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四章 渡厄体质 - 神医圣手

第七二四章 渡厄体质

“噗通!” 寂静中突然有一个很细微的声音响起,声音真的不大,不过在这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这样的声音对张阳来说和爆炸没什么区别。 一瞬间,张阳,追风以及无影它们都转向了一个方向。 他们看的,是一个帐篷那里,还是离张阳不远的一个帐篷。 这个帐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条边,有个脑袋正在那里,见到张阳注视着自己,这个脑袋发出一声低低的‘呀’声,一下子栽了过去。 “还有人清醒着?” 这次轮到张阳吃惊了,刚才的鹦鹉,在来到之前明显使用了音攻的方式,让所有人昏睡。 音攻,也是一种攻击手段,利用声波进行攻击,这是一种很高明的进攻方法,这种功法现在并不多。 张阳也可以将自己的声音凝聚,达到攻击的效果,不过和真正的音攻没有办法相比,真正的音攻是只靠声波便可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像张阳,凝聚声音的时候说是声音,其实靠的还是内劲。 追风直接跳了过去,一小子挑开了那个帐篷。 “不要,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帐篷里面的人蜷缩在一起,不敢去看追风,捂着脑袋在那惊恐的叫着,他的声音中也充满了恐惧。 “闫先生,您没睡?” 张阳也走了过来,疑惑的问了句,帐篷里的人依然捂着脑袋,不敢往外看。 不过就算他捂着,张阳也已经认了出来,这就是今天才认识的新朋友,那位晋西超自然研究协会的会长,闫叶飞。 “我睡了,我已经睡着了,我现在在梦游!” 闫叶飞马上翻滚在旁边的棉被上,捂着脑袋瑟瑟发抖,他的样子让张阳很想笑,但更多的却是惊奇。 鹦鹉刚才的声波他注意到了,很厉害,给他都带来了影响,所有的人都睡了,连龙成都没能抵挡住,现在也在昏睡之中。 闫叶飞竟然还清醒着,而他身上也明显没有一丝的内劲,只能说这件事情里面透漏着古怪。 张阳没在说话,直接走过去,一下子抓住了闫叶飞的胳膊。 “不要,不要,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张,张神仙,你就饶了我吧!” 张阳这一抓,他抖的更厉害了,也终于露出头来,对着张阳苦苦求饶。 他一边说什么都没看到,一边又是这个样子,很明显的自相矛盾,张阳除了感觉好笑之外还有点无奈,只能摇了下头。 “闫先生,你不用怕,我没有恶意,也不会伤害你!” 闫叶飞看着张阳,慢慢稳定了下来,张阳刚才说话的时候也加了内劲,不过这次的内劲是凝神的效果,让闫叶飞镇定下来。 他这个样子,下面张阳说什么都不行。 “渡厄体质?” 握着闫叶飞的手,张阳眼睛中又露出丝震惊,直直的看着他。 之前他和闫叶飞只是简单的握手,也没有探查过他身体的情况,这次见他惟独清醒之后,张阳才伸出手,在他的身上检查了一番。 这次的检查让张阳发现,这个闫叶飞竟然是修炼界中非常罕见的渡厄体质。 内劲修炼者极其重视体质,体质好修炼之后未来的成就也就越高,体质不好的话,有可能未来根本不会有什么成就。 就好像张阳的上一世,体质就很一般,是他的爷爷利用张家的秘法,从小用药物刺激,改变张阳的体质,才让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有二层中期的实力。 上一世,张阳的体质对他的影响就很大,就算他继续修炼下去,最终的成果最多也只能突破到三层,这还是最好的结果。 这便是体质的束缚,这一世的身体明显要比上一世好的多,所以一开始张阳才会感觉到他的修炼速度比上一世快的多。 这是张阳,龙成,曲美兰也是类似的例子。 他们的体质都很一般,就算从小修炼,成就也不是多好,两人现在还都在一层,没有机缘的话,这辈子恐怕根本突破不到二层。 修炼者的体质,一般来说有天生和传承两种。 内劲修炼者,因为血脉的关系,后世子孙体质大都不错,很多都能修炼内劲,但这里面也有好坏之分,好的未来可能进阶三层,四层,不好的也只能在一层两层打转。 也正因为如此,内劲世家才会一直传承,哪怕传承千年,两千年,因为他们的弟子天生就比普通人占据着血脉优势。 