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八、六八九章 打上呼延家 - 神医圣手

第六八八、六八九章 打上呼延家

张道峰和张运安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带出了欣慰。 张阳取了这么好的成绩,又这么年轻,心态却能够如此稳重、成熟可是相当的不容易,张阳的所有表现,都让他们无比满意。 “说的很不错,我张家后继有人啊!” 一道沉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张道峰,张运安以及张阳都往门口看去,张平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这里。 “老爷子,您不用去查了,龙家的人已经送来消息,呼延家的人确实逃了!” 张阳马上说了句,张道峰也在一旁跟着点头。 张家人少,非常的团结,但也有人少的缺点,需要什么东西不像其他那些大家族有很多人手可派,什么都要自己去做。 “这点我早就有所预料,我去查的是他们会搬到什么地方!” 张平虏微微一笑,慢慢的点了下头。 他刚才就已经到了这里,听到了张阳所说的话,现在的他对张阳更加满意。 “老爷子,您这么快回来,难道已经查出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张道峰突然问了句,张运安也直直的看着张平虏,他们都知道,老爷子虽然有点玩世不恭,但做事却非常认真,没有消息绝对不会这么快回来。 “那是自然,我亲自出马,没有查不出的事情!” 张平虏的笑意更盛了,还带着一丝得意,他这个样子反而像是个孩子,都说老小孩,越老越像小孩,连内劲修炼者也不能例外。 “老爷子,呼延家族的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张运安也跟着问了句,他倒没想那么多,他只想早点找出人来,为张阳报仇,也让所有的人都明白,张阳便是张家的逆鳞,任何人不得触之。 张平虏坐在那里,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的喝完,在张运安忍不住想再次发问的时候,嘴里才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阴山!” 阴山? 张运安,张道峰还有张阳都互相看了看,阴山也是中华名山,十大山脉之一,阴山山脉比起天山来小一些,但也有两千多里之长。 两千多里的大山,肯定大部分都处于原始状态,而且阴山位于蒙古草原,那里同样是地广人稀的地方,确实是个适合大家族隐居的地方。 呼延家为了躲避张家的报复,躲进阴山也有可能。 “老爷子,阴山那么大,您知道他们具体在哪吗?” 张道峰问了句,张运安和张阳的目光马上都集中在了张平虏的身上,阴山太大了,知道他们在哪才是关键。 不然这一座大山,一点点的去找不知道要找多久,而且也不一定能找到。 “具体位置我还不太清楚,但已经锁定在那几个山峰,肯定就在其中之一!” 张平虏摇了下头,他不知道地方,但却能锁定几个山峰,只是几个山峰的话,搜索起来无疑是简单了很多。 几个山峰,他们几个用不了多久就能找上一遍,呼延丰能隐藏自己的气息,可其他人不能,被他们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便可以找到这些藏着的人。 “老爷子,您出去也没多少时间,是怎么查到的?” 张阳突然又问了一句,张运安和张道峰的脸上同样也露出了好奇,阴山距离他们这也不近,在很远的地方,就算一来一去也需要时间,张平虏到底是怎么知道呼延家搬去了那里,他们真的很想知道。 张平虏大笑一声,脸上显得更得意了,道:“哈哈,老疯子是个笨蛋,不知道与时俱进,可我懂,你们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东西叫卫星,地面上一切东西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我之前就是去找一个晚辈,让他帮我查出了呼延家搬迁的踪迹!” “卫星?” 这次张大嘴巴的则是张阳,张运安和张道峰也都很是吃惊。 谁也没想到,自家的老祖宗竟然这么先进,知道动用卫星,卫星确实能看到地面上很多的东西,查出从天山搬走的呼延家众人也有可能。 不过这样的调查可不是那么容易,张平虏所说的这个晚辈估计也是个有能量的人。 不管张平虏用的什么方法,他们现在确实找到了呼延家新搬迁的地方,这才是关键,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老爷子,我彻底服了您,您居然能想到用卫星!” 