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九章 这些人怎么处理 - 神医圣手

第六九九章 这些人怎么处理

追风和闪电也都来到了张阳的身前,追风的头高昂的抬着。 两个小家伙很聪明,但毕竟没有人类那么复杂的情感,它们只知道张阳杀死了呼延丰,他们一起报了仇。 追风路过的时候,还在呼延丰的尸体上踩了一下。 上次被呼延丰千里追杀的事情,可是它这辈子最难忘的事情,不管是人还是灵兽,连续那么久脱力奔跑都会终生难忘,从那时它的心里便恨透了追它那么紧的呼延丰。 此时此刻,它们也终于报了仇。 “老祖宗!” 在众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呼延鸣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刚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一切,他便看到了躺在那里,身下一片血泊,完全一动不动的呼延丰。 这个发现,让他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从呼延丰的身上他感受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动,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机,这完全是死人才有的表现。 而呼延丰那凄惨的样子,也无比明确的告诉这位呼延家的大长老,他们的守护者,他们家族最强大的人,真的死在了这里。 守护者灭亡,家族则处于危机之中,这是每一个千年世家,任何一个长老都明白的事。 呼延家,完了。 从呼延丰已经死亡的震惊中刚刚清醒过来,呼延鸣的脸上又带出了一丝骇然。 他本能的想要提起内劲,不管是继续战斗还是逃离,都离不开体内那庞大的内劲,可惜这一次所有的内劲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随心所欲的流动,他感觉不到体内内劲的存在了。 再之后,呼延鸣的脸色则变的无比苍白。 “张道峰,你好狠!” 呼延鸣回过头来,嘴里模模糊糊的吐出了几个字,他的眼睛还死死的盯着张道峰,恨不得喷出火来,这会他要能跳起来,肯定会直接咬死面前的人。 当然,前提是他的牙齿还在。 他刚才已经感觉到,他的内劲并不是被封住了,而是彻底的被摧毁,他已经被张道峰完全废除了内劲。 废除一个四层中期强者的内劲可不容易,四层强者都有自我保护的本能,哪怕是昏迷受伤也会发出自然的反击。 之前废呼延鸣的时候,张道峰还受了点轻伤。 张道峰低下头,只是静静的看了呼延鸣一眼,随即便不在说话。 他没有去搭理这个老对手,今天获胜的是他,他在之前也只是先废除了呼延鸣的内劲,若是换成胜利者是对方,现在的他恐怕不仅仅是废除内劲那么简单。 呼延家常年生活在天山,苦寒的环境锻炼了他们,但同时也改变了他们的心。 对所有好的东西,他们都有一定的排斥。 他们的心里总是认为,自己吃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苦,就应该是人上人,自身要比别人都要厉害,好东西也都应该属于他们。 上次龙家平原的事情,便是呼延家首先提议,李家是因为势力有所成长,也想拉下龙家第一的位置,才一拍即合。 之后还是呼延家提议,两家一起把华家绑上了战船,最终出现了三大家族联手出现在龙家大比的事情。 他们的这种心理,很容易造成一些扭曲,就好像呼延丰一定坚持毁掉张阳一般,张道峰很明白,这次失败的若是他,呼延鸣必然会用比自己更残忍百倍的方式来对待,那时候的他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张道峰……” 呼延鸣再次大叫了起来,因为牙齿掉落声音依然模糊,可惜这次没叫出来,便一头又栽了下来。 “括躁!” 这次出手的,竟然是张平虏,他现在正处于兴奋之中,被呼延鸣打扰很不高兴。 “运安现在应该就在呼延家总部,道峰,阳阳,我们也过去吧!” 打晕呼延鸣后,张平虏又轻声说了句,呼延丰已死,呼延鸣被废,呼延家族已经没什么抵抗力,该怎么处置,他们说了算。 今天,这个千年世家真的要被除名了。 张阳点了下头,张道峰一手提起昏迷的呼延鸣,又走到一旁把呼延丰的尸体也提了起来。 从这里去呼延家的驻地,已经很近了,沿着山走了半圈,几个人便到了呼延家新驻地的入口。 这里已经设置了奇门阵法,不过只是简单的阵法,在之前也被张运安成功破除,呼延家并没有阵法高手,这还是很久以前,他们抓到的一个懂的阵法的人帮忙所布置。 那位布置了阵法的人,最后为了保密还被他们所杀害,成为了这里的一个冤魂。 “老爷子,你们来了!” 刚进来,张运安便迎了上来,抓住那六个人之后,他便一个人来到了这呼延家驻地,强行破开他们的守护阵法。 