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七章 比专家要强 - 神医圣手

第六五七章 比专家要强

“小赵,现在几点了?” 张克勤抬起头,第一个问的就是时间,面对张阳的时候他想的只是儿子,可看到秘书,他想到的却是工作。 “老板,现在是晚上八点,您要不要先吃点什么?” 赵民走上前,小声的说着。 张克勤笑了笑,自己撑起了身子,道:“已经八点了,看来这一觉睡的时间挺长,我不饿,有点渴,你帮我弄点粥吧,一会我们回去!” 赵民脸上带出了点为难,又看了眼一旁的张阳。 张克勤的意思,竟然是要出院,昏迷了这么久,就算他要出院恐怕医院也不会答应,不过医院的人可拦不住他,只能求助于张阳。 而在赵民的心里,也不想张克勤出院,在他看来还是让领导留在医院更好一些。 张阳低头想了下,随即点了下头:“回去也好,回叙休息两天,这两天就不要那么忙了!” 赵民猛的一愣,有些吃惊的看着张阳。 张阳竟然答应了领导的要求,让他出院回家,他可是刚刚昏迷了好几个小时,怎么能一醒便出院?这样怎么看都是对领导身体的不负责。 不过这只是他的看法,张阳想的和他则不一样。 张克勤不是什么大病,是沉毒爆发,留在医院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他想回家,不如就让他回家。 回去之后他也搬过去,到时候方便查出张克勤到底中的什么毒,竟然沉了这么久才爆发,找出毒素来,也就能给他顺利解毒。 这样来看的话,确实没有必要留在医院,不如回去。 “不要在说了,准备准备,我喝点东西就走!” 赵民还想在说话,张克勤一挥手,赵民只能作罢,他对自己的领导非常的了解,张克勤做下的决定,任何人也不能改变。 赵民再次离开病房,去准备张克勤喜欢的粥。 他出去后,省委书记张克勤苏醒的消息也快速传开,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他的晕倒而担心,也有着各种的猜测,现在张克勤醒来,总算让一部分安下了心。 张克勤的身份毕竟不同,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很多人。 “张叔叔,您醒了?” 赵民离开后,米雪走了进来,之前张阳在治疗,任何人都没能进病房,包括米雪在内。 “你这丫头,都已经是一家人,以后不要在叫叔叔,该改称呼了!” 张克勤哈哈一笑,指着米雪说了句,米雪的头立刻低了下来,脸色变的无比通红。 按照长京这边的习惯,订婚后就要改称呼,只是米雪脸皮薄,一直不太习惯,也就一直叔叔,叔叔的叫着。 之前张克勤也没说过她,借助这次生病特意提了提,这也可以看出张克勤是希望他们两个早日成家,安安稳稳的在一起。 “是,爸!” 米雪的声音变的异常的小,不过张克勤还是听到了,在那高兴的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米雪的脸更红了,坐在一旁埋住头不敢抬起来。 看着米雪的样子,张阳也不禁莞尔,没人发现,张阳笑的时候眼底深处也有着一股担忧。 沉毒没查出来之前,张阳只能先保住张克勤的性命,就算用灵药,也只是维持生命,减少沉毒带来的危害,而沉毒一天不解除,张克勤的身体就一天不能完全恢复,等于还处在危险之中。 判断沉毒可没那么容易,特别是十年以上的沉毒,毒性有了很大的改变,等于有了很大的欺骗性。 如果判断错的话,到时候非但起不到解毒的效果,还有可能加重毒性,每种毒,解毒的方式都不一样。 当然,这些张阳绝对不会说出来,连米雪都不会去告诉,以免大家都跟着担心。 赵民很快把粥端了过来,在他来之前,张阳给张克勤拔了针。 他每一针都扎的很深,以至于刚才赵民和米雪都没有发现张克勤身上扎着的这些针,就是张克勤自己,也是在张阳拔针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扎着这么多东西。 看着张阳拔出来的针,张克勤眼中闪过一道吃惊,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很快又笑了起来。 喝完了粥,张克勤便要出院。 他要出院的事把院长还有一大批专家都吓了一跳,他们坚决反对张克勤出院,一定要他留在医院多观察几天,无奈张克勤怎么都不听,坚持回家,最终还是离开了医院。 张克勤很清楚张阳的医术实力,得到张家的真传,他就是真正的神医,比这医院的人强的多。 有张阳在身边,有病也不用怕,如果张阳都对他的病没有办法的话,那留在医院也没用,所以在张阳同意出院之后,他便下定决心出院,没留在医院。 “张叔叔!” 刚走出病房,外面就迎来了很多人,把这些人打发了之后,还有几个年轻点的人都走了过来。 苏展涛,王辰,李亚他们都来了。 