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二章 打劫追风 - 神医圣手

第六五二章 打劫追风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确实到了午饭的时间。 齐衡和靳卫国带着苏展涛他们来这边玩,也有在这边请他们吃饭的打算,今天中午不用回市区。 吃饭的地点,就在马场。 至于中午吃的东西,也有些出乎了张阳的意料,靳卫国中午为他们准备的竟然是烧烤,很自然的野味烧烤,这里有鹿,羊以及野鸡等动物。 这些动物也是野生,但却是被圈养的野生,就是方便捕捉后用来烤肉。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爽快啊!” 吃着自己烤出的野味,用瓷碗喝着靳卫国让人搬来的茅台,连李亚都忍不住豪气万丈了起来,在那大声的说着话。 吃惯了豪华饭店,吃这种露天烧烤确实感觉有着一种很不一般的感觉。 “没想到张阳的手艺也这么好,除了志国之外无人能比!” 黄海也发出了一声感慨,美美的吃着一个烤羊腿。 他吃的,是张阳烤出的东西。 厨艺这一条,首推的便是吴志国,吴胖子以前太喜欢吃了,自己练出了一手好手艺,就是张阳也自叹不如。 可惜这次吴志国有事不能来,不然大家又可以吃到更可口的美食。 除了吴志国之外,黄海他们几个也都会烤肉,可和张阳还有吴志国一比,他们烤出的肉只是能吃,也就一个能吃的范畴。 能吃的意思就是,烤熟了,吃到嘴里不是生肉,张阳和吴志国烤出的却是美味,丝毫不比饭店大厨手艺差的美味。 只看几个人都争相恐后的吃着张阳烤出的东西,便能知道这其中的差距。 几个人正吃的开心,一个白色的影子走了过来,停在了张阳的身边。 走过来的是追风,他之前在一旁的草地上和闪电他们在玩耍,一些人心里还暗暗的想着,张阳还真大胆,价值这么高的马王,竟然也敢随意的放在一旁。 他们却不知道,张阳最怕的就是追风在人多的地方,现在他实力还没恢复,追风真不顾一切的发起飙来,连他都不一定控制的住。 只有让它在一旁,才是最安全的。 看着伸过头来,还喘着气的追风,张阳的脸上也露出了点惊讶,又回头看了下手上刚刚烤好的一大块鹿肉。 追风那漂亮的眼睛,一直在瞪着这块鹿肉。 犹豫了下,张阳立刻挥刀将鹿肉割下来一块,递在追风的面前,追风毫不犹豫张开口就把这块鹿肉咬了下去,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了起来。 正在吃肉喝酒的众人,马上都愣在了那里。 他们看到了什么?一只马竟然在吃肉,还吃的那么香,马不是只吃草的吗,竟然还有吃肉的马。 追风可不管这些人的目光,一块肉吃光了,又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撒娇似的的看着张阳。 张阳无奈的笑了笑,又将手上的鹿肉切割成好几块,用盘子端给了追风,追风吃过西湖醋鱼,现在吃烤肉也不值得奇怪,它本来就什么都吃。 除了闪电之外,无影也过来吃着这些美味的烤肉,不过大部分都进了追风的肚子里,无影的个头实在太小了。 “不愧是马王,果然与众不同!” 过了片响,靳卫国才大呼了一声,很多人则都自然的点着头,马类吃肉他们还真没见过,但能让万马朝拜的马王也没见过,有点特殊或许也是对的。 很多人又都羡慕的看了眼张阳,也只有龙风,龙成他们没一点所动。 追风可是灵兽,纯吃草的灵兽基本没有,就算追风是马,也一样会吃肉,而且肯定吃过很多的肉。 追风吃东西只是个小插曲,接下来众人又都喝起了酒来。 这里面,有不少是马场的顾客,和张阳他们都是第一次认识,免不了上来敬几杯酒,没一会张阳便差不多有两斤白酒下肚。 喝了那么多,张阳脸不红,心不跳,他这超级的酒量又让他获得了不少人的好感,这年头在酒桌上,能喝的人通常都会得到别人的羡慕和尊重。 ****坐在自己豪华的加长林肯车里面,徐朗又阴着脸看了眼身后的马场。 一向骄傲惯了的他,竟然被人赶出了这里,这让从小都生活在奉承,从没有过打击的他根本接受不了。 好在他只是自大,还不是愚蠢,知道靠着他的四个保镖在里面闹事不会有任何的好果子吃,这才灰溜溜的带着人离开。 他只是离开,可并没打算就此作罢。 “少爷,打听到了,那个张先生叫张阳,不是杭城本地人!” 没一会,一个保镖从外面走到窗前,小声的对他说了句话。 