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一章 这不可能 - 神医圣手

第六九一章 这不可能

呼延丰说了什么,鸡犬不留? 张阳最在意的便是他的家人,张辈子缺乏亲情的他,这一世对所有的亲人都无比的看重,如果说他是整个张家的逆鳞,那亲人就是他张阳的逆鳞。 张阳是好脾气,但不代表对所有的人都好。 对任何可能给家人带来隐患的敌人,张阳从不会手软,不管这个对手是谁。 感受到张阳身上这股冷冰冰的杀气,呼延丰嘴角带出一丝冷笑,不过精神并没有一点的松懈,小心的搜索着四周。 对张阳他并不害怕,他承认这个年轻人创造了很多奇迹,未来也有不次于自己的发展,但那毕竟是未来,而不是现在。 现在他最担心的,还是张家的张平虏这个老头,以及引龙山的五层灵兽。 呼延丰小心的搜寻着,过了会心里稍稍安下来一些。 目前来看,引龙山那只五层灵兽前来的可能性很小,那只灵兽真的来了的话,张阳根本不用在这里停留,直接过去一阵乱轰就能将他们呼延家覆灭。 五层灵兽,实在太强大了,强大的它们根本不需要做任何的掩饰。 五层灵兽没来,剩下唯一的担心就是张家老头,不过这个担心要小很多。 他现在受伤严重,不可能是张平虏的对手,但他要拼起命来,以死相拼的话,也能拉着张平虏受伤。张家老头和他一样,一旦受伤就是不可恢复的伤害,张平虏比他还要年轻一些,张家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对手,他相信张平虏不会真的和他硬拼。 这样的话,呼延家还有一线生机。 当然,这只是他的想法,具体结果如何,还要看张家的反应。 呼延丰这会心里有着一种憋气的感觉,这么多年来,呼延家什么时候有这么悲惨的时候,除了龙家和李家这少数千年世家之外,那些小世家,小门派,谁不要仰望着他们的鼻息来生活。 “鸡犬不留,很好!” 张阳手腕一抖,寒泉剑自动出鞘,骑在追风身上的他,竟然直接跳了下来。 呼延丰眼皮子一跳,有些吃惊的看着张阳。 “呼延丰,这句话我也送给你,只要我今天还活着,我就让你呼延家,鸡犬不留!” 张阳缓缓的说着,语气不重,可身上的杀意却越来越浓,就连他肩膀上的无影也跳在了追风的身上,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无影跟着张阳这么长时间,还从没有见他有过这样的杀气。 “你,还不够资格!” 呼延丰轻蔑的看了眼张阳,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却无比的警惕。 现在的张阳,或许还没有这个资格,可就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未来的发展,一旦这个年轻人发展起来,呼延家或许真的要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让他的心底又有些犹豫,要不要拼了自己的老命,真正把这个年轻人给干掉。 不过真干掉他的话,张家老头铁定发疯,呼延家一样逃不掉,呼延丰自己这会也陷入了矛盾之中。 “够不够资格,不是你说了算!” 张阳慢慢向前走了一步,手上的寒泉剑慢慢竖起,一股磅礴的天地能量不断汇聚在寒泉剑的剑尖,寒泉剑周围马上凝聚了一片能量风暴。 呼延丰的表情变的稍稍有些严肃,运用天地能量,这是五层强者才有的能力,大圆满一只脚踏入了五层,也能运用一些驳杂的能量,但像张阳这样四层初期借用剑法动用天地能量的,从古至今也只有他一个。 只从这一点,呼延丰就不得不承认张阳是个旷古奇才。 他的心里,突然有对追杀张阳有了一点的后悔。 庞大的天地能量突然一卷,一道肉眼清晰可见的银白剑芒呼啸而出,银白剑芒出现的时候,又带动了很多的天地能量。 呼延丰面色瞬间一变,身子急速后退,头部不自然的后仰,剑芒擦身而过,击打在他身后的一块大石头上,大石头立刻变的粉碎,下面还多出了一个小坑。 单从能量而论,这股能量还是很小,比呼延丰控制的能量少多了,就像之前两人拼杀的时候,呼延丰的能量团是张阳的十倍之大。 但从质量来讲,张阳这股能量要比之前强的多,不在是那种驳杂凌乱的天地能量,像是被提纯了一般,质量纯净,已经肉眼可见,不像之前他所发出的能量,只是无序的天地能量,只能感受的到,无法看的见。 “不可能,你,你突破到五层了?” 抬起头来,呼延丰的神情更为震惊,看着张阳像见了鬼似的。 “不对,你没有突破,你还是四层,突破的话能量不会这么小,可你怎么能发出这么纯净的实体能量?” 呼延丰又疯狂的吼叫了起来,满脸的不敢置信。 能量实体化,这可是五层强者独有的能力,大圆满虽然号称一只脚踏进了五层,但毕竟没到五层,运用的驳杂能量无法实体化。 五层强者,对能量的掌控达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随时可以提纯,增强天地能量的威力,他们便可以将能量实体化,就好像幻鼠的巨龙能量分身,以及口中喷出的能量火球,那些都是肉眼可见的东西。 能量实体化,也是五层的一个标志。 张阳的能量不大,但纯度却已经达到了实体化的程度,也难怪呼延丰会如此的震惊,吼出那样的话来。 “我怎么办到的,你管不着!” 寒泉剑一化为三,三道肉眼可见的剑芒再次呼啸而出,这团能量依然不大,但纯度比以往要高的多,面对纯净这么高的能量,呼延丰根本不敢硬拼,再次借助身法躲了过去。 追风,无影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阳。 两个小家伙,进阶四层会后心里都曾经有过一段自大的骄傲,特别是追风,和张运安交过一次手,把张运安蹂躏了一番。 那时候的它,就想着找个机会挑战下张阳,让张阳明白它的厉害。 可惜这段时间张阳一直都很忙,让它没找到机会,不过在看到张阳能将能量实体化之后,它的脑袋又悄悄的低了下来,曾经有过的挑战念头荡然无存。 张阳都能将能量实体化了,它在去挑战,那简直是找虐,就这小小的剑芒,它一样一个也接不了。 “不,绝对不可能!” 呼延丰躲过去之后,又连连吼叫着,他看着张阳的眼睛变的无比复杂,有愤怒,有怨恨,有不甘,还有着浓浓的嫉妒。 能量实体化,是他们大圆满强者一直以来最大的追求,能将天地能量提纯,实体化了,就等于他们进阶了五层。 能提纯能量,便能改造自身的肉体,也不用担心身体承受不住这么庞大的能量。 可就是这一步,卡住了无数的大圆满,中华几千年,大圆满从没有间断过,而五层强者却数百年才能出那么一个,就可以看出这一步有多么的艰难。 张阳,才二十一岁的年轻人,修为到了四层也就罢了,竟然已经领悟了自然之道。 领悟自然之道,那他也只是可以进阶大圆满,最多和他们一样,但现在张阳展现出的能量实体化,让他看到了对方进阶五层的可能。 这是一种绝大的可能,而不是之前那纯粹的猜测。 这个结果,更让他难以接受,这会的嫉妒之火,差点没将他的内脏全部焚烧干净。 ****“不好,运安,我先走,你快点,老疯子出来了!” 后面,正提着烧鸡和二锅头悠哉哉走着的张平虏,脸色瞬间一变,把手上的烧鸡和二锅头都塞给了张运安。 说完这句话,他不给张运安反应的时间,便一溜烟的跑了,很快影子都看不见了。 “呼延丰出来了!” 过了几秒钟,张运安自己惊呼一声,提着东西也快速的跑了起来。 老疯子就是呼延丰,这可是大圆满的强者,张阳和张道峰都在前面,不管他们谁碰上呼延丰,恐怕都落不到好。 在张运安看来,张家能和呼延丰相抗衡的,也就老爷子一人,而老爷子刚才却和他在一起。 这会张运安的心里也无比的着急,希望张平虏早点过去,无论是张阳还是张道峰,都不能有一点的闪失。 张阳是张家未来的希望,张道峰则是自己的父亲,两人谁出点事,他都接受不了。 除了张平虏之外,感受到远处能量爆发的人还有张道峰,他毕竟一直跟着张阳,距离很近。 感受到张阳的能量爆发,以及另外一团更庞大的陌生能量之后,他也加快了速度,不管那团能量是谁,他都不能看着张阳面临危险。 哪怕是自己拼了老命,也要保住张阳。 这会他的心里也有着和张阳一样的想法,老爷子去哪了?他老人家可是说好在五柱峰下等他们的,这个时候可不能放鸽子,不然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张道峰平明的跑,他后面远处有一个更快的影子,也在拼命的跑着,而在五柱峰下,张阳的寒泉剑已经连连发出实体剑芒,呼延丰的身子正狼狈的躲避着。 有朋自远方来,非常的开心,盟主小口袋抵达郑州,小羽晚上请假半天,明天补回,还请朋友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