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八章 大圆满之死 - 神医圣手

第六九八章 大圆满之死

“唰!” 一道破风声在张阳耳边响起,张平虏已经出现在了张阳的身边,之前战斗的时候为了防止呼延丰狗急跳墙,拼死也要给他造成噬魂的伤害,他的距离一直都很远。 此时他的神情和呼延丰有些相似,但态度完全不听,他一脸的惊喜,还有着浓厚的不可思议。 不止是他,一旁控制住呼延鸣的张道峰也急急的凑了过来,瞪着滚圆的眼睛,好像第一次看到张阳一般。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首先大叫出声的是对面的呼延丰,他唯一的手,应该说是胳膊,只剩下半截手指的胳膊没在拖着肚子里的肠子,直直的指向了前方。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而他的精神也变的无比凌乱。 能让一位大圆满精神如此凌乱,那可是很不容易的事,呼延丰无论受伤多重,可他毕竟是位大圆满,有着比其他修炼者更强的承受力。 “阳阳,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呼延丰大叫过之后,张平虏紧接着也问了一句,还带着一股焦急。 他比呼延丰更想知道答案,更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刚刚,刚刚张阳用剑发出去的那道内劲,明显突破了四层初期的限制,达到了四层中期。 四层强者,对能量都有着很高的敏感,对内劲更是如此,这股强大的内劲一释放出来,他们便都看出了其中的不同。 突破了,张阳竟然突破了,展现出了四层中期的实力。 刚刚中了噬魂,已经被宣判从此再也不能进阶的张阳,竟然有了突破,也难怪呼延丰,张平虏他们都会有这样的神情。 特别是呼延丰,噬魂各种破坏力的结果早就深入到了他的骨子里,完全的深信不疑,最信任的事突然被推翻,也难怪他会这样。 张平虏也是如此,在认知中张阳应该再也无法进阶才对,可张阳刚刚的表现完全打破了这种认知。 这就好像,我们大家都知道用刀砍掉脑袋人会死亡,突然有个被砍掉脑袋的人,不仅没死还拿着脑袋乱跑,恐怕每个人都无法接受。 “没什么,我刚刚才知道,闪电竟然可以修补生机受损带来的伤害,刚才是闪电帮了我!” 张阳微微一笑,又低头看了眼怀里的闪电。 战斗的时候,敌人还没有解决,闪电并没有过来,等呼延丰再次重伤,几乎没有了战斗力之后它才跑过来,告诉张阳它对张阳的伤害有办法。 所以张阳才会那么激动和惊喜。 在之后,则是闪电真的帮他修补了受损的生机,有种破而后立感觉的张阳内劲再次有了突破,他本身就是四层初期的巅峰,这次一举突破了初期的范畴,直接达到了中期。 四层中期,连张阳都没想到是这样突破而来。 “闪电,狐尾貂?” 张平虏的眼睛依然很大,还有着一股浓浓的不解。 身为大圆满,他了解的东西要比其他修炼者多的多,可他从没有听说过,噬魂的破坏狐尾貂竟然可以修补。 不止是他,呼延丰亦是如此。 在呼延丰的认知里面,噬魂是无解的,不然这套魔功也不会被那么多人所排斥,正魔两道不惜放下恩缘,所有大圆满联手也要绞杀,就是为了彻底毁灭掉这种魔功。 这套魔功,也成为了呼延丰最大的后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狐尾貂只是毒兽,怎么会修补生机的伤害,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灵兽能有这样的能力,即便是五层灵兽也不行!” 呼延丰又大叫了起来,和刚才一样,连续说了好几遍不可能,足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 叫完之后,呼延丰突然一屁股突然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他的肠子直接掉落在地上,样子更加的恐怖,其他修炼者有他这样的伤势早就完蛋了,也幸亏他是大圆满,还能一直坚持着,并且可以说话。 “你没有听说过,不代表没有,呼延丰,这次又让你失望了!” 张阳淡淡的说着,把怀里的闪电小心的交给了张平虏,又慢慢向前走去,最后站在了呼延丰的面前。 从呼延丰说出‘鸡犬不留’四个字之后,张阳就没打算在放过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留着这个祸害。 张阳和这位大圆满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对他的性格却有了一定的了解。 不说他言出必行,但至少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两人已经结下了不可调和的仇恨,此人不死,必然是张阳全家最大的隐患。 