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能打听到的也只有这些,给他点时间或许能打听到更多。 徐朗眼中寒光一闪,轻声道:“我不管他是哪里人,那匹马王我要定了。既然他那么不识时务,那就让他获得应有的惩罚,马上给我做准备,只要他离开这里,我就要那匹马,然后快速给我送回家里,作为我送给爷爷的礼物!” “是,少爷!” 保镖应了一声,立刻去做了安排,对自己主子的性格他可是非常的了解,在他的心里对张阳则有了点同情,这个张阳要倒霉了。 徐朗嚣张,但有些话并没说错,他想要的东西,还真从没有失手过。 这次也是一样,他既然看中了追风,就一定会把这匹马王搞到手,这匹马王对他的意义太大,只要有了马王,他就能得到爷爷的青睐,在家族内获得更多的权利。 至于得到马王的过程,那并不重要。 他特殊的身份,注定这里的人不敢对他如何,这也是他敢在靳卫国的马场,丝毫不给靳卫国面子的原因。 他只有四个保镖,但徐家在杭城的人却不止他们几个。 保镖很快做了安排,十几个人正从不同的地方往这边来,他们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张阳他们离开。 这十几个人,还都带着武器,有两个人甚至还带了枪,若不是内地对枪支管的太严,徐朗都想让所有的人配枪,在他的眼里只有枪支这类兵器才能带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在张阳他们还没出来之前,那保镖已经妥善的布置好一切。 在马场回市区的一个必经的路上,有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正适合他们动手,他们准备了几辆货车,把马抢到手便用货车快速拉走,路上换车后,最后送往港口。 在那里会有船把马给接走,然后送回徐家。 徐朗会在远处看着,但并不会直接参与其中,动手的十几个人明面上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有人抓住他们,查到他们,也无法把罪算在徐朗的头上来。 只要没有证据,这些人便不敢拿他怎么样。 马场的张阳,自然不知道这一切,就算他知道,恐怕也只会笑出声来。 竟然敢打劫追风,这就好像一直小羊,去追打健壮的猛虎一样,那绝对是羊入虎口,还是有死无生的那种。 “张阳,我爸知道你在这,特意让我邀请你明天去家里做客!” 饭后,齐衡找上了张阳,并且提出了邀请。 齐衡的父亲是齐家老三,就在杭城工作,已经在这工作了五年,上次齐老在长京的时候他曾经去过,见过张阳,算是认识的人。 张阳治好了齐老的病,又是老朋友张克勤的儿子,到了杭城,邀请去家里坐坐也是应该。 “你和齐叔叔说一声,明晚我会到!”想了下,张阳直接答应了下来。 齐衡的父亲毕竟是长辈,既然开口这么说了,张阳也不好意思去拒绝,不过去齐家做客他真没想那么多,就是普通的做客。 一直跟着张阳的黄静,眼中则闪烁着一种不同的喜悦。 齐衡的父亲是谁,她自然清楚的很,看张阳的样子似乎和齐家关系很近,现在张阳是公司的最大股东,有张阳这尊神在,他们公司在整个浙北省的发展也会好上许多。 这还不止,看张阳的样子,分明也有一定的来历,这等于对整个公司在内地的发展都有着极大的好处。 这绝对是她今天最意外的收获,张阳的关系越多,对她来说也越好,她开始佩服起大伯的眼光来,当初一下子送这么多的股份出去她也有些心疼,现在来看则是非常明智的行为,有些关系,是花钱也得不到的。 “好,那我明晚在家等着你!” 齐衡也笑了起来,张阳答应了就好,他可是很清楚自家爷爷对张阳的重视,和张阳打好关系,对他没有任何的坏处。 确定了齐衡这边的事,张阳又被靳卫国请了过去。 靳卫国有个小小的请求,请求确实不大,他想和追风合影,留做纪念。 追风可是马王,看张阳对追风的态度他已经绝了把追风请到马场的心思,他留不住追风,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留张照片来。 这个小小的请求,张阳没有拒绝,在张阳的帮助下,靳卫国很高兴的和追风一起拍了几张照片。 他这等于开了头,很多人都叫着要与追风合影,连苏展涛他们都不例外。 可惜只拍了几张,追风便满脸不高兴的自己走在一旁,它不喜欢站在那傻乎乎的让人拍照,更不喜欢和这么多的陌生人在一起。 就算苏展涛他们见过了几次面,对它来说也是陌生人,在它的心里,真正认可的人只有张阳,就是龙风都没有得到它的认可。