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七章 这就是我的资格 - 神医圣手

第七六七章 这就是我的资格

张静和米雪一起都跟着护士走了,张阳并没走,很快他的身边又来了几个人。 这些人旁边还有警察,之前被赶出来的医生虽然被龙风敲晕,但他们的大喊大叫还是吸引来了不少的人,现在医院值班的领导都在这里。 是他们报了警,说有人在医院行凶,抢占手术室,还非法禁锢他们的医生。 所谓的非法禁锢,就是被龙风敲晕之后,交给龙成以及曲美兰看着的那几个医生。 张阳没出来之前,龙风不会放他们离开。 不过警察来了也没起多大的作用,他们到了还没开始调查,就得到上面的命令,在医院只负责协助,维持秩序,其他一切都不参与。 警察只维持秩序,让医院本来叫喧很厉害的人立刻没了底气。 再之后,张阳出来,还把病人推了出来也让他们都吃了一惊。 手术室为什么被霸占,刚才又发生了什么事,其实他们已经找人询问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被龙风给敲晕,一些不喊叫的人龙风根本没理会他们,这也让医院的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已经快被宣布死亡的病人,竟然又活生生的推了出来,也让他们全都愣在了那里,等米蓝被推走送回病房之后,他们才想起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医院副院长周国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抢占我们的手术室?” 走过来的是医院的副院长,他是目前在医院的最高领导,院长出差了,他被喊了过来,这里现在也是他在负责。 手术室被病人家属霸占,这种事情在他们医院还属于首次。 “我是谁不重要,这个人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吧?” 张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伸手指了指被龙成和曲美兰看着的一名医生。 那医生便是之前给米蓝做手术的主治医生,若不是他渎职,出现了手术意外,张阳也不用动用一颗灵药,米蓝更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已经涉嫌非法禁锢,故意伤害等罪,我劝你们最好还是去自首!” 这位周副院长还没说话,他身边突然跳出来一个人在那叫着,似乎很懂法律的样子。 张阳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四处打量了下,轻声道:“有些话这里不方便说,带我们去个安静的地方!” “安静的地方,你还想去……” 那人又跳了出来,不过这次话没有完全说完,就被身边的周副院长给制止了。 周副院长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好,你们跟我来!” 副院长就是比一般的人觉悟高一些,周副院长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麻烦。 不管怎么说,一个被他们宣布无力救治,就快直接宣布死亡的病人现在好了过来,他们医院就有一定的责任。 这种事更不适合在公众下来说,这里除了他们的人和警察之外,也有少数来凑热闹的病人和家属,传出去对医院的名声没有任何的好处。 张阳提出去安静的地方,正符合他的心意,身边的人却不知趣,怎么能让他不不反感。 周副院长带张阳去的是医院的会议室,龙风,龙成以及曲美兰也都跟了过去,还有那几个医生全被他们带了过去。 医院这边过去的人最多,足足有十几个,医院现场的领导都去了。 警察们犹豫了一下,最后并没有跟过去,上面既然命令他们只是协助,维持秩序,那里面的事他们就不参合了。 他们的身份特殊,参合进去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抢手术室?为什么要打我们的人?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严重违法行为,可以将你们全部关起来,判刑!” 刚一进会议室,医院又有个人站了出来,在那大声的叫着。 这里没有了外人,这一次周副院长也没有出来制止,对他们来说最有利的一点就是眼前这些人抢了手术室,还打了他们的人。 之前的事可以说是误会,甚至可以避过去,他们主要抓住这一点就行了。 “打他们,是因为他们该打,占手术室,则是为了救人!” 张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才轻声说了句。 龙风打人他并没有看到,即使看到也会支持,这几个人就该打,若是依照自己的性子来,张阳都想亲手解决了这几个人。 身为医生,出了医疗事故,不想着救人,让病人自己在那死亡,这和谋杀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医生能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留着这样的人,只会祸害更多的人。 “该打,你们也太嚣张了吧!” 之前问话的人被张阳这一句话说的为之气结,手拍着桌子,大声的在那叫着。 