张道峰苦笑着摇了下头,张平虏所使用的方法也出乎了他的意料,现在来看,自家老祖宗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老顽固,他新鲜东西接触的比自己还多。 “那当然,我已经查到他们搬到阴山后便消失了,卫星能查出他们搬迁的过程,却查不出他们现在的所在地,我估计那里可能已经被阵法掩饰,真这样的话,那里不是以前他们准备好的地方,就是呼延家族有阵法高手,重新设置了阵法,才瞒过了卫星搜索!” 张平虏微笑点头,用卫星查出呼延家的下落,确实让他很得意。 他这次用的,可是军用卫星,他说的那个晚辈确实能量巨大,说是晚辈,其实比张运安年纪还大,只是在他的眼里,世俗界的人年纪再大也是晚辈。 谁也不可能像他那样,活那么久。 “我回来,就是让你们做好准备,两天后我们便出发,直接去阴山!” 张平虏的笑容又消失了,说话的时候房间内又不自然的带出一股杀气来。 这股杀气,让张阳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三人都明白,老爷子这次真的发了火,普通的一二层内劲修炼者,一旦动怒都可能血溅三步,让人横尸当场,像老爷子这样的大圆满动了真怒,那可真是要血流成河了。 “我们明白,这两天我们一定会做好准备!” 张道峰首先答应了声,张运安和张阳也都表示明白,张平虏这才满意的离开。 他老人家行踪不定,走了也不知道去哪,不过他已经说过了两天后出发,他们好好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做好准备便是。 两天的时间,看似很多,其实很紧。 这次要去报复的,可是一个拥有大圆满守护者的千年世家,别看呼延丰受了伤,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呼延家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的后手。 这次打上门,也是数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内劲世家火拼,两个千年世家打了起来,不管结果如何,势必会惊动所有的人。 对张家来说,这便是再次扬名,证明自己的机会,不管是张阳,还是张运安和张道峰,甚至是张平虏,都不允许这次的事有什么闪失,他们务必要让所有人明白,千年张家,别看只有四个人,但却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欺负。 真惹火了他们,后果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担。 “外公,舅舅,这是几瓶四层灵兽精血,你们赶紧配出一些四层精血丹来,这样对战呼延家我们更有把握!” 张平虏刚走,张阳便从保险柜内拿出了很多的东西来。 四层灵兽精血,火龙果,还有之前获得的千年玉茯苓以及刚得到不久的万年灵乳和千年何首乌。 外加龙家上次补偿给张阳的部分原料,张阳一下子拿出了好多天材地宝级的顶级原料。 这些原料,让张道峰和张运安都看呆了眼。 他们两个都比张阳大的多,特别是张道峰,不仅自己遇到过天材地宝,还帮其他人配过不少的药,饶是如此,他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顶级原料。 “阳阳,你,你什么时候弄来这么多的好东西?” 见张阳一个一个的拿出来这些东西,除了天材地宝之外还有不少贵重的辅药,张运安再也忍不住,直接问了句。 “都是我这段时间的积累,正好您和外公在,我不用一个人辛苦,全部配成药好了!” 张阳呵呵一笑,这么多好东西他也有些得意,只是没表现出来罢了。 “不辛苦,就算再辛苦,能配这么多的灵药我也愿意啊,阳阳,你真是个地主老财,不,地主老财也没你这么富有!” 看着一大堆的好东西,张运安两眼直放光。 这么多的好东西,就是张家最鼎盛的时候也不一定有那么多,这会他心里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些东西都属于张阳,可张阳是谁,是他张家的传人,还是目前唯一的传人,整个张家所有的东西未来都属于张阳,他的好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张道峰也有些激动,但想的要比张运安多一些。 他首先想的便是无影,寻宝鼠确实厉害,他把张阳得到的这一切都归功在了无影的身上。 