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四章 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 - 神医圣手

第六九四章 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

呼延丰的样子还是之前,不过脸上总笼罩着一层黑雾,给人种看不清的感觉。 他这个样子显得很是诡异,而且让人看了之后总有种不自然转头的念头,就好像不敢去看他一般。 不止别人,就是张阳也有点这样的感觉,只是他强行忍住了,可看着呼延丰的时候,心里总有种暴虐的烦躁感。 “哈哈,我修炼了又能如何,所有的大圆满来围剿我又能如何?” 呼延丰仰天大笑一声,眼中突然间又变的无比怨毒,缓缓道:“我之所以这个样子,还不是你逼的,修炼噬魂你不知道有多痛苦,你以为我愿意修炼?张平虏,我说过了,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好受,我知道有噬魂在也不是你的对手,但伤了你你却没任何问题,到时候我看还有谁能保住你们张家这个天才!” 呼延丰疯狂的笑着,显得更为狰狞。 张平虏好像第一次见到他一般,最后又很是痛惜的摇了下头。 “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修炼噬魂是很痛苦,但那是你的选择,而且你早已经修炼,从你修炼的那一刻起,你便入魔,并非因为我!” 说到这里,张平虏停了下,静静的看着呼延丰,又慢慢说道:“你我这次虽然为敌,但彼此之间上百年的交情仍在,我特意带了酒菜,想和你在战前最后再喝上一次,现在看来不必了,有没有我们张家,仅仅你修炼了噬魂一事,便能给你们呼延家带来灭顶之灾!” 张道峰和呼延鸣这会已经停止了交手,两人各退到自家老祖宗的身旁。 两人都有些迷茫,噬魂这个名字他们是第一次听到,根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魔功到底是什么,而听张平虏所说的话,这个噬魂很不一般,修炼它的人甚至能惹来所有大圆满的联合围剿。 不止是他们,张阳同样也很迷糊。 张运安此时不在,他若是在的话,不明白噬魂,但至少知道自己手上的烧鸡二锅头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老爷子想和呼延丰叙旧所用。 “少废话,不管他们反应如何,我只认为是你,是你害我呼延家如此,你既然想灭我呼延家,那我就灭你张家,让你张家一千八百年传承到此终结!” 呼延丰咬着牙,轻声的说着,从语气上可以感受到他对张平虏,和整个张家的怨念。 “老爷子,噬魂到底是什么?” 张阳突然开口问了句,张道峰和呼延鸣都看向了自家老祖宗,他们对这个问题也很好奇。 “噬魂,是当今修炼界第一禁忌的魔功,不仅被正道所禁,也被所有魔道中人所禁……” 张平虏慢慢的说着,说话的时候眼中又有些发冷。 呼延丰则一直诡异的冷笑,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也没有着急。 噬魂是一种魔功,或者说魔功中的魔功,连魔道中人都不接受,十分忌讳的功法,噬魂的修炼倒不是特别的难,有功法秘籍的话,很多人都可以修炼,但修炼的过程却十分的麻烦,而且非常的歹毒。 修炼噬魂,需要吞噬大量的生机来进行维持,但不是什么人的生机都可以吞噬,只有吞噬内劲修炼者的生机才有用。 一般来说,二层的话,吞噬一层修炼者的升级便可以,三级的话必须吞噬内劲二层修炼者的生机,而四层需要吞噬三层,到了大圆满,就需要吞噬四层强者的生机。 这种吞噬,不只是一次,需要长久的吞噬。 像呼延丰这样的大圆满,至少需要三名四层强者每年被他吞噬生机,才能维持住他的修炼,不至于因为生机不够而走火入魔。 呼延丰既然修炼了噬魂,又没有任何的表现,这说明他至少禁锢了三名四层强者,将这三名强者像畜生一样的圈养,只为他提供生机吞噬。 三名四层强者啊,这是个什么数字,就是强如龙家,也只有三名四层长老而已,呼延家本身只有两名,也不知这三名四层强者都是谁,又怎么悲惨的落入了他的手里。 这还不止,除了吞噬生机之外,这魔功最不让人接受的便是他的威力。 不管和谁作战,只要中了他的内劲,又或者掌风之类的东西,便会生机受损,而且是永远无法恢复的受损。 严重者,可能生机完全被摧毁,哪怕年轻人也可以直接变为老人而丧命。 即使没有丧命,也会造成极大的影响,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因为生机受损,未来再也没有了进阶的可能。 这么歹毒的功法,别说正道所不容,魔道人也不能接受,谁也不想自己永远无法进阶。 