特别是他还修炼了魔功,行事中更又一点魔道中人的特点,这样的人威胁更大。 为了家人,为了亲人,不管是谁,张阳也不会留下这种威胁,在之前他便心里立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今天牙势必要除掉这个隐患。 “失望,失望……” 呼延丰坐在地上,嘴里轻声的呢喃着,眼睛依然带着惊恐,不过更多的却是不甘,不愿意相信。 在之前,他哪怕是死,也死的开心,大笑着去死,就是因为他毁掉了张家的希望,毁掉了一个未来的五层强者。 这是他最大的骄傲,现在这个骄傲却像个泡沫一样,被人一戳就破。 这个结果,他根本接受不了。 “呼延家,因你而灭亡!” 张阳寒泉剑向前一递,寒泉剑穿过了几乎没有了抵抗力的呼延丰,从他的前胸直接穿透。 一剑穿心,最终呼延丰还是没能逃掉这个厄运。 呼延丰低下头,看着前面的剑身,还带着那股不愿意相信的神色。 “啪!” 拔出寒泉剑,呼延丰的胸口猛然暴发出一股鲜红的血液,里面甚至还带着点破碎的心脏。 心脏破碎,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不会,绝对不会,你不可能突破,一定是你用别的办法,你是故意的,噬魂不可能被修复,不可能被修复……” 呼延丰瞪着张阳,缓缓的说着,说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不可闻。 还没说完,他的脑袋就重重的跌落在后面,一位五层大圆满,一位目前站立在巅峰的人类修炼者,就此陨落。 呼延丰死了,这个家伙终于死了,直到此时张阳才重重的舒了口气。 “阳阳,你杀死了一个大圆满!” 张道峰走了过来,很是羡慕的看着张阳,说话的时候语气中不自然的带出了一丝丝的嫉妒。 大圆满啊,别说他们这些普通的四层强者,就算是大圆满之间想杀死同层次的存在也非常的艰难。 大圆满自己想跑的话,其他大圆满根本追不上,硬追就是两败俱伤,也不一定能杀死对方。 张阳作为一个四层初期,还是刚刚晋升的四层中期,能够杀死一名大圆满绝对开创了一个先河,一个从古至今没有的先河。 “外公,呼延丰可不是死在我一个人的手里!” 张阳苦笑一声,他没想到强敌刚除,外公就来打趣自己。 “哈哈,呼延丰不是死在一个人的手里,但最终杀死他的却是你,这点你不可否认!” 张平虏也走了过来,大笑了一声,他的笑声中还充斥着内劲,充满了兴奋。 他和呼延丰,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心情。 张阳中的噬魂被破解了,并且成功进阶,最为兴奋的莫过于他,这就好像一个人已经面临绝境,完全没有希望的时候,天使降临了。 这个天使就是闪电,是它将绝望变为了希望,让绝望的张平虏重新有了希望。 失而复得最为珍贵,更不用说最在意的东西失而复得了。 这个时候,他对怀里的闪电感激之情根本无法表达,也只有这样放声大笑才能发泄他心中的情感。 张阳轻轻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起来。 外公和老爷子说的都没错,他的确杀死了一个大圆满,不管怎么说,呼延丰最后死在了他的剑下。 不过这种过程却是不可复制的,首先是五层灵兽幻鼠重创了呼延丰,让他受了严重的伤,一身实力发挥不到五成。 其次是他身边还有一位大圆满帮忙,张平虏因为强行发挥自己的实力导致肉体受损,但实力毕竟在那放着呢,若不是呼延丰有噬魂,张平虏一个人便能解决了他。 最后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从一开始,呼延丰就没打算逃。 也可以说,一开始的时候呼延丰抱的便是死战之心,他很清楚,自己真逃了,呼延家马上会完蛋,他是呼延家的大圆满,是呼延家的守护者,无论任何时候,守护家族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不逃走的大圆满,受重伤的大圆满,外加一位强大的大圆满帮助,这些才是张阳杀死大圆满,创造先河的根本。 当然,张阳自身强大的实力也是重要的因素,若不是他能借助剑法操控天地能量,能够将能量实体化,有着和大圆满相抗争的一点本钱,他也不可能杀死呼延丰。 换成别的四层初期,又或者换成张运安,别说去抗争,恐怕跑都跑不掉。 可不管怎么说,呼延丰死了,死在了张阳的手里,这是一个事实,张阳的名字势必再次震惊整个修炼界。 张平虏的笑容一直就没有停过,张阳变的越强大,张家的利益也就越大,说不定在不久的未来,张家真的可以达到一个顶峰,超越所有世家、门派,成为当世最强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