里已经得到了证明,护士说起张阳医术的时候,全都带着崇敬,也有护士对她说了,若不是有张阳强行手术,她的母亲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很晚了,你们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张阳微微一笑,今天的事让他也没有想到,但不管怎么说,最终没有出现什么遗憾。 不过出了这么个事,势必影响他明天前往京城的计划,只能明天再给张克勤打电话说明一下,计划赶不上变化,谁让他碰上了这么一摊子事。 “我没事,我和我爸在这守着就行了,你们先回去吧!” 张静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一旁的张成功也站了起来,对张扬说着感激的话,也让张阳暂时回去休息。 简单聊了会,张阳这才带着米雪离开。 不过走之前他把曲美兰留在了这,曲美兰现在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但毕竟也是名内劲修炼者,有什么事可以照应一下。 另外有什么问题,她也可以及时通知自己,张阳能对这里的一切都有个了解。 对这家医院,他可不是那么放心了,谁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做出更令人发指的事情来,多一些准备总是好的,有备而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