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七章 闪电晕了 - 神医圣手

第六九七章 闪电晕了

张阳站了起来,他脸上依然带着点痛苦的神色,但比之前要好上许多。 张阳的身体强度远远超出同层次的强者,这让他面对破坏生机的噬魂的时候,也比其他四层初期有着更强的抵抗力。 换成别人,这会已经受伤,而且还是不轻的伤。 生机属于无影无形的存在,也是全身精气神的汇总,相当于灵魂一般,试想下,灵魂被人硬生生的咬上一口那会是什么感觉。 这种痛苦,甚至比万蚁噬心还是强烈。 “老爷子,这噬魂确实厉害,您不能冒这个险,您只要在远处帮我就行,我来缠住他,他已经受重伤,绝对逃不掉!” 张阳笑着说了句,他是初生牛犊,但不代表不懂噬魂的可怕。 他之前和呼延丰死拼,甚至不惜两败俱伤,并不全是鲁莽,也有他自己的原因。 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必须保住张平虏,自己的未来再辉煌,那也是未来,张平虏对张家的现在非常的重要,他保证的就是现在。 没有他这个守护者,盯住张家的人恐怕会更多,眼红张家配药之术的人可是不少。 为了张家,也为了自己,所以张阳才去硬拼,至少他中了噬魂还能提升实力,张平虏中的话,那代价就太大了点,整个张家说不定真的要躲起来了。 “阳阳?” 张平虏活了那么久,早就成了精,很快他便看透了张阳的想法和目的。 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张阳拼着两败俱伤只是为了保住他,保住他就等于保住整个张家。 这让他的心里很是复杂,他有心想骂张阳几句却骂不出口,在他的心里张阳的地位远远高过自己,张阳才是张家最重要的人。 可不管怎么说张阳都是为了他,这个时候若还责备张阳,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更何况,事情已经发生了,说这些也没用。 “好!” 过了好一会,张平虏才重重的点了下头,他的心依然再痛,滴血般的痛,张阳中了噬魂,对他来说等于断掉了张家未来无比辉煌的希望。 这比杀了他还难受,此时的他都已经后悔全家来报复呼延家族。 若不是报复,也不会逼着呼延丰使用噬魂,更不会让张阳遭受噬魂,甚至丧失了进阶的希望,不能进阶,怎么最后突破到五层。 五层啊,下次张家有这样的希望,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晚了,张平虏是个理智的人,明白这个时候自己更要慎重,绝对不能再让张家遭受其他什么的打击。 今天的战斗,必须速战速决。 “张老头,你输了,竟然躲在小辈的身后,你还是个大圆满吗?” 呼延丰这会也站了起来,在那大笑说着,不过他的情况就有些悲惨了,此时的他受伤更重。 特别是他的肚子上,裂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肠子都能看得到,若不是他内劲深厚,不是一般的内劲修炼者,就这一个伤口便能让他丧失战斗力。 甚至让他死亡。 两败俱伤,刚才的交手绝对的两败俱伤,张阳最后那道剑芒,差点没要了他的命。 “张老头,你是个懦夫,你枉为大圆满,我为你感到羞耻!” 呼延丰又在那大骂了起来,张平虏神情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静静的站在张阳的身后。 不过仔细看的话,能发现他的眼中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呼延丰的激将法对他没用,他心里有火气,但火气越盛他就越能控制,这两百多年他可不是白活的。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的他绝对不能再有意外了。 “你是大圆满,但却屡次对小辈动手,今天更是伤在我这四层初期的小辈手里,我看你才枉为大圆满,我为你感到羞耻!” 张阳突然叫了一声,寒泉剑一抖,身子带出道残影,眨眼间已经到了呼延丰的身边。 话音未落,张阳的攻击便已经开始,呼延丰的噬魂出乎了他们的意料,留着这个人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太危险,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身边的人,张阳都必须要快速的解决掉这个隐患。 “呼!” 随着张阳的进攻,一道道身后的劲风从四面八方涌来,这是张平虏调动周围天地能量发出的攻击,这些风之中都带有能量风暴,平时大圆满被击中不会有什么事,但今天呼延丰受伤非常的重,这些劲风足以再给他增添很多厉害的伤口。 