张阳没理会他,直接把之前那医生给提了过来,一巴掌拍了过去,这人便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说说,之前的手术到底怎么回事?” 张阳看了他一眼,直接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轻声问了句。 这医生先是愣了下,随即眼中带着一点迷茫,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开始说了起来。 他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还是心内科主任,在彭城本地有着不小的名气。 不过今天他在家因为点事和儿媳妇闹了点矛盾,心情很不愉快,这个时候又被人找过来请他去医院做手术,他本不想去,但抹不开这个情面。 龙成找的人只是请他过去,并没有动用官方的力量。 心情不好的时候做手术,结果可想而知,手术出现了意外,他当时就楞了。 这个意外他本身还能修补,可惜他这会心里乱了,加上心情并不好,就没有去做他应该做的事,好好的挽救病人的生命。 他竟然放任不管,反正是急性心脏病爆发,回头说没抢救回来就行了,反正这种事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之后的他,更是和身旁的人聊起了天,控诉起他的儿媳妇,发泄心中的不满,这便是今天一切事情的经过。 从这医生嘴里自己说出来的时候,医院那十几人都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 这种事医院确实发生过,但谁会承认啊,更不用说,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直接说出来。 他们都在想,这个医生是不是疯了。 医生自然没有疯,不过在张阳迷魂术下,他想不说实话也难,刚才张阳问他话的时候,就已经用上了迷魂术。 对付什么样的人,就该用什么办法。 “你们还有什么话?” 等他说完,张阳才站了起来,这个医生不止做过一次这样的事,这说明有不该死亡的病人,因为他而死。 对这个人,张阳绝对不会再放过,张阳在医院工作过,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来惩罚这个人。 “就算他有错,你也不能霸占我们的手术室,你不是我们医院的人,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有一个人站出来,不过他说话的样子很没底气,说着说着自己低下了头。 “就是,你凭什么进手术室救人,手术室是不能乱闯的地方!” “他有错,但你也不对!” “你不是医生……” 又有几个人站出来声援,周副院长正看着那个医生,从那医生一开始说话他就感觉到了不妙。 这次的事,还真是医院的责任,严重点说这是重大事故,差点造成人命的重大事故,这样的事公布出去,足够那医生在监狱里蹲上好久。 因为他是主观故意,和谋杀罪相同。 不过好在张阳把人救了回来,说起来这次还是张阳帮了他们医院,这么去指责张阳确实不应该,但张阳不是他们医院的人,现在为了医院的面子和利益,他们也只能这么去做。 贸然抢占手术室,现在也是他们唯一的借口。 至于打人,也就是敲晕他们几个医生,这会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就他们做的这些事,打死他们都是活该。 周围的人都在那不断的指责着,周副院长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事情已经对他们不利,现在他也只能期望借助张阳无故抢占手术室这点为医院造势,至少不能让医院落于下乘。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医生?” 张阳突然走了过去,会议室是张长桌,本来医院和张阳的人各自在一边,张阳现在猛然走过去,把那十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又怎么知道,我没有手术的资格?” 张阳冷冷的说着,说话的时候,从身上直接拿出个本本,最后走到了那周副院长的身前。 “这就是我的资格!” 把本子往桌子一放,张阳这才走回去,这家医院算是坏进了骨子里,已经坏透了。 不过医院毕竟是医院,张阳对医院没有任何的偏见,也有着足够的尊重,医院本身就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所不同的只是医院里的人,今天若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会尊重医院的规则,不会去抢占手术室。 拿起张阳丢下的本子,只看了一眼,周副院长的眼睛就猛的一紧,脱口叫道:“这,这不可能?” 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都好奇的凑了过来,每个看到本子上内容的人,都和他一样的表情。 每一个人,眼睛都瞪的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又像是见了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