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四章 张家和幻鼠的情分 - 神医圣手

第六八四章 张家和幻鼠的情分

说着,张阳又从身上摸出个本子,直接交给了张平虏。 破天剑法没有修炼成之前,他必须要看着剑法秘籍才可以修炼,不过修炼成功之后,特别是在系统形成了新能力后,这本秘籍也就用不到了。 整本剑法,都完全刻画在了他的心里。 看着这很普通的秘籍,张平虏的眉头突然跳动了下,他和之前的张阳,以及张运安,张道峰不同,第一遍他就看出了剑法的不凡。 毕竟是大圆满的强者,人类修炼者的巅峰存在。 “这不是普通的剑法,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套只有五层强者才可以修炼的剑法,这里面每一式都会带动天地能量,这套剑法只有真正的五层强者才能发挥其威力,阳阳你虽然练成了第一式,但其中一半的威力都没达到!” 看完之后,张平虏才合上秘籍,轻声的说了句。 听张平虏这么一说,张阳微微一愣,眉角还不自然的跳动了下。 “老爷子,第一式的威力很大,我已经真正练成了!” 张阳忍不住又分辨了句,这套剑法的威力他已经了解到,第一式便极大的增强了他的实力,有了这套剑法,他相信在四层初期这个境界上无人是他的对手,若是练成第二式的话,恐怕和大圆满都能一战。 可没想到,张平虏竟然说他连一半的威力都没达到,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 “你是练成了,但方法并不对,这要真正掌控天地能量的人使用才行,你现在只是借助剑法自身带动的能量,别说一半,我看三成的威力都没有!” 张平虏猛一瞪眼,说完之后,他又露出了丝感慨,再次说道:“这套剑法不知道是谁所创造,但我敢说,创造这套剑法的一定是位五层强者,还是五层之中最厉害的那一种!” 做为大圆满,一只脚已经踏进五层的巅峰强者,他们对五层的了解要远远超于其他的人。 五层修炼者,也有强弱之分。 就好像引龙山那幻鼠,就不是一般五层修炼者所能相比,它比一般的五层修炼者还要强大很多,人类中亦是如此,有些强大者,甚至比引龙山幻鼠还要厉害。 可惜这些修炼者都消失在历史之中,哪怕是五层修炼者也没有永恒的生命,最终躲不过这自然规律化为尘土。 “我明白了!” 张阳慢慢低下头,不愧是大圆满的强者,一句话便点名了一切。 张阳的确只是借用,无论他怎么使用这些天地能量,剑法都是中介,需要剑法作为中转才可以使用。 严格说起来,这些能量是剑法所带动,并不是他。 这样的天地能量,自然比不过真正的掌控来的力量,大圆满境界虽然不是真正掌控天地能量,但控制的力度要远远高于他使用剑法,张平虏一下子便看出了张阳使用这套剑法的不足。 “你也不用灰心,好好修炼这套剑法,就算是四层中期的强者也不是你的对手!” 张平虏把秘籍又交给了张阳,他看的最透彻,张阳真把剑法练熟,练透,哪怕只是借助能量,依然可以打败四层中期的强者,这毕竟是对自然之道的领悟,是五层强者才能拥有的东西。 大圆满为什么比四层后期强大那么多,便是因为他们已经领悟了很多自然之道。 一旁的张运安看着张阳手上的秘籍则有些眼热,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轻声说道:“老爷子,这破天剑法我可不可以修炼,练成了,是不是也能像阳阳那样利用剑法操控天地能量?” 操控天地能量啊,别的不说,只操控这些能量自己进行吸收转化内劲,便可以节约很多的修炼时间。 进入四层之后,修炼起来更为艰难,需要的内劲也更为庞大,靠他自己努力苦修,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进阶。 若不是这么难,每个家族也不会四层高手那么少,又大都在初期或者中期了。 “你不行!” 张运安的笑容刚张开一会便僵硬在了那里,张平虏一句话泼了他一头冷水。 “为什么,阳阳能练成,我为什么不能?” 张运安很不服气的问着,他是真的想去修炼这套剑法,谁都想增强自己的实力。 张阳也抬起头看向张平虏,他倒是隐隐有一点明白,张运安为什么无法修炼这套剑法。 这套剑法的关键之处还在于自然之道,领悟自然知道便是控制天地能量的过程,张运安对自然之道一窍不通,也就无法修炼这套剑法。 “我刚才说过了,这套剑法为五层强者所创造,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别想乱练,练不成也就罢了,若是练出了岔子来,一个不好就是走火入魔,他能练成纯粹是他的运气,若我提前看到这套剑法,我肯定不会同意他进行修炼!” 