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刘五六章 医术不是盖的 - 神医圣手

第刘五六章 医术不是盖的

想着这些,张阳已经到了监护室门口。 这是普通的监护室,张克勤只是昏迷,身体各方面特征并没有展现出什么危险,不需要进重症监护室。 门口还站着好多人,甚至还有警察,张克勤的身份是省委一把手,他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倒,牵动的人可不少。 最前面的,是一脸焦急的赵民。 “张公子,你可回来了!” 赵民不顾这里那么多人,急忙迎了上去,他跟着领导那么久,对张阳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领导这次昏倒,心里最慌的还是他,不过好在他没犯糊涂,知道张阳在医术上的厉害,没有答应医院那位教授的建议,坚持在这里等人。 “带我进去!” 张阳点了下头,没有任何的废话。 赵民带着张阳,直接走进了监护室,门口站着的一些人则都在那小声的议论着。 有些人根本没有见过张阳,不知道为什么张阳一来,赵秘书就将他带进去,一些人还都在那打听起张阳的身份来。 外面这些人的议论声张阳没去注意,就算听到也不会在意。 他的心里,现在只有张克勤的情况,他要弄明白张克勤到底是怎么回事。 病房内只有一个男子,张阳认识,他是张克勤的那名警卫员,本来还有名护士,护士正好出去,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见到张阳进来,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守在那里。 张阳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睛马上转移到了病床上,张克勤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单从外表来看,张克勤没有任何的不同,就好像睡着了一般,脸色还带着点润红,看起来健康的不能在健康。 只看他这个样子,甚至会让人感觉,轻轻的叫他一声,就能把他给叫醒。 “领导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还笑着说回去练练手艺,等你回来叫你们一起来吃饭,好好的尝尝他做的菜,可没想到,说完这些他就直接晕倒了,之后怎么都不醒!” 赵民小声的说着,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有些发红。 他是真的很着急,秘书和领导在现在几乎就是一体,他未来想有个好前程,完全依靠张克勤以后的提拔。 更不用说,他为张克勤服务了十几年,这么长时间以来也建立了很浓厚的感情。 “不用担心,不会有事!” 张阳只是轻轻说了句,便坐在了床边,拿起了张克勤的胳膊,搭在了他的脉门上。 张阳也看着张克勤一切正常,但是这股正常,却让张阳眉头紧紧凝结在一起。 如果真如同那李教授所说,是中毒的话,只要不是特别厉害,一下毙命的毒,张阳都有一定的把握治好。 就算是十大毒兽之毒,他也能用手上的灵药吊住张克勤的命,然后去寻找解药。 可张克勤这种表面无恙,一点没有中毒表现的样子,让他的心里忍不住有了一种担心,表现的越正常,有可能问题便越严重。 这次号脉,张阳足足号了好几分钟。 等张阳放下张克勤的胳膊,赵民马上凑了过来,满是紧张的问道:“怎么样?” 张阳的医术他也算是亲眼见到过,齐老就是在他见证下做的治疗,从一开始身体很不好,到离开的时候行动自如,给了他很大的震惊。 还有苏邵华的事,以及医院张阳救治的那些人,他都听说过。 加上张克勤在家里也不时的会夸赞几句,说过张阳医术天下间都没几人能比的话,让他对张阳的医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和其他人比起来,张阳的医术已经算是很高明,绝对能称得上是国之圣手。 “没事,你不用急!” 张阳慢慢的摇了下头,嘴上这么说着,但神色却没有任何的轻松。 赵民心里微微一松,张阳说没事就好,不过等他抬起头,注意到张阳的眉头越凝越紧的时候,心跳忍不住又加快了。 “公子,领导,领导到底是怎么了?” 赵民小心的问着,关心则乱,他又看到张阳那个样子,现在心里更加的担心,只想知道张克勤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昏迷。 他还想着,张阳要是真没办法的话,他就建议领导去京城,那里的治疗条件要比长京好上很多。 “我说了没事,你先出去会,我先做个治疗!” 张阳再次摇头,这次还把赵民给赶了出去。 赵民有些愕然,不过张阳的话他也不敢不听,要说关系,张阳和床上的人才最近,人家是父子,他只不过是个秘书。 