在之后,留在这里的剩余八十七名呼延家弟子全被他叫了出来,现在就在外面忐忑的站着,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八十多人,有五人已经重伤,还有一人死亡,躺在了一边。 这几个都是呼延家族的三层长辈,他们见张运安只有一人,想要联手击败他,可惜四层和三层的差距很大,他们也不像张阳那样有着众多的后手,变态的实力,最终一死五伤。 死亡的那个,是目前呼延家修为最高的一人,三层后期的前辈,他实力已经到了三层后期巅峰,而且年纪也不大,继续修炼下去,很有可能几年之内便能突破四层。 他最厉害,也最被张运安照顾,最终一掌震断了他的心脉,被张运安所了解。 “他们是?” 张运安的眼睛落在了自己父亲手上提着的两个人身上,马上又问了句。 问话的时候,他也带着一股惊喜,一种期望。 “呼延丰和呼延鸣!” 张道峰轻轻的回了句,脸上也带着点微笑,解决了这两人后,这次的血拼也等于有了结果,最终的结果便是他们张家获胜。 “真的是他们,好!” 张运安脱口叫了声,也变的兴奋起来。 尽管他之前猜到了这两人的身份,但实实在在听到之后,心里还是无比的激动。 这两个是他们这次最大的敌人,解决了他们,也就等于解决了整个呼延家。 “大长老!” “老祖宗!” 里面站着的呼延家众人,这会也都发现了张道峰手上提着的两个人,很多人都悲声的叫了起来。 现在是呼延家最危险的时刻,他们每个人也都知道了自己老祖宗的存在,知道他是家族的守护者,最强大的人。 最强大的人,现在却被别人提着,样子又那么的悲惨,这些呼延家弟子脸色都变的无比灰白,心更是拔凉拔凉的。 “所有呼延家弟子听着,拼了,二层中期以上的跟我一起上,其他人能跑一个是一个!” 一道声音突然在这些人之中响了起来,这是一个年轻的家族三层长辈。 他刚才也参与了对张运安的进攻,不过因为实力弱,并不是主力,受伤也不重。 此时便是他,大喊了这一声。 随着他的大喊,有几十人和他一起冲了过来,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内劲提升到了最高,他们实力或许很弱,但人多,全部拼在一起,哪怕不能战胜对手,拖延上点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呼延家完了,彻底的完了,这些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目前对他们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看能不能保住点种子,只要逃出些种子,他们呼延家便还有希望。 呼延家这次搬迁,可是分了两个地方,另外一个是迷惑别人的地方,可惜没有迷惑住张家。 不过那里也有一些家族弟子,最重要的是,为了起到迷惑人的作用,族长呼延百胜就在那边。 虽然呼延百胜在,但那边没设么优秀的传人,跟过去的都是平庸,没有前途的家族弟子,他们本身就是个诱饵,诱饵自然不可能是精英。 可惜就是呼延百胜都没想到,诱饵没事,真正的家族精英却遭受到了灭顶之灾。 “哼!” 一声爆响,刚刚冲过来的所有人都猛的一震,这次是张平虏的哼声。 他能一口喝退四层长老,这道哼声对这些四层都没到的人有着更大的威慑力,若不是人多,他的声音分散,让蕴含的天地能量也跟着分散,就这一声他便能重伤那最先带头之人,甚至直接让其死亡。 即使如此,那人也遭受了点照顾,口中连喷三口鲜血。 这一道‘哼’声,也让所有暴乱的呼延家弟子都愣在了那里。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没有了守护者的后果,在面对别的大圆满的时候,就算曾经强大的呼延家,现在也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等着被宰割。 “阳阳,这些人你看怎么处理?” 张道峰已经把呼延丰和呼延鸣都丢在了地上,站在前面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些呼延家剩余的人。 张运安也在他的身边,只要这些人再敢乱动,他们不介意大开杀戒一次,两人身上弥漫的巨大杀意,也让众多呼延家弟子不敢动弹。 “我?” 张阳则很是长京的伸出手指,指了下自己,他没想到,老爷子会问他怎么处置这些人。 他可是张家辈分最小的一个人,其他都是长辈,怎么处置,也该由他们说了算,而不是自己。 “对,这些人应该怎么处理最好?” 张平虏再次问了句,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点笑意,可惜没人发现,他眼底深处也隐藏着一股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