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也正因为这一点所有大圆满都不允许任何人修炼噬魂,很多年前便联手清除所有修炼噬魂的人,摧毁所有的秘籍。 生机受损,对大圆满来说是致命的,他们很多都是靠着辟谷丹来维持,一旦生机受损,辟谷丹便再也起不到作用,等于说大圆满未来的寿命最多只有一年。 也正因为这一点,正魔两道的所有大圆满才难得的合作了一次,清除了当时所有修炼了噬魂的人,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合作。 可谁也没想到,竟然有大圆满强者偷偷留下了秘籍,并且修炼成功。 “老祖宗,您真修炼了这样的功法?” 张平虏还没说完,呼延鸣就大叫了一声,满脸的惊诧。 “我修炼这功夫,也是为了家族!” 呼延丰有些不悦的回头瞪了一眼,呼延鸣马上又低下了头,心里却是震撼不已。 这么歹毒可怕的魔功,只听这些便能明白为什么正魔两道都不允许了。 对正魔两道来说,延续发展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很多家族、门派都会挖掘最优秀的弟子,让这些弟子们慢慢成长。 就是这个魔功,可以轻易摧毁所有的希望,自然也就被大家所仇视。 “这样的话,那你上次为什么不用这种魔功对付我?” 张阳突然开口说了句,呼延丰追杀他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潜力,如果他当时使用这种魔功,便可以轻易的摧毁自己的潜力。 “我不使用,是因为你有灵兽天马,我无法保证不受伤的情况下追击到你,一旦让你逃到其他内劲修炼者所在的地方,我修炼噬魂的事情便会暴漏,到时候不仅是我,我呼延家也会跟着遭受灾难!” 呼延丰冷冷的说着,他这一说,张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呼延丰不是不想用,而是不敢用。 他当时有追风在身旁,假如拼了老命逃的话,想逃到一些重要家族所在地还是没问题。 比如龙家,又比如蜀山李家。 这两个地方都有大圆满存在,一旦被他们知道呼延丰修炼了噬魂,这些大圆满势必会联合来绞杀他整个呼延家族。 到时候他们呼延家族只有覆灭一条路。 根据张平虏的介绍,张阳已经听出,这噬魂是很歹毒,伤人生机,毁灭希望,但对真正的战斗力并没有增加太多。 不然呼延丰也不会用出这种功夫,也只是说伤了张平虏,没说能打败他。 至于他为什么现在又使用了这种功夫,张阳很容易理解,根本不用去问。 现在已经是呼延家生死存亡之际,用了也是死,不用也是死,不如用出来拼一把,也能把张平虏给伤了。 这套功法,听起来是对付普通弟子,可仔细研究的话,它对大圆满的伤害才是最大。 大圆满一旦被伤,就等于宣判了死刑,哪个家族或者门派若是没有继承人,便会马上跌落一个档次,还要小心的应对,这样的结果大圆满们自然不可能接受。 所以张平虏才会说出大圆满共同联手,一起绞杀的话。 只有多名大圆满一起联手,直接用强大的能量击杀另外修炼魔功的大圆满,才能避免自己受到噬魂伤害的情况下消灭对手。 “话我已经让你讲完,今天固然你能灭我呼延家,但你张家必然很快遭受和我们一样的结果!” 呼延丰又冷笑了起来,他的样子显得更加的可恶。 吞噬别人生机,等于吞噬别人魂魄,噬魂这名字还真贴切,此时张阳在看呼延丰脸上那淡淡黑雾,就好像看到一条条冤魂一般。 “我说完了,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根本没用!” 张平虏淡淡的摇了下头,他显得非常的平静。 “没用?等你死了,又加上我传出去张阳可以能量实体化,我就不信那些大圆满还能坐的住,他们既然亲自出手杀你张家传人,就不可能在留你张家存在!” 呼延丰突然大叫了起来,显得异常愤怒。 他是典型的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思想,见张平虏没有他想象的那种表现,这才如此的暴怒。 “你错了,就算我死,别人也不可能伤害到张阳!” 张平虏再次摇了下头,嘴巴微张,可下面却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呼延丰先是冷笑,随即露出了惊骇,又回头看着张阳,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甚至还带着一股绝望。 也不知道张平虏到底给他说了什么,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上一篇   第六九三章 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