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三章 联手 - 神医圣手

第六九三章 联手

张平虏的犹豫,呼延丰完全看在了眼里。 他的心里微微一喜,这次之所以能让张平虏有些难以抉择,最重要的还是张阳的表现。 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张阳展现出能量实体化这让人震惊的能力,有了进阶五层的希望,让张平虏异常的惊喜,但也等于将他自己提前暴漏出来,让他变的比以前更危险。 “张老头,这次我们和解,我愿意对之前的误会给予补偿,你看如何?” 趁着张平虏心里没拿定主意,呼延丰急忙又说了句。 若不是张阳展现出了进阶五层的希望,或许张平虏根本不会犹豫,拼着受伤也要和他清算这次的帐。 他就算受伤了,未来张阳也能成长起来,一样会成为大圆满,张家依然不会缺少大圆满的守护者。 可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张阳的希望不在是成长为大圆满,而是有着极大的可能成长为五层,大圆满和五层只有一线之隔,但相差却是极大,呼延丰在幻鼠那连一招都挡不住便能看出其中的差距。 这也是张平虏犹豫的原因,成长为五层和成长为大圆满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张阳的处境会更危险,他这个守护者也有着不小的压力。 而这一切,也成为了呼延丰新的希望。 “老爷子,他刚才说,让我们全家鸡犬不留!” 张阳突然开口说了句,他身上的杀意没那么浓了,但轻飘飘的话却像利剑一般刺进了呼延丰的心里。 张阳这么说,明显是要拒绝和解。 “鸡犬不留?” 张平虏眼中寒光一闪,重复了这四个字,他的身上也渐渐有了股杀意。 他现在已经反应了过来,呼延丰之前所说的话也可以看做是威胁,以付出生命的代价让自己受伤做为威胁。 活了这么久,张平虏还真不怕任何的威胁,他所担心的,只是张阳。 张阳是张家重新崛起,甚至巅峰辉煌的希望,他一切的担心也是基于张阳,害怕自己守护不住这个后辈的成长。 而现在,张阳的话又给了他一个提醒。 其他家族的大圆满是要提防着,可真正最大的威胁,还是面前的呼延家。 最恨他们的,便是呼延家,最想报复张阳的也是这个家族,他之所以亲自来这里,便是为张阳报仇,从而让任何人不敢去打张阳的主意。 被呼延丰一威胁,这个最初的目的差点给忘记。 受伤又能如何,他是张平虏,是医圣一脉传人,即使有不可恢复的伤势,他也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 要真有人还敢不知死活的话,他不介意在大开杀戒一次。 华飞天很厉害,但那又能如何,大不了他让张阳躲进引龙山,在那修炼到大圆满在出来,而他只要一发怒,华家任何弟子也挡不住他。 他若是放下身份不顾一切的去报复,恐怕是任何家族,任何门派的噩梦。 真这样,该担心的是他们才对,这才是他杀上呼延家的真正目的,这个目的只要完成,张阳才是最安全的,他才能展现出更大的威慑力,更好的保护着张阳。 “张老头,你今天是铁了心要灭我呼延家?” 见张平虏神色不对,杀意重新而起,呼延丰又急急的叫了声,这会他可是真的有点担心。 他发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他忽略了张阳,忽略了张阳的态度。 本来他都已经说动张平虏,可张阳一句话便改变了这一切。 “老爷子,别和他废话了,此人不死,我张家永无宁日,老爷子你我联手,对付受伤的他更轻松些!” 张阳又说了句,其实从呼延丰说过鸡犬不留四个字之后,他就没打算放过这个人。 不管他怎么说,哪怕张平虏不出手,他今天也要和这个人一直战斗下去,他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亲人出现危险,更不允许他们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联手?” 张平虏微微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重重的点了下头:“好,今日你我联手,先杀老疯子,在屠他们整个呼延家!” 张阳联手的建议非常不错,张阳只有四层初期,但却能将天地能量提纯,有五层强者才有的攻击。 这就好像无影三层的时候便可以内劲外放一样。 这个攻击,对付真正的五层强者肯定不行,但对付五层以下,哪怕是大圆满也有着不小的威胁,刚才他就已经可以单独和呼延丰缠斗,若真两人联手,呼延丰只会更惨。 张平虏性子很淡,但毕竟是大圆满强者,之前从没考虑过和别人联手,还是和自己的晚辈联手。 