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八章 张运安到来 - 神医圣手

第六五八章 张运安到来

张克勤并没有任何惊慌的表现,反而带着一股沉稳。 张阳抬头看了看他,又慢慢说道:“沉毒是以前所中过的毒,很轻,达不到大的危害,但毒性很厉害,所以隐藏了下来,您能不能回忆下,以前有没有中过社么厉害的毒?” 张阳现在查不出张克勤中的是什么毒,多问一下,也有助于他的治疗。 想了会,张克勤又露出丝茫然,道:“从你生下来后,我的工作就一直很忙,接触的东西也不少,但接触到什么毒我真不知道!” “十二年前,到十年前这段时间,那两年里有没有什么印象?” 张阳再次问道,他现在只能判断出张克勤的沉毒是那两年里面留下的。 “没有,没有任何的印象!” 过了会,张克勤摇了下头,十几年前的事了,他能记得的都不多,更不用说什么中毒。 轻微的毒,他还真没一点的印象。 “我明白了,您也不用担心,很快我就能查出你中的什么毒,只要找出毒素,便能根治!” 张阳也明白,依靠张克勤的回忆很难查出这个沉毒到底是什么,毕竟是以前没有爆发过的毒素,对没有感觉的东西谁都不会在意。 张克勤看了眼张阳,又道:“我这种情况,对工作会产生什么影响?” 张阳微微有些愕然的看着他,心里又叹了口气。 知道了自己中毒,张克勤首先想的还是工作,这和他以前依然是一个样子,以前的他,也总是将工作放在第一位,而忽视了他们母子,以至于让以前的‘张阳’在记忆中都留下了个不好的印象。 好在现在的张阳不在是以前,他对此也能理解很多。 “这瓶药,每天服用一颗,正常工作的话,只要不劳累都没事!” 张阳拿出一个药瓶,这是一瓶解毒丸。 一般的中毒,服用一颗解毒丸便可以治好,像那次婚宴的集体中毒,以及烈山县人民医院的饭店中毒,张阳都是用这样的解毒丸来救人。 张克勤的情况有所不同,他是沉毒爆发,毒素不多,但毒性很强,只靠解毒丸不可能治好,最多只是压制。 听了张阳的话,张克勤似乎有了点轻松,轻轻点了下头。 能继续工作就好,他这个位置,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真不能工作势必要积累下一大堆的东西,还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 毕竟他现在是一省的掌舵人。 而这一次,张克勤也再次感受到身边有一神医的好处,也难怪齐老,乔老他们这些老前辈都对张阳另眼相看,这样真正的神医,关键时刻能帮他们很大的忙。 从书房出来,张阳直接回了房间。 省委一号楼很大,平时住张克勤一个人也空旷,张阳完全可以留下来住,张克勤现在身体不太好,张阳打算暂时留在这里。 龙风,追风也留了下来,龙风还好说,不知道明天别人见到追风的时候会怎么想,这年头城市里面养马的可不多。 回到房间,趁米雪洗澡的时候,张阳拿出手机,拨出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阳阳,你可是很久没给我打电话了啊!” “舅舅,我有事需要你的帮助!” 张阳的声音不高,带着一丝沉稳,电话那边微微一愣,随即道:“什么事?” 张阳这个电话打给的是张运安,张运安虽然住在小山村,但好在通着电话,没和外界真正的隔绝。 也幸好他有电话,否则这次张阳要亲自跑一趟了。 简单的把张克勤的情况说完,电话那边陷入了点沉默,显然张运安也没想到张克勤会这么倒霉,身上有沉毒存在,时隔那么多年又爆发了。 “阳阳,四层内劲便可以分辨出沉毒,你的医术不比我差,为什么还要我帮忙?” 过了会,电话那边才传来声音,声音中还带着点疑惑。 内劲四层之后,便可以用强大的内劲配合张家的医术,探查出血液中的沉毒到底是什么毒素,本来张阳可以做到,可惜他使用了刺穴之法,目前是实力最衰弱的时候,做不到这一点。 最多一个月他的实力便可以完全恢复,但张克勤的身体可不一定撑的到那个时候,张阳也只能请自己舅舅过来帮忙了。 “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您来了就知道了,对了,外公在不在,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对你们说!” 张阳微微苦笑,这种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不如等张运安来到在解释。 问张道峰在不在,张阳是打算把楚云天以及黄家秘籍的事告诉他,这么大的事需要他们知道,更何况张阳还有着对血狐丹的疑惑。 