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五章 老夫,呼延丰 - 神医圣手

第六六五章 老夫,呼延丰

疾驰在树林之中,张阳的心情感觉无比的舒畅。 这次是真的再也没有一点的担心,雪莲根顺利到手,按照追风的速度,他下午便能回到巴什县与龙风汇合,最多两天,他们便能回到家里,配出灵药来为张克勤解毒。 毒性解了,张克勤所有的危机也全部解除。 这一刻,张阳的心里真的真正的放松了。 “灵兽天马!” 很远的地方,站在树枝上的老人眼中突然闪过道寒光,嘴里轻声呢喃了句。 他的脸上突然又带出了点笑容,不过眼中的寒意却越来越浓,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远处小小的白点。 “没想到,他竟然来到了这里,阿信,这是上天要为你报仇啊!” 老人嘴里轻声的说着,话音未落,他人影便消失在远方,山中只能看到一个淡淡的影子,很快这个影子便完全消失。 张阳若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被惊住,这人的速度,竟然不比追风差。要知道,就算是张阳,有着不次于四层后期强者的速度的他,也比不过追风。 陆地速度第一灵兽,绝非浪得虚名。 此时的张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住,他正心情爽快的,任由追风放任速度,往回赶去。 没用多久,他们便下了霸王锋,来到了天山脚下。 到了山下,追风的速度又放慢了一些,不时的回头看着后面雪白的峰顶。 天山,是它从小生活的地方,可惜这次来的急,走的也急。 它也明白,张阳来这里是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然后回去救人,不会在这耽搁,不然的话它会带着张阳到它小时候玩耍的地方看一看,带张阳和闪电他们去看看自己的家乡。 张阳也没催促闪电,雪莲根到手,他的心已经放了下来,这会没在那么着急。 张阳任由追风在这山下慢慢的走着,自己则闭着眼睛感受着那股清新的凉风。 这是一股春风,现在已是春天,只是天下脚下的天气依然有些寒冷,不过这股寒冷对张阳没有任何的影响,反而让他有种舒适的凉意。 心情好的时候,不管是什么环境,也都会往好的方面去想。 追风正走着,突然停在了那里,漂亮的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前面。 前面是一片矮草地,矮草地中间有一块很大的石头,有一个老人正坐在石头上,手上拿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坐在那看着他们。 老人有八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胡子也白了,似乎背还有点驼,老眼昏花的样子,他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灰色长衫,这衣服就像民国时期的那种长衫,很古怪。 追风停下来后,张阳也注意到了这个老人。 只看了老人一眼,张阳的眼睛便微微一紧,全身内劲也都提了起来,凝神戒备。 这老人看起来非常的普通,若是在城市里面见到的话,张阳根本不会在意他,只会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老人。 但在这里,在这四周最少几十里都没有人烟的地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老人,本身就带着诡异。 最让张阳注意的,是这老人只穿着一件灰色长衫,现在是春天不假,可天山脚下此时的气温还在零度徘徊。这样的温度,若是普通人穿这样一件衣服,根本撑不了多久,更不用说,还是年过古稀的老人。 看了这老人一会,张阳才慢慢说道:“老人家,您怎么一个人在这,您是不是住在附近?” 这个老人,让张阳的心里本能的感觉着不正常,可无论他怎么去看,这老人都是一副普通人的样子,根本没有内劲存在。 “是!” 老人抬起头,眼睛看起来还有些浑浊,慢慢的点了下头。 张阳眉头再次一跳,又仔细的注意了老人身上的衣服,很薄的灰色长衫,脚上也是很普通的布鞋。 这一身,夏天穿的话还没什么,老人年纪大了,喜欢以前仿古服装说的过去,但在这寒冷的天山脚下,即使中午也只有零度气温的地方,穿着这样的衣服,只会让人感觉诡异。 “老人家,您家在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心里存在着疑惑,张阳再次问了句,这老人突然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样子让张阳都感觉有些发毛。 “老夫就住在那,你是不是真的要送我回去?” 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指,往张阳身后指了指,张阳回头一看,脸色顿时一变,还有些发白。 老人所指的地方,赫然是他刚下来的霸王锋。 “老先生,敢问您高姓大名?” 张阳再次问道,他的手不自然的落在了寒泉剑的剑柄上,张阳怀里的闪电也钻了出来,一脸的警惕。 无影和追风也是一样,它们都感觉到不对。 “老夫姓不高,名也不大,老夫的名字,很久没人叫过了,记得以前是叫,叫呼延丰,对,就是呼延丰,说起来真怀念啊,至少上百年年,没人叫过这个名字了!” 老人抬着头,在那慢慢的说着,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有些怀念。 张阳的心脏却犹如重锤击中一般,猛的一震,他的脸上还带着震惊,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寒泉剑的剑柄。 呼延丰,这个名字张阳是第一次听到,但只听这个老人说他姓呼延,张阳就明白这次自己遇到麻烦了。 呼延家的人,从内劲一层到四层后期,想在张阳的面前掩饰自己的修为根本不可能。 老人又说自己的名字上百年没被人叫过,这说明他至少活了上百岁,整个呼延家族,能让他看不透内劲,又活了这么久的,似乎只有一个。 这会张阳的心里,也有些发苦。 他不知道这老家伙什么时候注意到的他,不过他运气也太背了点,整个呼延家族只有一个让他顾忌的人,竟然拿还被他遇到了。 “小家伙,你今年只有二十一吧,二十一岁四层初期巅峰,你这个年纪,就是当年的达摩祖师,三丰太祖也比不上啊,好福气,好运气!” 老人呼延丰又笑呵呵的说了起来,不过张阳只感觉他话里面带着一股寒意。 现在的张阳,已经不是以前,呼延丰嘴里说的这两个人是谁他很清楚,达摩祖师,那是历史上极少达到了五层的强者,一代宗师,开创了少林一派。 三丰太祖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武当祖师张三丰,内劲修炼界传闻,张三丰在一百岁之后便突破了五层,成为天地间至尊级的存在。 这两位都是真正的五层强者,呼延丰拿他们和张阳相比,等于说认为张阳未来也有着不次于他们两人的潜力,有可能突破到五层,成为最强大的存在。 这是一种夸奖,但在这个时候张阳听到这样的夸奖只感觉到别扭。 “前辈,您过奖了!” 张阳轻声的说着,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感到不正常了。 这个老人,看起来太平凡,就好像当初他看到自家老祖宗张平虏一样,若不挑明身份,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此时的张阳也明白,这个呼延丰,就是呼延家的守护者,呼延家达到四层大圆满境界的那个人。 呼延丰突然笑了笑,直接说道:“过不过奖,老夫很清楚,当初说阿信死了,老夫还不相信,说他死在一个二十岁的小孩子的手里,老夫更不相信,但现在相信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突然变的有些冰冷,连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冷了下来。 他嘴里的阿信,便是死在张阳手里的那位呼延家长老呼延信,有一点就连呼延家的人都不知道,呼延信是他的重孙子,是他后辈子孙中修为最高的一人。 突然的变化,让张阳心里猛的一紧,不假思索,张阳猛一拍追风的脑袋,追风立刻半转过身子,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大圆满境界的可怕,张阳在龙家平原便已经见过。 李家四层初期的长老,被张平虏一句话喝退并且受伤,那个时候他就明白大圆满境界,远非普通的四层强者能够相比。 “轰!” 追风刚刚跑开,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就出现了个大坑,张阳骇然的回过头。 他感受到了刚才的那股能量,十分强大的能量,这是四层大圆满境界的内劲外放,其威力比普通的四层强者高上了百倍。 张阳放出的内劲,可以击断大树,打碎石头,但绝对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大坑来。 这简直就是炮弹爆炸过后的弹坑,又深又大。 见呼延丰连招呼都不打便动手,张阳跑的更快了,好在这里是平地,最适合追风发挥他的速度。 这老不死的,身为守护者竟然还搞偷袭,真是不要脸皮。 “想跑,有灵兽天马你也跑不掉!” 呼延丰一击未中,张阳和追风已经变成了远处的一个白点。 他的嘴里冷笑了一声,身子也化为一道灰影,快速追了过去,从远处来看,他的速度一点都不比追风慢,甚至还比追风要快上一些。 急速奔跑的时候,呼延丰一身强大的能量没有丝毫的掩饰,感受到后面这股能量的逼近,张阳的脸色又是一变。 没用他去催,追风又撒开蹄子加速了,追风很聪明,知道这老家伙的可怕,现在是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也不管方向,只想着先跑掉再说。 一白一灰,两个影子,很快便一起消失。 新年第一章,接下来十二点前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