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三章 和老爷子切磋 - 神医圣手

第六八三章 和老爷子切磋

“龙家小子,你在这等会,阳阳,你跟我出来!” 听张阳说到和呼延丰交手,张平虏的眼珠子也不断的转动着,张阳正说着乱跑跑到昆仑山的时候,张平虏突然说了句。 “出去?” 张阳有些愕然,话刚说完就被张平虏一把拉住,从门口走了出去。 龙风的眼睛瞪的更大,有心想跟出去可身子却没有动,张家老祖宗把张阳叫出去明显是单独有事,他这会在跟出去就显得有些不懂事了。 “老爷子……” 张平虏拉着张阳出门的时候,张道峰正好也出来,看到两人急忙叫了声。 “别说话,你也过来!” 张平虏竖起食指,放在嘴边轻声的说着,张道峰马上点了下头,跟在张平虏的身后。 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自家老爷子这么快来到总是好事,跟着出去便是。 走了两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传音入密给了张运安,出门的时候张运安也跑了出来,不止是他,追风,闪电还有无影也都跟了出来。 大圆满隐匿行踪的话,可以瞒住所有四层强者以及四层灵兽。 不过他们一旦泄露一点气息,就能被灵兽所发觉,当初无影察觉到张平虏便是如此,刚才张平虏出去的时候便泄露了一点气息,才被三大灵兽发现,一起跟了出来。 “老爷子……” “别说话,走,带我们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 出了门,张阳也说了句,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张平虏给堵了回来。 想了下,张阳把他们带到了后面的山上,翻过山便是没人的地方,那边很空旷,在那里无论做什么也不会被人发现。 一行人,全是四层高手,追风和无影也都进阶到了四层,就是闪电也是三层后期的灵兽。 这其中,还有一个四层大圆满存在,这么强大的力量,任何一个家族或者门派遇到恐怕都会胆寒,这股实力已经足够消灭一个大型家族或者门派了。 快速的上到山顶,张平虏四处看了一眼,又马上拉着张阳往后山跑去。 最终在山下一片小峡谷那停了下来,这只是个操场般大的峡谷,全是各种小树,旁边一半的山壁还被挖空过,这里曾经被开发,后来又叫停了。 “阳阳,你现在来进攻,我来防守!” 到了地方之后,张平虏立刻说了句,张阳的眼睛马上瞪大了。 不止是他,张道峰和张运安也是如此,两人还张大了嘴巴,他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吱吱吱!” 无影立刻跳到了张阳的身上,无比警惕的看着张平虏,追风滴答着蹄子,也到了张阳的旁边,漂亮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张平虏,就是闪电也到了追风的面前,看着前面。 三个小家伙都知道张平虏的强大,不过它们也绝对不允许对方欺负张阳,上次千里逃亡会后,追风的忠诚度也到了八十,三个小家伙的忠诚度都在八十之后。 “老爷子,您不会想和阳阳切磋吧,他天赋在高,现在也只是四层初期,不可能是您的对手!” 张道峰急忙说了句,他这话也有个话外的意思。 那就是张阳实力不如您,您找他切磋纯粹是欺负人,咱不能这样欺负晚辈。 “你个小子,想什么呢,我要看看阳阳是怎么在老疯子那里逃掉的,切磋,你们所有一起上也不是我对手!” 张平虏身影一闪,直接到了张道峰的面前,上去就敲了张道峰下脑袋。 可怜的张道峰,七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被人当小孩子似的敲脑袋,不过敲他脑袋的是张平虏,无论是年纪还是身份,都是他祖宗级的长辈,他也只能承受着。 “阳阳,来吧!” 张平虏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站在那看着张阳。 “老爷子,我当初用了寒泉剑,您总要让我把剑拿……” “运安,回去,把阳阳的剑拿回来!” 张阳的话还没说完,又被张平虏堵了回去,张运安应了一声急忙跑回去,可怜的张运安,堂堂四层强者,这会成了跑腿的人。 张阳也只能自己露出苦笑,自家这位老爷子,性子也太急了点。 好像,似乎,他们这些活了两百多岁的老家伙,性格都有些古怪。 四层强者,那速度自然极快,没一会张运安便跑了回来,还带回了张阳的寒泉剑,这把剑就放在张阳的卧室内,倒也好找。 握着神兵,张阳嘴角又带出丝无奈,道:“老爷子,您可要手下留情!” 