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九章 沉毒是它 - 神医圣手

第六五九章 沉毒是它

张运安又抬起了头,楼里走出了两个人。 张克勤还披着围裙,他现在下班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下厨,以前没人吃他做的东西,也就没这个兴趣,现在无论是张阳还是米雪都经常来,他这个兴趣又重新拾了起来。 “运安,来了怎么不下车啊?” 张克勤在车门前大声叫道,张运安和张阳都急忙从车上走了下来。 张运安朝着张克勤那走去,边走边笑着说道:“刚才和阳阳说了点事,克勤,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一直以来,都是张道峰对张克勤有很大的意见,他早就看出,张克勤这人事业心太重,不会看重家庭。 加上张克勤野心大,又有发展前景,他才不愿意让女儿跟着他。 在张道峰看来,女儿只要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便行,可惜最终还是出现了意外。 不过这只是张道峰的看法,张运安和张克勤的关系还不至于那么僵硬,上次张阳订婚的时候,又让他们的关系缓和了许多。 张克勤微微一笑,道:“我身体没什么,能撑的住!” “沉毒很麻烦,不是厉害的毒素形不成沉毒,一会我帮你看看!” 张运安说着,跟着张克勤一起进了房间,房间的餐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菜,全是张克勤亲手下厨。 张运安已经来了,张阳也没急着让他去分辨到底是什么毒素,一起坐下吃了晚餐。 张克勤这还有猴儿酒,是张阳后来又送来的,他特意拿出两瓶来招待张运安。 猴儿酒张运安可不陌生,蜀山李家的宝贝,李家的人给张阳把所有的酒都送来之后,他也找人给张运安送过去了一些。 对这猴儿酒,张运安并没什么吃惊。 酒只喝了两瓶,这猴儿酒的劲很大,就算内劲修炼者也不一定顶的住,一会还要给张克勤会诊,少喝点的好。 晚饭吃的时间不长,但气氛却很好,吃完饭,米雪主动去收拾起了碗筷。 张运安和张阳,也都被张克勤请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张运安也没客气,直接伸出了手给张克勤号了下脉。 这倒不是他不相信张阳的话,对医生来说,向来都最相信自己的诊断,这只是个习惯罢了。 “确实是沉毒,至少十年以上的沉毒!” 过了会,张运安才面色严肃的说了句,号沉毒脉象并不难,张阳能号出来,他也一样。 把胳膊收回来,张运安又问道:“阳阳,你是不是帮克勤调理过身子?” 张阳点了下头,早在恢复关系之后他便做了这些,他两世为人,两世的亲人都不多,自然对自己的亲人要更加的照顾。 “难怪,好在你提前做了这些,否则克勤这次会更麻烦!” 见张阳承认,张运安也再次点头,他从脉象中发现,张克勤虽然沉毒爆发,但威力并没有其他沉毒那么厉害,而且张克勤自身抵抗力也不小,远超他这样的同龄人。 这只能说明,在之前已经有人强化过他的身体。 正因为这些强化,才能让他沉毒爆发后,现在还像个正常人一样,并没有出现意外。 “舅舅,麻烦你来查下,这到底是什么毒!” 张阳轻声说了句,沉毒已经可以确定,最重要的是查出到底是什么毒,才能对症下药。 张运安没在说话,从身上那出一把小刀来,一把握住张克勤的胳膊,在他胳膊轻轻化了一道印子。 划开的同时,他握着张克勤的手又一紧一松,一排鲜红的血珠从张克勤的胳膊上直接飞了出来。 张运安一伸手,直接接过了血珠,握在了手心里面。 张克勤很是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他的手被握住之后,整个胳膊便没了任何的感觉,连张运安割破胳膊,挤出血液,都没有任何的痛疼感。 在张运安松开之后,他依然没有感到疼痛,在看手上,除了一道淡淡的红痕之外,根本看不出曾经被割破过。 这神奇的一幕,也是他从没有见到过的。 张阳默默的点了下头,不愧是舅舅,这一手取血之法非常的熟练,医圣一脉有很多的取血之法,这是一种取少量血液,还能让患者没有任何痛苦的办法。 握着血液,张运安的内劲慢慢的都往手上运动。 他的手渐渐变的有些发红,但和楚云天的那种化血大法的红色不同,是一种像是冬天里发红脸蛋的那种红。 张运安手心握着的那一团血液,慢慢的变的沸腾起来,冒着点白烟,还发出一股腥臭味。 