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六章 很有趣的人 - 神医圣手

第七五六章 很有趣的人

这不在是分开的剑气,而是一股蕴含着磅礴剑意的剑气。 庞大的天地能量四面席卷而来,华飞天的身子瞬间分为了四个,这是分身之术,虽然不是强大的能量分身,但因为灌注了能量的原因,也有着以假乱真的能力。 就好像当初的呼延丰,便化出了让张阳分辨不出的分身来。 不过那是之前,如今这样的分身已经迷惑不住张阳。 四个华飞天,一真三假,但就算是假的华飞天也带有他的气息,一样有着很强大的力量。 四个身影往四个方向分开,张阳划出的这一剑也四散分开,并且比他们速度更快的围了上去。 一瞬间,三道身影便被完全绞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华飞天的分身,只是功法加上灌注少量天地能量,张阳的破天剑法完全是带动天地能量,两者之间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一接触就完全被摧毁。 就连华飞天的本尊,也被张阳的破天剑气所包裹。 “砰砰砰砰!” 连续爆响,华飞天连续退了七八步,最终才站在了远处,包裹着他的那层淡白色剑气也完全的消失。 华飞天的上衣完全破碎,里面露出了一个金灿灿的小马甲,这马甲丝毫无损。 除了衣服之外,他头上现在也是完全凌乱,之前带着的金丝眼镜更是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在他的脸颊旁,还有一丝淡红的血迹,他也受了伤,而且还受了外伤。 张阳同样没有去抢攻,站在了那里。 破天剑法是五层剑法,华飞天不知道这一点,用着想象对付四层剑法的方法来应对,肯定会吃亏。 若不是他关键时刻放出了三个分身,这一下就能让他受不小的伤。 五层剑法,是五层强者都能伤到的人,更不用说四层大圆满了。 站好之后,华飞天还显得很是吃惊,很显然,张阳这一式剑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张阳明显没有动用全力,如果全力的话,他又没有分身,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抬着头,华飞天对张阳大声的问:“你这是什么剑法?” 他不知道,当初张平虏和张阳比试的时候,在破天剑法上也吃了不小的亏,不过张平虏知道破天剑法的来历,没什么奇怪。 呼延丰也知道这套剑法,可惜那时候张阳练的不到家,仅仅是入门,完全发挥不出剑法真正的威力,也就没有特别的看重。 “破天剑法,一剑可破天!” 张阳微微一笑,抬着头说道,华飞天又愣了下。 “破天剑法,很贴切的名气,这剑法确实有着破天的霸气,难怪呼延丰那老家伙会这么说,我若是早日见到你,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你!” 华飞天点了下头,这会他也明白,呼延丰为什么会那么说。 那是因为呼延丰已经看出了张阳的潜力,看出了他的厉害,可惜呼延丰忘记了一点,他知道的这一切华飞天并不知道,所以在华飞天的心里并没有立刻消灭掉这个隐患的想法。 直到他今天和张阳见面,真正发现了张阳的厉害。 可惜的是,现在张阳的实力已经达到一个更恐怖的层次,已经是他也无法随意去消灭的对象。 “你说话很直,只是这话让人听着确实不喜欢!”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刚才简单的动手,给了他更大的信心。 华飞天确实要比张平虏强那么一点,但也只是那么一点,大圆满境界本身就是半个五层,互相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别忘了,他们甚至要遭受身体的束缚,自然不可能发挥出太大的威力来。 这样的话,张阳和他们的差距也不大,至少张阳还没有被身体束缚住,他才二十多岁,又加上系统的改造,身体强度比这些大圆满们还要强大。 “我说话是很直,但也是事实,这个世界上,恐怕没人能在对你们造成威胁!” 华飞天再次点头,拥有两个大圆满的张家,无论他愿不愿意承认,都不在是他们华家都能对付的对象了。 想真正消灭两个大圆满,最少也要出动五位大圆满才能有把握不让他们逃走,这还是一般的情况。 出动五位大圆满,任何人都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所以华飞天才这么去说,他现在也只能说说,他很清楚自己再没有消灭掉张阳的机会与可能。 “再来!” 张阳微微一笑,树枝剑再次上扬,庞大的剑气团再次出现。 