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六章 此子,决不可留 - 神医圣手

第六六六章 此子,决不可留

胡森二十六岁,毕业于西北农大,是一名硕士研究生。 从小时候十二岁的一次偶然草原之行后,胡森便喜欢上了骑马,从那以后,他便和马结下了不解之缘,实习刚结束,他就来到了维疆,在一家牧场内当起了技术员。 这是距离天山五百多公里的一处牧场,他很喜欢的就是这片矮草地,和这里清新的空气。 “胡技术员,真没想到,你马术这么好!” 胡森骑着马,慢悠悠的走着,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匹马,马上坐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本地人,胡森来到之后便有事没事喜欢找上他,渐渐的,胡森对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也有了很不错的好感。 “我骑马,都是平时学习之余练出来的,我喜欢马,喜欢和马一起纵横在天地间,那种骑马飞驰的感觉,真好!” 胡森笑了笑,轻声的说着,他拒绝了几家马场,来到这荒无人烟的草原上,就是想要在草原上疾驰,享受那种没有阻碍的快感。 “我明白,你和其他技术员不一样,你对马是真的好!” 小姑娘甜甜一笑,又有些崇拜的看了眼胡森,随即又低下了头,脸色微微微微发红。 “胡技术员,你知道吗,在遥远的天山,有马神存在,马神的速度非常的快,比普通的马要快上十倍,百倍不止。相传马神只要出现,所有的马都会朝拜,我的爷爷,小的时候就见过一次马神,非常的英俊,速度就像一阵风一样,我爷爷说了,马神跑起来,再快的汽车都比不上!” 小姑娘慢慢的说着,说话的时候似乎还带着点憧憬,看着远处天山的方向。 “噗嗤!” 胡森轻笑了一声,道:“吐妮莎,马神那是传说,是你爷爷故意给你讲的故事,这个世界上,没有马神存在!” “有,真的有,爷爷真的见过,他不可能骗我!” 一直很顺从的小姑娘,突然抬起了头,很倔强的说着,她没有告诉胡森,当初她的爷爷发誓说见过马神,只是很多人都没相信罢了。 但是她相信,她知道自己的爷爷,从不会说谎。 胡森摇了下头,脸上带着股笑意,在他看来,这女孩很可爱,也很天真,长辈的故事竟然当了真。 “吐妮莎,不如我们赛马吧,看谁先回去?” 胡森回过头,轻声说了句,吐妮莎幽幽的看着他,最后点了下头。 小姑娘明白,自己的心上人也没有相信她的话,也等于不相信她的爷爷。 “嘶嘶!” 胡森刚抓起马缰,他身下这匹高达的枣红色大马便轻叫了两声,似乎还有些慌张。 不止是他,小姑娘吐妮莎也叫了起来,她的马同样变的有些慌张。 突然间,胡森的眼睛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 他骑着的这匹马,竟然前腿向下,弯曲着蹲了下来,他整个身子都倾斜在那里,让他的心也慌乱了起来。 这匹马他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对它的脾性很了解,这是匹温顺的马,还从没有过不听命令,随便乱动的事情发生过。 小姑娘吐妮莎也尖叫了起来,她骑着的马也坐了一个相同的动作,不过她的叫声只叫了一半,便停在了那里。 小姑娘吐妮莎,呆呆的看着远方。 她看的是天山所在的方向,胡森顺着她的目光一起看去,下一刻,他也露出一副傻傻的样子,任由自己的身子半倾在马上。 远处,一个小白点急速的飞奔而来,速度之快,胡森从没有见过。 刚才看着还是白点,没一会便显出了马型,这是一匹白色骏马,那速度,真的和飞驰一样。 这匹白马的背上,还坐着一个人。 胡森傻傻的看着,还没想明白,白影就朝着他们这边飞驰而来,很快,白马在距离他们十几米的地方飞驰而过,白马经过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那种飞一般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白马经过,带起的那阵风,让他的脸颊很是发疼。 白马经过的时候,他身下的那匹马更是动都不敢动,一直低着头跪拜在那里,就好像跪拜它们的神灵一样。 “马神?” 这一瞬间,他猛然想起小姑娘吐妮莎刚刚说起的故事,马神,还真的存在。 刚想到这里,他的瞳孔又猛的一缩,白马刚刚跑过,一个灰色的影子又从他身边飘过,他只能看到一个影子,但从这个影子上,他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人。 这是一个人的影子。 一个人,跑的极快,在追那匹疑似马神的白马。 