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二章 你小子合我胃口 - 神医圣手

第六八二章 你小子合我胃口

龙家这次讨论的结果实行了严格的保密,不过龙家内部很快盛传起一个小道消息。 一直在外历练,还没有回来的龙风被提名为族长继承人,正在闭关修炼的大长老出乎意料的同意了这一点。 这次的提名实在太快,通过的也太快了。 以往的龙家,都是在族长晋升后才开始提名,四层长老不兼任族长,也有族长无法晋升,终生担任,去世后才开始选举。 龙浩天现在还健在,况且他还没晋升,龙风便被提名为族长继承人,很多普通龙家弟子都感觉有些古怪。 他们也是感觉,没有一个人敢说反对。 龙风是很年轻,但他实力在那放着,已经是实实在在的龙家年轻弟子中的第一人,长辈们都同意,年轻一代的人更没有任何的意见。 这只是一件小事,是属于龙家的事情。 不过有些聪明的人已经感觉到了不对,龙风这个提名,必然牵扯到其他的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会议之后,龙家又有一人悄悄离开龙家平原。 这次离开的是龙九,在张阳能从大圆满手中逃脱,还能让大圆满重伤而回之后,张阳这个人已经成为了龙家最重视的人之一,整个龙家的意见高度统一,不能挡得住此人的发展,就必然要交好关系。 这也让龙浩天颇是后悔,早知道张阳有这样的发展,当初就不应该让猪油蒙了心,眼看着其他家族的人来欺负张阳,甚至是落井下石。 好在龙风和张阳的关系依然很好,这也算是他们龙家的一点小优势。 此时的龙家,尽管都没有承认,但在他们的心底深处,都已经开始认同张阳是有可能突破到五层,成为五层强者的人,否则也不会如此煞费苦心。 **** “张阳,回来了,李兄也来了!” 带着李长风吃过饭,张阳很快便回到了家里,龙风已经在家里等着。 他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他也清楚这一次张阳出去有着不一般的遭遇,刚刚回来的时候,无影和追风都跑到他的身边来炫耀,炫耀着他们的晋级。 这一次出去,无影和追风竟然成为了四层灵兽,刚刚发现的时候可给了龙风不小的震撼。 “龙兄,您也在!” 李长风马上低头应了声,龙风给他的压力没那么大,但龙风的实力也比他强,怎么说也是三层高手。 张阳则微微一笑,上前轻轻拍了下龙风的肩膀,道:“我临时出了点事,来不及通知你,让你一个人回来了!” “你没事就好!” 龙风也露出了笑容,李长风在,他也没多说什么。 看着两人自然的样子,李长风眼中带着点羡慕,他很清楚,张阳对自己不可能对像龙风那样,也就是说不可能把他当做真正的朋友。 锦上添花,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雪中送炭。 龙风和张阳建立的友谊,那是在张阳还没扬名,甚至实力还很弱的时候一起建立的,并且经历了很多的生死患难,这种生死患难之中建立的友情,送再多的礼物也无法相比。 把李长风送进房间,龙风立刻拉着张阳去了书房,进去之后便直接问道:“你这次到底怎么回事,我去过呼延家,那老家伙真的很惨!” 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才露出了着急。 “说来话长,我取了雪莲根便准备去与你汇合,没想到刚下山便遇到了那个老家伙,那老家伙想把我带回霸王峰,我就只能跑!” 张阳苦笑一声,慢慢把那天的情况解释了一遍。 大圆满实在太厉害了,再次解释的时候,张阳又想起了那天的事。 特别是他知道呼延丰最多只发挥七成实力之后,忍不住又有些头皮发麻,呼延丰若不是爱惜自己的身体,恐怕他现在早已不在人间,根本没有机会到引龙山求援。 “你去了引龙山?” 听到张阳说去了引龙山,龙风的眉头稍稍皱动了下,他只是听说那里很可怕,还是在南疆的时候,并不知道引龙山真正的恐怖。 即使如此,他对张阳跑去引龙山也感觉有些不对。 “不去引龙山,这次真的回不来了,那里有只强大的灵兽,是它赶走了呼延丰!” 张阳慢慢的说道,龙风的眼睛终于瞪大了,马上说道:“你是说,让呼延丰那老家伙受这么重伤的,是引龙山的灵兽?” “是,引龙山居住的灵兽,是只强大的五层灵兽,若不是呼延丰跑的快,他这次必死无疑!” 张阳轻轻点头,龙风的嘴巴已经合不拢了,五层灵兽,怪不得南疆的人那么害怕引龙山,难怪呼延丰这么强大的人都会受这么重的伤。 龙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急急的问道:“那,上次?” 他问的是第一次去南疆,老妖婆故意吸引张阳去引龙山的那次,老妖婆不怀好意,把张阳往引龙山上引,就是想害死他。 