带着疑惑,赵民走了出去,那警卫员依然还在,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张阳倒没有赶他。 看着病床上如同熟睡的张克勤,张阳眼神陡然变的凌厉了一些。 他从身上拿出针盒,抽出一根比较长的银针,慢慢在张克勤的印堂上扎了下去。 一般来说,只有重病才会扎重穴,印堂是人体最重要的穴位之一,也是轻易不可碰的地方,张阳上来就扎这里,已经能看出一些问题来。 警卫员脚下动了动,又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站在了那里。 他是张克勤的警卫员,也见过张阳,知道两人的关系,两人虽然恢复关系没有太长的时间,但要说张阳会去害张克勤,他却不会相信,人家毕竟是父子。 他还知道,张阳确实有一手很神奇的医术,救治过不少的人。 印堂穴扎下针后,张阳又在两边太阳穴上各扎了一针。 又是重穴,还是两边同时扎进去。 做完这些,他的神情变的更为凝重了,三处重穴,张道峰又或者张运安在这的话,一定会变的很吃惊,不是特别重的病,哪会这样连续扎下重穴。 两穴扎完,张阳并没停,又拿起一根银针,对准了张克勤头顶的百会穴。 百会位于人的最顶端,连接百脉,为中心之穴,这又是人体一重要穴位,张阳第四针直接扎在了这个穴位上面。 四针,全是重穴。 扎完这一针后,张阳才稍稍松了口气,但神情并没有轻松。 他刚才对赵民说没事,其实是安慰的话,张克勤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妙,连他都感觉很是棘手。 张克勤的确是中毒,但不是中的现在的毒,他是沉毒爆发了。 沉毒,是积沉在体内的残留毒素,中毒的时候毒素很轻,不至于爆发,也没什么危害,就隐藏在体内,等到一定时候,能够爆发的时候,再爆发出来。 这就好像一些病毒都有潜伏期,潜伏期一到便爆发。 沉毒的潜伏期很长,有可能是一年,也有可能是十年,甚至是二十年,沉毒潜伏的时间越长,爆发起来之后的威力也就越大。 张阳通过自己的诊断,判断张克勤的沉毒,至少已经有十年之久,属于很厉害的沉毒。 可惜的是,沉毒的隐蔽性都很强,张阳只诊断出他是沉毒爆发,暂时还没有查出到底是哪种沉毒爆发。 现在他所做的,也只是护住脑部,驱散脑部所中的毒素影响,可以让张克勤暂时醒来,并没有真正的将他治愈。 张阳正想着,病床上的张克勤眼皮子微微颤动了下,没一会,他的眼睛便睁开了。 看着天花板,张克勤有点茫然,随即又看到了病床前眉头紧皱的张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这是在哪?” 张克勤慢慢的说了句,声音还算不错,听起来稍稍有些虚弱罢了。 沉毒是积沉已久的毒素,爆发起来的时候对身体的破坏力倒没那么强,只是对脑部和心脏有极强的威胁,直接能够致人死亡。 好在张阳以前帮张克勤梳理过身体,才让他沉毒爆发的时候坚持了这么久,又好在赵民和米雪坚持,没让张克勤转到京城,坚持到了张阳的到来。 有张阳在,张克勤就算沉毒爆发,想将他的性命带走也没那么容易了。 “医院,你工作太劳累,结果意外昏倒了!” 张阳的眉头总算舒展了一些,微笑着说了句。 他说的是随口扯来的借口,反正像张克勤这样的人工作都会很忙,用这个理由他自己不会起什么疑心。 张克勤的脸上则有些疑惑,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最近也不是特别的忙,难道我真的老了,身体这么快就不行了?” “没事,你不老,有我在你很快就会恢复!” 检查出的结果,张阳没有告诉张克勤,这些也没必要告诉他,以免他担心。 能形成沉毒的毒素,都不是一般的毒,在他把张克勤身体梳理之后,还能爆发的,更不是一般的毒了。 这样的毒医院是没有办法应对,这次张克勤的病也只能由他来治疗。 可惜的是,他现在还没查出来张克勤到底中的是什么沉毒,只有知道了他所中的沉毒是什么,才能采取相应的治疗,彻底拔除体内的毒素。 见到张克勤醒来,那警卫员猛的一喜,还有些吃惊的看了下张阳。 不过他站在那并没动,他的任务是保护首长,他所听从的也是首长的命令,张克勤没说话之前,他一直在这守着便是。 “老板,您醒了!” 监护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赵民自己小心的走了进来,见到正和张阳说话的张克勤,忍不住一愣,马上惊喜的叫了起来。 他也有些震惊的看了眼张阳,医院那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张阳刚回来就让领导苏醒,张阳的医术还真不是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