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一章 张道乾的布置 - 神医圣手

第六六一章 张道乾的布置

张阳和张运安的讨论,张克勤没有参与。 不过他明白这一切,他知道自己的毒很难解,但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并不容易。 他还知道,能够救他的是一种很不容易得到的灵药,这种灵药需要味主药才能配出来,而这味主药在遥远的天山,张阳必须亲自去才能找回来。 他也听了出来,张阳在他们那个神秘的世界里实力很高,一开始张运安有些不放心,但后来却答应了下来。 张克勤更明白,张阳去找主药,带有一定的风险,他本想反对,可看到张阳那副坚定的神情之后,反对的话又被他吞回了肚子里。 他和张阳虽没在一起生活,但儿子的一切他都一直在关注,对张阳的性格非常的了解。 张阳决定了的事,很难改变。 这是一个他不知道的领域,张阳已经做出决定,他即使反对也没任何的用处,没用的事就不要去做,更何况这是儿子为他所做的事,是为了救他,他的心里有着一种特别的温暖。 至于危险,可能会有点,但不至于太大。 张克勤很清楚,假如很危险的话,张运安绝对不可能放心张阳一个人去,上次订婚之后,他就明白张阳对他们张家的意义。 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把张阳看的最重,这才是他没在反对的真正原因。 确定好了治疗方案,简单的聊了几句几句便去休息,张阳要去天山,但不是说说就能去,需要做一定的准备。 还有,他的实力必须恢复后,张运安才放心他一个人过去。 只靠张阳一个人的话,恢复实力至少要一个月,张运安来了则不一样,有这位同样修炼着张家功法,又是内劲四层的舅舅帮忙,他的时间可以缩短一些。 三天后,张阳的实力便恢复到了二层后期,比他想象中要快的多。 这一天张道峰也赶到了长京,他对张克勤身上中了沉毒也感觉很是惊讶,得知了一切之后他只是沉默,并没有说什么。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原谅了张克勤,来到长京的他,直接住进了张阳的别墅,并没有到张克勤那边去。 对此张阳很是无奈,可也只能暂时接受,看来想要解除外公对父亲的看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他还需要继续的努力。 “这个,你从哪里得到的?” 在张阳别墅的书房,张道峰一脸严肃的看着张阳,张运安则有些迷糊的坐在一旁。 这是张道峰来到长京的第二天,张阳直接把他老人家请进了书房,并且把从楚云天那抢来的两本黄家秘籍拿了出来,交给张道峰来看。 张道峰首先看的,就是那本五层秘闻,看完之后马上问了句。 “上次我去杭城,遇到了一个没落的内劲世家……” 张阳把黄家的事全部说了出来,也把楚云天的事说了个清楚,张运安这才知道,张阳为什么会遇上这个魔头,并且和其交手。 他和楚云天的战斗并没有详细的说,不过张运安和张道峰都能想到那一战的惨烈。 毕竟楚云天四层中期,张阳才初期,即使有三大灵兽帮忙,实力上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对张阳能诛杀四层中期的魔头,张道峰也很是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满足,张阳的实力越强,他的心里就越高兴。 “原来是这样,阳阳你上次怎么不对我说清楚?” 张运安稍稍抱怨的说了句,他只知道张阳遇到了魔道中人,却不知道中间还有这样的故事。 “我不是想等外公来,一起再说吗!” 张阳微微一笑,张运安这会则拿起桌子上的那本黄色秘籍,他对这吸引了楚云天的黄家秘籍也有着很大的兴趣。 “进阶五层,别的方法?” 只看了一眼,张运安就猛的一愣,脱口叫了声。 他的声音中还带着很大的震惊,和张阳当初一开始得知这秘籍内容的表现差不多。 倒是张道峰,除了神情严肃之外,没有别的表现,看起来很像早就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似的。 “外公,还有一件事,上次我诊断了一个台岛病人,他告诉了我一件事!” 看着张道峰,张阳慢慢把谢老爷子那拿来的血狐丹秘方之事说了出来,那个血狐丹的秘方,让张阳怀疑他们张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张道峰的表现让他的怀疑变的更大。 说完之后,张阳也把那药方字写的秘方拿了出来。 “大伯,他不是早就牺牲了?” 张运安看着这和雾层秘闻一样的血狐丹秘方,变得更为吃惊。 这份秘方,除了是用张家药方字书写之外,内容和黄家秘籍上完全相同,看到这些他也明白了张阳的意思,抬头看向张道峰。 