同时他的心里也有着浓浓的感叹,他和张运安想的一样,张阳的好东西越多越好,看来这一次,是上天真的让他们张家再次崛起。 想着张家的崛起,张道峰的心里又不自然的升起一股感伤,心里默默的说着:“诗华,你有了一个好儿子,当年是爹对不起你啊!” 女儿为张家真的留下了一个好的传人,这会张道峰的心里也开始有了后悔,当初不那么苛刻,不遵守那么多的祖制也就好了,说不定女儿就不用遭遇大难,现在张阳也能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舅舅,外公,就麻烦你们了,我先走了,这么多药配制需要点时间!” 张阳把所有的东西分好,笑了笑之后便返回了自己的房间,配药需要时间,两天时间并不多,只靠他一个人,这些药还真配不完。 这些可都是灵药,就算内劲四层的他,配制灵药也不能有任何的马虎,同样需要时间。 两天时间转瞬便过。 这两天,张运安和张道峰都没少辛苦,把所有的顶级原料都配成了灵药,配这么多灵药,两人愣是一次失手都没有,足以看出他们的配药功底。 张家配药冠绝天下,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两人都很劳累,但脸上的笑容却没消失过,这一次配药之后,张阳的身价之丰厚,远超所有的人。 恐怕也只有龙家,又或者少林这样的大世家,大门派才能和他相比。 这些世家,门派可都积攒了很多年,又是和众人之力才积攒这么多,张阳一个人便能和他们相比,足以笑傲整个修炼界。 两人的怀里,这会也都有个玉瓶。 玉瓶内各有五颗层精血丹,张阳对自家人从不会吝啬,他这次配出的精血丹接近百颗,足够他们很长时间消耗所用。 除了留给三大灵兽以及未来米雪修炼之外,张运安和张道峰都分了不少,五颗是他们两人自己的选择,对他们来说五颗已经足够,四层之后,就算是拥有四层精血丹也不可能利用精血丹来晋级,这几颗精血丹,主要是战斗所用。 两人坚持只要五颗,张阳也没办法,大不了等他们以后用完之后再给他们。 第三天上午,张阳手机便收到了个信息。 这个信息竟然是张平虏发来的,让他们先出发,直接在阴山汇合。 这个老爷子,已经自己先出发了,根本没等他们。 对这个结果张阳是哭笑不得,告诉张运安和张道峰之后,他们也都瞪大了眼睛。 老爷子一声不吭自己先走了,他们还在这等了那么久。 “我们也走吧!” 最后还是张道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东西一拿,直接向外走去。 龙风,米雪还有曲美兰都站在门口,这次出去是解决张家和呼延家的恩怨,张阳没有让龙风跟着,单独去拜访的时候他可以用个人名义,可真打上门的时候还跟着,那意义则不同,不管他怎么说,在对方的眼里他也是代表着龙家。 龙风也知道这次的事情特殊,留在了家里苦修。 “张阳,舅舅,外公,你们早点回来!” 门口,米雪拉着张阳的手,小声的说着,张运安哈哈一笑,先上了车,坐在了驾驶座那。 他开的是张阳的奔驰轿车,本来张运安不会开车,这几天临时突击学会的,至于驾驶证,以张阳的身份很容易便给他办来了一个。 “你放心,我陪舅舅,外公办完事就回来!” 张阳低头微笑,这次出去同样没有告诉米雪原因,只是对她解释说和舅舅他们一起出去办事。 为长辈办事,就算是米雪也不好反对。 “我知道,你早点回来,我快毕业了,等毕业后就到你说的地方学习!” 米雪点了下头,她要比张阳要早一男毕业,至于张阳所说的地方,则是那五星级的连锁酒店,五星级酒店,怎么也比她现在那个饭店强的多。 以后去经营五星级酒店,这个饭店也可以完全转给小呆和楠楠两人,米雪算是抽出了身,也更上一层楼。 ****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 张运安哼着小曲,大步的在草原上走着,他们的前方便是连绵的阴山山脉。 张运安进阶四层之前也没少往外走过,来过这边,也会哼几句这千古闻名的民歌,此时重新来到阴山下的草原,忍不住又哼了起来。 “舅舅,你歌唱的不错,回头去参加大赛,说不定还能拿个大奖!” 张阳笑着说了句,张阳也是大步走着,他的肩膀上还躺着懒洋洋睡觉的无影。 追风自己在旁边慢慢的悠闲的跟着,张阳和张运安他们行走的速度都不满,不过和它这速度第一的灵兽相比就差了很远,这是追风特意跟着他们放慢脚步,不然早就跑了没影。 这已是他们出发后的第三天,两天的赶路,让他们直接都了阴山附近,这边的草原不是那种矮草,都很高,车子不方便开进来。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里开车,速度还真比不过他们自己走着,除了闪电,他们这一行三人两兽,可全都是四层强者。 