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六章 我是张家的人 - 神医圣手

第七零六章 我是张家的人

南疆观音山,一中年男子负手而立,而他的面前则是几十个半趴在地上的人。 这些人的神情全都相同,一脸的悲愤。 “张运安,怎么说你也是四层强者,竟然对我呼延家二层,一层弟子下手,你还有没有廉耻?” 最前面趴着的,是个五十多岁样子的男子,正在那大声的怒吼着。 负手而立的男子便是张运安,而这个大叫的人则是呼延百胜。 这位呼延家族族长,此时的样子很是狼狈,一脸的鲜血,而且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呼延家族的漏网之鱼,呼延百胜带领搬出来的那批人,现在全在这里了。 这批人除了呼延百胜之外,连一个三层的前辈都没有,对付这些人根本不用张平虏亲自出手,张运安一人足矣。 在调查呼延家搬迁的时候,张平虏就已经知道这批呼延家族搬迁的地方。 他们本是诱饵,对行踪的保密远不如呼延丰那边,别说是张平虏,就算是龙家,李家,他们只要有心也能查出这些人的下落。 “廉耻?你们呼延家长老,在龙家公然出手对付我家张阳的时候,你所说的廉耻在哪里?呼延丰千里追杀张阳的时候,你那个廉耻又在什么地方?” 张运安冷笑了一声,他的连问,也让呼延百胜没有反驳之言。 张运安所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呼延家长老确实毫无顾忌的出手对付当时还只有内劲三层的张阳,呼延丰追杀张阳更是像大人欺负小孩子一般。 他总不能说,我呼延家欺负你就行,你欺负我们就不成。 尽管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这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回头看了看身边所有的人,呼延百胜的心里又有着一股凄凉。 呼延家完了,传承了一千三百多年的呼延家,彻底的完了。 精英弟子尽失,他们这边也被一窝踹,呼延家的道统,千年的传承,也就此终结。 “百胜,你我也算旧识,这是一壶百年鹤顶红,我相信会知道该如何选择!” 张运安从身上拿出一个葫芦,直接放在了地上。 看着这个小葫芦,呼延百胜的心里又是一阵凄凉,其他那些受伤趴在地上的呼延家弟子则都露出了骇然。 有些胆子小的,已经轻声的哭了起来。 鹤顶红是一种很毒的毒药,很多人只知道张家能配灵药,却不知道他们也能配毒药,而且配出的毒药都很厉害。 “这些孩子,能不能放过他们,他们有些都没有内劲?” 呼延百胜又回头看了眼,轻声的说了句,他所说的孩子是几个还没有成年,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孩子。 张运安的心里微微一软,也向这几个人看去。 只看了一眼,他的心肠马上又硬了起来:“只要是呼延家族的人,全都要喝下这个东西,自己不喝的我会帮他!” 这几人确实都是孩子,每一个脸上还显得很是稚嫩。 可在张运安看向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死死的盯着自己,眼中带着一种彻骨的仇恨,若是他们能站起来的话,恐怕会马上扑过来,咬也要把自己咬死。 带着这样仇恨的人,不管他的年龄有多大,都不可能再留下了。 “张运安,你好狠!” 见张运安连孩子都不放过,呼延百胜恨恨的大叫了一声,更加的绝望。 张运安轻轻摇了下头,直接转过了身子,不在看他们。 张家和呼延家已经结为死仇,放过这些人就等于给自己留下隐患,张运安不是张阳,张阳还年轻,心没那么狠,愿意给那些人留下一命。 可他不行,这些人必须都得死,把他们送到海岛可费不少的劲,他也不想为此再去麻烦。 “噗通!” 张运安的身后,突然传来轻轻的声音,呼延百胜已经自己吞服了一口葫芦里的毒药,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呼延家完了,一个弟子也保不住,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家的弟子一个一个死在他的面前,那对他来说更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他做出选择之后,又有几个年纪大的人也都喝下了葫芦里的东西。 这毒药无色无味,发作起来极快,几乎没有任何痛苦便直接死亡,至少他们死之前都没有遭受折磨。 