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一章 无影解毒 - 神医圣手

第七六一章 无影解毒

这个世界上,除了十大毒兽之外,还有着一些毒性极强的植物。 这些植物也有一个排名,排名最前的便是修炼界公认的十大毒物,阴花便属于十大毒物之一,不过却是排名最后的一种。 虽说最后,但能在前十挂上名,那也不是简单的东西。 阴花,生长于南疆,也只有南疆才有,是一种很罕见的湿性毒物,阴花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高,必须沼泽之地,还要在沼泽深处才能生长出来。 阴花生长年限极长,不出意外可以生长上万年,在千年之前,阴花每十年开一次花,所开的花,会随着它的年限带出不同的毒性。 被评为十大毒物的阴花之毒,指的是有着百年以上年份的毒花。 确切来说,是指百年到九百九十年之间,九百九十年的花毒最为强烈,那样的花毒几乎无药可解。 阴花若是过了千年,它的毒性便会完全消失,反而成为一种极其重要的灵药药材,这也是阴花的一个特点。 这些,都是张阳经过回忆想起的东西。 张家擅长医术,对毒自然有一定的了解,不过十大毒物比十大毒兽更为罕见,这些年张阳也没有遇到过中了这些毒物的人,一开始就没往这方便去想。 等仔细观察了米雪的脉象之后,他才感觉到,米雪的脉象以及表现和阴花之毒有着一定的相像,这才让张道峰去查更详细的记录。 车子慢慢的开着,没一会,后面那五辆跑车便追了上来。 这些跑车还在张阳的悍马前不断加速减速,可惜这会张阳压根没有理会他们的心思。 玩了一会,似乎感觉无趣,这些车才快速离开。 “铃铃铃!” 张阳身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下号码,张阳立刻按通了接听键。 是家里的号码,打来电话的也是张道峰。 在电话里,张道峰把自己查出的资料都告诉了张阳,他所说的查,其实也是回忆,但不止他一个人的回忆,还有张平虏以及张运安。 张家的秘籍很多,虽说他们都看过,但说完全都记的清清楚楚还有些困难,除了自己家的秘籍之外,一些从外界得到的消息和传闻也都告诉了张阳。 张家的人经常出去历练,知道的事情要比其他家族弟子多出很多。 “阳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中了阴花之毒?” 说完这些,张道峰又紧张的问了句,无论是十大毒兽,还是十大毒物,它们的毒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清除,就算是医圣张家,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也无可奈何。 不然当初张阳也不会跑到天山,去寻找配制解毒圣丹的主药了。 “没有,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病人,有些类似症状,临时想起来,好奇问了下!” 张阳微笑摇了下头,说话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眼熟睡的米雪,他没有说实话,是不想让张道峰他们担心。 说完这些,张阳便挂了电话,眉头依然紧蹙。 通过更多资料的了解,张阳基本可以断定,米雪所中的就是阴花之毒,是大概百年左右的阴花之毒。 阴花毒,是十大毒物中,毒发之后可以存活时间最久的一个。 阴花之毒无色无味,很容易就给人下毒,不过这种毒不像其他的毒素,中了会快速的死亡,这个毒有很长时间的发作期。 阴花毒的发作时间,可以长达一年。 虽然有一年的时间,但这一年的时间里却是生不如死,阴花之毒一开始会改变人的心性和性格,让其变的张扬,喜欢刺激性的东西。 接着,这种追求刺激的心性会无比的放大,中了毒的人会做出很多让自己都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比如说,为了刺激,他们敢从高楼上跳下去,为了尝尝味道,他们可能会生生把自己的胳膊给吃到肚子里,甚至挖下自己的眼珠子。 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看来就是疯子一般。 仅仅只有这些的话,这种毒还不能被列入前十,随着中毒的时间越久,中毒人的行为会越加的疯狂,所有你想不到的事,他们都能做出来。 张道峰和张运安都没有见过这种毒,但张平虏却亲眼见过。 那也是一名内劲修炼者,很久以前,张平虏还不是大圆满的时候,当初中了毒的人请了他去救治,最终张平虏也没能救下这个人。 那人毒发三个月之后,所做的事情便完全让人无法接受。 