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零章 仇恨的可怕 - 神医圣手

第七零零章 仇恨的可怕

八十多个人,也全都看向了张阳。 张平虏喝退目前剩下的那些高手们后,他们便明白,自己这方别看人多,但实力和对方差的实在太远。 对方只有区区四人,但四人实力最弱的也在四层,更不用说旁边还有几只可怕的灵兽。 自家大长老,老祖宗守护者都已经失败,他们这些人,更没什么抵抗力。 也可以说,此时他们的命运全部都掌握在了张阳的手里。 “老爷子,全部废除他们的内劲吧,让他们做普通人!” 犹豫了一会,张阳才轻声说了句。 张阳不是迂腐之人,他们和呼延家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这个家族势必不能保留,否则只会给自己留下隐患。 但一次杀死这么多人,让张阳也有些于心不忍,这才提出了废除内劲的要求。 废除了内劲,他们全都为普通人,对张家也就再也没有了威胁。 张阳的话,让所有的呼延家弟子脸色全都变的煞白。 废除内劲,对他们这些内劲修炼者来说无异于死刑,从小修炼内劲,苦修内劲,他们除了是内劲修炼者的身份之外,其他可以说一无是处。 没有了内劲,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生存。 “这便是你的决定吗?” 张平虏又问道,脸上的笑容稍稍减少了一些,不过态度依然很和蔼。 “是,上次我去南疆,也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张阳重重的点了下头,又慢慢的说了起来,当初为救吴志国,张阳和龙风曾经跑过一趟南疆,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实力很高的老妖婆。 现在的情况和那个时候有些相似,不同的是老妖婆只有三层中期的实力,而呼延丰已经是大圆满。 当初杀死老妖婆之后,张阳便将那些普通弟子全部废除内劲,让她们像普通人一样去生活,这次也采取了上次的措施。 “你上次的选择是对的,但这次有些不同!” 张平虏突然又笑了起来,边笑还一边摇头:“按你所说,那老妖婆的弟子们并不能算真正的弟子,只是奴仆,她们对老妖婆并没有多大的认同感、归属感,这才出现有弟子跟随你出来的情况!” 话锋一转,张平虏的笑容也完全消失,变的无比凌厉:“可这些人不同,每个千年世家都有很强的家族荣耀心,他们对家族的归属感都非常的强大,破坏他们家族的人,都会被他们视为最重要的仇人,对这样的仇人,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 张平虏微微的摇着头,再次说道:“千万不要以为他们没有了内劲,便起不到什么作用,无法报仇,人一旦被仇恨蒙住了心智,那将会变的无比可怕,哪怕是个弱女子,又或者是小孩,都能爆发出想象不到的力量,这样的例子,已经有过很多!” 张道峰,张运安都默默的点了下头。 张家和其他家族最大的不同便是他们入世,他们从没有小看过普通人,很多小人物为了复仇,都掀起过滔天巨浪。 张阳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对这些他也不是不懂,只是没那个狠心罢了。 “或许你会认为,你实力强大他们对付不了你,但小雪呢,你的父亲他们呢?又或者米雪的父母,还有你那些同学朋友呢,你无法想象,他们会用出哪些办法来接近这些人,利用他们来打击,报复你,很有可能,你身边的亲人、朋友,都会被他们某一个人所害死!” 张平虏又说了起来,张阳的神情微微一凛,张平虏看似在警告他,但他很清楚,这些真的很有可能会发生。 不管任何人,内心只想着报仇的话,他们确实能做到很多人所做不到的事情。 仇恨,甚至能改变一个人,这样的例子,张阳真的听过很多很多。 远的不说,上辈子他一个朋友的医院里,就有个实习医生爆发过复仇的力量,那实习医生和女朋友一起实习,他女朋友是护士,两人能在一个医院,着实开心了不久。 可惜医院的主任是个色鬼,盯上了他的女朋友。 最终,这主任用卑鄙的办法抢走了他的女朋友,又设计给他栽陷了一个小偷的罪名,不仅让他被开除,还判了三年徒刑。 这只是事情的一半,三年后那实习医生出狱,便开始了复仇。 那位主任自己都没想到过,没他整的如此惨的人会变的那么可怕,这医生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成功勾引那主任的女儿,还让这位主任什么都不知道。 两年后,他又勾搭上了主任的老婆,暗地里和这对母女分别保持着关系。 