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二章 突发事件 - 神医圣手

第七一二章 突发事件

“周同学,请坐!” 萧斌走出来,拉着周逸尘在一旁坐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间主席办公室也不大,但至少还有个沙发可以让客人坐下。 周逸尘点了下头,坐下后四处打量了眼。 这间办公室比以前要简陋的多,他记得自己以前在这装饰过不少东西,比如一些笔墨字画,虽不是真品,但看起来也雅观一些。 现在这些都没了,想必是萧斌不喜欢这些,全都撤了下去,不过这些桌子沙发都没有过变动,还都是以前的那些,周逸尘当初想换是没钱,不知道萧斌有钱了为什么不换,或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风格吧。 周逸尘心中感慨的同时又有些发苦,一步错步步错,当初若是不针对张阳,不处处和他作对,恐怕他也不会有今天。 “萧,萧主席,是徐主任让我来的,想问问你愿不愿意留校任教!” 等萧斌亲自泡好茶,周逸尘才轻声说了句,萧斌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而周逸尘则是满脸的苦涩。 留校,这是周逸尘最后的一条路,现在这条路也没了。 当初他是答应过张阳,但内心并没有真的当做一回事,留校名额在他舅舅的手里,只要他舅舅不愿意谁也没有办法。 当初他还想着,如果张阳要问的话,就推脱到舅舅的身上。 可他没想到,张阳这么厉害,压根没经过他,直接给他舅舅施压,而且是他舅舅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的压力。 具体周逸尘不太清楚,但好像是张阳有了他舅舅的把柄,迫使舅舅把这个指标给萧斌。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又有些发苦。 何止是他的舅舅,他不也一样。 上次借钱留下的欠条,终于带给了他极大的隐患,这笔钱他必须要尽快的还上,还不上的话,他会比上次还要惨。 “这是徐主任说的吗?我真的可以留校?” 恢复过来的萧斌,很小声的问了句,他刚才是猛一激动,但现在已经明白过来,这肯定是张阳帮他了。 他不知道张阳是怎么帮的他,但周逸尘亲自上门询问,这事基本上就是定了下来。 他在之前可是打听到过,徐主任留下的那个名额,就是为他的亲外甥周逸尘准备的。 “只要你愿意,手续上完全没问题!” 周逸尘再次点头,嘴里更是发苦,把属于自己,而且还是非常渴望的东西,、亲手送出去,这种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 可他不能不这么做,这是他舅舅的安排,他不听的话,以后会一无所有。 他现在还欠张阳一屁股债,这笔钱还得指望着他的舅舅帮他一把,不帮的话,他这次真的死定了。 “我愿意!” 萧斌直接点头,没有一丝的犹豫。 他的脸上也带着点激动,留校的事,就这样成了,是他一种想都没想到的结果。 他什么也没问,周逸尘亲自上门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他不知道张阳用的什么办法能让周逸尘亲自过来,但他明白,这一定是他想象不到的办法。 和张阳比起来,他确实差了很远,也难怪当初张阳看不上学生会主席这个位子。 “你愿意的话,明天去徐主任办公室一趟,把手续办了就行!” 周逸尘慢慢的说了句,说完有些虚脱,他舅舅交给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周逸尘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沮丧,绝望,他以为丢失了这份工作,未来的他就再也没有一丝的光明,全是灰暗。 可这个时候真到来的时候,他心里反而有一种解脱。 他明白,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假如当初他没有和张阳做对,没有想着报复张阳,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也不会有今天。 等这一切做完后,张阳应该不会再来找他的麻烦了,只要张阳不在找他的麻烦,他做什么都愿意。 在他的心里,不在和张阳敌对,比失去工作还要重要,他已经怕了,完全的怕了,心里再也不敢有任何与张阳敌对的想法。 从学生会离开,周逸尘马上就打了个电话。 “我知道,你做的很好,逸尘,我们以后还有机会!” 听周逸尘汇报完之后,徐主任也轻轻松了口气。 挂了周逸尘的电话,他的心里也有些不忍,可一想起自己,他只能硬着心肠,让外甥失望一次。 前几天,检察系统的一个朋友突然找上他,他还以为朋友来找他吃饭聊天,可没想到直接丢给他一摞资料。 这里面,全是他最近的贪污受贿记录。 这份资料,当场吓出了他一身冷汗,好在这朋友又给他指明了一条路,告诉他应该怎么做这些材料才能当做没出现过。 他那时候才明白,自己的一切都已经捏在了别人的手里。 