现在的他已经打出了性子,突破大圆满之后想找一个合适的对手都很难,和张平虏过招之时总会有些束缚,毕竟他的身子遭受过创伤,一直没有恢复。 但华飞天则不同,华飞天能让他真正全力的对作战的对象,现在的张阳,也渴望和同级一战,明白彼此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华飞天不在说话,红白双手再现,这次不是掌风,而是更庞大的内劲外加能量组成的风暴团。 他的开山掌之前也没有用尽全力,刚才是全力的话,带给张阳的危害也就不止那么一点,至少能带给张阳实质性的伤害。 红白相间的影子,以及淡白色的影子,在这山林深处激烈的碰撞了起来。 一开始两人还都控制着,没有使用太强大的力量。 这里毕竟是省会郊区,很容易被人看出一丝的端倪来。 不过很快,两人都控制不住,交手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张阳能量纯度高,但却薄弱,华飞天可不像张平虏那样出手忌讳很多,几次都借助张阳这个弱点,差点没带给他伤害。 这也迫使张阳尽力提升所控制的能量。 张阳情况不是太好,可华飞天也好不到哪去。 破天剑法毕竟是五层剑法,加上张阳现在运用的更纯熟,他又有大圆满的境界,华飞天也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几次出现险情。 一时间,华飞天再没有挣脱身体束缚拼着受伤的情况下,两人算是半斤对八两。 渐渐的,两人用出的能量越来越大,周围的破话也越来越大。 长京另一边,正在山里一个树上打坐休息的张平虏,突然睁开了眼睛,身子飞快窜了出去。 还有一边,黑龙洞那里,一个躺着的人影又坐直了身子,迷迷糊糊的往张阳他们这边的方向看去。 “两个小家伙胡闹,打扰老子睡觉,等我出去打你们屁股!” 嘴里嘟噜了句,这人影又躺了下去,没一会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山林这边,张阳和华飞天的战斗则是变的越来越激烈。 华飞天被张阳摧毁了十个灌注能量的分身,这会额头也有点冒汗,大圆满灌注能量的分身也不是无限制,他们操控外界天地能量,同样需要庞大内劲的支持。 只是他们的内劲远远超过其他的修炼者,能够支撑起来。 华飞天这个样子,张阳这会比他还要惨一些。 毕竟他晋升大圆满的时间还很短,又是四层中期的大圆满,这就好像一起当兵,十五岁年纪当兵和十八岁年纪当兵肯定有点差别。 十五岁的身体,比不过十八岁,在对抗的时候肯定要吃点亏。 现在张阳就像十五岁的新兵,对对抗华飞天这个十八岁的老兵,虽说他有着更好的招式,但实打实的打起来还是有一些地方不占优势。 张阳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了很多,若不是有破天剑法撑着,他或许早已落败。 当然,若是有寒泉剑在手,他的情况要好很多,树枝剑对他的束缚也大,完全没有寒泉剑那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现在的两人,暂时处于一个平衡,谁也奈何不了谁。 一道强大的能量从远处飞奔而来,张阳和华飞天都猛的一惊,一起向后退了退,都停了下来。 这股能量毫无掩饰,甚至还带着一股焦急。 只从感觉上张阳便明白,这是张平虏来了,这股能量他非常的熟悉。 停下来之后,他的脸上不自然的带出一丝苦笑。 刚才他们还是没控制住,弄的动静有些大,被张平虏给发现了,张平虏对他的能量很熟悉,发现他和别人在争斗,哪有不跑来的道理。 能和他斗个旗鼓相当的,那绝对是大圆满级别的强者。 别看张阳只是四层中期,一般的四层后期现在也不是他的对手,张阳使用的已经是更高级的天地能量,而不是纯粹是自己的内劲。 对面的华飞天也感觉到了张平虏的到来,他和张阳一样,都带着一点苦笑。 抱了抱拳,华飞天直接说道:“张兄,不好意思,平虏兄那里帮我说一声,后会有期!” 说完不等张阳答应,他就快速闪着身子离开。 也不知道他是不愿意和张平虏见面,还是害怕张阳和张平虏一起夹击他,总之是很快没了影子。 张阳本想叫住他,见他走的这么快也只能作罢,华飞天奈何不了张阳,可张阳同样也对付不了他,更不可能留下他。 看着华飞天离开,张阳的嘴角又忍不住带出一丝笑意。 这是他第一次见华飞天,但给他的印象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差,至少不像一开始听了呼延丰的话,总认为这是一个霸道的人。 这个自我领悟自然之道,晋升大圆满的人,并不像其他大圆满那么难以接触,虽然他嘴上说着要除掉自己,但今天所有的交手过程中,他没有一点杀意的存在。 这是个很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