张平虏猛一瞪眼,这才说道:“废话,我对你总不能下重手,你放心,你是咱张家一千八百多年来最杰出的天才,我可不舍得让掉一根汗毛!” 他不说还好,一说张阳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急忙将寒泉剑出鞘,仰天一指,一股能量开始在寒泉剑周围凝聚。 这一剑刚出,张运安和张道峰便不在说话,全有些惊讶的看着张阳。 两人都是四层强者,对能量已经很是敏感,他们已经察觉到宝剑带动的那股强大的能量,这股能量就是他们也无法操控。 当初他们听张阳说过和呼延丰交手,可没想到张阳已经可以自己控制天地能量了。 “咦,有点意思!” 张平虏眼睛微微一亮,脸上也带着点笑容,双掌一挥,一股更庞大的能量在他双掌之间凝聚。 张阳和呼延丰交过手,自然知道大圆满强者的厉害,他心神不敢有一丝放松,破天剑法第一式被他运转起来,抢先进攻。 今天的月色没那天明亮,但至少能让人看清楚对方,寒泉剑带着一股寒光,在张阳的手中变成了一团剑花。 “爹,这,这是天地能量啊?” 张运安砸吧了下嘴巴,小声对张道峰说了句,张阳能够直接运用天地能量,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我知道!”张道峰点了下头。 张运安又问道:“天地能量,不是大圆满境界的人才可以操控的吗?阳阳,阳阳他是四层初期对吧?” “我知道,他是四层初期!” 张道峰再次点头,很机械的点着头,张运安回头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颇有些无奈。 “爹,难道阳阳已经进阶到大圆满?” “不可能,他是初期没错,但一定有奇遇,你有没有发现,他虽然能控制一股能量,但控制的能量很小,没有老爷子控制的多!” 张道峰终于摇头,他一直都在仔细观察着,很快让他找到了其中的不同。 他这一说,张运安也发现了这一点,不过即使有这点不同,也难以掩饰他们心中的震撼。 别看这股能量很小,可再小也是天地能量,比自身凝聚的内劲要高上一级,这些天地能量不仅可以快速转化为内劲,还可以爆发出极大的威力来。 别的不说,只看张阳能控制的这股能量,张运安便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张道峰这会也到考虑着这一点,很快他沮丧的发现,就算他能挡得住张阳,也无法打败他,张阳只借助这股能量和他交手的话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还只是目前张阳的表现,若是张阳还有别的后手,又或者加上追风和无影这两只四层灵兽,恐怕他对上张阳也要落荒而逃。 “奇怪的剑法,很不错!” 张平虏已经和张阳交上了手,嘴里还不断的叫着。 交上手后,张阳的心也稍稍放松了一些,和张平虏对战没有对抗呼延丰时候的那种紧张,张平虏更像是在测试他,而呼延丰则是想杀死他。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张平虏对张阳没有一丝的伤害之心,这也让张阳放下心来,全力发挥着自己的剑法。 看了会,无影它们也都放下了心,张平虏确实没有任何的杀心。 如果张平虏也有杀心的话,它们几个恐怕又要跑一趟引龙山了,即使无影和追风都进阶到了四层,现在的他们加在一起依然不是大圆满的对手。 大圆满,实在太强大了。 使用着破天剑法,张阳有一种异常舒畅的感觉。 能让他随意使出剑法进行切磋的人可不多,切磋不同于生死拼斗,更容易发现自己剑法中的不足。 在运转着破天剑法的时候,张阳也不断的进行着改正,他的破天剑法第一式,慢慢趋于了成熟。 现在的张阳,才是真正将剑法第一式练成,或者说是练熟,以后在使用这套剑法的时候,要比其他的功夫更加的顺手。 “停停停!” 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张平虏才大叫了一声,并且直接退后了几步。 张阳握着寒泉剑,轻轻抹掉额头的一丝汗水,运转着这么多的能量对他来说也有一定的负担,这会额头都出了汗。 四层之后,他出汗的机会可是极少。 “阳阳,你刚才用的到底是什么剑法?” 停下后,张平虏便直接问了句,他也察觉到这剑法的不简单,张阳是使用剑法才调动的天地能量。 这样的剑法绝对不是张家所有,如果是张家所有的话张平虏不可能不知道,他可是张家的老祖宗,守护者。 “这是破天剑法,是我偶然得到,也是最近才修炼而成,我现在只修炼了第一式!” 张阳慢慢的回答了一句,这里没有外人,全都是自己人,除了张平虏之外,其他人也都知道破天剑法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