这也是世家传承,比门派传承时间更长的一个原因。 除了血脉之外,还有部分人天生就具备上等的体质,这类人若是进入修炼界的话,不比世家弟子的修炼速度慢。 在这类体质之中,又分了好几种,最主要,最好的则是五种,这五种都是最好的修炼体质,拥有这种体质,踏入修炼界的话,只要努力,未来的成就基本都能达到四层。 这五种体质之中,就有渡厄体质。 所谓渡厄,是渡尽一切体恶,这是一种天生适合修炼的身体,这种体质之中的经脉之中杂质极少,只要修炼的话,速度都要比其他人快的多。 渡厄体质,在五种最好的体质之中,排名第三。 也可以说,这种体质的人是任何门派都争相抢要的弟子,这种体质为天生,就算是内劲世家,也是可遇不可求。 其实少林的施方,也是五大体质之一,只是不是渡厄体质,这一点张阳后来才知道。 可惜闫叶飞现在年纪太大了,早就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现在就算有门派中人见到他,发现他这万里无一的修炼体质也没用,只能最终失望。 若是他能年轻三十多岁,没有过三岁,甚至六岁年龄的话,肯定是门派修炼者争相争抢的弟子。 而且加入门派之后还是核心弟子,有好的资源必先优先提供给他,就算在少林,武当这样的大门派之中,这类体质也是极其受重视。 培养一个这样的弟子,等于未来可以多一位长老。 发现闫叶飞是渡厄体质,张阳随即释然,这种体质最大的特点无一丝杂质,可以渡尽一切体恶,自身没有体恶,外来的影响对他自然也没用,那鹦鹉的音攻也就对他无效了。 也正因为如此,刚才他清醒了居然没被张阳发现。 “张神仙,我发誓,我保证什么也没看到,你就饶了我吧!” 闫叶飞见张阳发愣,又在那哀求着,他是真的害怕了,本来他睡的迷迷糊糊,可听到外面有人讲话,这才探出头来。 让他吃惊的是,外面讲话的竟然是只鹦鹉,像人类一样在和张阳聊天说话。 这个发现让他当时就懵了,鹦鹉是会说话,但谁都知道,鹦鹉只能学舌,也就是说学别人的说话,哪有这样直接交流的。 再加上他们所说的内容,让闫叶飞更加的迷糊。 那鹦鹉说完话随即离开,飞离的时候,他的心里猛然有种心怵感,一种滔天的压力,差点没让他在帐篷内直接摔倒。 这其实是鹦鹉灵兽飞走时不经历泄露的一点内劲,要是鹦鹉有意为之,这股压力就能彻底让他昏倒。 也因为这点,最终让他发出了一点动静,被张阳所发现。 “闫先生,你不用害怕,我没有害你的意思,我也不是什么神仙!” 张阳无奈的摇着头,声音中再次加了内劲,来安稳他的心神。 张阳说过之后,闫叶飞总算又好了一点,但还是惊疑不定的看着张阳。 “我不是神仙,只是和普通人有些不同,我是一名内劲修炼者,刚才那鹦鹉是一只灵兽,很强大的灵兽!” 张阳慢慢的说着,被看到了,总要解释一番。 此时张阳也有些头疼,如何处理闫叶飞是个麻烦的事。 他显然看到了不该看的事,但他自身并没有错,张阳是有办法让他忘掉今晚的记忆,但那样会对他的脑袋产生一定的伤害。 当初张阳在草原的时候,就让那些偷猎者忘记之前的事,变的浑浑噩噩。 不过那些偷猎者失去记忆之后,也都会留下头痛的毛病,这便是后遗症。 对付那些偷猎者,张阳可以毫不手软,他们也是罪有应得,可是对闫叶飞张阳真的下不去手。 不说这是刚刚认识的朋友,闫叶飞各方面也没有得罪过他们,而且还对他那么信任,第一次见面就说出了自己所有的调查,让张阳知道之前有过哪些疏漏。 不能下手让他失去记忆,那这些记忆只能带着,这样的话张阳也就必须解释一番了。 “我懂,我明白,您不是一般人,那也不是一般的鹦鹉!” 闫叶飞使劲的点着头,这会他的心神恢复了更多,除了害怕之外,还有着一丝的好奇。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研究超自然协会的会长,了解过很多超自然现象。 张阳和鹦鹉交谈,在他看来就是超自然现象,还有张阳刚才的动作,一个眨眼,就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他一点反抗都没有就被对方拿住了胳膊。 那胳膊好不能动弹,仿佛不属于自己一般,直到张阳放手才恢复。 这一切都说明,张阳绝对不是普通人,就像他们一些研究资料中出现的非人类一般,他也明白,张阳肯定有着普通人所没有的能力,他所不知道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