不过现在为了张阳,为了他以后能有更好的发展,他愿意放下一切虚的东西,愿意联手,以大圆满的身份联合张阳一起对付受了重伤的呼延丰。 有了决定,张平虏不在有任何的拖沓,一股天地能量在他身边凝聚,两道庞大的内劲呼啸而出。 “无耻!” 呼延丰再次也开始调动能量,不过他调动的天地能量显然要比张平虏少的多,受伤后的他严重的影响了实力。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张平虏的对手,张老头竟然还联合别人一起对付他,让他肚子差点没有气炸。 还有张平虏最后所说的话,先杀他老疯子,在灭呼延家,呼延家最大的危机真的来临了。 张平虏一动,身子都化为了残影,内劲和重拳不断的招呼着呼延丰。 大圆满的强大再次展现,张阳发现,就算他能量实体化,实力上又有了进步,依然不是状态完好的大圆满对手。 之前他能和呼延丰一直激战,还是呼延丰受伤太重的缘故。 “嗤嗤!” 两道银白剑芒,从呼延丰的胳膊和腿边划过,呼延丰正面应对着张平虏,他受伤后本就不是张平虏的对手,现在又有张阳对他威胁很大的剑芒,更不行了。 “叽叽叽!” 站在追风身上的无影突然叫了起来,追风也慢慢走动起来,呼延丰落了下风,这可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以前的它们都无法参战,可现在它们也成为了四层灵兽,已经可以帮忙了。 “吱吱吱!” 连闪电都跳了出来,在那大叫着,呼延丰速度太快,它不能随便靠近,只能在旁边呐喊助威。 “噗嗤!” 无影连续两道升级版内劲喷吐了出来,它现在的内劲威力比以前强大了不止十倍,就算是大圆满被击中也不好受。 这些内劲,一样带给了呼延丰威胁。 追风的身子化为了一道白影,近距离内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只能感觉到白色的影子不断晃动,它在寻找机会,只要有机会,便给这可恶的家伙一蹄子。 对呼延丰它可是记得最深,把它给追惨了,现在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 张道峰站在一旁,也想上去帮忙,不过呼延丰已经很狼狈,身上不仅被张阳的剑芒划出了几道伤口,又被无影的内劲击中了两下,还被老爷子给打飞了两次。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他来帮忙,他在上去很有可能会添乱。 “老祖宗!” 远处突然传来声悲戚的叫声,一道人影快速前来。 张道峰的身子也动了,直接迎了过去,挡在了这人的面前。 “张道峰,果然是你们!” 看着面前的张道峰,跑来的人停了下来,眼睛赤红,咬着牙在那说道,还不时焦急的看着不远处被围殴的呼延丰。 “呼延鸣,你我三十年前有过一战,不分胜负,今天正好再次比试一下!” 张道峰拦住的便是呼延鸣,他把家族内的事安排好了之后,感觉到自家老祖宗的形势不太好,便跑了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帮忙。 只是刚过来,就被拦在了外面。 “上一次我没杀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呼延鸣的目光又转过来看向了张道峰,恨恨的说着,他和张道峰的恩怨也有几十年,以前并不多和睦。 说起来,张家和呼延家的关系一直便不太好,呼延家从没有让张家的人帮他们配过药,两家也从没有过好方面的来往。 这也是上次呼延家一直针对张阳的原因。 “上一次你没杀我?那这次我再给你个机会!” 张道峰轻蔑的笑了一声,身子也动了起来,两个四层中期的强者在不远处单独交起了手,周围的山地树木又全都遭了殃。 一旁的呼延丰,已经岌岌可危。 他少了一个胳膊,剩下的胳膊手指也残疾了,实力比以前大打折扣,对付完好的张平虏他本来就力不从心,更不用说张平虏还有这么多的帮手。 这一会他又受了不小的伤,嘴角溢出了鲜血。 “去死吧!” 呼延丰突然发出一声怒吼,身子似乎猛然间便大了一些,他身上的能量也极速扩增。 他剩下的那只残废手掌,在空气中不规则的划起一个个图式来,在划动这些图式的时候,他手掌间隐隐带出一片腥臭之味。 他的脸色,也变的无比狰狞,样子像是地狱里的魔鬼一般。 “噬魂?呼延丰你竟然修炼了这歹毒的魔功,你就不怕全天下大圆满来围剿你?” 张平虏瞬间后退了一步,脸上又现出一丝惊骇,在那大声的叫着,张阳和追风也感觉到了不对,纷纷向后退动了一些,远远的看着呼延丰,没有急着在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