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零章 鸡犬不留 - 神医圣手

第六九零章 鸡犬不留

看张运安发呆的样子,张平虏又有了些得意。 “走吧,臭小子,别和那小子去比,他现在是只比你强一些,但不知道多久后,恐怕我都不一定比得上他了!” 张阳的进步,就是张平虏也为之震惊。 对张阳能否超越自己,这一点张平虏已经没有了怀疑,张阳四层初期巅峰,便对自然之道有了很深的了解,未来成为大圆满已是必然。 他又懂的五层强者才能修炼的剑法,等于又增添了他的实力。 最重要的是,他还年轻,完全不用等身体老化便能进阶大圆满,这样他就不需要服用辟谷丹来维持身体机能。 不服用辟谷丹,大圆满超强能力对身体的限制也就没那么大,普通大圆满最多只能发挥出七成的实力,而张阳至少能发挥出八成来。 一个最高,一个至少,这个差距就明显出来了。 更不用说,张阳还年轻,真到了大圆满他也敢拼着身体受伤发挥全力,他的身体可不像自己这些老家伙们,受创了就不能修复,张阳只要不死,他年轻的身体便可以自然修复,这便是年轻的好处。 张平虏和张运安在后面慢慢走着的时候,张阳已经把张道峰超出了千米之远。 远远的,张道峰也只能看到张阳的身影,无论怎么加力,都无法追上又或者拉近距离。 他甚至发现,彼此之间的距离还在扩大着。 这个结果让张道峰很是震骇,也有些沮丧。 他可是四层中期,初期就算是巅峰也完全比不过中期,四层之后每次进阶都非常的艰难。 可以说,他体内的内劲远远高于张阳。 即使这样,速度上他还是输给了自己的外孙,一个内劲实力不如他的人。 另外他并不知道,此时的张阳非常的悠闲,他甚至没有将速度发挥到极致。 被系统加持过的身体,让张阳自身的速度已经不次于四层中期,当初面对楚云天的时候,张阳只靠他的速度便能跟得上。 张道峰的实力比楚云天强一些,但强的有限,速度来说都差不多。 极速前进的时候,张阳还发现,破天剑法借用的能量同样也可以给予他自身帮助,又能将他的速度提升一些,这个提升,足以让张道峰完全追不上他,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甩掉后面的人。 好在张道峰不知道这一点,否则恐怕会郁闷的吐血。 “嘶嘶!” 追风又叫了起来,最轻松的还是它,它也在跑着,但根本没有发动全力。 进阶四层的追风,全力奔跑起来都不次于大圆满,无论是张阳还是张道峰都追不上。 “追风,别闹了,马上就到,等见了呼延丰那个老家伙,在给你报仇!” 张阳微微一笑,极速而奔的时候他还能说话,这就足以证明了一切,现在的他绝对没有用尽全力。 追风马上点了下头,听到能报仇,这小家伙立刻精神了起来,之前被呼延丰追的走投无路的感觉它可记得很清楚。 别以为灵兽都是好脾气,它们比人类更要记仇。 “快到了!” 张阳嘴里自己嘟噜了一声,身子直接加速,本来已经快看不清张阳身影的张道峰,马上惊骇的发现张阳身上散发的能量便强,速度也更快了。 一会的功夫,又将他撇出去好远。 沮丧的张道峰,和张运安一样都放慢了速度,他已经对追上张阳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不过有一点他和张运安不一样,他虽然有些沮丧,但心里更多的还是兴奋,张阳表现的实力出乎了他的意料,也更加让他放心。 现在的张阳,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潜力,成为大圆满基本上没问题,甚至表现出了能够突破五层的潜力。 但不是每个家族都像龙家那样,看阻拦不住便刻意交好,龙家家大业大,他们的老祖宗年纪也太大了,现在对龙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守护者的交替,龙家守护者年纪最大,再没有四层后期的弟子出现,他们也要出现断层。 这才是龙家最大的问题。 其他家族和龙家可不一样,像华家的守护者就非常的年轻,而且还是自己领悟的自然之道,他们不一定愿意看到张阳成长起来,虽说有呼延丰的例子在,可谁也猜测不到会不会还有大圆满暗中出手,想铲除张阳,让张家的希望彻底泯灭。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只要张阳真的成长起来,势必影响整个修炼界的格局。 所以他和张平虏才会坚持报复呼延家,不仅仅是给张阳出气的缘故,也是要让所有人明白,不管是谁敢动张阳,他们就会去拼命,将对方整个家族、整个门派灭亡。 “到了!” 跑了不到二十分钟,张阳便停了下来,五柱峰就在眼前,张道峰已经完全被他撇在了身后。 五柱峰,另一边有处不小的峡谷,峡谷内的山壁上早已被人工开槽出了几个洞口,里面很深,如今全都装饰了起来,甚至通上了电。 