张道乾知道血狐丹的存在,不知道张道峰会不会也知道。 “他老人家不在,但我能联系上他,你在长京等我们,我明天便出发!” 张运安没在多问,张阳既然说情况特殊,那肯定是有别的事,等到了地方他便能知道。 和张运安说好之后,张阳便挂了电话。 米雪这会已经冲完凉走了出来,两人已经有好几天没见面,也算是小别胜新婚。 可惜张克勤中毒的事情影响了他们的心情,晚上都早早的便睡了。 张克勤果然是个闲不住的人,早上吃了早餐便去上班,张阳对张克勤的情况最为了解,只是上班没什么大问题,别过于劳累都行。 这个劳累,主要指的是体力劳累。 张克勤的工作,想让他干劳累的体力活也不容易。 让张阳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张运安就到了长京,他是坐飞机直接来的,沉毒爆发不是什么小事,他明白这样事情的重要,所以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张阳直接开车去机场接的他,张运安来的早一些也好,这样便能更早的知道张克勤到底中的是什么毒。 “舅舅!” 大老远,张阳就对着张运安挥着手,张运安穿的是白色外套,这个时候看起来就好像个知识分子,很有气质。 事实上,张家每一代人文化水平都不低,行医需要很深的文化底子,不是只简单的认几个字便成,张运安又在世俗界行走了那么久,本身更是四层强者,身上培养出点气质很容易。 张运安抬起头,看到张阳的时候脸上又带出了点微笑。 张家是幸运的,在他两个儿子都意外暴毙之后,出现了一个拥有张家血脉的张阳,还是一个绝世天才。 虽说是母系血脉,但张运安已经很欣慰了,至少张阳的传承依然在,而且很有可能会越来越辉煌。 “阳阳,订婚之后你可是有些发福啊!” 张运安笑着在张阳的肩膀上拍了下,一旁的米雪马上又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他这话,很容易引起歧义。 这一拍,让张运安脸色猛的一变,他已经感觉到张阳内劲极为不稳定,而且非常的虚弱,现在的内劲实力竟然只在二层。 “阳阳?” 皱了下头眉,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脱口叫道:“你使用了刺穴之法?” 张家的刺穴激发潜力的方法,张运安自然懂得,张阳这种情况和刺激潜力之后的脱力一模一样,所以他才会这么去问。 张阳轻轻点了下头,张运安看了一旁的米雪一眼,忍住没有再问。 这种事,再说下去便会牵扯到内劲修炼者的的身上来,米雪只是个普通人,暂时不让她知道的好。 好在米雪只顾脸红,也没在意他们说的是什么。 接到张运安,张阳直接带他回了省委家属院,张克勤这种情况,他只能先住在那里。 “阳阳,到底怎么回事,以你的实力,竟然会用到这个?” 车上,张运安直接传音入密,对张阳问了句。 传音入密是四层强者独有的手段,张阳已经没有四层的内劲,现在也用不了这个方法。 “舅舅,到家我在给你详细的解释!” 有米雪在,说这些也不方便,张阳不能传音交流的情况下,张运安只能先点了下头。 没多久,车子便到了家,张克勤也知道小舅子要来,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他的心情很不错,没有因为中毒而郁郁不乐,更没有像其他病人那样得知自己中了未知毒素而恐慌,一切还都和平时一样。 “米雪,你先进去,我拿点东西!” 到了地方,张阳刚停好车,张运安突然对米雪说了句,他对张阳的情况现在最为关心,已经坚持不到家里再问了。 “好的,舅舅,你们也快点!” 米雪稍稍有些惊讶,但还是乖巧的下了车,走进房子内。 米雪刚走,张运安就一把抓住张阳的胳膊,扣住了他的脉门,皱眉问道:“阳阳,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从脉象上,张运安能了解的更多,张阳的确使用了刺穴之法,而且还就是这几天内刚刚使用。 内劲四层的强者,使用这种激发潜力的方法,那肯定是遇到了更为厉害的敌人。 “是这样,我在杭城遇到了一个魔头……” 张阳嘴角带出点无奈,还是简单的把楚云天的事说了下,他只说有魔头在杭城行凶,暂时没有说黄家的事。 张克勤和米雪还都在家里等着,时间不够,车上也不是说这些的事。 即使如此,听到张阳说他在杭城除掉一四层中期的魔道强者之后,张运安也是目瞪口呆,呆坐在那里久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