他们是到了长京之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克勤晕倒不是什么小事,早就在省里传来了,他们每个人的家庭都不一般,稍微一打听便能打听出来。 听说了这件事,他们也都明白张阳为什么那么着急回来。 换成是他们,听说自己的父亲出了事,也会像张阳一样这么的急,根本不可能在外面多一分的停留。 “你们几个也来了!” 张克勤笑了笑,他认出了苏展涛他们,张阳订婚的时候他们都去过。 这些人都是张阳的朋友,不管他们什么身份,张阳交的朋友张克勤都不会反对,两父子之前十年的误会,如今能解出已是他最大的满足,怎么可能再去干涉别的。 事实上,他想干涉也干涉不了。 “我知道您肯定不会有事,有张阳呢!” 苏展涛呵呵一笑,听说张克勤病的时候,苏展涛当时就想到了张阳,根本没有多少担心。 张阳的医术他可是非常的清楚,只要张阳在,一切都不是问题,这点倒和米雪很像,都在医术上对张阳有着极强的信心。 “对,所以我才要出院,我儿子,可比医院的这些专家们强多了!” 张克勤哈哈一笑,他这么说有夸自己儿子的嫌疑在,但他说的却是大实话,苏展涛他们都忍不住点头。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了解张阳的医术,张汤确实比这些医院的医生还要强。 有个比医院医生还要厉害的儿子,自然没必要留在这了。 坐着自己的车,张克勤很快返回了家里,张阳跟着他一起回了家,苏展涛他们则自己找地方去吃饭,他们到现在也都没有吃饭。 他们几个人的心意,张阳已经感受到,可惜他实在没时间出来请他们吃饭,只能等下次再来弥补。 省委家属院,一号楼的灯都亮了起来,这也让大院其他一些人安定了不少。 张克勤在与不在,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张克勤就是领头的人,如果真的一直昏迷,出现了大病,很有可能出现不能继续工作的情况。 那样的话,省委一把手就可能要换人了。 这可是省委一把手,封疆大吏,能有机会的全都会对这个位置动心,这个院子里就有一些人心动了,但也只是心动,不敢有任何的表示。 现在看到张克勤已经回来,他们都明白,这个机会已经没了,接下来还是老老实实,安安心心的工作的好。 回到家里,已经有负责张克勤生活的服务员做好了饭菜,平时张克勤在家,忙碌不能自己下厨的时候,也都是他们做的饭。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张克勤便把张阳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不过进书房的时候,张克勤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笑容。 “阳阳,这还是你给我的酒,真的很不错,喝点吧!” 张克勤拿出一瓶猴儿酒,倒了两杯,还拿起酒杯轻轻的闻了闻,一副陶醉的样子。 张阳拿起酒杯,也在鼻子前轻轻闻了下,随口倒进了肚子里。 “阳阳,你对我说实话,我这次是不是很麻烦?”张克勤突然说了句,张阳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 张克勤又叹了口气,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你从我身上拔针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肯定不是什么小问题,你们张家的医术我不了解,但你母亲在中药上研究了那么久,多少我也懂的一点常识,针灸行针,行针的重要穴位越多,病情也就越重!” 张阳拔针的时候,张克勤就感觉到了不对。 虽说只有四根针,但却都是头部大穴,那个时候他就明白,这次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小问题。 只是在医院的时候人比较多,他不好去问,现在这书房只有他们爷俩,他才问出来。 张克勤毕竟是在官场滚打了一辈子的人,很容易从小细节上分辨出一些事情来,更不用说还是他自身的情况。 沉吟了下,张阳才说道:“爸,您不用担心,您现在的情况是沉毒爆发,就好像病毒潜伏期到了爆发一样,只要找出这种沉毒是什么毒,就没事了!” 张克勤看出了什么,张阳想瞒,恐怕也瞒不过他,只能先说出来。 如果不说的话,估计张克勤会想的更多,那样更不好,对病人来说,未知的疾病,要比已知的还要恐怖,还容易引起心病。 “沉毒爆发,什么是沉毒?” 张克勤眉头微微一紧,又轻声的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