很快,这团血液便完全消失,张运安的手心残留着一层淡淡的,不知名的黑色物质。 “舅舅,到底是什么毒?” 刚停下,张阳便急急的问了句,他现在内劲不够,无法进行毒素分析,才特意请来了张运安。 知道了什么毒,便能对症下药,所以他才那么着急。 张运安的神色有些凝重,张克勤也有些紧张的看着他,刚才的一幕让张克勤感到无比的神奇,好在他早就知道张运安和张阳都不是普通人,也没太过惊讶。 这会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身体。 他表现的很淡然,但事实上他也紧张,他只是心理承受能力比一般人强大的多。 任何人,知道自己中毒都不可能完全淡然,除非早就想死的人。 看了眼张阳,张运安才慢慢说道:“克勤这次的沉毒,是紫眼金蟾之毒!” “紫眼金蟾?” 张阳和张克勤都愣了下,两人眼中都带着无比的惊讶,这个名字他们并不陌生,当年他们的家庭被分散,张阳的母亲去世,就因为它。 十年前,正是张阳中了紫眼金蟾的毒素,他的母亲以身换毒,使用子午转换术,以自己的性命救下了张阳,最终出现了遗憾。 也是那次的事,让张阳和张克勤之后有了十年的误解。 “舅舅,真是紫眼金蟾之毒?” 张阳再次问了句,紫眼金蟾的毒可不是小毒,那是十大毒兽之毒,没有特定的解药,张阳也无法彻底解毒。 “没错,我可以断定就是紫眼金蟾之毒,你不要忘了,这毒我见过!” 张运安重重的点着头,张阳的毒就是他最后给彻底解除,对这种毒很是了解。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当初张运安也中了毒,并且在体内留下了沉毒。 “克勤,当年在我没到之前,你和诗华还有阳阳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接触?” 张运安变的很严肃,十大毒兽之毒都没那么容易,当年自己的妹妹便是死在这种毒素之下,没想到今天张克勤又重蹈覆辙。 张克勤这会也在震惊,听了张运安的话,苦笑一声,道:“特殊的接触,什么叫特殊的接触?” “比如把他们的血液输入你的体内,这也不对,你好好的,不可能接受他们的血液啊?” 张运安慢慢的说着,说话的时候也有些疑惑。 这是毒,不是什么传染病,只有通过血液中的毒素才能让别的人中毒,张克勤那个时候是健康的,怎么可能会去输血什么的,更不可能去接受病人的血液。 除了血液可以中毒之外,仅仅是皮肤接触,又或者别的亲密接触都不会有任何问题,更不会有事。 “我记得有一次,诗华不小心把手扎破了,我帮她吸了吸,这算不算特殊?” 张克勤突然说了一句,他刚说完,张阳和张运安就猛的一愣,互相看了看。 张诗华使用子午转换术之后,体内已经带有了大量紫眼金蟾的毒素,可以说血液中都是,张克勤没有输血,但去吸血,那结果是一样的。 这一会,两人终于明白张克勤这沉毒是怎么来的了。 紫眼金蟾这个害人的家伙,不仅在十年前害了张诗华,又差点让张阳丧命,还给张克勤留下了这么大一个隐患。 张阳一家子,可以说都被这个毒物给害惨了。 “我明白了,现在可以确定,你的沉毒,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张运安慢慢点着头,张诗华血液中有毒,但经过转换,毒性不是那么的强了,更何况张阳也只是误食残毒才中的毒。 这样一来,到了张克勤那,毒素已经变的很轻。 但紫眼金蟾之毒非常的厉害,没有爆发便隐藏了下来,直到十年之后,现在才表现出来,差点没有直接害死张克勤。 原因找到了,罪魁祸首还是当年那紫眼金蟾。 “舅舅,我记得当年你为我解毒,杀死了那紫眼金蟾,有没有留下它的皮肤?” 张阳回过头,轻轻的问了句。 十大毒兽,自身都具有解毒的功能,狐尾貂是它的口水,紫眼金蟾则是它身上恶心的皮肤。 当初为了救张阳,张运安抱着昏迷的它追了很久,最终找到了那只紫眼金蟾,并且成功杀死了它,拿到了解药。 张阳这么问,也是带着很大的希望,毕竟紫眼金蟾是灵兽,杀死之后都会保留住有用的原料,若是还有解药的话,张克勤这次的沉毒便可以完全清除,也不用有任何的危险。 几秒钟后,张阳眼中又带出了失望。 “没有了,金蟾的尸体我带了会去,做了别的研究,我没想到以后还能用到,早几年就被我用光了!” 说话的时候,张运安略微有些尴尬,他用紫眼金蟾的一些材料想配一种厉害的毒药,并且带有解药,最后失败了,原料也全部浪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