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四章 呼延家族搬迁 - 神医圣手

第六七四章 呼延家族搬迁

龙家如此,呼延家也是如此。 事实上,四大千年世家都有鸣钟的习惯,这是以前遗留下来的习惯,即使现在有了更现代化的工具,依然是以鸣钟作为通知。 钟响的次数,四大家族大同小异。 一般来说,六声及以下都是小事,主要是一些形式,比如过年便会敲响六声,以示祝贺,中秋佳节则是三声,有重大喜事,也会鸣三到六声来祝贺。 超过六声,那就不在是小事,也不是什么形式。 七声钟响,说明家族出现了重大变故,或者意外事故,上次呼延信和呼延鹏的尸体带回来后,呼延家族的大钟就响了七声,以示悲哀。 八声钟响,在呼延家代表着有外敌入侵,需要整个家族齐心协力,共抗外敌。 至于九声,说明家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九声钟响,无论你在做什么,都要放下手中的事,出来为家族贡献你所有的力量。 至于十声,呼延家族还从没有敲响过。 十声属于丧钟,敲响了十声大钟,则说明家族已经灭亡,这种钟声只能敲一次,也只会出现一次。 九声钟响,呼延福已经顾不得继续追问龙风,急忙快速的跑了出去。 龙风稍微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跟了过去,他本能的感觉,呼延家这次钟声大响和张阳有关,他寻找张阳必须跟过去看一看。 呼延家不断有人跑出来,无论是嫡系的内劲修炼者,还是一些仆从,全都显得很是惊慌。 别说九声钟响,就是八声呼延家族也好几百年没有出现了,突然出现的九声钟响,让每个人心里都无比的慌乱,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呼延家族的中央,是一个校武台。 作为内劲世家,校武台是必备,家族弟子互相切磋,有助于他们的进步,不过呼延家族的校武台比起龙家来说大不如。 他们的校武台不大,周围更小,看起来就是院子里搭起的台子,和龙家那空旷宽大的校武台相比,这里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也难怪呼延家会如此嫉妒龙家,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他们都比不过龙家。 校武台的主席台那,这会已经站着四个人,家族大长老,内劲四层中期的呼延鸣满脸的严肃。 他对面则是呼延家族现任族长呼延百胜,两人的中间,还坐着一个狼狈的老人。 老人的样子真的很狼狈,满身血迹,头发焦黑,几乎看不出长的什么样子,令爱身上也只剩下了一只胳膊,浑身更是沾满了泥土,单从外表来看,大街上的乞丐都比他强。 大长老和族长,就站在这老人的身边,两人都带着一股悲伤。 “老祖宗,人都聚齐了!” 回头看了看四周,护眼百胜微微一弯身,轻声的说了句。 这个狼狈的老人,便是逃窜回来的呼延丰,他能在五层灵兽的攻击中逃回来,只能说是命大,不过他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两颗追击他的火球,一直追了他好几百里,最终他强运能量,拼着肉身再受更大的创伤,又将自己的神兵利器毁掉后,才勉强抵挡住一颗火球。 另外一颗,则是他借助地理优势硬生生的抗下来的,全身能量几乎耗尽,废了一只胳膊,他总算挡住了这颗火球。 两颗火球,要了他大半条命,更是将他的身体彻底摧毁,现在的他即使服用辟谷丹也已经没用,他的寿命,撑不过一年了。 这次的代价,也可以说是付出了生命。 “都到了!” 呼延丰抬起头,平静的说了句,回来的时候他便已经明白,张阳确实是冲着引龙山逃跑。 但他只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之后的所有,张阳去引龙山并不是找死,或者引他上引龙山,是张阳本身就和引龙山的灵兽有交情。 就好像华家和天池那只灵兽有交情一样,张阳这是去搬救兵,可怜的他还傻乎乎的追过去送死。 想明白了,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早知道会如此,他提前让身体受损,也能追上张阳斩杀他,又或者根本不追过去,就不会有这样的祸事,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哪怕他是大圆满境界的强者,这会也只能黯然的接受这个结果。 “老祖宗!” 大长老呼延鸣又叫了一声,呼延丰伸出剩余的那只手,对他摆了下。 伸出这只手后大家才发现,他这只手也只剩下了三个手指头。 “鸣儿啊,让你勤奋点你不勤奋,你现在依然是四层中期,八个月内你不能有所突破的话,咱们呼延家又要经历七百年前的那次痛苦了!” 呼延丰这话是对着大长老所说,七百年前,呼延家守护者中断,随后家族搬迁,最后来到了这霸王峰的平台之上。 