在主任女儿深陷不能自拔的时候,他故意让这女儿得知他和其母亲的关系,绝望暴怒的女儿失控,将自己的母亲亲手从阳台推落,最终死亡。 而这女儿,也因为误杀的罪名,进了监狱。 家破人亡,那主任得到的报复还没结束,他的一份份材料被人递交了上去,最终也叮啷入狱,在监狱要呆十年之久。 那实习医生,在监狱里蹲了三年,出来后也仅用了三年,就让那位整治他的主任一无所有。 那实习医生是很卑鄙,无耻,不过最后他却自杀了。 因为他报了仇,再也没有遗憾,等他的遗书公布,众多人才明白这一切。 他之所以这么残忍的报复,除了自己被陷害入狱之外,还有他的母亲,唯一的母亲,在他入狱后便接受不了打击心脏病爆发而死亡,是那主任害他家破人亡,一无所有,他也要让那主任尝受到这一切恶果。 这边是仇恨的力量,而且这还只是一个例子。 张平虏的话,的确点醒了张阳,不能因为这些人变为普通人就忽视他们,任何人只要心里存在着仇恨,都不能忽视。 更不用说,呼延家灭亡,他们内劲被废,在他们的心里也只剩下了仇恨,这么多仇恨的种子,一旦爆发那是相当的可怕。 “老爷子,我明白了!” 张阳慢慢的点着头,身上开始爆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意,他的样子,也让那八十多名呼延家弟子身上冰冷。 “阳阳,明白就好,不过你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办!” 张平虏突然又说了一句,这次不仅是张阳,连张道峰和张运安都有些惊讶的看向他。 张平虏之前的话,意思可是要将这些人全部处死,斩草除根。 张平虏笑了笑,又继续说道:“阳阳这样的决定,其实我很满意,我们是医圣一脉,医武立家,强大的力量固然重要,但我们医家的根本也不能忘记,医者父母心,行医者需要保持着这股慈善之心,不可乱造杀孽!” 见张阳三人都在点头,他又说道:“这些人只废了他们内劲,但却不能给他们自由,我以前游历的时候在海外发现过一无人孤岛,那里有有一以前奇门遁甲流留下的阵法,幸好在外有阵法的详细解说,我才能进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那里环境不错,只是远在外海,来回极不方便,但却是处置这些人的最佳之地!” 张平虏的话,让张阳他们眼睛都微微一亮,不杀这些人的话,把他们送到这个海岛确实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听着张平虏的话,那八十多名呼延家弟子脸上的表情则复杂的多。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难逃一死,不过现在又峰回路转,不用死了。 不死,但却要终身禁闭,还被关在海外,这个结局也好不到哪去。 奇门遁甲流留下的阵法,那可比现在的这些阵法厉害的多,连张平虏这么厉害的人也是依靠说明才进去,想要破解根本不用去想。 更不用说,他们还都会失去内劲。 这就等于是一起生活在监狱里面,还是终生的,等到他们这些人老了之后,全部死去后,呼延家也就没有能去复仇的人了。 在那里,他们也别想着传承。 这八十多人全是男弟子,是为了重新复出,才将他们都带到这里,努力修炼,可没想到却成为了灭绝。 “老爷子,就按照你说的来办!” 张阳再次点头,张运安已经走了上去,剩余的呼延家弟子也有不少想着反抗的,但在几位四层强者的手里,他们的反抗都无效。 张道峰也跟着过去,很快,所有的呼延家弟子全部被打晕,而且全部废除了内劲。 呼延家,已经可以宣布灭亡了。 “道峰,你找东西来带走这些人,先带着他们到浙北海边等我,呼延家还有个隐患,我去除了这个隐患再过去!” 张平虏最后又吩咐了句,他说的这个隐患,便是呼延家族的族长呼延百胜。 尽管那边没有优秀弟子,但毕竟有呼延家的传人,而且还有呼延百胜这个族长在。 有他在,就能将传承进行下去,未来说不定哪天有会冒出来,真冒出来,那对张家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深藏复仇之心的家族,一旦重新出现,必然要对他们复仇。 斩草除根,张平虏已经知道那一批人在哪,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 吩咐过之后,张道峰立刻离开,张平虏则带着张运安,张阳在这里搜刮了起来,千年呼延家,那积攒的好宝贝可是不少,如今这些东西可都成为了他们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