张平虏又瞪了一眼张运安,张运安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 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继续追问,只能在心里留下点遗憾,可惜这么厉害的剑法不能修炼,这就好像饿了好几天的人,对着一桌丰盛的大餐只能流口水一般。 “运安,听老爷子的没错,若能修炼的话,老爷子怎么会反对!” 张道峰倒是看的很淡,他很清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机缘,这就是张阳的机缘。 不过听张平虏说有这么危险之后他也吓了一跳,还好张阳修炼成功了,不然他们张家最杰出的这个弟子也就完了。 “爹,我明白了!” 张运安稍稍有些沮丧,但很快便恢复了过来。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修炼到内劲四层的强者,心智远远高于平常人。 “阳阳留下,你们都先回去!” 张平虏又说了句,张道峰马上点头,带着张运安先回到别墅。 追风,无影它们则不想走,最后还是张阳把他们劝走,自己一会就会回去。 估计它们几个也都明白,动起手来自己绝对不是张平虏这个大圆满的对手,最终乖乖听话,一起回家等着张阳。 反正这个距离,在进阶之后他们都能感应到,也没什么。 “老爷子,舅舅不能修炼,难道您也真不能修炼吗?”送走所有人,张阳突然问了一句。 这套剑法需要对自然之道的领悟才能修炼,张运安和张道峰都没有领悟,绝对不可能修炼成功,可张平虏对自然之道的领悟已经很深了,要远远高于自己,怎么也不能修炼? 要是张平虏也能修炼这套剑法,等于增加了他们的实力,对付呼延家族也更加的有信心。 “不行!” 张平虏很难得的露出一丝苦笑,还带着浓浓的遗憾。 “我刚才说了,这套剑法是五层强者所创,根基便是五层,你能修炼成功真的是万幸,想必你自己也能感受到,这套剑法需要自然之道做辅助,你是自己领悟的自然之道,而我是接受的传承,若是强行修炼这套剑法,必然会走火入魔,就好像我强行冲击五层一般!” 张平虏慢慢的解释着,这次张阳总算完全明白。 张平虏不能修炼,是因为他的自然之道是依靠传承而来,强行修炼的话只会带来反面效果。 这样来看,这的确是只有五层强者才能修炼的剑法,四层想要修炼,一是艰难,二是必须自己领悟自然之道。 自身领悟哪有那么容易,可以说领悟自然之道比修炼到四层后期还要艰难的多,不然大圆满的强者也不会依靠传承来延续了。 “你把和老疯子交手后的事,再给我说一遍,详细点!” 张平虏坐在了地上,招呼着张阳也坐下,两人就在这荒郊野地里坐着说话。 张阳又把后面的事小声说了遍,包括他之前去龙家的犹豫。 最后才说到引龙山,张平虏的神情一直都很平静,似乎并没有意外。 抬头看了眼张阳,张平虏慢慢说道:“引龙山的灵兽幻鼠活的时间最长,早已突破到五层,你去那里是对的,不过你在那里得到庇佑,也不单单是无影的缘故。一千年前,咱们张家的先辈曾经救过幻鼠一次,幻鼠对拥有张家血脉的人绝对不会下杀手,你身上拥有张家血脉,幻鼠最大的特长就是感受血脉,它一定早就发现了你的身份!” “您,您说,咱们张家先祖和幻鼠也有交情?” 这次轮到张阳的眼睛瞪大了,他没想到张家还有这个秘密。 张家的先辈,竟然救过幻鼠,幻鼠不会对他们张家的后人动手。 张平虏幽幽叹了口气,再次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们张家最重要的秘密之一,就是道峰也不知道,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都不会去惊动它,这个情分要在关键时刻来使用!” 张阳还有些发呆的看着张平虏,他没想到,张家也有这样的后手。 千年世家,果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就是他们张家也有很多的秘密。 “那我这次,岂不是等于用了这个人情?” 张阳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又说了句,这次幻鼠可是帮了他的大忙,救下了他还赶跑了呼延丰,让呼延丰重伤。 张平虏笑着摆了摆手,轻声道:“不会,第一你不知道此事,第二你也没有表明张家的身份,幻鼠还是看在无影的份上才帮的你们,若是动用了我们那个人情,老疯子早就死了,幻鼠根本不可能放过他!” 对这一点,张平虏很是肯定,当年张家那位先辈对幻鼠可是有救命之恩,以幻鼠的智慧,自然也明白,这样的情分不是到家族灭亡之际都不会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