此时的他,也怀疑他们张家早就知道了这些,不然怎么会有血狐丹的秘方。 “运安,你大伯是牺牲了,但在牺牲前,他得到过一份惊天秘闻,这事只有我和老祖宗知道,还没到告诉你们的时候!” 看着他们两个,张道峰缓缓的说道。 “当初我还以为,这份秘闻只有我们张家的人知道,现在才明白,还有别的家族掌握这个秘闻,只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没落的小家族!” 说到这里张道峰又有着些感慨,张阳和张运安则互相看了看,他们的猜测变为了事实。 张家真的早就知道这个秘闻,知道这个利用丹药进阶五层的方法。 张道峰又叹了口气,道:“阳阳你做的是对的,绝对不能让黄家把这份秘闻传出去,不管还有没有其他家族知道这一点,在我们这里一定要严格控制保密!” 张阳和张运安都不自然的点了下头。 这样的秘密,确实不能向外多传,张家早就知道了这份秘闻,竟然连张运安都不知道,足见他们的保密。 张运安又问道:“这是大伯当年找到的秘密,他既然已经告诉了你们,为什么又用药方字留下这血狐丹的秘方,还交给了别的不相干的人?” 张阳也抬起头,这同样是他的一个疑惑。 张道乾为什么将血狐丹秘方交给谢老爷子,一直是他想不明白的事情。 “你大伯当年发现这个秘闻,是利用别的方式送回的家里,我想,他是担心秘密没能送回家,而又预感到自己这次有大劫,才特意用药方字又留了一份!” 看了眼张阳和张运安,他又接着说道:“这次他留下的,是分开的药方,所以我猜测,羊角丹和三眼丹的配方他一定是交给了别的人,同样是药方字,这样张家的后人只要发现了一张,便能顺着追查,把当年这三份药方都给找回来!” 张道峰的话,让张阳愣了下,不过随后想想,这种可能还真的有,而且不小。 当年的张道乾实力并不强,被那么多鬼子包围,又要掩护其他的战士逃离,确实面临着一个很危险的局面。 这样一来,他为了防止之前的秘密家人没能得到,就特意又书写了一份。 书写的这一份,用的全是张家的药方字,而且还分开交给别人,也不怕被别人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这份血狐丹的秘方后面损失的字,肯定有其他丹药的解释,这样等于给张家留了个线索,好让张家的人去寻找。 至于是不是,等找到另外两份药方便能揭晓。 另外两份药方在哪,也很容易猜到,当年逃出来的战士不止谢老爷子一个,还有其他人,应该就在这些人的手里,只要查到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人,就能知道这两份药方存不存在。 当然,真查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过去的时间太久了。 恐怕就是张道乾自己也没想到,他牺牲后那么久张家的人才发现这个线索。 张道峰突然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在那慢慢说道:“三丹一水,真的很不容易,但再难,总给人留下了个念想,老祖宗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寻找三丹主药,十年前,我发现了血狐的存在,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将血狐抓住,有了血狐丹的主药!” “血狐?爹,您配出血狐丹了?” 张运安猛的一愣,大声叫道。 张阳眼睛也瞪大了,张家早就知道这个秘闻倒在他的猜测之中,只是没想到已经有了其中三丹之一。 有了主药,那些辅药都不是问题。 “还没配,但主药已经有了!” 张道峰微微一笑,这会则带着点欣慰,辛苦了那么久,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有了血狐之血,以张家的配药术,配出血狐丹没有一点的问题。 张运安和张阳也都露了点激动,特别是张运安,刚知道这个秘密,就发现他们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 “你们别高兴那么早,据我说知,血狐丹或许可以多配一些,但三眼丹极少,每只三眼兽的眼睛,只能配出一颗三眼丹,成功率也不高!” 张道峰又说了句,直接给张阳和张运安泼了下冷水。 刚才两人确实都在想着,三丹每一种都能量产的话,他们就等于有了大批制造五层高手的可能。 别的家族不说,张家肯定没问题,三丹是在四层后期的时候配合服用,不管是张阳还是张运安,都有信心能够达到四层后期,加上四层中期的张道峰和已经达到大圆满境界的张平虏,张家等于一次可以有四个五层强者出现。 真那样的话,张家绝对可以统治整个内劲修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