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二章 不在有呼延家 - 神医圣手

第六九二章 不在有呼延家

张道峰的速度还是快一些,他和张阳之间的距离本来就近。 远处一道道银白剑芒他已经看到,急速奔跑之后很快又看到了两个人影,等他真正来到百米之内,看清楚正在激斗的两个人之后,猛然停顿在了那里。 张道峰嘴巴微微的张开着,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 在远处感受到天地能量爆发之后,他就明白张阳和呼延丰肯定交上手了,那团庞大的能量只有大圆满才会拥有。 那个时候的他,是无比的担心张阳,所以才尽快的感到。 自家老爷子不在,他哪怕是拼死,也得保住张阳。 也可以说,他在前来的时候脑子里所想的全是如何保住张阳,可怎么也没想到,等来到之后看到的竟然是张阳在追着别人在打。 那个断臂的老人,尽管张道峰没有见过,但也明白他就是呼延丰了。 别的人,根本不可能运用这么恐怖的天地能量。 呼延丰这会确实有些狼狈,他内心更多的则是震惊。 张阳可以将能量实体化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也打乱了他的心神,以至于他现在只能狼狈躲避。 不然真以他的实力,和张阳打起来,哪怕张阳可以将能量实体化也不是他的对手,四层初期和大圆满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当然,这也有呼延丰受伤了的缘故,但这不是主因。 很快,张平虏也出现在远方,几个呼吸间便到了张道峰的身边,他同样很是吃惊的看着前面。 他和张道峰一样都担心张阳吃亏,可来到之后却看到了相反的结果,张阳不仅没有吃亏,还追着一个大圆满在打。 呼延丰不管受了多大的伤,实力下降多少,那毕竟是大圆满,没有了爪子的老虎,它还有牙齿,一样可以伤人,咬死人。 “老爷子,您来了!” 张道峰回过头说了句,马上又将头转了过来,张阳和呼延丰的战斗还在继续,寒泉剑四射而出的恐怖剑芒越来越多,这些肉眼可见的剑芒每次发出去,都将地面上打出一个小坑来。 就这会的功夫,地面已是千苍百孔。 “我一直都在后面跟着,张阳他,将能量实体化了?” 张平虏很机械的点了下头,他的脸上还带着无比的震惊,他比张道峰懂的更多,更明白能量实体化的意义。 看到那不断出现的银白剑芒,他的吃惊一点都不比呼延丰少。 张阳是张家弟子,可他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弟子一点都不了解,似乎和张阳每次相见,都能带给他一次震撼。 “是真正的能量实体化,这,这小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看了一会,张平虏又自己说了句,嘴巴张开之后就没合上。 正在激斗的呼延丰,也发现了张道峰和张平虏的到来,张道峰还好,家族内还有四层中期长老能顶一顶,张平虏可是无人能挡。 他之前的担心也变为了现实,这一次张家真的是举家而出。 “啪!” 一道剑芒刺穿了呼延丰的衣服,张阳的进攻稍微停顿了下,额头上也渗出一丝汗水来。 能量提纯,实体化之后,威力是增加了不少,但消耗也非常的大,连续的激发,张阳的内劲消耗也很大,这些能量毕竟都是借助破天剑法而来,不是自己直接使用,这样消耗的力量更多,更快。 张阳暂时停了下,呼延丰也停在了那里,有些发呆的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破洞。 这一下虽然击中了衣服,但也让他受了点小伤,剑芒擦伤了一点皮肤,虽然是小伤,但对大圆满来说却不是小事,而且这还证明,张阳已经有了击伤他的能力。 几天前,他还将这个年轻人追击的到处乱逃,在他的手下根本走不了几招,几天之后,对方不仅能和他硬拼,还有击伤他的实力,这个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都无法让他接受。 趁着他们都停顿下来的时候,张平虏突然向前迈了一步,直接到了张阳的身前,等于把张阳护在了身后。 “老疯子,你的对手是我!” 张平虏淡淡的说了句,对面的呼延丰则直直的瞪着他,又看了眼他身后的张阳。 张平虏的出现,都比不过他对张阳的震惊,此时此刻,他的内心真的有了些后悔。 不过他后悔的不是该不该追杀张阳,而是之前没早点把这个年轻人斩杀,早在自家弟子被他杀死之后,他便应该出山,亲自出手除掉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的成长,实在太可怕了,整个呼延家都有可能因为他而不复存在。 “张老头,你这次来,是想要赶尽杀绝吗?” 呼延丰开口了,声音有些嘶哑,他和张平虏早就认识,算不上朋友,但之前也不是敌人。 这次若不是张阳,他也不愿意和张平虏做敌人。 张平虏摇了下头,轻声道:“不是我要赶尽杀绝,有些事不要做过界,做过界了,就要承担后果!” “过界?我出手追杀你这个年轻的天才传人就是过了界?可你要知道,他之前杀了我呼延家两人,其中还有一位是长老!” 张平虏的话,让呼延丰立刻咆哮了起来,因为激动,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他可是大圆满的强者,没有五层出现的情况下,便是最顶尖的存在,这么失态足以看出他此时的心情波动之大。 张平虏抬头看了他一眼,再次摇头道:“那是他们该死,他们不主动挑衅我张家,不想害我张家最杰出的弟子,也不会有最后的下场,他们的结果都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哼,你是张家的人,自然这么说,站在我的立场,不管是谁杀我呼延家的人便是不行,我遇到了自然不会放过!” 呼延丰冷哼了一声,这会情绪也恢复了一些。 “立场不同,多说无益,从此之后,不会再有呼延家了!” 张平虏轻声的说着,他有特殊的方法,能感受到山的另一边呼延家众多弟子严阵以待,另外也有六名杰出的年轻弟子正在偷偷离开,这样就算整个家族顶不住,呼延家也会留下火种,未来重新发展起来。 不过张平虏既然说了再没有呼延家,自然不可能让这六人安然离开,他已经传音给张运安,让还没到来的他,从另一个方向拦截这六名弟子。 四层强者,去拦截二层的年轻弟子,结果可想而知。 这样做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但双方已是死仇,把这六人放过,就等于给自己埋下个炸弹。 这几个人,可都是带着对张家的仇恨而离开,张平虏可不是什么妇人之仁的善人,别看他平时笑呵呵的,真出起手来比张阳要狠辣的多。 “不会再有呼延家?” 呼延丰的呼吸猛的一滞,他清楚张平虏来的用意,可亲口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发慌。 别人说这话,他只会当做笑话,甚至让说话的人再也见不到太阳。 可这话出自张平虏的口里,出自另一位大圆满强者的嘴中,他不得不慎重,张平虏完全有这个实力。 特别是他现在受伤的情况下。 深吸一口气,呼延丰再次说道:“张老头,我刚刚已经传音,让弟子把张阳能够能量实体化的事情随时准备传到外面,我现在是受重伤不假,但我拼了性命也能将你所伤,到时候你如何面对别的大圆满,你如何应付华飞天?” 张平虏的眉头微微一皱,样子中也带出一丝的犹豫。 呼延丰说的没错,他虽然重伤,不是自己的对手,但真拼命的话也能带给自己伤害,大圆满一旦受伤便不可恢复。 自己受伤了,张阳能量实体化的消息再传出去,到时候想要对付张阳的人可就多了。 之前的张阳无论怎么借用能量,那最多也只是进阶四层大圆满,可他将能量实体化之后,几乎就是进阶五层的保障。 别的大圆满,或许能允许张阳成为大圆满,张家有两个大圆满再现辉煌也能接受,但说张阳可以进阶五层,成为一代宗师,他们就不一定接受得了。 这个道理很简单,同是大圆满,还都有约束力,张家再强,也得遵守行事规则。 可一旦张阳突破五层,那就是当世第一人,任何人都无法对他造成威胁,到时候张阳说的话,他们也都不敢不听。 每个大圆满都有自己守护的家族或者门派,谁又愿意听从别人的吩咐?为了避免出现这一点,他们很有可能会提前扼杀张阳。 别人不好说,但至少华飞天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华飞天便是华家的守护者,也是最年轻的守护者,又是依靠自己领悟自然之道进阶的大圆满,他一直都有着很大的野心,要让华家恢复之前的光辉,甚至更强。 还有,华飞天一直都在努力寻求突破到五层,他也是所有大圆满之中最有希望成为五层强者的人。 张平虏还知道,华飞天性子非常的孤傲,曾今放言说若有人突破五层,必然是他,在得知张阳有突破五层希望之后,以他的性子必然会抢先出手,不让这个有可能超越他的人出现。 说白了,这也是一种私心,不说别人,换成张平虏自己,遇到别人家的弟子有这样的天赋也会生出这样的想法来。

下一篇   第六九三章 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