他曾经突发奇想摘下天上的星星,可惜自己跳不了那么高,就把自己的孩子往天上去扔,妄想让孩子把星星摘下来。 结果自然很悲剧,他可是内劲修炼者,虽然只有二层初期的修为,但力气也比一般人要大的多。 被全力扔上天空,根本没想着去接下来的孩子,会是什么结果? 事后他说,他当时只有这一种念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去做了,等悲剧发生后已经晚了。 这件事,它哭了足足三天,三天出来后,他满嘴鲜血,十根手指一根不见。 这只是简单的疯狂,越往后越疯,最重要的是,做出这一切的人,他们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甚至做的时候都明白一切,可做完之后他们马上知道自己错了,但在做的时候却完全无法控制。 这种事后的后悔,更让他们痛苦。 很多人,中了这种毒,最终都坚持不到毒性攻心的自然死亡,往往后承受不了这些折磨,最终自杀而亡。 张平虏救治的那个病人便是如此,他只撑了四个月,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有张平虏在身边,用麻醉,捆绑等各种方法,都不能限制住他的那种疯狂。 类似这种中毒效果的,像羊癫疯之类的也有,但羊癫疯的危害比起此毒不不足万分之一,这是一种让你意识清楚,却又完全控制不住的毒素。 正因为如此,阴花之毒才被列为前十,成为前十唯一一个,中毒之后可以长时间生存的人。 不过按照张阳自己分析,阴花之毒是刺激放大心中的一种欲望,做出以前想过,但却没有做过的事情,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引子,曾经的一丝丝的念头,也是无限放大,最终让中毒的人做出行动来。 这种毒,更像是一种神经系统之毒。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极其复杂,又非常厉害的毒素,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它名列前十,排在了第十位。 车子走了没多久,前面又到了一个服务区。 没和龙风打招呼,张阳直接把车子开进了服务区,停在了一旁。 帆布包里拿出针盒,张阳挑出了一根很细小的银针,在米雪的印堂穴上直接扎了进去。 很快,米雪印堂穴周围现出一片淡灰色,银针也在慢慢变黑。 看到这一幕,张阳也收起了所有的侥幸,基本可以确定,米雪所中的就是阴花之毒。 张阳在担心的同时,身上也带着一股淡淡的煞气。 阴花生长于南疆,不可能出现在长京,更不用说百年生长的阴花,米雪中了这样的毒,一定是人为所致。 不管是谁,不管这人背后又多大的势力,张阳一定都会将他揪出来,不会放过他。 张阳是张家的逆鳞,那米雪就是他的逆鳞,给米雪下如此歹毒之毒,找出这人后,张阳会用最残忍的方法终结他的生命。 这也是张阳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的怨恨。 根据米雪的表现,他的中毒时间在才出发之前,应该是他们疯狂采购的那几天,采购的时候张阳并没有时时刻刻和米雪在一起,两人有过分开的时间。 也应该就是那个时间,有人给米雪下了毒。 这让张阳的心里也有些后悔,他若不和米雪分开,下毒的人不会得逞,就算是无色无味的毒,也不可能当着他的面成功。 “无影!” 张阳突然轻叫了一声,后面正躺着的无影立刻站直了身子,看着张阳。 三个小家伙这会都很安静,它们也都察觉到了张阳内心的愤怒,只是以他们的智慧,这会还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 它们只能猜测到,和米雪有关。 “你来咬米雪一下,要小心!” 张阳轻声的说着,无影的口水可以解百毒,连金冠蟒的毒都不怕,不知道对这阴花之毒有没有效果。 米雪若是普通人,张阳不敢这么做,好在米雪也修炼了内劲,还有着一层中期的实力。 无影只要小心点,米雪还是能承受住的。 “叽叽叽?” 无影跳了过来,在那叫了一声,眼中还带着点疑惑。 张阳在心里,把自己的想法又给无影传达了一遍,小无影这才明白张阳的意思,同时知道米雪中了毒。 “叽叽叽!” 无影又叫了一声,这次则是带着愤怒,很快,它跳在了米雪的脚边,在她的小腿上轻轻咬了一小口。 熟睡的米雪,只感觉全身一阵清凉,舒服的轻轻呻吟了两身,翻了翻身子,又接着睡了过去。 张阳则在一旁眼睛不眨一下的看着,心里还有着一股紧张。 十大毒兽和十大毒物有所不同,张阳也不知道米雪这毒能不能被无影解除,现在他也只能期盼无影再立新功,否则想给米雪解毒,会变的更加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