就是闪电这会也在默默修炼,它出来之前便服用了精血丹,追风和无影双双进阶,成为四层灵兽可给了这小家伙不小的打击。 以前是它最厉害,它的毒屡次帮张阳重创敌人,现在从实力上来说,它反而成为了垫底,小家伙根本无法接受,天天都在努力着,想早一日突破。 不过灵兽突破哪有那么容易,它又么有幻鼠这样的五层灵兽帮忙,只能自己苦修。 这几天它的样子,可没少让张阳心疼。 “哈哈,你小子就打趣我吧,我有自知之明,我这嗓子去唱歌,那还不得把人全都吓跑啊!” 张运安大笑着,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一些,但他无论怎么加快,张阳都能稳稳的跟着。 这让张运安不得不承认,张阳现在的实力已经高过于他,他只是在四层初期的境界上稳定了下来,而张阳已经到了初期的巅峰。 虽然还在一个境界上,可实力毕竟有了差距。 “按照老爷子所说,呼延家族就搬迁到了这五柱峰内!” 张道峰慢慢说了句,老爷子这两天一直都和他们有联系,他老人家确实比他们早到了这边,并且确定了呼延家目前的所在地。 五柱峰,很多山脉都有这个名字。 阴山五柱峰,其实是从乌珠峰音译而来,七百多年前,这里还有过一场恶仗,当时一股蒙古败军被明将追杀至此,被迫躲进了五柱峰内,想借助这险峻的地势拜托明军的进攻。 可惜一千多人进山,只有不到三百人活着出来。 追击的明军两千多人,也只有区区五百多人出山,两支军队甚至没在山里交过一次手,便全都损兵折将,五柱峰之后便被很多人列为了险地,绝对不能去的地方。 不过这里的危险还比不过霸王峰,但这样的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人烟稀少。 五柱峰和霸王锋还有一点不同,五柱峰是在阴山深处,就好像龙家平原一样,在昆仑山的深处,进山之后还要走上很久。 这样更加有利于他们隐藏,特别是呼延家此时是要全面隐匿,躲避报复,这样的地方更为合适。 “外公,我们加快点速度,不如比一比,看谁先到五柱峰?” 张阳突然说了句,张道峰则有些发愣的看了他一眼。 张阳竟然提出比试,虽说是三人一起比,可明显针对的是他,张运安在速度上绝对不是张阳的对手。 “嘶嘶!” 张道峰还没回答,一旁的闪电则欢快的叫了起来,比试赛跑,这可是它的拿手绝活,对上任何人它都不怕。 看着兴奋的追风,张阳很无奈的摇了下头,马上又说道:“追风,你不算,你必须跟着,别自己跑太远!” 和追风比赛跑,自己找虐先不说,追风绝对敢跑的无影无踪。 跑的太远的话,在这茫茫草原上想找到它可就不容易了,万一它跑错了路,不知道去哪了,想重新找回它都需要点力气。 这次打上呼延家,追风也是一大战力,这会自然不能分散。 “嘶嘶!” 追风漂亮的脑袋马上低了下来,很不服气的小声叫了几句,它在向张阳抱怨。 比试干嘛不带上他,好不容易遇到一次发挥自己长处的机会,可惜张阳不给他这个机会。 “好,阳阳,我们就比一次!” 张道峰终于说话了,他答应了张阳比试的要求。 张运安没有说话,但却一直在点头,他也雀雀欲试,他知道自己速度上不一定比得过张阳,但想也差不了太多,两人怎么说也是一个境界的人。 “那好,现在就开始!” 张阳点头应道,话音未落,脚下已经发力朝前飞奔而去。 张运安和张道峰都稍稍愣了下,嘴里一起骂着张阳这个臭小子,也紧跟着加快速度,追了过去。 追了不到十分钟,张运安便颓然的放慢了速度,眼睛还瞪的老圆。 虽说张阳先起跑,可他们的速度也不慢,到了内劲四层各方面的反应都很快,张阳起跑只是几秒,他们便都追了过去。 几秒钟的时间,张阳并没跑出多远,还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可这短短的时间,他连张阳的影子都看不到了,甚至感觉不到他的能量存在,这说明张阳已经跑出去了太远,远到他根本追不上的地步。 这才不到十分钟啊,就这样被甩了下来,张运安难免有些气馁。 “怎么,难过了?放弃了?还是觉得自己比不过外甥,心灰意冷了?” 正慢慢走着的张运安突然回过头,无比惊讶的看着身后的张平虏,他不知道,张平虏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 之前他们几个人可还都以为他老人家已经到了五柱峰。 “老爷子,您怎么在这?” “我有些饿,到城里买了几个烧鸡,怎么,不可以吗?” 张平虏举了举手上的袋子,里面还真装着几个纸包,而他另外一只手上也拿着个塑料袋,张运安偷偷看了一眼,马上又低下了头。 这袋子里面,竟然是两瓶二锅头,自家老爷子这到底是去打仗,还是去旅游啊,他们这次可是找呼延家的麻烦,免不了有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