靠这些伤口杀不死呼延丰,不过张平虏也没想着去杀,进攻的人是张阳,他只要帮忙牵制住就行了。 此时呼延丰的实力,连平时的三成都没了,若不是他有噬魂在,让张平虏忌讳,张平虏有把握几分钟之内便彻底解决他。 “卑鄙!” 呼延鸣大叫了一声,朝着张阳冲了过去,他也受了伤,但比呼延丰好的多。 他刚一动,追风和无影也都跑了过来,无影强大的内劲开始不断放出,追风神出鬼没的身子不断显现,让呼延鸣马上没有了进攻张阳的机会。 张道峰也凑了过来,他和呼延鸣重新拼斗了起来。 战斗再次开始,一开始变进入了白热化。 在张阳和张平虏的联合夹击下,呼延丰很快话都说不出来,实力大降的他,已经抵挡不住两人的联手攻击。 他的噬魂是很厉害,但张阳已经吃了次亏,根本不在和他硬拼,张平虏也在一旁严密注意着,直接压制住了他的噬魂。 噬魂是他最后的后手,在这道后手失效之后,他的情况只会越来越遭。 “蓬!” 张平虏一道巨大的内劲攻击击中在了他的肚子上,让他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在呼延丰飞出去的同时,张阳的寒泉剑也化为三道剑芒,直直的刺向了他的心脏。 一剑穿心,只要穿过去,呼延丰必然陨落。 别说大圆满,就算是五层强者,被神兵穿过心脏后也只有死翘翘的份,再厉害的内劲修炼者也是人,不是神。 “噗嗤!” 神兵刺入身体的声音非常的清脆,呼延丰连连爆吼,用剩下的一只手硬挡了下寒泉剑。 他的手掌被刺穿,不过也成功让寒泉剑改变了方向,没有遭受一剑穿心的恶果。 没有一剑穿心,可他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这一剑让张阳又削掉他大半个手掌,原本的三根手指现在只剩下了可怜的小拇指,还是半截,而且他又再次遭受到了张平虏的攻击,身子又飞出了老远。 “咳咳!” 跌落在地上,重新站起来的呼延丰已是满嘴鲜血,他现在完全是强弩之末,身子不断的摇晃着,他的手还托着肚子,里面的肠子都淌了出来。 连续的重创又加重了他的伤势,就算是大圆满,这会也没有多少战斗力了。 不过他满嘴鲜血的时候依然在笑,他成功毁掉了张阳,这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 毁掉一个未来的五层,想想都让他兴奋,死了都值。 “叽叽叽!” 张阳没有进攻的时候,一道白影突然跳了过来,闪电快速的跳到了张阳的身上。 之前战斗的时候,追风和无影被张阳派了出去,惟独闪电没有任何的任务,还被张阳命令先去了远处。 这一次的战斗,不是大圆满也是四层强者,闪电的实力是他们之中最弱的一个,而且闪电也不是防御型灵兽,无论是呼延鸣还是呼延鸣都可以轻易重创或者杀死它。 为了它的安全,之前张阳才强行让它远离。 等回头杀入呼延家驻地之后,才是闪电发威的时候。 “叽叽叽!” 围着张阳,闪电不断的叫着,它只叫了一会,张阳便愣了下,脸色慢慢舒展开,一副惊喜的样子。 叫了会之后,闪电突然跳到张阳的头顶,对着头顶的百会穴就咬了下来。 “老爷子,不要!” 闪电刚咬下去,张阳就急急的大叫了一声,张平虏见闪电突然去咬张阳,心里一急,差点没有直接出手。 闪电实力现在是最弱没错,但它却是实实在在的十大毒兽之一,十大毒兽之毒,就算是大圆满也会头疼。 见闪电去咬张阳,张平虏才本能的想去阻止。 闪电趴在张阳的头顶,嘴巴一直咬着张阳的百会穴,另一边又传来一声巨响,呼延鸣再次被张道峰所击中,一下子半趴在了那里,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样的机会追风自然不会放过,呼延鸣的脑袋直接被它踢中,这一蹄子正好踢在脸上,一嘴牙全给他踢掉,巨大的力量也将这个四层中期的强者给活生生的震晕。 在连续受到重创之后,呼延鸣比他的老祖宗还要惨,这会已经昏迷被张道峰趁机控制住,根本注意不到张阳这边的诡异。 “叽叽叽!” 在张阳头顶吸了差不多一分多钟,闪电又跳了下来。 跳下来后它只叫了一句,身子便直直的栽倒在那,他洁白的毛发全都笼罩着一层灰迹,样子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张阳抱起闪电,慢慢的站了起来,张道峰和张平虏都皱了下眉头,不过张阳却没有任何的担忧。 闪电晕了过去,但在晕过去之前,闪电告诉张阳的是它要睡一会,等它身体恢复便可以醒来。 站起来的张阳,直直的伸出了手,手上还握着寒泉剑,一股强大的内劲从他手心出来,通过寒泉剑飞出,这股内劲不是借用的天地能量,就是张阳自己体内的内劲。 强大的内劲直接击打在呼延丰的脚下,呼延丰正笑着的脸瞬间呆滞在了那里,惊恐的看着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