很快,大部分人都喝下了葫芦里的东西,栽倒在地上。 只剩下十来个胆子小的,全都在那哭着求饶,不敢去喝这些毒药。 最终这些人被张运安强行畏服,几十个呼延家直系弟子,不管多大的年纪,只要是呼延家的人便全部死亡。 他们的死,让张家消除了隐患,也让呼延家真真正正,彻底的除名。 “我这样做,对你们是不公平,但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是张家的人!” 看了一眼呼延百胜的尸体,张运安嘴里轻声呢喃了几句,最终才离开。 这些人全都死透了,在医圣一脉传人的面前,他们想装死也不可能。 张运安离开之后,直接联系了龙家的外围弟子,让他们去给呼延家的这些人收尸,好好的安葬他们。 呼延家的人太多了,张运安也没时间为他们安葬。 正好之前龙家表示过会全力配合,这个任务索性就交给他们,张运安还要急着返回长京,张家强势出击灭亡呼延家,带来赫赫名声的时候也有着很多的危机和隐患,这个时候需要他回去。 这几天,张阳那里也确实很热闹。 龙浩天的亲自到来,让张阳很是意外,他没想到龙家的族长竟然会亲自到来。 对龙浩天张阳倒是没有多冷淡,很热情的接待了他,其他龙家人的待遇就一般了。 龙浩天不仅是龙家的族长,也是龙风的父亲,不管整个龙家如何,龙风和他是最好的朋友是无法改变的,两人生死之间建立的友情,就是苏展涛他们也比不过。 不从龙家的角度,只从龙风这边来看,张阳也得好好的接待。 让张阳更没想到的是,龙浩天来到的第二天,李家族长,华家族长联袂而来,两大家族都是族长亲至,还都带了很多的礼物。 这些礼物大都很贵重,张家属于医圣一脉,所以礼物中各类贵重药材最多。 若是放在从前,张阳肯定会非常的开心,很感谢他们送来的这些东西,不过洗劫了呼延家的藏宝之后,对这些东西张阳就没那么的重视了。 呼延家的收获,要比这些东西更好,更贵重。 三大族长的一起来访,也让张阳明白,现在的张家确实已经不在是之前低调的张家了,张家在内劲修炼界中的地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公子,又来人了,来的是和尚!” 曲美兰匆匆忙忙敲开了张阳的房间,对张阳急急的说了句。 这两天不断有人上门来访,一开始曲美兰还没怎么在意,可无意中发现龙浩天以及李家族长他们的身份之后,曲美兰整个人都愣住了。 龙家,李家还有华家,除了呼延家之外,三大家族的族长都到了。 曲美兰还不知道,整个呼延家都已经被张家所灭亡,张阳并没有把这些事告诉她。 即使如此,她也已经很是震惊,这几大家族别说是族长了,就是一些普通弟子都是他们所仰慕的对象,以前在修炼的时候,她和自己的师姐妹多次聊起过这些大世家,大门派。 那个时候的她们,最大的渴望就是自己的门派也能发展成大门大派,她们走出去也能高昂着头。 不过她们也都明白,这只是个梦,但几大世家的强大,却都已经牢牢印在了他们的脑子里。 可现在这几个强大的世家,族长都亲自上门,那岂不是说张阳比这些人都要厉害,曲美兰已经开始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外面来的那些和尚,更是震住了她,以至于她跑这么快来通知张阳。 “和尚,是他们?” 张阳抬起头,瞬间感觉到了门外的几个人。 门外一共有三个人,有两个都算是张阳的熟人了,上次订婚时候来的施方和释圆,另外一个则很陌生。 张阳能感觉到,这个陌生的人体内也隐藏着巨大的力量,这个人的实力很强。 “去泡几杯好茶来,我去接待他们!” 来了三个人,有两个都是少林来人,第三个应该也是。 看来这次消灭呼延家族,惊动的人还真不少,连少林这样的隐世门派也给惊动了,再次前来。 对这些隐世大门派,张阳并没有什么反感,虽说世家和门派之间关系很淡,也没什么来往,但也没什么大的矛盾。 现在的内劲修炼者大都自己在发展,时代的进步,已经让内劲修炼者变的越来越隐秘,隐秘的后果便是彼此之间也减少了很多联系。 “张施主,久违了!” 张阳刚一出现,释圆便站了起来,对着张阳施了施礼。 “张先生,这位便是我少林现任方丈释成大师!” 见张阳有些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人,施方急忙给张阳介绍了句,事实上他们之前便已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只是曲美兰一激动忘记汇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