胡森心里彻底的傻掉了,白马的速度已经让他完全震惊,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的速度能和这白马相比,这,还是人吗? “小子,你跑不掉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声,呼延丰的身子猛一加速,终于追上了疾驰而奔的追风。 他跳了起来,连发两道内劲,追风狼狈的避开,张阳也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 平原是对追风有利,但那是它速度比别人快的情况下,呼延丰是大圆满境界的守护者,他的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张阳的想象。 此时张阳已经完全相信张平虏所说的话,真正的五层高手,速度会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一日之间,便能从神州之南,到神州最北端。 “老不死的,你以大欺小,要不要脸!” 被追上了,张阳也豁出去了,干脆在那大声的骂了一句,同时他还抽出寒泉剑。 从胡森和吐妮莎身边飞驰而过的,自然是追风和张阳,追风使出了吃奶的劲,怎么也甩不掉身后的呼延丰,在跑到这个地方之后,终于被对方给追上了。 “嘿嘿,老夫活了两百多年,脸皮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你杀我呼延家之人,还敢到霸王锋来,今天我就成全你!” 呼延丰说着,身子又化为了影子,伸出大手,眨眼间到了张阳的身边。 追风猛的一急,嘶叫了一声,就想往前冲,结果一道强大的内劲击打过来,追风又狼狈的避开,根本靠不近。 闪电和无影也在大叫,但他们同样无法接近,大圆满境界的人实在太强大了。 四层中期,它们还敢联合动一动,对大圆满境界的人,无论它们怎么联合,都不是对手。 匆忙之间,张阳握着寒泉剑,一个剑花直接抖了过去,天地间的能量开始自动运转,张阳的身子一下子化为了三个残影,躲过了呼延丰的这一抓。 不自然间,他已经用上了破天剑法。 领悟破天剑法之后,张阳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就将它用于实战。 “咦?” 感受着天地之间能量的涌动,呼延丰的眼睛突然瞪大了。 能量越聚越多,都聚集在了张阳的寒泉剑之上,之前张阳只是以指代剑,现在有了寒泉剑这个更好的转接器,天地能量聚集的更多。 在这些天地能量汇聚之后,张阳突然有一种轻松感。 此时的张阳,有着一种他就是剑,剑就是他的感觉,他手上的寒泉剑仿佛已经消失,融入进了他的体内。 不止如此,他的身子也好像消失了,他只感觉,自己是一种人和剑合体的存在,就好像这天地间一团能量一般。 天地间的能量,无影无形,想击败这些能量,几乎没有可能。 握着寒泉剑,体验着神奇的感觉,张阳的信心也猛然暴增起来。 有着充足的天地能量支撑,现在的他,就是大圆满境界的人也敢于一战。 “自然之道,这不可能!” 看着眼前的张阳,以及那几乎肉眼可见波纹的疯狂能量,呼延丰脱口叫了一声,更加的震惊了。 张阳的剑法,展现的竟然是他一直苦苦摸索,苦苦追寻的自然之道,这个发现让他很难以接受,甚至不能接受。 张阳才二十一岁,就已经是四层初期巅峰,看他的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中期。 这么年轻,有这么强大的实力,竟然还将自然之道领悟的这么深,连剑法之中都蕴含着强大的自然之道,那未来的他,更不敢想象。 这一刻,呼延丰的心里对张阳有了很深的忌惮。 张阳这个样子,进入大圆满境界已经是完全肯定的,他只要到四层后期,便是大圆满级别的存在,他已经领悟了很深的自然之道。 二十一岁,有着这层领悟,呼延丰又想起自己之前所说的话,那个时候,他只是当做一个简单现的恭维之话,现在,这些恭维之话很有可能变为现实。 那就是,张阳真的有可能会进入到五层,成为真正的五层强者。 没有人比大圆满境界的人更了解五层的可怕,五层强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们这些大圆满境界的守护者,在五层人的眼里不过是个小娃娃,想怎么蹂躏便怎么蹂躏。 想到张阳和呼延家的仇恨,呼延丰的神情渐渐变的更为严肃。 张阳已经杀死了他们呼延家两个高手,他很清楚,呼延家上下都恨不得生撕张阳的肉,喝他的血,将他打入地狱。 这已经是一种不可调节的仇恨,有这样的仇恨存在,张阳真突破到了五层,那可就是他们呼延家的末日了。 此子,决不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