当初他们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看中了这里寒苦的环境,那时候绝对不会有人想到,他们会搬到这来。等家族再次有了守护者之后,他们发现这里的环境又助于弟子修炼,便将这里彻底的经营了下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不过也只是到现在,他们马上必须做出新的改变。 “老祖宗,我错了!” 呼延鸣低着头,眼中还含着泪,一副懊悔的样子。 下面站着的众多呼延家弟子这会都愣住了,除了三层境界少数人知道守护者的存在之外,其余所有人都不知道。 不告诉他们,是怕他们产生依赖性,认为家族有人守护就不用有任何的担心,而且告诉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各大家族都选择了将这件事进行隐瞒。 不到万不得已,普通弟子是不会知道守护者的存在。 这会他们看到平时地位最高的大长老,像个孩子一样对这狼狈的老人承认错误,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神秘老人的身份,也都引起了他们的好奇。 “是谁?” 呼延丰突然厉喝一声,伸手弹了一下,一道能量立刻在大门旁爆炸,发出一声巨响。 龙风从门后慢慢走了出来,他跟了过来,但没有进来,一直站在外面。 “龙家弟子龙风,拜见各位前辈!” 龙风深深一弯身,他的心里这会也无比的震惊,他见过呼延鸣,知道他的身份,这是他曾经最为羡慕的强者之一。 这样的强者却无比恭敬的站在其他人的身边,那狼狈老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也只有龙家的守护者,四层大圆满境界的守护者,才能让呼延鸣如此。 只是龙风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能让处于人类修炼者巅峰的守护者,伤的这么狼狈。 守护者受重伤,对任何家族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大事,难怪他们会敲九声钟响。 “龙家的人,你来做什么?”呼延丰再次喝道。 “晚辈前来找人!” 龙风轻轻说着,呼延福急忙上前,把龙风的来意说了一遍。 听说他是来找张阳,龙家很多人都怒视着他,张阳现在就是呼延家的禁忌。 呼延丰也在看着龙风,过了一小会,他突然说道:“百胜,送客,送龙家的人离开,一直将他送出天山范围!” “是!” 呼延百胜急忙点头应了声,不过他并没有亲自去送,而是安排了家族另外一名三层中期的弟子带他去送。 他很清楚,接下来老祖宗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安排,这个时候他还不能离开。 他也知道,这个重要的安排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龙风是龙家弟子,还是最重要的年轻弟子,呼延家正遭大变,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把龙家得罪太狠,只能将龙风送回去。 事实上也是如此,若不是龙风身份敏感,只他是张阳朋友这一点,呼延丰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斩杀。 龙风无奈,只能跟着离开,呼延家接下来的事情他不在清楚。 他所不知道的还都是一些大事,当天下午数百仆从便开始搬迁,带着他们的随身用品离开,很多一辈子生活在霸王峰上的人,很茫然的带着少数的衣物,跟着族长呼延百胜和一部分内劲修炼者,一起去他们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到晚上的时候,搬迁的则变是呼延家数十名最精英的嫡系子弟,他们全都拥有着内劲,几乎都在二层之上。 他们离开的方向,和之前明显不同。 呼延家搬迁了,呼延丰很清楚,呼延家没有了他,别的世家不可能放过这口肥肉,他们外面的阵法是很厉害,但挡不住守护者的攻击。 既然要走,那就得早走,走的彻底。 其实他现在还能撑一撑,但他害怕张平虏会杀过来,以他现在的状态,绝对不是张平虏的对手。 而已张平虏的性子,得知自己千里追杀张阳,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他拼着消耗力量快速赶回来,就是要做这些准备,搬迁必须要早。 这几百年来,呼延家也不是没有考察过别的地方,早就选出了几处地方暗中建设,就是以备不需,现在这些地方终于用到了。 搬迁到两个地方,也是为了保护以他们家族。 呼延百胜坐镇的那个地方,只是个幌子,家族真正的未来还是另外一个地方,那里也是未来家族的总部。 如果呼延丰陨落,呼延家又没有新的守护者,那么以后呼延家都不会出现在其他修炼者的面前,除非有新的守护者出现才行。 所有朋友们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