在最里面,一个最隐秘的房间内,有个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震慑的杀气和愤怒,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带出了一片亮光。 “鸣儿,立刻召集所有弟子,备战,张家人来了!” 老人嘴巴微微张开了一下,另外一边正闭关修炼的呼延鸣立刻睁开了眼睛,脸上还有些震骇。 老人缓缓的站了起来,站起来后便会发现,他只有一只胳膊,另外一只手也只有三个手指头。 他便是重伤而回的呼延丰,他受了重伤,但毕竟是大圆满的强者,张阳刚才没有隐藏气息,已经被他所发现,张阳的气息他很熟悉,所以才会那么的愤怒。 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这里是他们刚搬迁的地方,张阳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到这里来。 要说张阳出来游玩,从这路过,恐怕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 不是无缘无故来,那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了,张阳这是来报复,来报复他之前的追杀,也报复他们整个家族。 既然是复仇,人家肯定会有把握而来,绝不可能傻傻的一个人跑过来送死,哪怕他受了重伤,也不是张阳四层初期的实力所能相比。 在冷静下来之后,呼延丰便明白,呼延家最大的考验来临了。 谷内没有安装大钟,呼延家刚刚搬迁,一切都以低调行事,就是呼延鸣也没想到,这里他们自己还没熟悉,对方竟然就找上门。 他在通知所有弟子的时候,首先想的便是出了内奸。 不过这一点很快便被他自己否定,能来这里的,都是呼延家的精英,而且全是家族从小培养,很少和外界接触的核心弟子。 他们背叛了家族,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也完全没有背叛的理由。 更不用说,搬过来的这几天他们没有一个人外出过,更没有任何工具和外界联系,内奸的说法并不成立。 不是有内奸,张家却找上了门,实在让他有些困惑。 他肯定想不到,张家老祖宗经常生活在世俗界,早就与时俱进,懂的高科技之法,用卫星将他们定位,最终找到了他们搬迁的新地方。 一道黑影快速离开山谷,急速向外而去。 能量刚一出现,张阳神情便微微一紧,这股能量他不陌生,之前可是追了他差不多一天一夜。 毫不犹豫,张阳直接翻身上马,追风的速度最快,他也能利用追风的速度纠缠住呼延丰。 这会张阳的心里也在暗暗叫苦,老爷子不是说在这里等他们吗,怎么呼延家的人先出来了,他倒没了影子,这不是玩人吗? 张阳哪里知道,自家老爷子偷偷跑去买烧鸡,这会还和张运安在一起慢悠悠的走着呢。 “张阳!” 一身黑衣的呼延丰很快出现在了张阳的面前,他的眼中闪烁着一股浓浓的怨恨。 他现在这个样子,全是拜张阳所赐。 可惜他根本没去想过,若不是他千里追杀,不愿意放过张阳,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大人物做久了,和外界接触的少了,心理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些变化。 在他看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才是正理。 “老不死的,在引龙山竟然还能跑掉,你命真大!” 张阳直接叫道,呼延丰心里猛的一痛,眼睛瞬间变红了。 被幻鼠追杀,然后被幻鼠放出的两道能量伤成这样是他最不愿意回忆,也不愿想起的事,张阳故意这么说,等于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又在揭开他的伤口。 这让他更加的怨恨。 “小子,只有你自己?” 咬着牙,呼延丰慢慢的问了一句,他恨不得现在就杀死张阳,可他明白,现在他的伤势没有恢复,已经追不上张阳胯下的灵兽天马。 天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就我自己又能如何,一样可以让你呼延家鸡犬不宁!” 张阳轻声说了句,这会他的心里却有了点着急。 自家老爷子这次可真把他们给坑了,他不在,呼延丰这老家伙却已经到了,而张道峰也马上就会赶到,就算他联合张道峰一起,也不一定是这呼延丰的对手。 “好一个鸡犬不宁,张阳,此事过后,我必要斩你阖家,鸡犬不留!” 呼延丰冷冷的说着,张阳微微一愣,神情也猛的一紧,脸上变的越来越严肃,一股杀气也渐渐从他的身上四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