那次张阳自己独自出去,还拿回了引龙草,当时龙风并没有特意在意,现在知道引龙山的五层灵兽之后,心里猛然有一阵的后怕。 张阳也明白他问的是什么,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幸亏无影和那强大的五层灵兽属于同宗,有无影在那灵兽没为难我们,否则我上次就回不来了!” 上一次也很危险,那巨龙出现的时候张阳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也幸好有上次的经历,让张阳这次敢往那里跑,让他有了一个能躲避大圆满,甚至对付大圆满的地方。 “你,你下面打算怎么办?” 过了会,龙风才渐渐恢复平静,小声的问了句。 张阳的眼中突然闪过道寒光,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淡淡的说道:“我张家虽然人丁不旺,但也是千年世家,不会这样任凭别人来欺负,人不欺我,我不欺人,这也是我张家的行事准则,可若有人主动挑衅,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那我张家也不会任人欺负,这一次的事,必然不会和他们轻易了结!” 张阳语气很平淡,甚至听不出喜怒来。 不过龙风明白,张阳这是下定决心,要为自己讨个公道,要让呼延家给他们一个交代,张家这是打算和呼延家硬碰硬了。 另外,张阳一口一个张家,故意提起是千年世家之间的事,就是为了把自己撇除在外,这点龙风很清楚,张阳是不想自己趟这趟水。 “我明白,你放心,我虽是龙家的人,但也是你的保镖,三年之内,你有任何事都别想撇下我,你要记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你的保镖!” 龙风轻轻的笑了声,他的声音也不大,可却带着一股不容别人拒绝的坚定。 “哈哈,小家伙说的没错,阳阳没看走眼,你这小子,很合我的胃口!” 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只在书房内响起,周围的人都没有听到,甚至距离书房很近的张道峰也没有任何的察觉。 龙风猛的一惊,站直了身子看向了窗外,张阳也站了起来,不过脸上却带着一丝惊喜。 这声音他很熟悉,这是他张家的老祖宗,张平虏的声音。 “老爷子,是您吗?” 张阳轻声叫了句,他和龙风只能听到声音,但却根本不知道人在哪,这声音就好像四面八方传来的一样。 “当然是我,怪不得道峰会放出引香蜂来找我,原来是出了这么大的事!” 门突然被打开了,一直看着窗户的龙风猛然回头,外面走进来了一个很普通的老人。 这老人看上去,就和外面的退休安享晚年的老人一样,不起眼,看起来是那么的弱不禁风,仅从表面来看,能欺骗所有的人。 不过龙风明白这位老人的可怕,当初就是这位老人,只一句话,便喝退了李家长老,还让李家长老受了伤。 “张,张老前辈!” 龙风急忙低下头,很小声的打着招呼,他清楚这位老人的身份,他是和龙家那位隐居数百年的老祖宗一样的存在。 也是和呼延家族,那受重伤的呼延丰同级的存在。 他们在目前人类修炼者之中,代表着巅峰的存在。 “老爷子,您这么快就来了!” 张阳也走上前,轻笑着问道,张道峰释放出去引香蜂还没有一天的时间,张平虏便出现在了这里,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我这几天正好就在杭城,很近,来的自然也快!” 张平虏笑了笑,不过这笑容很快便消失,又对张阳问道:“阳阳,把你这次遇到老疯子的事全部告诉我,一点都不要留,老疯子真是越来越不要脸皮了,连你这样的晚辈他都敢亲自出手,还追杀那么远!” 张平虏说话的时候,身上不自然的带出一股煞气。 这股煞气让龙风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是生气就这么厉害,龙风对大圆满境界的强者有了更深的了解。 “是,老爷子,是这样……” 张阳又把之前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这次他把追风带他逃跑,路上和呼延丰打斗了一场的事也说了出来。 龙风的眼中马上又露出了惊骇,他现在才知道,张阳竟然和呼延丰交过手,虽说受伤,但毕竟真正的交过手,交手之后还能逃掉,这对任何刚入四层的人来说都是个骄傲。 李家长老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只一句话让他退走受伤,让他去和大圆满交手,恐怕根本挡不住一招,更不用说交过手之后还能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