这一切萧斌并不知情,周逸尘离开之后,他马上给自己的女朋友小雯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 电话里面,萧斌显得无比的兴奋,再次将张阳推崇了一遍,尽管周逸尘只字未提张阳,可他明白,这件事必然是张阳所为,也只有张阳会这样去帮他。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接下来的工作依然是朱院长负责,我会定期前来,大家有什么不明白,不理解的都可以询问我!” 下午的会议终于结束,张阳讲了一下午,做了最后的总结。 所有的人坐直了身子,伸了伸懒腰,他们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都过去了,听张阳讲这些东西,他们竟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就算是最好教授的课,他们也从没有听这么认真过。 这也让他们对张阳更加的佩服,张阳讲解这些的时候,他们都真的以为张阳就是教授,而不是一名大四学生。 他们哪里知道,张阳真的做过大学教授,还是很出名的教授,别说他们几十个人,就是几百人的礼堂他都授过课,连国外很多著名专家都来听过他的课。 “张阳,你总算开机了!” 会议结束,又单独和部分人解释了会之后,张阳才拿过他的蟒皮帆布包,把手机打开。 打开不到一分钟,便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这个电话是苏公子打来的。 “我下午在学校开会,没开手机!” 张阳轻声说了句,和苏展涛他们也有很久没见过了,他们就算不打电话,张阳也打算找个机会请他们出来吃饭,聚一聚。 上次他从杭城急着回来,这些哥们都一起跟来了,虽说没帮上什么忙,但他们的心意张阳却感受到了。 “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现在我们都在李亚的公司,成哥也在!” 电话那边苏展涛急急的说着,旁边还有吴志国,李亚等人的声音,显得很是吵闹。 “你们等着,我一会过去!” 犹豫了下,张阳才点点头,这边已经没什么事,去看看也好。 和朱道奇他们告别之后,张阳自己开车离去,朱道奇本想晚上留张阳再一起吃饭,可见张阳没有留下的意思,只能作罢。 晚上他们也正好加班开个会,把张阳讲的东西整理一下,好好的理解。 接下来他们的研究方向已经有了,加上张阳补上了不少的手续,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两个课题就能真正的立项,不是学校立项,而是通过国家立项。 就算不是中科院课题,到时候最少也能在卫生部挂上钩,这次学校必然会再次扬名。 李亚的公司距离长京大学不算近,半个多小时后,天色渐渐发暗的时候,张阳总算到了这里。 李亚他们都在公司的会议室,说起这个公司张阳也有股份,只是很少前来而已。 除了苏展涛,李亚和吴志国他们外,常丰,龙成,黄海,王辰他们都在,还有两个女孩子,一个是杨玲,另外一个张阳不认识,没有见过。 基本上平时在一起玩的几个人,现在都聚集在了一起。 “张阳,你来了!” 张阳刚一出现,龙成就走了过来,其他的几个人也都站了起来,他们围坐在会议桌前,之前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今天这么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阳笑了笑,走过来随即坐了下来。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龙成拿过来一张报纸,张阳刚才就注意到,会议桌上摆着不少的报纸和杂志,很凌乱。 给张阳保持的时候,龙成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凝重。 张阳有些疑惑的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后,他的眼睛马上紧了紧。 这是个很普通的地方报纸,版面也不大,张阳所看到是报纸上的一张照片,一张很大的照片。 这照片,就占据了五分之一的版面。 照面为黑色色,是一副森林里面的样子,森林里还围着不少的人,这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照片的中央,那硕大的蟒蛇遗骨。 只一眼,张阳便认出这是他当初埋葬的五冠金冠蟒,不知道怎么被人挖了出来,还引来了那么多的记者。 “我和王镇长联系过,他说是镇里的一名联防队员喝醉之后不小心泄露出去的,而且是泄露给了一个记者,那记者便让他们把东西挖出来,王镇长一直都在阻拦,不过那记者还是重金请了些人,最终挖出了这幅遗骨,并且发在了报纸上!” 龙成小声的说着,当初他们离开的时候就千叮嘱,万嘱咐,一定要保密这件事,可没想到还是泄露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